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啪啪斯酒吧里的忧伤
  • 光洗白了城市(小说二题)
  •   合墓   下午,接到了一个十几年没见面的朋友的请柬,说他要结婚.我几乎没有犹豫,就打电话给一家我熟悉的出租车公司,订了一台车.朋友的家在一个叫大荒地的乡下,是一个榆树成林的地方,十几年前,我去他家里小住的时候,那些茂密的榆树枝上栖满了乌鸦,每当黄昏,乌鸦会环村飞行,直至月上中天.   ……
  • 承受
  •   真不是你偷的?真不是.你能肯定不是你偷的?我肯定.你以什么作担保?以我的人格.   保卫科长冷笑了一声,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两口,再一次开始训话:   你最后一个离开宿舍,又最先回来,对此,你该怎样解释?我想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参加博士生考试.有志向!保卫科长咧了咧嘴,一股黄色的烟雾,从他稀疏的牙缝里冒出来,像群起而出的蜜蜂.他双目放光,额头晶亮得逼人,红润宽大的脸膛,显示出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盛气凌人的人,但沙哑的声音到底暴露出了他的疲惫,因为这样单调的审问,已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而且这是第八天了.但他是个恪尽职守的人,不把这桩案子弄个水落石出,他不会罢手.   ……
  • 黄昏里回荡的钟声--致童年的伙伴瓦列里
  •   朦朦的晨曦中又回荡起悲哀的犬吠声.自从瓦列里举家移民澳洲后,米道沙已不止一次地挣开锁链长途跋涉回到这所老宅.它望着我,眼睛里充满悲伤的期待和寻问,我无奈地抚摸着它--但愿这能给它一点安慰.……
  • 老僧之死
  •   一   小镇的东南角,濒临松花江的岸上,曾经有一座庙宇,人们称作文庙.但是,那坐北朝南飞檐斗拱的正殿内供奉的却是彩塑关圣帝君,而真正的文人,至圣先师孔老先生反倒供奉在东配殿里,没有塑像,也没有画像,只是一个不大的木板牌位而已.   ……
  • 书记单独召见我
  •   一   我的双脚刚刚跨出镇委书记的房门,身后就传来一声春雷般的炸响.那是我的右手用力的结果.   说实话,我很讨厌书记在我面前摆出那种不可一世的领导派头,更不喜欢听他那命令式的口气.但作为一个镇委办公室的主任,面对镇委书记的颐指气使又无可奈何.在逆来顺受之时,只能偶尔找点机会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刚才出门时,我就用我那只有力的右手,拉住书记那扇鲜艳得像糊了一层猪血的房门,狠狠地一摔,这才有了那声春雷般的炸响.   ……
  • 欢欢喜喜过大年
  •   日子进入腊月,大田里就无事可干了.不过想干也干不了,大地冻得像石头蛋,一镐子下去,虎口震得冒血,镐尖下只露出一点白.大队书记安大富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掐指一算,满打满算,离春节也只有二十四五天.他想,他下面的工作就是组建文艺演出队.忙活一年,过年时也应该让大伙乐呵乐呵,欢欢喜喜过新年.……
  • 小小说三题
  •   吴二   吴二是澡堂搓背的.   澡堂叫小一勺,在清江浦的花街上,是老字号,生意极好.但吴二的客户却不多,不是吴二手艺不精,吴二其实挺喜欢伺候人的.吴二早年做过宫里的太监,下身被他师傅小德张割得光溜溜的.别的搓背工给人搓背时,裆里那玩意儿便软耷耷地搭到人家腿上,吴二什么都没有,反倒让人觉得别扭.   ……
  • 苍天般的额济纳
  •   一   大风之后,大地安静.这少有的时刻,不可多得的幸福.我迷恋这样的时光:风静就是心静,风停就是生命的一个再生过程.很多的大风之后,我走出帐篷,在某一棵胡杨树下,躺下来,想些心事,看着蓝得经常让我忘记自己是谁的天空.   ……
  • 五国城漂流(外三篇)
  •   依兰这地方太有名了,有名到连乾隆大帝都有“声闻塞北三千里,名贯江南十六州“的推崇.   依兰这地方太重要了,重要到一代天子在这里陨灭,一代王朝在这里龙兴.公元1126年,北宋徽钦二帝被女真人掳掠押解至胡里改路(即今依兰县城),在这里“坐井观天“,同时闭门思过.面对去国离乡的惨境,徽宗曾仰天唏嘘,发出了“回首家山三千里,望断天南无雁飞“的长慨.北宋在这里覆灭,清王朝于此地兴起.史载,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贴木尔就出生于此.   ……
  • 守望荒原
  •   那对鹰本是这片荒原的统治者.四年前,连队浩浩荡荡开进这片荒原时,它们那矫健傲慢的身影几乎天天在营地上空盘旋鸣叫,对我们的“非法入侵“表示抗议.……
  • 八月的牧场
  •   眼前的这片绿草地,就是朋友们跟我说的那个大黑山牧场吗?我站在大黑山脚下,向着牧场的远方极目望去,不觉惊叹,这里真是一处很大很大的水草丰盛的天然牧场.两边的屏障是连绵起伏的群山,中间宽敞而又平坦的地带就是一波赶着一波草浪的牧场了.它的两端顺着山脉的走势,不知神秘地伸向何处,走向何方.在我的感觉中,它虽然远远比不上鄂尔多斯草原的古老和神奇,远远比不上呼伦贝尔草原的辽阔和碧草连天的恢弘气势,但是在这条狭长的深谷里,它却也很有自己宛如彩虹一般独特的自然风韵.……
  • 月夜的松泉
  •   傍晚,天闷热,空气湿漉漉的,让人心境悒郁,情绪烦躁.这时,我想起南山的松泉,它的清凉、秀色和情韵,会让我的心平静和抒展开.我迈着悠闲的步子,穿过拥挤、浮嚣、嘈杂的闹市,登上湮灭在朦胧夜色中的葱茏南山.……
  • 母亲往事
  •   我记事较早,平时与同龄人唠起小时候的事情,他们自愧不如.   记得三岁那年初秋的一个傍晚,随着天渐渐地黑下去,下起了濛濛细雨.一家五口刚吃完晚饭,父亲与母亲低声嘀咕几句匆匆去了单位,两个哥哥各自去邻居家找伙伴玩去了,只剩下我和母亲.我因在家中年纪最小,只能无奈地接受母亲管制式的呵护.   ……
  • 感受海南
  •   来到海南,最先迎接我们的是海风.海风迎面轻轻地吹来,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12月中旬,北方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了,海南岛却暖意融融、绿遍天涯.坐在沙滩上,看着海浪轻轻地拍着海岸,心随海浪起伏,意随海风遐想,不禁之中已飘飘欲仙了.   ……
  • 足迹深深--忆“编友“福田
  •   一个长途电话打来,我呆呆地愣在椅子上……   天沉沉地阴着,洒下淅淅沥沥的秋雨.冷风吹过,树叶飒飒地飘落.   我站在院中,任雨打,任风吹,默默地望着落叶……   我不相信那是真的.但那确实是真的.酆福田,我们一起编刊多年的“编友“,你就这样匆匆地走了,像一片树叶被秋风扫落,飘向了茫茫无边的远方……   ……
  • 胥得意小小说小辑
  •   路上的真诚   那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太阳藏在云朵里面没有出来.郑玉敏的心情不是很好,也不全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在前一天,他接连遇到了两件让他十分郁闷的事.   ……
  • 思索人生
  •   (一)   会计核算是建立在很多假设的基础上的,其中之一就是企业将持续经营下去,否则很多计量方法都无法实现.人生呢?也需要有假设,假设人会永远活着,起码死亡是在一个遥远的好像永远不会来临的地方等着,这个地方对于每个人来说可能都是朦胧而神秘的,所以人们就不怕它,就好像会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样,为了一点小事而争来争去.为了女人、为了权位、为了金钱而你死我活,谁在当时也不会想:算了,人生苦短,干嘛想不开呢.企业的老总会准确地计量成本、收入、利润.那么人生呢?如果一生到头计划一个收成,多大的利润算是平均数,多大的利润率算是高于一般水平?而为了这个利润率又可消耗多大的成本呢?   ……
  • 无法容忍的爱情
  •   爱情恐怕是从上帝创造出人类时起就存在了.当然,可能是没有经历过,上帝那时肯定还没有觉悟出这种情感,所以他只创造出了男人.可男人自己却耐不住寂寞了,那个亚当一咬牙,从身上拽出一根肋骨,自己造出了想要的东西,就是那个叫夏娃的女人.所以女人从来都是要男人爱护的,因为她们是男人的肋骨.人类自己后天觉悟出一种情感,先知先觉的上帝自然不是很高兴,便警告那个夏娃千万不能越界过分.可是那条蛇却心怀叵测,让亚当和夏娃偷吃了树上的禁果,于是上帝发怒了,人类便失去了伊甸园.……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