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快乐的猪
  •   都说娱闻记者是不容易当上的,找了大半年的工作,我这个既没学过新闻,又没在任何媒体工作过的人竟被吉市一家报社录取了.……
  • 我要上街
  •   街头巷尾,车站码头,绝对不会见不着擦皮鞋的.擦皮鞋这行当很历史,却找不到任何文字记载,连白胡子老者都说不清它发自何人起于何年.我想,应该是鸦片战争自从有了洋人进入,擦皮鞋就开始了,就年复一年地流传下来,养活了一大批弱势群体.……
  • 叶脉
  •   巴黎的一个快要入冬的黄昏,风很凉.   两侧的服装店琳琅满目,一个个挂着闻名世界的牌子.我提着各种名牌儿的袋子,很悠闲地漫步,充分体验了人们虚荣的心理.似乎不在这里购物,不提这些服装袋子,就像此次没来巴黎一样.……
  • 羊倌儿瘸七爷
  •   “批林批孔“喊得最响那年,眼看五月节了,全屯子人都盼着生产队能伤个牛或死个马什么的,哪怕一家分半斤肉,也能解解馋呀!   牛瘦瘦的,一个没伤;马蔫蔫的,一个没死,都他妈活得好好的!……
  • 沧桑
  •   那是多年前,凯在北京当兵.有一天,凯在复兴门站等地铁.从人口处走来一个女人身着一袭深色长衣,款式并不新潮,但质地非常好.女人背一只精巧的坤包,双手插在衣兜里.只是随意的一望,凯的目光就没有离开她.女人也发现凯在注意她,但女人的表现与别的女人完全不同,既不局促不安羞涩腼腆;也不傲视无人、故作矜持.而是在和凯擦肩而过时,从容自若地投来轻轻的一瞥.凯无法从女人的目光筛下来什么,但是,凯又觉得女人的目光里有太多太多的内容.……
  • 拾荒人的梦想
  •   小小说,是近年来小说领域中开出的一朵越加旺盛的小花,深受读者喜爱,我刊历来就很注重对小小说的推出,这一期,特将“北京小小说沙龙“的一组作品小辑献给读者,愿今后的日子里,小小说这朵小花在我们“北方“的沃土上开得更加灿烂.……
  • 书摊前的小姑娘
  •   临近尾声的书市,书越发地便宜.书商们不得不将一些压仓书甩卖,再怎么着也比卖废纸强呀.于是,优惠的幅度会从八折打到五折,到最后也许就只能是一两块钱一本了.无论书价,也不论厚薄,只需花一点点钱,就能拿到心仪已久的或许或如砖般厚沉的书,那种得了实惠如愿以偿之后的喜悦实非语言可以叙说.书虫们大多深知其味且深有体会,于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一时间人满为患.人挨人、人碰人、人挤人,直弄得你寸步难行.有好书不错,但你近不了跟前,岂不也是枉然!……
  • 自杀
  •   王春毛捡回一条狗.   这条狗黑头黑身黑嘴巴,连眼珠也是黑的,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勇猛刚烈的雄性土种狗.王春毛发现它时,它正趴在屋脊岭上的大石头上,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王春毛就断定它刚才与野狼搏斗过,怪不得今天早上后庄的刘瘸子山砍柴白捡了一条奄奄一息的狼,肯定是它所为了.检查附近的草地,果然有被践踏过的痕迹.王春毛顿时喜欢上了这条狗,把它抱回家去,给它洗伤口,用刀伤药包扎.没几天,狗就缓过气来,慢慢恢复了元气,冲王春毛发出呜呜的感激声,还摇起了黑尾巴.……
  • 我是谁
  • 张姐
  •   张姐一进门,我们就小庙慌了神儿.办公室里几位大将,彼此递了个眼色,都找茬儿躲了.……
  • 胡四
  •   圣龙村的胡四是村里的特殊人物.村人都很厌恶他,但必要时又是不可缺少的人物.   有一年有个山西人到圣龙村来迁前辈的坟,花高价雇村里人,但是没人敢接这个活儿.因为那个坟已经三十多年了,估计棺木早已腐朽何况尸身?……
  • 乡间狗事
  •   村长去一趟乡里,回来就抱了条狗,狗与一般的小狗崽儿没多大区别,但村长说:不一样,这狗是德国产的,1万多块哩!乡里不让养狗,乡长就把狗放在村长家,让它躲过这阵风.村长老婆给狗起了个名儿--乡长狗.村长说,人家有名,叫克鲁斯贝.村长老婆说:多扭嘴!还不如叫乡长狗顺口.……
  • 诗五首
  • 读者至上--《北方文学》明年改版致读者、作者
  •   神奇的黑土地上,有一棵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常青树,诞生五十五年来,她枝繁叶茂,冠大根深,且风光正劲!……
  • 诗三首
  • 诗三首
  • 土塬组歌(组诗)
  •   杨家岘的黄昏   院门紧闭.   九十余户人家在各自的天空下   劈柴、生火、准备简单的晚餐.   但锁不住的暮色被时间之手偷偷带走   堆积成土塬巨大的静谧.……
  • 诗四首
  • 忧郁的病句(组诗)
  •   当夏日的云影从我窗前移走   当夏日的云影从我窗前移走   你,亲爱的;像一座海洋   被盛大的光亮所吸空.而紫色的泥土   犹如翻腾不息的麦浪;忧愁着   --跌入下一个不被言说的时空……
  • 秋天
  •   一   秋天到来了.又一个   秋天到来了.深山之中   缓慢的节奏是秋天里的歌声   是栎树林里飘落的绒毛   而秋天明亮的眼睛   那明亮的秋天的眼睛   渐渐地涌出泪水   风声带来远处微弱的歌声   人们离开他们的故乡   大雁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带走衰谢的白发.……
  • 一个声音向我疾呼--走进安娜·阿赫马托娃故居博物馆
  •   “喷泉“楼没有喷泉.   安娜·阿赫马托娃的“喷泉“楼在一个初秋的夕阳余辉中就映成了金黄.或许,这就是岁月留在这里的色泽,也是那位似近似远的“主人“心中不变的颜色吧.……
  • 我在拉萨想你
  •   这条河在拉萨的城边,叫仙足河.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应该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可我不想问,也不想知道,任它像一个没有答案的谜,无止无休地、静静地流淌.……
  • 一个活得最苦的父亲
  •   六十年代,他是一个政治上的疵品(五七年反右时戴上了一顶右派帽子),但他想娶妻,仅仅为了生子.六十年代,她经过婚姻的失败,精神走向崩溃的边缘,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他.一个是政治上的疵品,一个是生活的不幸,凑合着过日子.没有婚纱,也没有鞭炮;没有娘家人,也没有婆家人.在一个废弃的鸡舍里成了一个家.……
  • 乌拉斯台酒歌
  •   这是我在新疆伊犁地区尼勒克县采访,遇到的一个久违了、难忘的夜晚.……
  • 死神的披风
  •   父亲去世那一年,我外甥伊帅六岁,侄女迪迪五岁,而我的儿子达才四岁,嫂子带着迪迪从三队的家里来,迪迪穿着平常穿的红绒大衣,很扎眼地站在病房里,没等她掉下眼泪,就被带到隔壁病房里去了,邻居杨大爷被接来以后,让女人们都回家.……
  • 海上乡愁
  •   前世的我一定是在大海里孕育成长的,并在某一个潮汐莅临时,借助风的手臂诞生在了那有足印有彩贝的沙滩上.……
  • 文学与襟抱
  •   前人或曾把作者的“襟抱“和“文章“的等级对应起来,说法上有所谓一等襟怀一等文章.作为一种“文论“,如果不简单化为“人高则诗亦高“的绝对尺度,而理解为从普遍层面上指称情志的大拥有对于创作的意义、特别是对于大家及其大作产生的可能性,应该是颇为贴实而透底的.……
  • 历史钩沉与人文关照
  •   王立民的<文心雕虫>,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散文,而是文化随笔,或称之为文化散文.这种以涉足历史后花园,追溯并重新诠释中国历史文化为显著特点的大散文,自新时期以来一直成为中国散文创作的一股涌流,或瀑或潜,至今仍在发生着、成长着、壮大着.在喧闹迅疾的现代化进程中,文化散文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顽强地张扬着逝去的历史瞬间中尘封下来的故事,修复着人类记忆的空白和残缺,以求传统精神血脉的一种延续.文化散文近年备受传统断裂的当代人的青睐,多赖文化散文可以延续精神“香火“的功能.一系列经过重构的历史故事勾连滋润着当代人的心灵荒漠和枯萎理想,造成诸多感动、怀想,以及检省.心灵的诉求就在这里种重构与解读中得以满足.……
  • 老屯的同学话“老屯“
  •   吴宝三先生在<生活报>上发表的<黑土作家老屯>这篇文章给我弄明白了,原来“老屯“就是我三十八年没见面的同学、挚友郎纯惠.这真是让我高兴得治不得,自豪得治不得.你先别管我算哪盘“鸡屎“,告诉你,我一介草民、平头百姓、老屯的同学.我敢说就是这档子事落在任何一位别的人物头上,也肯定是他的一大幸事.……
  • 荒漠与绿化的博弈
  •   几年前,我去国外看望留学的儿子.他说想给有关部门写信,建议把监狱建在沙漠中,组织服刑的犯人植树治沙.让他们在绿化荒漠的同时“绿化“自己的心灵.当时我觉得这想法有些幼稚,近乎异想天开.……
  • 情系黎庶写人生
  •   这是个特干练的女人.走路飞快,讲话干脆,办事利落.尽管已是要跨进知天命的年龄,尽管岁月的刻刀在她脸上刻下了许多人生的沧桑,但跳跃超前的思维、独特不凡的意识、丰富厚实的才学和醇厚质朴的为人,当然还有她那风风火火干事业的劲头和豪爽的性格,还有她那成熟女人的魅力和领导者的能力风度,无不使人赞叹,让人不由自主地便在心里对眼前这个大庆市让胡路区乘风街道的党工委书记充满了钦服.……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