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从马克思主义艺术理论在中国传播和发展的初期开始,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艺术理论就呈现出强烈的实践特色。中国先进的思想家、艺术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艺术理论的翻译、介绍和研究工作,既不是用来摆设的装饰品,也不是学者书斋里的纯学术研究,而是从中国革命斗争的实际需要出发,“偷盗”而来用于救亡图存的神圣天火。因此,中国马克思主义艺术理论在其孕育和诞生之初,就与中国革命和中国文艺活动的实践紧密相连,
  • 寂寞的村庄
  • 小燕在门里头,虎子在门外头。 小燕说,黑了吧,黑了俺娘去地里看花。 虎子说,你娘整黑价都在地里睡呀? 小燕说,贼一群一群的,睡着人都不顶事。昨天晚上俺娘在地北头睡,地南头的花丢了一大片。
  • 看,这一个“文学新人”
  • 所谓“文学新人”.在我的理解里除了一般说的年轻作者之外,还包含两重意思:首先是刚刚有一定作品被读者注意的作者.再就是以作品给现有的创作提供了新的样貌和多种可能性的人。徐广慧的名字出现在文学期刊中.让我再次认识到后者更为重要。
  • 寻死无门
  • 黄腊梅到家时,刘小富还没见回来。 黄腊梅给刘小富打了电话,说你是不是还没从医院出来?是不是又在那里和病友摆龙门阵穷磨时间?刘小富说哪个在摆龙门阵?告诉你老子今天根本就没打吊瓶。刘小富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声音忽然小了下来,说黄腊梅你最好来一趟,王大夫有话对你说。
  • “生”与“死”有无界限
  • 《寻死无门》是王祥夫新近创作的一篇小说,这篇小说主要描写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农机厂下岗职工刘小富想“死”却找不到“死之门”的故事。刘小富想“死”却没有死。刘小富虽然还活着,但是我们清楚地知道,对他来说,现实或许是比“死”更残忍、更让人无可奈何。“寻死无门”之后,刘小富要面对更多来自于现实的压力,他本期望着通过“死”能给家人留下一笔财产,但事情就是这样不经意地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 在时代巨浪的颠簸中
  • 王祥夫的《寻死无门》是一个在主干情节上就能抓住读者的作品:下岗工人刘小富,身患绝症,为了给妻子和孩子留下一笔钱,试图赶在死神到来之前卖掉自己的肾,但因为患病,出卖无果,走投无路之下,便想制造一起车祸,以自己的横死换得金钱补偿,但事与愿违,自己只是被撞伤,却引发了另外一连串的麻烦。作者无疑是一个讲故事的好手:下岗、患绝症、卖肾、撞车,这些事件虽然沉重,但是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
  • 白乌鸦
  •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 杜惠如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彩铃很动听,可杜惠如没听见。 彩铃声音本来就不大,现在又躲在文件包里,包上还盖着慌乱中扔下的衣服,所以,“桃花开”的时候,杜惠如还在梦中。
  • 离现实近些,再近些
  • 《白乌鸦》的全部故事核心即是,天厦焦化有限公司由国营煤气厂改制为一家独资的民营企业,由此直接引发的以工人身份置换金为核心的一系列矛盾和问题。随着问题的不断深入,这个矛盾的复杂性也迅速以几何数剧增,而孙德财和朱新誉构成了矛盾的两极。前者是改制后的新公司的董事长,后者则是代表公司大多数工人利益的工会主席。
  • 怎样反映现实?
  • 读罢《白乌鸦》,最为深刻的感受莫过于字里行间散射出来的强烈的现实感。天厦公司的党委书记杜惠如,在企业改制后地位直线下降,说与改制前的地位相比有天壤之比,也是不过分的。虽然他的个人收入和其他待遇在企业改制后不降反升,但所拥有的权力却今不如昔,这是横亘在杜惠如心上的一道看不见的伤疤。
  • 唇齿
  • 时针早已转过七点,副市长冯开岭的电话打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结束的意思。黄一平这边,手机和座机轮番响起。明达集团老总邝明达显得很不耐烦,说都让人家外商等两个小时了,就是不给我面子,总要考虑一点国际影响吧;女儿小萌有了哭腔,历数爸爸不守时的斑斑劣迹,妻子汪若虹也在旁边推波助澜。黄一平就一边应付邝明达,一边哄着小萌。
  • 越来越精湛的为官之道
  • 在中国,当官这一“职业”既容易也难。 易在“无过即是功”,没有功劳有苦劳,只要任期内不出大的纰漏,任期一满至少能保住原来的位子或平调到同一级别的位置,极少听说有官员因为政绩平庸而被贬职的。“只升不降”听上去有些滑稽,也只有搞得一团糟的中国足球联赛曾经明目张胆地实践过,却正是中国官场的不成文的规则。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官场文学?
  • 今年据说官场小说又开始火起来了,在图书排行榜上常能见到官场小说的身影。推算起来,新时期以来官场小说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刘震云陆续推出的《官场》、《官人》等作品,到后来的《国画》、《苍天在上》、《抉择》等煌煌巨著,官场小说已蔚为大观。不过,真正的“官场小说热”时间并不长,而且显然是借了电视剧改编的东风,从而带动写作、出版、销售等行业,几乎形成了一条以官场文艺作品为中心的产业链。
  • 如果没稿费,你还写作吗?
  • 偶然在网上看到有人向写手们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某一天所有的报刊都取消了稿费,你是否还会继续写作?作为业余写手,我觉得这个问题还真值得想上几秒钟。
  • 文坛谁也没缺席
  • 阮直先生在《文坛究竟谁缺席?》(作品与争鸣》2009年第5期)一文中对评论家、作家、读者等缺席的现状锐意直击,可谓快人快语。不过内中有些表述,又不能完全令我苟同。
  • 文坛大腕也抄袭
  • 自“哈利·波特”热销全球后,“魔法妈妈”J.K.罗琳,成了自强不息的单身妈妈代表。十多年前,她离了婚,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回到老家爱丁堡。没有工作,住在老鼠横行的破公寓。因为怕女儿被老鼠咬伤,只好把她放在童车里,推着,在街上走来走去。冬天,罗琳交不起取暖费,只好带女儿到住所附近的咖啡馆取暖。一坐几个小时,顺便可以把脑中“灵光闪现”的魔法故事,写在小纸片上。
  • 文学评奖的功与过
  • 在浙江乌镇举行的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颁奖“盛典”,落下帷幕只有三四个月,但却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一个代表国家“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每四年才评选一次。评完之后,关于此次评奖、获奖作家、当选作品,乃至对今后文学的启迪和影响,该有多少话题可议呀。但曲终人散,只听到几声“应景”的或喝彩或訾议,便戛然而止,悄无声息了。社会、文坛以及读者的这种“冷淡”态度,令人深思。一个国家级的文学评奖,反响尚且如此,那些等而下之的或部门或民间的文学评奖,
  • 俄罗斯文学界对苏联文学看法的变化
  • 一、“改革”年代重新评价苏联文学问题的提出以及各种否定它的言论出现 苏联“改革”开始后,俄罗斯文学界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马克思列宁主义文艺思想基本上被抛弃,许多人接受了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和价值观念以及各种文学理论和文学观点,以另一种目光来看待苏联文学。随着“回归文学”大潮的兴起,大量过去得不到发表机会的作品一下子涌现出来。
  • 新书展厅
  • 《红楼管窥--张锦池论红楼梦》 本书系名家解读《红楼梦》丛书之一,所收录的十五篇文章,是张锦池先生四十多年来从事有关《红楼梦》研究和教学活动的心血结晶。其研究文章以红楼人物考论为主,颇有独到之处。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