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野河滩
  •   0   野河水,在黑土地上从悠久、沧桑的岁月里流来.她用岁月的风尘,在这里淤积下了一片广阔无垠的滩涂--野河滩.   ……
  • 水(外一首)
  •   春天能过去   我为什么不能   渡我到对岸吧   清澈的呼吸吹到心上   我以鱼的身份感受你   生命不再焦灼   我用肢体询问   你深处软的泥沙   渡我吧   苜蓿花正等待着   开放出虔诚的紫色……
  • 眉毛上是汗水眉毛下是泪水
  •   一   袁木出了软卧车厢,站在站台上松了口气.阳光密匝匝地打在脸上,他睁不开眼.努力了半天,他才把四下的人、车收入视线,筛了一遍,没有相识的熟人,自然裘鱼也不在.这样就好,他提起精致的密码箱,往的士停靠站走去.他故意不通知任何人,他很想回家休息两天.……
  • 目中无人
  •   “目中无人“通常是一个贬义词.不过在我看来,世上有两种人,眼中最是无人.一种是最无知的人,另一种是最富有智慧的人.……
  • 秀子(外一篇)
  •   我曾经暗恋过秀子.   插队的第一天见到她,我就暗恋上了.秀子长得像城里的妹子,苗条,眼睛水汪汪的,一笑,嘴角就有一个浅浅的窝.知道她叫秀子之后,我就更加地暗恋她了,我觉得这名字很洋气.有点像日本人的名字.但我仅仅只是暗恋而已,我不敢有什么奢望,因为秀子家是烈属,她的哥哥在部队修工程时牺牲了.曾经有许多的媒人来说媒,秀子一个也看不上,而我家里呢?就不用说了,是黑五类啊.你说,我哪里还敢向她公开我的心思?不过,我知道自己已经陷得很深了,因为我每天不看到秀子,心里头就觉得空空的.有时秀子去走亲戚,我便会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你不会在亲戚家里过夜吧?秀子却说,如果我亲戚叫我过夜呢?……
  • 我穿过的大衣绣着金线
  • 女人是杯热咖啡
  •   清纯、透明的女人似那种淡淡的咖啡,会给你一种清香的味道;   厚重、深沉的女人似那种浓烈的咖啡,会给你一种回味无穷的思索;……
  • 天堂里的昆虫们
  •   夏天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季节了,且不说下河游泳扎猛子,在打谷场上尽情玩打仗游戏、捉迷藏,去隔壁王大伯园子里偷已经成熟的西瓜,单单那各种各样的昆虫,就足以让孩子们觉得夏天真是他们的天堂了.……
  • 大海的畅想
  •   第一次去海南,第一次看到海南的大海.和朋友一起去海边聆听海风,品味海潮,感受夜空里繁星一样的生命.这里的海风是新鲜的,是绿色的,像北方黑土地上没有咸味的绿色植物和绿色空气.……
  • 最后一枚落叶
  •   一   风,肆意又妄为的手,终于安静下来.被风雨揉皱的大地那张倦怠的脸,呈现出更加静美的容颜.   我徘徊在一条小巷里,到处都是落叶匍匐的身影,那遍地色彩斑斓的色彩依然是色彩斑斓的憧憬.   这一地的落叶呵,是折断翅膀的鸟么?……
  • 诗四首
  • 黎明的水
  •   能在潮湿和凉意中守候黎明   能在鸥鸟啼唱和绿色摇曳中守候黎明   能在水泥巨大的阴影与心地狭小的无奈中   守候黎明   守候波浪徐徐的徐徐的由灰色渐变为玫瑰   守候铃铛轻轻的轻轻的由沉默突变为哗啷哗啷   守候遥远的心尖一动……
  • 旧时的河床(组诗)
  •   野外的花草滩   这里是野外:一片裸呈的秀色   从花草滩上回来   绵延的时光无意间说出和风的心事   在春天的扉页上焕发出   梦幻的状态……
  • 似水流年
  •   一个人静静地   坐淡了黄昏   坐淡了往事汇成的浓茶   茶香与惆怅早已溢出   杯底沉淀的是你   年复一年的容颜   就这样……
  • 寄语椰树下的女儿
  •   莫只知赞赏她摇曳的身姿   飘飞的长发,   莫一味贪恋朝阳的温暖   海风的湿润……   请在狂风暴雨中细细观察,   体察她对狂暴来袭的抗争.……
  • 刘学颜历史文化散文(三题)
  •   命悬三州   一   记得中学上地理课时,老师手持教鞭在状如雄鸡昂首啼鸣的挂图上移动着,用来具体形象地说明中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地处祖国最北端的黑龙江白雪飘飘,最南端的海南岛已是布谷声声,春耕大忙了.我曾经幻想着人类生有一双自由飞翔的翅膀该有多好,哪怕是变成一只雪地上的麻雀呢.不久就暗笑自己愚蠢,麻雀是我们这个地方的留鸟,它不会往海南岛飞的.……
  • 心灵的光芒穿透历史
  •   揭开历史大幕的一角,总会发现在一些“不合时宜“的人身上,投射出独特的光芒.<生死之旅>这部书以个人的体验,言说生命的痛楚与冲突,在张扬理想、唤醒崇高,拂去尘封,复苏历·史记忆的同时,揭示了埋藏在人类心灵深处的隐衷和伤痛.……
  • 用文字引领着生死的涅槃
  •   我是一个心灵自由且散漫惯了的人,不大喜欢命题式的作文,像这篇谈及自己的创作体会,我就颇费些踌躇.这或许与我写顺手了的生死文章有关.近三四年来,我一直都在为自己构想的生死三部曲--<生死之旅>、<泪浮地平线>、<逝去的诔歌>--而弄得死去活来,数百个历史人物的生生死死,重压着我的痛苦心灵,使我很少再去念及别的欢乐事情.其实,这种生存的状态,在十年前我动意探访第一座墓地时就已经产生了.尽管那时,我还在写着一些“小女人“式的东西,但情感的脚步已经在向生死的两极--名人的故居和墓地迈进了.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我会写出这些历尽心灵沧桑的历史文化散文.……
  • 陈力娇小小说小辑
  •   “第三者“   她和丈夫二十二岁结婚开始,就一直吵,吵到四十二岁也没有结束.   因为什么吵?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相同的语言交流.   她就在外面找了一个情人.也巧,情人除了是她大学的同学之外,还是现在她读大学的女儿的辅导员.……
  • 汪曾祺生前最后一本书
  •   汪曾祺于公元1997年离开了中国文坛.那年三月,我为长江文艺出版社主编了一套中国当代才子书,选了四位诗文书画俱全的当代作家,汪曾祺是其中的第一位.年轻的作家苏北受我之托,把将要入书的字画取走装裱,并拍了片,我却按照此书的规范取走他的六卷选集和十幅照片.那天我看汪老的背都弯成了一张弓,在影集中艰难地寻找半个世纪以前的旧照,把与沈从文先生五十年代的合影错说成是解放前,又把与伯母的婚后照记成了恋爱期,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回头对我说:“我那时也是一个小帅哥呵!“……
  • 在走廊写书的林老爷子
  •   中国当代著名卫嘴,林老爷子林希,给<文艺报>写文章,称我是拼命三郎,说我不仅自己拼命,如果看上了谁,还要拉谁跟我一道拼命.他说得对,在这方面他有切肤之痛,公元1998年,我在全国挑了五位作家,给我写五个古代的奇女子,一人一部长篇小说,组成一套丛书,名字叫做“重说千古风流“,三个月交稿.找到林希头上,老爷子说行,但要想想写谁再告诉我.放下电话我又找阿成、聂鑫森、阎连科、星竹.过了三天,林老爷子打电话说,想好了,写赛金花,因为当年塞二爷是在天津挂的牌.我对老爷子说,晚了一步,赛金花已经让中国当代著名快枪手阿成抢走了,目前可能写了万把字了,你老人家只好另换一个.老爷子嘀咕说这人怎那么快的手脚,这次吸取教训,不敢说让他想想再告诉我了,害怕又被人抢走,立马儿报了一个陈圆圆.……
  • 在顶尖级智者面前
  •   一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上,做为地球上物种之一的人类之所以值得赞美,原因千条万条,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出现过顶尖级的大智人物.没有这样的人出现,光靠我们芸芸者的数量优势,或靠我们所呼喊的“团结就是力量“,或“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毕竟是不成的.不过,比这更不成的又在于我们对顶尖级大智人物的肆意诋毁或胡评乱议.当然,比这尤不成的却是那些自作聪明式的庸人或庸人式的自作聪明常常表现出的“不凡“.……
  • 为生活洒一点香波
  •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有.无名的烦恼不知怎的就占据了我们的心绪.美国有一位倡导积极思想的哲学家和神父皮尔博士,他的衷言是:“每天为你的生活洒一点香波“.……
  • 调侃女人进化史
  •   50万年前   北京周口店一座土山上居住的一群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弄出“火“这个东西来,从此他们就有了“做饭“这个活动.而可悲的是,据考察,那时候“做饭“的就是女人.可能是女人总觉得男人烤的东西不好吃,就大包大揽,结果,这一包,就包了50万年.后来我有一个朋友结婚,他总结道,婚后的第一天很重要,那天如果谁做饭,那以后可能就是他(她)一直做下去了.经验啊!……
  • 心灵的一次黎明 --奥黛丽·赫本
  •   她是这样一个女人,你对她的缺陷了解得越多,越会觉得她的可爱.她的不自信,不规整的牙齿,拘谨,稚拙,似乎在那个特别青睐纯洁的艾森豪威尔时代,推动了人们对纯洁朝真实方面的理解.她圆了人们的一个梦,以致后来梦醒时分--奥黛丽·赫本息影身退以后--人们还坚持那个梦也比现实更真实的各种理由.这就是她的那些“缺陷“的独特魅力,它们成为她那慑人心魄的美的最温馨的脚注.……
  • 散文二章
  •   老巷   一个人只有看见过黄昏才能懂得完整的美.   这条小巷我没有走进去过,儿时就站在巷子口向里面张望,我隐约觉得那时候对陌生的巷子有点恐惧,弯弯曲曲的青石板路没有尽头,只是越来越深.……
  •   灰蓝色的洪荒 昏暗中的光   叹息的梦魇 沉重且迷茫   洪荒 洪荒 洪荒没有方向   漂泊 漂泊 漂泊过海洋   黑夜张开幽深的网   诱惑缠湿船桨   海妖塞壬在歌唱……
  • 《船》的思想艺术阐释
  •   <船>用“整体象征“手法构思和创作,从始至终,贯穿于全诗的是两个鲜明意象--“洪荒“和“船“.“洪荒“象征当今国人所遭遇的精神道德上的困境,它无边无际难以逾越;“船“则象征着沉浸在这种精神困境中的社会现实生活.……
  • 天涯才女的寂寞吟唱--谈萧红诗歌的美学意蕴
  • 萧红诗歌是其寂寞孤独飘零时的心灵吟唱,诗歌中独特的诗意意象是解读其难言悲欢的密码,是通向其生命本真追求的桥梁,据此可以审视其诗歌独特的美学意蕴.
  • “惊鸭拍碎寒塘月“的创作经过
  •   我家门家有个池塘,池塘里的鹅鸭悠然浮游,岸边儿的柳条轻摇拂水,充满着诗情画意.尤其好玩儿的是,鸭子嘻戏时拍打着翅膀,击起一簇簇盛开的水花,似珍珠般的滚动,美极啦!这刹那间景象,激起我少年学诗之初强烈的创作欲,于是,写出了“一鸭拍翅点春水,粒粒珍珠滚翠翎“的诗句.……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