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敲响希望的钟
  •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当新年来临的钟声敲过后,随着红日冉冉升起,我们迎来了漫天的朝霞.看,充满希望的2005年新春潇洒地走来了,它将把三百六十五个美好的良辰呈现在我们眼前,那无尽的追求、恳切的希冀、衷心的寄托在向人们展示着华夏大地,激荡在每一个龙的传人心中.……
  • 知识失业:一个时代的来临
  •   大学生就业难的确已经成为令人头痛的社会问题.   迷茫的眼神在捕捉着那稍纵即逝的机会,忐忑的心等待着迎接那更难预料的前程……我的未来在哪里?   自20世纪八十年代末尤其是实行双向选择、自主择业以来,大学生就业难现象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此后有愈演愈烈之势.西方发达国家、日本和许多发展中国家曾经出现过的知识失业问题开始登陆中国.大学生就业难和知识失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往往被视之为局部的、个人的和暂时性的现象,认为主要是个别人就业期望值过高,只要不过分强调专业对口,就业难是可以缓解或消失的.但到了1998年以后(即在关于高校扩招的讨论中),又有人谨慎地提出了中国应防止教育过度和知识失业问题.……
  • 开发老庄
  •   已到晚上十二点了.这是一天的尽头.南明市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办公室老庄文化研究中心副科级秘书张天树一身的疲倦还没有散尽.他住在市委大院的一栋小二楼上,下面是车库、水房、储藏室,二楼住着几位和天树一样的无房户,有单身的,也有带家的.小二楼局促在两栋办公大楼之间,像一个不通风的火炉子,憋闷死了,偏偏这个时候马路对面正在加紧施工的药业综合大楼工地上传来唏哩哗啦的搅拌机的响声,接着楼尖上的塔吊便伸长脖子开始左右摇晃,塔吊的尖端有一盏刺眼的灯泡,如一条被触怒的蛇在恂恂怒视,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蛇头缓慢而周期性地左右回旋,刺眼的光芒便如一把烦人的刷子,隔一阵便透过窗户将宿舍肮脏的墙壁染成白色.……
  • 禅语
  •   美丽的小镇上.一介书生申学识渊博,风流潇洒.申的家世也是极好的,每日出行都有一书童相伴.   申16岁那年经人介绍与李家的小姐乔相了亲.乔娇羞可人,美目顾盼,步履婀娜.申当然是一见钟情.乔小姐那年15岁.……
  • 欠钱没还
  •   春月朝乡间大道望着.下着雨.那条大道朦朦胧胧的.玉米成熟了.该开镰了.她就盼望丈夫在那条大道上出现.丈夫说了,开镰的时候回来.……
  • 精明人
  •   腊月的田野,覆满了干燥而坚硬的白雪,一阵呼啸的西北风,卷起的浮雪仿佛一条条长长的波涛,翻腾着白色的泡沫,从雪原流过.……
  • 神探李特
  •   李特是泗水县交巡警大队的一名探员,中等个子,一脸职业肤色,不威不猛,其貌不扬,可外面很多人都叫他神探.如果仔细分析一下,不难找出他成名的原因,一是李特确实有些真本事,在警队这些年,破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案子,立了各等不一的功不说,仅上个月他就很露了一把脸.他化装成收购赃货的老板,和一伙盗窃机动车的贼周旋,最后把这个团伙彻底打掉了.……
  • 麻鸭子野荷塘
  •   我在十字路口遇见长青时,已经听说他儿子大猛因为强抢一块女人手表,又在慌乱中欲行不轨被刑事拘留.……
  • 送你一朵勿忘我
  •   泰戈尔说过: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是能够思考,能够辩证地去对待我们眼前的人和事,去观察和描述你所看到的情景.泰戈尔的这几句话真正道出了作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用途,而真正能观察和思考的人实在不多.人能够思考是有自己的思想,能够辩证地对待人和事是把对错用自己的思维给它做个评判.这样的公正,是要融入情感和生命的成分.……
  • 生命的独白
  •   朋友,你到过祖国的东北边陲那片由绿色生命编织而成的森林的海洋吗?如果有幸你能身临其间且登高望远,那莽苍苍与天宇相接的林海,那雄浑粗犷仿佛从远古传来的山林的呼啸,不仅能使你疲惫的身心得到松弛,躁动的灵魂得以净化,一切忧愁烦恼虚假做作惊恐哀伤皆化作了多余之物,而且更主要的是,作为血肉之躯,一经置身于这恢弘浩瀚的天地间,你才会惊奇地发现,此刻伫立于这里的,才是一个真正的自我.……
  • 林中月下
  •   林中的仲夏之夜,无论你怎样去享受,都不会觉得过分的.   晚霞还在西方的天际上燃烧着,火红火红的,渐渐地,它下落了.渐渐地,它中央变得比刚才淡得多了.变得金黄金黄.而它的上方还火红火红的.远在东方的山际上,抹着一线淡淡的轮廓,像用工笔勾上去的,美妙至极.轮廓下的群山在渐渐地暗下去,暗下去.……
  • 我是沙漠的旅者(外一篇)
  •   塔克拉玛干沙漠浩瀚无垠,飓风席卷,沙是起伏的海.苍茫沙海,日夜遥望着蓝天;胡杨低诉,期待着生命的轮回;驼铃缓慢,跋涉着寻觅绿洲的人群.太阳在沙海中喷薄而出,一个清晨开始;落日在沙滩中美丽地下落,一个暗夜来临.天边有没有彩虹,沙漠中有没有神仙,落日的余晖里有没有精灵,先人们有没有忠诚的信徒,这里有没有神灵的栖息的圣地…………
  • 收藏与“眼光“
  •   收藏可以是功利的,也可以是审美的,两者当然也可以兼而有之.从功利的角度讲,收藏是对财富的保值与升值,是某种研究的资料收集与准备.而从审美的角度讲,收藏是对一种古旧物品的欣赏.它是对一段远去岁月的缅怀,是对一件早已灰飞烟灭的往事的凭吊,也是对一种已然消失的文化的追念.收藏也有人性的内涵,它是人性中的一种恋物癖,恋旧癖.……
  • 千纸蝌蚪(组诗)
  •   石头里坐着一个人   我知道石头里坐着一个人,   他在石头内部,   --自我点灯.   太阳在地平线上跑来跑去,   窗前站满穿白衣的云,   又一座玻璃教堂响满唱诗的声音,   但这个人,   他不想开门.……
  • 跟树木有关的一种声音(外一首)
  •   这种声音跟树木有关   跟吹柳笛的孩子有关   跟那个孩子的母亲有关   跟我有关……
  • 诗四首
  •   风雪之夜   等待融入泥土的事物   承载这样灰暗的白夜   我无法置身于事件之外   走出小屋去迎接天空的飘落……
  • 人与雪的对话
  •   题记:我喜欢这样一种生活,白纸上写诗,雪地里散步,一个句子和两只脚印,从北风中急速折回高飞的鸟眼.……
  • 于德北小小说小辑
  •   祝福   炸果子的这个女人有点瘸.   她没有丈夫,丈夫三年前出车祸死了.她有一个女孩,七岁,今年上了小学.她原是一家阀门厂的工人,后来工厂放假,她就摆摊炸果子.一张桌,几把椅子,一张案板,十斤面.她和面很有规律,一天十斤面.用刀把面划开,用啤酒瓶子滚滚压压,再用刀切成小长条,两条一拉一捏,放进油锅里用大筷子翻动几下,眼见着果子就黄黄地酥酥地膨起来.……
  • 叶君健家的丹麦国旗
  •   那些年我伏案工作的桌子,是由三个部分组合成的,左下方是四只抽屉,右下方是一只竖柜,上边是一张整木的台面,台面的下部还有三个抽屉,一个宽,两个窄,中间一个宽的还带着锁.不过这锁既没有钥匙,也没有锁上,抽屉照常可以拉开,就跟没锁一样.……
  • 搞稿子的何锐先生
  •   中国文学出版社解体前的最后一套书,是由我策划,何锐主编的黄果树丛书.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何锐执编的名刊<山花>又没钱了,半夜十二点许,他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忧心忡忡地说明年怎么办呢?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把他把几年来的<山花>整理一下,根据栏目,编成十本书,取名就叫黄果树丛书,我给他出版,我再找个人给他投资印制发行,他的任务是写个总序,感谢一下黄果树集团,把这套丛书献给他们,明年办刊的钱就找他们要.何锐说:“好嘛好嘛.“就把电话挂了.……
  • 最难读懂的两个字--为上帝代言(16则)
  •   一   有两个字(一个词),自人类成为人类(有别于其它物种和野蛮人)之日起,至今,读懂的字由十而百,由百而千,由千而万,但有两个字始终未真正读懂过,更没有切实触摸过这两个字所指之物的实体.你猜,这两个字是什么?……
  • 说给天下好人听
  •   这个世界很怪,当你认为你是一个好人时,你往往又会觉得你是一个不幸的人.或是生活中充满苦难的人.在你感觉你是一个好人时,绝不会否认你的那些隐约不幸,并很容易想到你的那些人生坎坷和苦难.……
  • 情人的泪水为谁流
  •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情思懵懂、浪漫的季节迎来了醉人的情人节.情人是什么?是一个又渴望又害怕的名词,是人性情感与道德规则的交锋,是一次怦然心动的奇遇,是梦中久违的现实,是感情秘密的心田,是红颜知己的借口,是平凡生活中爆发的激情,是爱与被爱的幸福与悲哀.……
  • 逃离勒普托
  •   数字化时代的一个秋季学期,G大学先后有两个年轻生命从高楼上跃下,但仿佛落在键盘上,因为全部的反响就是校园网BBS上的一片感叹.数字化生存,数字化死亡,而生存与死亡之间的神秘地带却是一切数字化制造者和管理者们不愿也无能触及的.你听说过哪个大学的领导在汇报科研经费和重点学科的同时附带提及学生与教师的心情(就别说心理了)了吗?……
  • 逝魂(小说)
  •   呜~呜~号角吹响了!所有的帐篷都燃起了火光,一个新生儿即将诞生.侍女来来往往,换水、生火……即使族长寿宴也未曾这样忙碌.一位年迈的老妇人缓缓地走到接生的帐篷边,她是今天产妇的乳娘.帐篷内痛苦的呻吟声,让老妇人心痛,在她眼里,那还是一个孩子,今天就要成为母亲了.……
  • 北大荒诗抄(组诗)
  •   鸡西以西   总有些富含生命的东西要破土而出   西风过后,打桩机的嘶喊声特别刺耳   又一片黑土地的使命被庄严地推翻   再往下深入,这里将要出现的   新事物,会更富有高度的魅力……
  • 福祸一层冰
  •   往事萦怀,有欢乐,有忧愁,有恐惧,有愤恨.惟有一件事,让我有后怕,如警钟长鸣:福祸一层冰!   1961年1月,学校放寒假了.那时我还是黑龙江大学中文系的一名学生.放假后,我肩挎一个破旧的黄书包,装着几本假期要读的书,在哈尔滨火车站挤上北去的列车回家,不到一小时,就到了故乡呼兰.……
  • 斗室情
  •   一过十月,深秋刺肤的寒意来得那么快,偏偏又落起了入秋以来少见的没完没了的让人心烦的冷雨.……
  • 山中方一日
  •   这件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   他姓马.因为他长得高大,腿长、脸也长,又有咬住屎橛子给麻花都不撒口的秉性,人们称呼他时,都隐去其名,叫他马骡子.……
  • 鹤北红叶--林区风情之二
  •   深秋,秋高气爽,正值“五花山“季节,我们的车子驶入小兴安岭林区.   穿越一道道山川,沿着漫长而蜿蜒的边境林中公路盘曲飞奔.望那艳丽的秋色,茫茫林海上,一片片新绿,一片片金黄,一片片殷红,一片片姹紫,山花烂漫,多彩多姿.触景生情,使我们不禁想起杜牧的诗句:……
  • 越南见闻二章
  •   河内文庙   旅越散记之五   河内文庙坐落在河内市中心,还剑湖风景区以西.这里也是河内著名的文物旅游景点.也是各国游客、尤其是中国和来自东南亚的游客必到之处.……
  • 秋语
  •   秋风   秋风早早地吹来了,用它那哑默冰凉的手,从每一个屋顶上,将夏天抹去,我开始心寒,似乎每一只尖尖的手指都刺入了我的骨髓、我的心脏,我的每一根神经.……
  • 湿漉漉的泼水节
  •   4月15日,到云南西双版纳(景洪),正赶上傣族的传统节日--泼水节.在西双版纳,泼水节已成为包括汉族在内的所有民簇的盛大节日,比汉族人过春节还要热闹和隆重.泼水节放假七天,除泼水外,还举行拜佛、赛龙舟等活动.……
  • 播种“诚信“的人
  •   2002年的盛夏,伊春区十九诊所正往城西一栋雪白的四层小楼搬迁,王洪飞站在简陋的陈旧的旧居址,眼里含着依依惜别的泪花,深沉的对亲人们说:别忘了这个艰难的起点,我们曾在这里播下了“诚信“的种子,将生命之根深深扎入小兴安岭…………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