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人兴会更无前--三谈中华诗词的“突围“
  •   写完二谈“突围“的<从古人的圈子里走出来>,意犹未尽,怎样才算真正地走出了古人的圈子?“突围“之后有何策略开展一场新的造山运动?能否崛起属于自己这一时代的诗词艺术高峰?笔者重温了一遍<毛泽东诗词集>,想由此出发再作些探讨.从鉴赏、接受的角度考察,毛泽东已造就了当代(20世纪以来)诗词艺术第一座高峰.他运用的形式是古人运用过的形式,但形式所容纳的内容绝对不是古人的心思,是一座虽有依傍可以参照,但完全是独立的高峰.……
  • 点铁石成金玉化腐朽为神奇(征文三等奖)--谈毛泽东诗词的“点化“艺术
  •   毛泽东诗词是中国革命的壮丽画卷,是中国文苑的瑰丽奇葩.“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词“,这是柳亚子先生对毛泽东诗词的崇高礼赞,也是对其思想艺术成就的千古定评.……
  • 说燕赵诗风
  •   所谓“诗风“,即诗的风格,指诗人在作品中所表现的格调特色.刘勰<文心雕龙>把风格列为八体十二种;司空图<诗品>把风格列举为二十四品,都说明风格的多样性.风格既表现于作品的内容,也表现于作品的形式,它是由作者的生活环境、经历、思想、气质、艺术修养和审美追求所形成的.一位成熟的作者,在他的一些作品中表现出共同的格调,便形成了他的风格.在某一时代,或某一地域,或某个创作集团,许多作品表现出共同的或相近的格调,便成为某个时代、地域、流派的诗风.所谓燕赵诗风,就是在我国古代燕赵大地上历代诗人优秀诗作所呈现的共同或相近的格调.……
  • 哭克家
  •   克家,今年元宵佳节你驾鹤西去,我却到中秋之夜撰文哭你,你不怪我吧?不是我不思念你,只是一提起笔来,心,空荡荡的,脑子一片空白,笔,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纸上不见一字.我诅咒病魔!自你走后半年来,我这个自认为健康的老人,也与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近十年来,病魔袭击你,让你住了十一次院,最终夺走了你宝贵的生命;而今,病魔又迫不及待地来侵袭我的肌体,不给我和家人一个喘息的机会,这也未免太残酷了!……
  • 一代女魂最后的呐喊--评析唐群英最后一首遗诗
  •   人生机运充满“偶然“,历史的“必然“也往往有待种种尘埃落定才能逐渐显露真容.然而为时已晚,人们只能以终于显模归真还其本来面目、定其本来价值来自慰自解自谴自责,何况更有许多真容(真面目)真理(真价值)为动植物埋入历史,历万古而成煤成油,终不得见天日,掘出后还得有先有后.生此感慨非故意游离主题,就唐群英与秋瑾来比较,生前学识、品德、志气、节操固全然相同,文才、武胆、经历、业绩亦几相埒,而身后的知名度却大相径庭.……
  • 喜读老友吴烨南先生《林谷吟》
  •   老友吴烨南先生,渊雅士也.生于1925年,长余一岁.河北保定人,定居秦皇岛.我虽旅食京华,而拙荆、孱息都居该岛,故得在碣石诗社结识吴老.1996年春节回家,读了吴老赠阅的诗集<山海吟>,我在<秦皇岛留别吴烨南吟长>一诗中,即以高林邃谷许之,原句是:欣逢天鼠送春临,快读新颁山海吟.窈窕只应窥邃谷,扶疏端合仰高林.消忧且喜朱河曲,励志宁知白首心.小住经旬归去也,神飞渤澥听潮音.……
  • 每一天都是双份的
  •   (一)谁复挑灯夜补衣   重过闾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唏,旧栖新陇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
  • 铁窗诗话--冤狱里的呼声
  •   20世纪50年代中期,上海曾发生过一起“潘杨事件“.年纪稍大的人可能对此记忆犹新.当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潘汉年,被诬为“内奸“;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杨帆,被诬为“特务“.一夕之间,他们均成为阶下囚,鎯铛入狱.闻讯的人们,深为诧异,疑团莫解.他们在冤狱中以诗词明志,近年有的诗集公开了他们在铁窗里的呻吟,读之令人伤感不已!……
  • 巧用动词
  •   古往今来的诗人,都注重让自己的作品具有神采.神采,就是“表著于外的精神“.有此,读者则受到感染,获得启迪.神采,是哪里来的?来自动的描写.动,是生命之表示.动的描写,也就是表现生命.有生命,才会有神采.……
  • “阿婆“之谜(外一则)
  •   明代,朱厚照(武宗)继承帝位后,十分信任服侍过自己的太监刘瑾.刘瑾掌握了军政大权,与马永成、谷大用、高凤等七个太监勾结,疯狂地残害忠良,贪污纳贿,敲剥百姓.人们对他们既憎又怕,称之为“八虎“.这是我国历史上政治最黑暗的时期之一.……
  • 约会西施
  •   西施是我国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美女之一.这不但是因为她美艳绝伦,还因为他曾被卷进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中.她是春秋末年的越国人,姓施,因家居于苎罗(今浙江省诸暨市)浣纱村西,被俗称为“西施“,又称“西子“、“先施“.这位出身贫苦,常在溪边浣(洗)纱的女子本来寂寂无闻,是政治风云改变了她的命运.……
  • 一脉承传的中华诗学--《当代名家诗词集》总序
  •   中华素有“诗国“之美称,而诗歌的承传已有数千年历史.孔子说,诗可以“兴“--抒发志气,表露心性,陶冶情操,美化人生;可以“观“--穿透事理,感发新奇,明察是非,增长智慧;可以“群“--交流思想,切磋学问,增进友谊,维系团结;可以“怨“--遣发牢骚,讽咏谏诤,揭露丑陋,鞭挞邪恶,保护善良,扶持美好.诗歌既可“迩之事父“--服务于亲情、友爱,在日常生活中与我们紧密相伴,须臾不离;同时也可“远之事君“--寄托深刻思想,表达高远志气,抒写忠于理想、报效祖国的悠悠情怀.事实上,在几千年的历史承传和演进中,诗歌已经广泛渗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成为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鲜明特色和重要表征.……
  • 《中华诗词》封面

    主办单位:中华诗词学会

    主  编:刘征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北兵马司17号

    邮政编码:100009

    电  话:010-640614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5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453/i

    邮发代号:82-827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