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收获》 > 2013年第03期
  • 名媛
  • 安琪遇见得鲁,是在雪瑞的公司。雪瑞的公司在一栋小洋楼里,小洋楼在马路拐角,背后两旁是簇新的高楼群,闪闪发光的巨型建筑罩着阳光刺着他们的眼,安琪和阿伦走在马路对面,转过脸,看到红砖小楼孤单单地站在街角,他们停下来在阳光里眯起眼打量它的细节丰富的华丽小尖顶,然后,阿伦如梦初醒般地指着小楼惊呼,这不是雪瑞的地盘吗?他穿过马路,仔细看门楣上方的门牌号码,没错,我记得她的地址就是这,阿伦对站在他身后的安琪说道。于是,他们走进了小楼!
  • 神童
  •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没有参加那次庆功会的真实原因。那是市教委为我和我的老师举行的庆功会。那是为我获得了全国业余钢琴大奖赛少年组二等奖而举行的庆功会。会议组织者将会议的安排通知我父母的时候说,那一天全市所有的媒体都会派记者到场,而主管文教的副市长还将在庆功会上致辞并亲自为我和我的老师颁发奖金和奖状。
  • 他日物归谁
  • 阿立买的第一件东西,就吃药了。也就是被骗了。骗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父。师父说:“不要以为只有和田白玉才珍贵,羊脂白,那是不错的,白得油润细腻纯净无瑕。玉有五德,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但是你阿晓得,真正珍稀高贵的,却是黄玉。白玉虽好,终是多见。
  • 李健吾书简
  • 巴兄:你这一向好?北京一直暖和,忽然一场雪,就把天气下冷了,现在回到二十年前围炉取暖的景象了。《人民文学》要发表我那篇关于莫里哀的东西,我正在加工修改。《红楼梦》给我添了一些学习的担负。唐浞直想把他译的几个小戏(普希金的)和普希金的《戈都诺夫》合成一个《悲剧集》。
  • 不散场的戏
  • 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九日凌晨两点,整个上海都沉入酣梦中,急促的砸门声却惊醒了李健吾夫妇。未几,便听到有人从后门闯进楼里。打劫的来了!李健吾急忙穿衣,从前门跑出去喊巡警。他有机会躲过一劫,然而,命运之神没有给他一点提示,直到跑回来面对着守在屋里等他的那个人,才明白遇上更大的强盗——日本宪兵。
  • 决战
  • 七十三岁生日,如期而至。“文革”前夕曾对“七十三”、“八十四”两个年龄数字颇为敏感的毛泽东,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破例举办家宴,庆贺这一个意义颇不寻常的生日。
  • 接触到世界的真谛
  • 无论我们怎样评价高群书的电影,我们必须承认,在当今中国电影的语境中,高群书是一位特殊的导演。
  • 母亲的爱
  • 我奔跑,拚了命地奔跑。从美国跑到中国,跑到上海,跑到淮海中路,跑进那条魂牵梦萦的大弄堂,上气不接下气地扑上那扇陈旧到了发黑的小门,大声呼叫:“妈妈,我回来了——”
  • 无题的文字
  • 1959年11月7日,我从单位加班回家,那时候已经深夜二,占’钟了,刚踏进卧室,门外铃声大响,打开门来,门口停了一辆汽车,是作协通知靳以病危,接我去华东医院。我和南南赶到医院时,靳以已经从病房移至大厅,厅内肃静无声,站着巴金、陈蕴珍、孔罗荪、医务人员。他们告诉我,靳以凌晨心肌梗塞复发,按铃叫急,夜班医生正在抢救病人,等赶来急救,
  • 黄雀记
  • 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祖父都要去拍照。
  •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
  • 这么一进又一进的师部“家居”群里,住着一家中央派来、安插在一二八师师部“谍报处”的中校副科长上官云。一个妈,一个老婆两个伢崽,一个待嫁的二十七八的妹,一个一十八九的老婆的妹。住房三大间,就师部部员待遇看来,很可以了;还埋怨,还骂朝天娘。自以为是中央派来的要员“虎落平阳”,脾气十分机架。每天房门口一片水汪汪,不知是坏习惯还是故意撒泼,涮锅水,洗脸洗脚水,痰盂水,弄得过路上下班的人脚难点地,都绕路走。
  • 《包法利夫人》插图
  • 名媛(唐颖)
    神童(薛忆沩)
    他日物归谁(荆歌)
    李健吾书简
    不散场的戏(周立民)
    决战(李辉)
    接触到世界的真谛(高群书 徐展雄)
    母亲的爱(章,J、东)
    无题的文字(陶肃琼)
    黄雀记(苏童)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黄永玉)
    《包法利夫人》插图(皮埃尔·拉普拉德[绘][法])
    《收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