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把生命献给你
  •   静静的走廊响起鞋跟磕击大理石地面发出的清脆的响声,那响声充满了自信和青春的活力.陈晓铭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敲打键盘的手立刻停了下来,他觉得那脚步声就像美国鼓手击打铁桶发出的那种奔放的节奏感特强的鼓乐.那优美的带有动感的乐曲突然停住,随后传来轻轻的几声击打,仿佛鼓棒落在铁桶的边沿.……
  • 地铁时代
  •   1   这个城市的地铁刚刚试运营,运营之前,报纸、电台、电视台,能用上的宣传工具都用上了.人们在广告的鼓动下,加上人类天生的一份好奇心,有事没事都爱往地铁里钻.这样说并非夸大其词,许多人根本就没事,不购物不办事也不上班,就是为了体验一下地铁的感觉,一时间乘地铁成了这座城市的一种时尚,地面的公交车严重受到冷落,常常可以看到一辆公交车上只有十个八个人,有时候更少.   ……
  • 寒夜
  •   “我要回去了!“豆豆没有表情地说.   声音一出口马上被喧哗的音乐盖了过去.“酷酷“迪厅的音响震耳欲聋,豆豆的话像是扔进大海里的一粒小石子,连点波澜都没有惊起,就沉了下去.   ……
  • 解馋(外二篇)
  •   淅淅沥沥的秋雨下了几天,把牛尻子村洗刷了一遍.路光溜溜的,草木越发青翠.   天刚放晴,社员们就聚在生产队的两孔大窑洞里,叽叽喳喳如同一窝子麻雀.   ……
  • 落叶(外一篇)
  •   深秋的时候,乌桕树就是一幅画.这时候乌桕叶红了,乌桕子白了.一棵树有红的叶白的子,还不是一幅画吗.   一个叫小禾的男孩总觉得乌桕树是一幅画.   ……
  • 单身的故事
  •   单身有许多故事,随便想起什么都是一个不错的过程.记得有一个所谓的诗人说过,年轻真好.放在现在的年代就像是说,有钱真好一样.漂亮真好,个高真好,没事真好,反正真好的东西太多了.所以说单身真好也不为过,那是记载你花样年华最美好的阶段!……
  • 古堡夕阳
  •   遗存至今的中世纪军事古城堡,国外的我所知不多,印象殊深的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郊的王城,那是当年荷兰的统治者所修筑.护城河依然流淌,古城墙仍旧逶迤,但城内西方风格的宫室均已颓圯,门窗半在,砖瓦遍地,游人徜徉其间,总不免悠然怀古,似乎只要一声轻咳,就会激起满城深远的中世纪的回声.……
  • 父亲
  •   今年春节给父亲生前关系最密切的朋友左叔去拜年,拉起家常,左叔对我说:“你爸爸活着的时候总说你好,说你行.“左叔的话令我心头一热,岁月不堪回首,父亲竟离开我们五年了.埋藏在心底深处对父亲的无限的悔与无限的思念也便涌上心头.……
  • 生命
  • 你好,“熊小姐“
  •   前年八月,我去了一趟牡丹江,游完了镜泊湖又爬了地下森林.镜泊湖我印象不太深,大江大河走的多了,见了镜泊湖也就见怪不怪了.地下森林倒爬得满卖力气,整整一个下午,爬了四个火山口,四十里路全凭两条腿一步一步量.确实大开眼界,也确实累得腰酸腿痛.但既然来了,就得看个够啊,可甭瞎了朋友的一番心思.……
  • 我的硬汉姥爷
  •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妈妈就经常给我讲姥爷的故事.姥爷是我心中的英雄.在我的印象中,姥爷天天忙忙碌碌,永远没有闲着的时候.高大清瘦的身躯,好像从来就没有长过肥肉.即使到六十多岁,那如岩石般的肌肉也在浑身嶙峋地突起着,松柏一样遍体伤疤的老皮里,包着宁折不弯的筋骨.……
  • 柳笛
  •   每当春天来临,沟边、池畔的柳树绽出绿芽儿,柳条通里的柳条儿,长出“柳眉儿“的时候,家乡小屯儿的房前、屋后、田野路上,便响起了孩子们的柳笛声.……
  • 乌苏里江恋歌
  •   “大顶子山哟高又高……乌苏里江水长又长……“每每听到这优美的旋律,这深情的歌声,便有一条江,一条清澈见底的江,一条碧波荡漾的江,一条白雾迷离的江,一条渔歌袅袅的江,一条摇动心帆的江……瞬间涌进我无限眷恋的视野.……
  • 芦芙荭小小说小辑
  •   喝酒   突然之间,原本很穷的小四子就发了财.   小四子想,我得找个人乐一乐,狠狠地喝一顿,庆贺一下.   要是在村子里,这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七大姑八大姨的,还有些相干不相干的,都会赶来讨酒喝.村子里人与人的距离近,母狗下个崽,花草树木都会跟着高兴跟着笑.可是,小四子现在不在村子里,他一个人在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里.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好像是荒漠里的一棵树,孤零零的.……
  • 心中老井(外一篇)
  •   突然地想起井,是在这城市意外停水时.   似乎有人说过,人们对某种事物产生怀想和思念,往往是因着那事物已经失去,或者远离.我怀念起井,便是这样.我所在的这城市,虽属小城,但水电供应,一向还令人满意.这回,却像很少患病的人一旦染疾便久治不愈一样:整整三天,打开水龙头,只是听得“咝咝咝“的冒气声而不见水流出,令人心紧.紧也没用,只好提了桶,到很远亲戚的平房井中取水.   ……
  • 沉寂的荒原(外一篇)
  •   风卷沙尘,到处是莽荡的黄土,古老河道折射微弱的日光,恍然复苏了大漠孤烟的苍凉诗意.原野的画布点缀稀疏青绿,那是产量低下的小块田地或是日益萎缩的绿洲.时间仿佛凝固,除了被大片的蛮荒锁住呼吸,反衬出人的无助与渺小.思绪所贯穿的只有古朴、浑厚、苍茫中亘古的色调.……
  • 雪是我们的天使
  •   秋季的时候我悄悄地许下一个愿望--接满满的一掌雪花,让我的人生拥有个快乐冬季.   没想到很快就实现了,猴年刚进十月,第一场雪在一个不经意的上午应约而至.雪花不大,密密的,紧紧的,绵绵的,软软的,一会儿就给大地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   ……
  • 你有仔细看过父母的脸吗(外一篇)
  •   清晨,一觉醒来,睁开模糊的眼睛,朦胧中一张慈祥的笑脸正在看着我,翘了翘嘴角,伸了个懒腰,我自然地把两只胳臂环过那笑脸的脖子,顺势在那慈祥的脸上亲了一下.那笑脸也翘了翘嘴角喃喃地说:“多大了!还像个孩子!“然后就把我的手拿开.……
  • 回归
  •   在生命疲惫的时候,我总是梦见土地和村庄,夜里听见庄稼滋滋拔节的声音,感悟到的是承受和延续,于是眸子又开始闪亮.……
  • 当情感隐入一片高粱
  •   你就好似我生命中的e小调,在我还没有编织你的时候,你就在和天籁之音交响.   曾经,你站在高高的土堆上,指指点点别人情感的迷津;偶尔,你也会潜伏在人群中掀动感性男女情欲的旋涡.每到这时,你又总是迅速而残酷地把你隐隐作痛的履历表格揉搓成结结实实捆绑自己情感的绳索.明眸失血失水,于涸成两端绳结的僵硬和冰冷.   ……
  • 春秋乱世佳人
  •   忍痛割爱   湖水印着余晖折射出异样的光,血色的水面溅不起一丝涟漪.岸边的芦苇没有生气地垂着.小舟停泊在湖中央,帷幕半遮半掩的.   ……
  • 一盏流萤的灯
  •   夏日黄昏夕阳熄灭之后,蛙声合鸣.山涧草丛,灌木林间,一盏盏悬挂在空中的小灯渐次亮了,像是与繁星争辉,又像是对对情侣提灯夜游…………
  • 翅膀的悲剧
  •   多少人在心底都有一双翅膀,从来都为这对翅膀的丰满而暗下苦心,默默求索,等待.从庄子到李白,这对翅膀就越来越形象了,“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 在金牌出土的地方
  •   金山屯坐落在小兴安岭南麓,那是一片神奇而富饶的沃土,那是一座美丽而宜人的家园,那是一泓深邃而辽阔的碧海,那是一幅绚丽而多姿的长卷.那里,曾经出土了一块金牌,现在,那块金牌被放大,做成举世无双的雕塑,高高地矗立在金山屯文化休闲广场,而那些为开发建设金山屯的人们以心血和智慧凝成的另一块金牌则永远矗立在人们心里.……
  • 勇立潮头竞风流--记黑龙江省兰西县平山镇吉兴村党支部书记罗春宇
  •   年仅三十二岁的罗春宇是个典型的干事业、创新立业的北方汉子.黑红的脸庞,率真的气质,纯朴自然,映出了他的心境.2001年通过“两推一选“任吉兴村党支部书记伊始.面对“空壳“的村集体经济,高息抬款的负债大户,村民大额度欠款的链条逐年拉长的局面,他审时度势,统揽全局,躬行“三个代表“,以共产党员的崇高智慧和胆略,率领党员的群众艰苦创业,打胜了脱贫致富的攻坚战,在吉兴村唱响了经济腾飞的凯歌.……
  • 发展交流友谊进步--《北方文学》读者俱乐部的成立侧记
  •   五月的哈尔滨乍暖还寒,鲜花初绽、阳光和煦,这个五月,对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来说,有着不寻常的意义.……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