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毛泽东关于文艺价值取向的论断,是既全面又有重点的。过去有人把这个正确方向歪曲为只能写工农兵,只为工农兵服务,把“革命的文艺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人物来”,歪曲成连“中间人物”也不许写。
  • 李淳书法作品
  • 后湖之秋
  • 永远不说再见
  • 苏北没想到,陈赛先居然亲自来迎接他们。其实陈赛先过来也不算什么,不就是一个校长嘛,但问题是,他是赶着驴车来的。校长赶驴车……就有点出乎意料了。不光苏北一个人,范东林、张思伟、俞信阳,他们看到陈赛先,也都当他是个农民。得知这个男人是来接他们的,便认为他是校工。校工嘛,归根结底还是农民。谁也没想到他会是校长。
  • 支教:生命的淬火—评《永远不说再见》
  • 小说没有炫目的语言,也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整篇小说如同聊家常,娓娓道来。可是就在这平实的叙述过程中,人物形象却一个个鲜活起来。苏北、范东林、张思伟、俞信阳、周西颖五名大学生,因着各种理由,离开喧嚣浮躁而充满了竞争压力的大都市,不远千里来到了云南丽江水城,选择了一年的“艰苦”支教。
  • 考场
  • 张群刚进门,刘汉民就迎上去,手一带,将她搂进怀里。张群让他静静地抱了一会儿。刘汉民拥着她往床边挪动的时候,她的身体突然多出了几根骨头,僵硬起来。刘汉民感觉到了。这种感觉很新鲜。自从两人好上,她从没这么僵硬过。她把下巴扬起,脸侧开,眼神有些飘忽,说你别急啊。像恳求。这种口气同样新鲜。
  • 《考场》考出的疼痛
  • 马克思说:“人和人之间的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关系。”随着社会的发展、思想的开放,传统的婚恋观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情人”成了一种时尚。作为一股社会暗流,“情人”到底能不能见光,情人之间有多少感情的成分,情人关系能否抵得住风雨?罗伟章的《考场》把情人关系置放到高考的考场上进行考量,
  • 考场无情剑指心髓
  • 先后读到青年作家罗伟章的两部中篇小说。一是稍早的《奸细》,一是最近的《考场》。都是以揭露当前教育,特别是高考舞弊歪风为切入点的“批判现实主义”之作。不同的是,前者选取的载体是“钱”。教师受贿,充当奸细,出卖本校尖子生。后者着力剖析的对象是“情”,情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有没有情。因而,也就不难看出,
  • 每个人都有秘密
  • 马红旗 攀着天梯上来,马红旗总要先歇一会,抽支烟,看看风景。他不急,急也没用,下面的那些准备工作没完成,他只能等着。在这个工地的天车上,作为天车手,这段时间,这个空间,就完全属于马红旗了。这时候,马红旗喜欢喊两嗓子,有时候还唱唱流行歌曲,什么月亮蝴蝶玫瑰之类的,皆是些靡靡之音,
  • 简单的观照
  • 对于底层的观照,是近期文学创作的热点,随着中国社会现代化程度的加深,“农民工进城”这一题材业已成为了当前底层写作的关注点。在城乡文化的碰撞下,如何展现这一农民工群体的生存现状,如何触及他们的心灵状态,显然成为了考量这类文本成败的关键。乔洪涛的《每个人都有秘密》原本有着很好的选材意识,
  • 时代的隐私
  • 乔洪涛的小说《每个人都有秘密》与其说是写了五个农民工和一个洗头妹各自的秘密,不如说是写出了我们时代的秘密,时代的隐私。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隐私,每个时代也都试图用冠冕的言辞来掩饰自己的隐私,譬如用“下岗”来掩饰“失业”,用“卖淫”来掩饰“妓女”,用GDP来掩饰贫富差距,用浮华来掩饰悲凉。
  • 砣村第一行政长官曲扁豆先生
  • 砣村还是砣村。砣村的屋子能闻出发霉的味儿。村中最有文化的刘三斗说,公元1912年,砣村的草屋就有这霉味儿。霉味儿是好味儿,霉味儿就是人味儿。砣村草屋的烟囱不是又高又长的那种,是又粗又矮的那种,这种烟囱冒出的烟很有修养(这是刘三斗的儿子刘小斗说的)。砣村人在草屋里填灶坑,不喜烧木质的东西,喜烧草质的东西。
  • 现实的反讽与民间的可能性
  • 白天光的小说《砣村第一行政长官曲扁豆先生》,对一个村庄的民间社会有着丰富细致的描述,这是一个半自治的社会,“村主任自然是最高行政长官,但在砣村并不具有权威性,有些具体事务由村人认定的民间行政长官来操作”,这些具体事务的操作者五花八门,有村副、村会计、村大厨、村磨刀、村对联、村后门儿、井水佬儿、
  • 众声喧哗的民间话语
  • 《砣村第一行政长官曲扁豆先生》,是一篇寓深意于戏谑之中的小说,白天光以夸张的笔法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看似荒诞的故事,蕴含着对当前农村社会的反思。小说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不同话语的穿插与交织,这些语言及其背后的叙述方式,为人们展开了一个丰富多元的民间世界,即以小说的题目而言,
  • 文化不是用来搭台的
  • 不知是哪个没唱够戏的小子“创意”出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么一句顺口溜儿,让某些没文化的人终于找到贬损文化的“座右铭”。卖冬瓜、卖南瓜、卖西葫芦也弄成一个节日,拿着国家、人民的钱,拉来一帮跑场子的明星,折腾那么几个小时就说是文化搭台了。搭台子花出去的钱,超出了“发展经济”挣来的效益了。
  • 泡沫漫天的时代
  • 最近文坛掀起了一个关于文坛学界“泡沫大师”的波澜。有人谴责媒体,说“泡沫大师”是媒体炒出来的,现在又遭到媒体的拆台。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谴责不无道理。有的媒体真的已经忘记善恶是非,利字当头,哪里还愿做道德平台?它们的基本运作模式是追逐新闻价值,然后获得新闻价值兑换的商业价值。
  • 冷说“张爱玲热”及《小团圆》
  • 张爱玲1976年完成的长篇自传小说钏、团圆》,在尘封33年后于2009年春季在两岸三地相继面世,华语文学界、媒体及读者大众掀起新一轮“张爱玲热”。“张爱玲热”从1980年代起步,1990年代开始升温,进入21世纪,随着旧作迭出,特别是2007年底李安改编自张爱玲同名小说的电影《色·戒》的热映和近期《小团圆》的出版,
  • 日本的“《蟹工船》现象”及其启示
  • 《蟹工船》是日本著名左翼作家小林多喜二的代表作,发表于1929年。令人惊异的是,在80年之后,这部作品再度成为畅销书,在一年内销出60万册,并被改编为漫画、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成为2008-2009年日本最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也是一种具有症候式的文化现象。不少人都在追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部作品再度流行,
  • 毛泽东修改稿件艺术三题
  • 毛泽东是写作、修改文章的大家,锤字炼句的功力十分深厚。如果说毛泽东在指挥作战时“用兵真如神”,在稿件的修改上也可以说是“修改真如神”。很多稿件一经他的修改,就成了脍炙人口、传诵一时的名篇佳作。(一)加入自己的观点、思考和智慧,使文章增光添彩、高飞远举。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