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超越爱情
  •   一   房东张大伟开车送我到机场.我说:“长途旅行我喜欢坐飞机.“大伟说:“废话!有钱谁不喜欢坐飞机?又快又舒服.“现在的人在一起说事儿,说着说着就说到钱上了.我说:“坐飞机的感觉就像是时空变换,上飞机的时候还是北国风光,下了飞机就变成了南国景色.“大伟说:“还不是因为飞机快.“其实我想说的不是快,而是时空变换的感觉.大伟说:“不快你就没有这种感觉.“大伟真要把我气死,他坐飞机的感觉就是有钱,快,舒服,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上了飞机,找到座位,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时空变换,默默念着一梦醒来又是一番新天地.……
  • 网上情缘
  •   我和老铁有个君子协定,他上午上网,我不能看,我下午上网,他也不能瞅.老铁很郑重其事地教导我说:“我的事,你不可能有知情权.“   老铁的鬼伎俩逃不出我那睿智的眼睛,他是在用激将法套我的手机号码,我不能告诉他,这个号码除了我之外,连老婆都不知道,万一他出卖了我,我可就惨了.况且他这个人不讲诚信,我真怀疑在我们这个越来越把信用当回事的国度,老铁该怎样生存下去.老铁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嘴里一边信口开河地胡诌,一边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把鼠标从我手里夺过去,然后,对着迈着轻柔脚步的女孩就是点击,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喜怒哀乐,愿意还是不愿意.……
  • 昨晚您想了些什么
  •   妈妈,您一定在守着那几亩坡地 迟迟不归 您一定在守着五尸人家的小南洼 迟迟不睡……
  • 高层公寓
  •   老马干了四十年编辑,今年办了退休.报社改为报业集团,编制跟着扩大了.人一多,住房紧张的矛盾更加突出,房改搞完了,领导想办法,变通变通,拆了几幢旧楼,建起高层公寓.A座B座C座,二十五层,一下子能解决两百户.无奈僧多粥少,两百户不够分,再建两百户,还够戗.分房还是老办法,职称职务加工龄,按分数排队.老马的综合分数占优,在数百名申请分房者中名列前茅.面积上却占不得半点便宜,套内面积是统一的,三室两厅,一百零四平米.领导同志不上高层,正处、正高职称的也不上,一级一级的标准.老马吃亏吃在学历上,职称仅评了副高,那就受点委屈吧.只有一个优势,因为排位靠前,就取得了选择楼层的优先权.二十五层,想住几层,老马可以说了算.但是,果真说了算吗?也未必.家里还有一位说了算的,老马的第二任妻子老吴.老吴更喜欢说了算.从工程开工到竣工,两人因为选择楼层问题产生了严重分歧.直到领房间钥匙的头一天,他们的意见仍未统一.……
  • 盲流小山东
  •   小山东幸运地当上了小屯会计.   这是因为小山东会打算盘.他打算盘的手法很特别:右手的五个指头无一闲着,偶尔不够用,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就及时地帮忙.纵使“考“官的语速多快,考题多复杂,一阵算珠的迅捷撞击后,答案准确无误.……
  • 兄弟四重奏
  •   綦真是个性格内敛的人,给人的印象沉稳可靠.外面正下着雨,雨从敞开的窗户潲进来,落在窗前的盆景上.綦真看着外面的雨几次想关上窗户,又没关,他要让风自然地吹拂,让雨自然地淋洒,这有利于盆景的生命.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忽然想起了什么,就给宣传科长贾松打电话.贾松正在暗室里洗相片,在电话里不紧不慢地说,哪位?是我.綦真说,外面下雨了,看见没有?贾松说,这有什么不正常吗?綦真说,中午了,回家不方便,咱们到外面吃去.贾松说,都有谁?綦真说,吴部、古青、你和我.又说,下雨了,正是喝酒的好机会,千万不能错过.我这就打电话订包间.……
  • 孤儿奶
  •   孤儿奶死了,是用绳子吊死在牛棚里的.儿子黄大学从学校赶回家时,只看到一个不显眼的坟堆.他伤心地痛哭一场.   孤儿奶小时候有人给她看相,说人倒挺不错,就是眉毛坏了,又粗又黑像两把刀,不克爹就要“杀七夫“.啥叫杀七夫?按迷信说法要嫁七个丈夫才能过到老.如果嫁人,丈夫不是病死就是天杀.……
  • 父亲的酒
  •   父亲喝酒给我的记忆很糟糕.   小时候,我感觉他一天到晚醉醺醺的,好像就从来没清醒过.他醉一次,我家就遭一次大难.二半夜,他“咣“一脚把门踹开,我们兄妹几人的魂儿就差不多争先恐后跑没了,只剩下几个单薄的小身子,躲在被窝里不停地哆嗦,一哆嗦就是大半宿.这时候,母亲就默默地给他冲上一大碗醋水,小心侍候他喝下去,然后,很安静、很卑微地坐在他跟前,反倒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听凭父亲无休止地骂骂咧咧.父亲被胸膛里的酒燃烧着,骂的思维特别敏捷,情绪也层次分明,一会儿一个小高潮,一会儿一个小高潮,一点都不显得凌乱.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 生命的守望
  •   挥不去的炊烟(一)   挥去的是昨日的凝重和沉疴,还有经不住岁月敲打的梦.它们的消散就在冥思挥手之间,真正挥不去的是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热恋和对袅袅炊烟的怀念,涌动的热恋和怀念的潮水敲击着我被秋风吹落的思绪,敲击着我对冬日村庄的向往.……
  • 老照片
  •   随着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衣食住行比原来进了一大步,可谓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在人们吃够了大米白面、大鱼大肉,回头想起了苞米(米查)子小米饭、土豆窝瓜和豆角的农家饭菜时,各类粗粮馆蓬勃兴起,顾客盈门.……
  • 向往戈壁(外一篇)
  •   (一)   走进了心中向往久远的地方,目睹着苍茫的大地,努力汲取着土地的营养,想和太阳一起分争着泥土中的湿润.   乘车在戈壁中穿行,可以极目远眺,只见戈壁滩若开垦的土地一样黑灰色的,沉静地躺在天山南北,毫不掩饰地把自己苍凉和黑糊色呈现给世界,呈现给人们.时而一片开阔,时而像一片山梁;或如古战场的车辙,或像商贾驼队的遗迹,千姿百态,阡陌纵横,沟壑鲜明,莽莽苍苍,任你想像.……
  • 飘飞的汇款单
  •   杨树屯是个穷村.杨树屯的特点是光棍特别多,尤其是冬闲时节,光棍们都聚在村委会的门口晒日头、扯闲篇.一聚就是十几个、二十几个,已经成为本村的一大景观.……
  • 童年的兰棱河
  •   家乡的河是我心中的河,家乡的景是我难忘的景.那里的一草一木储存着我童年的梦幻和欢乐,一泡一河摄下过我童年的身影,一争一鸣的鸟雀声里,掺杂着我童年的歌声和笑语.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逢旧历五月节前后,兰棱河便成了天然的大花园、百鸟园、游乐场.一望无际的柳条通,遮天蔽日,像座翡翠的屏障,绚丽繁茂的野花,铺天盖地,灿烂如霞;蓝蓝的天上,百鸟飞翔,唱着春歌;碧莹莹的兰棱河水面上,船儿竞发,渔歌互答.每逢这个季节,在盎然生机的惹逗下,小伙伴们的“春心“早就浮动啦,人坐在课堂里,心儿早就插翅飞到兰棱河畔.无奈,只好逃学.……
  • 土豆、洋芋或者马铃薯
  •   “我想念这些被时光随意丢弃的家伙/这些傻兄弟,并不因丑陋/而放弃水晶般的心灵“.诗人赵亚东以土豆这一物象自况,从1998年以来,凭先天的禀赋和后天的努力,亚东用扎实的语言体系来描绘着心灵在过去与未来的跫音.命运于他,总是绷紧了脸,但偶尔也露出几分笑容,要求不高的他亦感到自足.虽然他是精神世界的富翁,但现实却是打在他身上的补丁,至今他还是一个居住在别人的城市里的打工者.亚东说过诗歌既是偶然的产物又是算计的结果,他巧于观察,妙于表现,完成了自我的心灵嬗变和诗艺的成熟,但他命运的羽迹和趾痕附加给他的还有百般嘲讽、万种艰辛.观其人,读其文,我们相信人生的苦难会成为亚东继续前行的动力,在生活和创作上有更大的作为.……
  • 陈毓小小说小辑
  •   讨厌树   汪一眠在初夏的一个早晨醒来.又是周末,他有一天时间由自己支配.一天的计划还没有做出,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妻子不回来的周末他总是有些恍惚.……
  • 处女三恋
  •   年届45岁,老处女温平还未嫁人,其情状便有些不堪.温平明白这点,便尽量装出一副轻松、潇洒的模样,好像未嫁人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不相干的上了年纪的女人.……
  • 赵丽华随笔一束
  •   朵拉·玛尔,被毁掉的女人   一双男女之间,如果这个女人没有爱上这个男人,那么一切还好,她还是主动的.她可以谈笑风生、挥洒自如、拿捏有度.但如果她爱上了这个男人,而且爱到不可自拔,这就糟了.她可能扭捏失措,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了.一个本来还蛮精明的女子,一旦栽到爱情上,思维立马混乱、犯傻.几乎无一例外.……
  • 父亲的职业
  •   轰轰隆隆的机器响声不绝耳畔,我知道那一定是我家拉粉机响亮的歌喉.它们漫无目的地呻吟着,把我的心都给抽空.我沿着乡间小路慢慢地和它分离,我不忍再听它那美丽的声音,我知道它的每一次轰隆声都很残忍地带走了时光.我更知道父亲光滑黑亮的皮肤也被它肆无忌惮的声响搜刮得粗糙暗淡.……
  • 父亲的唠叨
  •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个早上,也许确切的说应该是拂晓吧.   东方浮起的是朦朦胧胧的黄润与灰蒙蒙的白,黄与白的糅合,再掺杂了一丝微红,天与地就不是很明亮,天似乎没有完全的被叫醒.……
  • 母亲的焖面
  •   那天,忽地想起了母亲做的焖面.   小的时候,我和弟弟对父母做的饭菜是很有主张的.父亲炒的菜比母亲炒得好吃,所以只要父亲在家,我们就极力要求父亲掌勺.常常是母亲系上围裙刚要大显身手,父亲下班踏人家门,我们姐弟两个立刻欢呼雀跃起来,一连声地要求:“让我爸做饭,让我爸做饭.“母亲无奈,只得让位给父亲.父亲则得意洋洋而又心甘情愿接受群众的意愿.父亲时常夸口说:“我炒的菜就是好吃.“母亲不以为然地说:“你搁的油多.“父亲辩解说:“咱们都倒一样的油,你炒的也没我炒的好吃.“母亲只有默不作声.因为父亲说的确实如此,一个人炒菜一个味儿,哪怕都是用同等的材料.……
  • 母亲的全家福
  •   也许是随着物质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也变得越来越懒散起来.以前上大学时,无论学习多忙,每月总要抽空给远方挂念我的母亲写封信,报个平安.可大学毕业后,那时家里已安装了电话,别说一个月,就是三个月也不会动笔,有时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的事,我就在心里埋怨母亲,要是她也能发手机短信或上网聊天,那该多好啊!……
  • 离家渐远
  •   又是一个凄冷的秋天,秋风无情地拍打着树叶,我的心情如同那片秋风扫过的叶子--绝望、失落.这所有的原因都归结于考进了一所普通大学.……
  • 母亲
  • 我的树
  •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块空旷的草地和一棵年轻的梧桐树,那是我的树.   在一个起风的午后.当我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听到它用沙哑的喉咙呼唤我的名字:“莎莎-莎莎“.于是在晴朗的日子里,我常常喜欢呆在它墨绿的伞下.低着头看阳光透过它的枝叶为我的连衣裙印上碎花.我是如此依赖我的树,把挂着风铃的秋千吊在它粗壮的手臂上.明媚的阳光下我在高空与地面间掠过,清幽的风铃声陪伴着我.我把名字刻在了它的树干上.……
  • 带着龟龟去流浪
  •   中国的地图像个大公鸡,我最喜爱的事就是伏在大公鸡上,手指在大河山川中穿梭.口中念着我的哲子现在在哪,掰着手指头,数他还有多少日子回来.……
  • 浅析索尔·贝娄小说创作的艺术特色
  • 贝娄能够得到西方社会的认同,原因之一是因为小说中表现的深沉而凝重的主题,及对人类心灵精湛的挖掘,另一方面则在于贝娄匠心独运的艺术风格.即贝娄采用了流浪汉小说的叙事模式及意识流手法来展示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