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的前30年,对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文化教育事业进行了改造,按照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努力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事业。1956年1月党中央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促进了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
  • 鸟人
  • 屈维秋的健身活动是晨起散步,五点半走出家门,七点整准时回家,喝上夫人备好的一杯牛奶,再加两片面包,一个鸡蛋,单位的小汽车已候在楼门口了。他坚信据说是一位伟人的健康秘籍,基本吃素,不忘穿布,坚持走步。那位伟人还有一句名言,坚持数年,必有好处。伟人的这个“坚持”说的是读书,但屈维秋认为,放在健身这里,也不错。世上的许多事情,都贵在坚持,锲而不舍,好处嘛,等着瞧。
  • 机关算尽太聪明
  •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说过:“使人堕落和道德沦丧的一切原因中,权力是最永恒的、最活跃的。”在中国这样一个官本位的国家,这一点就会更为明显。新时期以来,许多作家都曾对官场权力斗争进行过生动细致的刻画,揭示了权力对人心灵的腐蚀和人性在权力面前的异化。孙春平的《乌人》同样以贴近现实的笔触,演绎官场生活的复杂与阴暗,在官人们机关算尽的权力争夺中展开了对人性的质询。
  • 失语症
  • 离婚的念头像一只越长越大的鸟,早就展开了两个翅膀,在尤优心里盘旋,可是它飞不出去。尤优开不了这个口。无法开口往往有两种情况:一是没理由;二是理由太多。起初,尤优不清楚自己是哪个,后来她才明白:自己是二者兼有。而之所以既没有理由又理由太多,是因为她没有大理由,有的都是无数斑驳混杂的小理由。这些小理由虽然琐屑,却很壮实,而且四处蔓延爬动,咬噬得她浑身痛痒,让她越来越不堪忍受。
  • 变的是体悟,不变的是情怀
  • 几年前,我曾用“安稳的小叙事”来概括乔叶的写作。所谓“安稳”,是与人生的飞扬相对,是最恒久不变的日常生活;所谓“小”,是指她个体化的生活指认和生活判断。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女性生存体验的持久关注的基础上的。这两年,乔叶的写作仍旧延续着关注女性的日常生活和凡俗理想的脉络,在生活世界的安稳和文学世界的飞扬之间寻求平衡。新近发表的《失语症》比较恰切地寻找到了中间的平衡点。
  • 充满别扭感的书写
  • 乔叶的新小说《失语症》是站在女人尤优的角度叙述的,因而尤优的所思所想,比小说中的其他人物都展现得更为充分。从小说叙述的角度而言,这样的人物代表了“隐含作者”的价值判断和情感立场,也是作者力图让读者体会“代入感”的人物。《失语症》里的官太太尤优,显然也是作者叙述的着力点,然而,读完之后,却让人觉得这个人物形象有很多的拧巴和别扭之处。
  • 暖昧
  • 七厅八处的例会每周一次,时间在周一下午。徐佩蓉到八处第一天就赶上了。例会人不齐,副处长老陈和副处调聂于川出差未归。老陈倒无所谓,没看见聂于川,她心中多少有些怅惘,连处长老冯传达文件也听不进去。传达过文件,老冯又通知说三处副处长老周儿子结婚,邀请八处集体出席。众人一片叹息。老冯笑道真不巧,徐科长是第一天来处里,就得凑份子了。
  • 小公务员的爱情生活
  • 从结构上看,《暧昧》这篇小说与他不久前另一个中篇《红酒》(《十月》09年第1期)颇有几分相似。同样是“官场”加“恋爱”的“暧昧”故事,同样将写作聚焦对准了志在升迁的中年男人,如果说《红酒》讲述的是一个男人和他精心酝酿的“精致生活”的故事,那么在《暧昧》中,这种“官场”与“情爱”的纠葛与冲突则被聂于川和徐佩蓉演绎得更加传神,
  • “暖昧”的政治修辞学
  • 看完南飞雁的中篇小说《暧昧》,很多人都会想起发生在三四十年代香港和上海之间的倾城之恋的故事。当年范柳原和白流苏互相间的试探和博弈都在聂于川和徐佩蓉的身上一一重演,而徐佩蓉的那种离婚女人式的苍凉和孤注一掷更是酷似当年的白流苏,两人身世处境的相近和命运的多舛都在暗示着历史的循环和不义。但若以此认定南飞雁只是张爱玲隔代的传人或新世纪的徒孙,则显然是一种善意的误读,而毋宁说南飞雁是在对张爱玲的敬礼中有意识地倒戈一击,其背后呈现或表现了作者及叙述者自己的思考。
  • 含羞草与相鼠
  • 陈毅元帅曾作过一首五言诗《含羞草》,诗日:“有草名含羞,人岂能无耻?鲁连不帝秦,田横刎颈死。”从含羞草对外界的特异反应说到人格操守与荣辱气节,以草讽人,言浅意深,所以虽然只有区区四句,却有振聋发聩之效。
  • 鲁迅为何受冷落
  • 近年来,关于鲁迅的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等过程,而今似乎又备受冷落。
  • 有的痛是永远的——对汉奸作品拍卖的考察
  • 这些年,记者多次耳闻,有人士给北京的几家拍卖公司建议:能不能不再拍卖郑孝胥的作品。每次,都得到了积极的口头答复,但却不见真正的落实。在拍卖现场,不仅郑孝胥、周作人、胡兰成等身兼文化人的汉奸之书法大行其道,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等“纯”汉奸的手迹也时现踪影,让人费解。
  • 重建“金圣叹式批评”
  • 文学作品之赏析评鉴,历来标准难于统一,所谓“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各花人各眼”,乃至形成诸多阵营,进而唇枪舌剑,营营文坛更无宁日也。然概观诸多观点要义,其众说纷纭,背后多为“座次之争”,可叹一千粉丝奔来突去,摇旗呐喊,竞都作了炮灰。唏嘘之余,忆起真才子金圣叹之摒弃一切固有之念,焚香净手,身心捧读,每有精彩之处则俯仰神合,乃至“拍案惊奇”,出语则字字珠玑,情真意切,让人读罢悠然神飞,可谓深得批评之根本也。
  • 转让腹稿:地下党员义举酿就一部壮丽史诗
  • 1933年的春夏之交时分,曾与著名抗日将领杨靖宇共同创建中国最早一支抗日义勇军游击队的地下党员傅天飞,忽然来到商船时期老同学、同为地下党员舒群栖身的哈尔滨商报馆,向后者提供了一份极为珍贵的抗日资料——磐石游击队从小到大不断发展的进程。傅天飞生动而又艺术地描绘了磐石游击队所展开的一系列惊天动地的战斗,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人物及其大无畏的革命献身精神。他淋漓尽致地向舒群讲述了一天一夜。据舒群后来回忆道,傅天飞在讲完后着重说明道:
  • 书法
  • 新书展厅
  • 《耦耕集——梅节马力论红楼梦》 《耦耕集》涉及考证红学各方面,往往能言人所未言,见人所未见。本书对脂砚斋和《红楼梦》的关系及《红楼梦》原书创作过程都作出了新的推论。本书在版本研究方面亦有新的突破,认为红学界向来把《红楼梦》分为脂本和程本两个系统.不能反映版本流传的真实情况,正确的应区分为《石头记》和《红楼梦》两个系统……
  • 书法
  • [言论]
    言论
    [新作评介]
    鸟人(孙春平)
    机关算尽太聪明(杨爱芹)
    [作品争鸣]
    失语症(乔叶)
    变的是体悟,不变的是情怀(付艳霞)
    充满别扭感的书写(刘一诺)
    暖昧(南飞雁)
    小公务员的爱情生活(徐刚)
    “暖昧”的政治修辞学(徐勇)
    [随感录]
    含羞草与相鼠(陈鲁民)
    鲁迅为何受冷落(萧让)
    [文艺态势扫描]
    有的痛是永远的——对汉奸作品拍卖的考察(邵建武)
    [文坛争鸣录]
    重建“金圣叹式批评”(谭畅)
    [文坛档案]
    转让腹稿:地下党员义举酿就一部壮丽史诗(秋石)

    书法(柳朝霞)
    新书展厅
    书法(王广文)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