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税“启蒙
  •   人生中的许多经历,往往是在漫不经意、不期而然间发生的.曾几何时,税、税负、税制、税种、税率、税法、纳税人等等这些教科书里抽象的词语,竟日渐频繁地活跃在我们面前,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近.……
  • 检点赠书
  •   写完<检点赠书>,又有几位赠书朋友先后作古,不由感叹“盛衰之无常,离合之难保“.他们的赠书,仍然整齐排列在书架上,似在继续思考人生.睹其书,思其人,书后旧事,萦绕于怀.……
  • 飞鸿踏雪泥--序《丢失的记忆》
  •   无痕的岁月一页一页的默默翻过.也许是屈原老先生用<离骚>点燃了自己的灵魂,愿希望之树常绿的我总是静静地沉醉于虚无的梦幻中,常常把自身周围打扮成诗意浓浓的“桃源“.……
  • 酒话三题
  •   题记:离开了工作岗位,脱掉官服,摘去乌纱,有闲心看点闲书了,得到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闲适自在感,曾自撰一联曰:……
  • 诗心目彩健笔凌云--《止观斋诗稿》序
  •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北方文学>工作的时候,就读过徐双山同志不少的小说和散文.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小说和散文作家.直到不久前,在读了他的<止观斋诗稿>后,我才惊喜地发现,他同时又是一位颇具才华的诗人,一位具有多彩诗心和凌云健笔的诗人.……
  • 冬季里的采访与沉思
  •   [不是采访,而是探亲--探望乡亲]   在南方,我是外乡人--一个定居上海的哈尔滨人.听说另一个老乡,而且是黑龙江穷乡僻壤的萝北县人姜爱华,在南方干得那么出色让我欢喜.……
  • 走笔保加利亚(三题)
  •   文宗耀国--访伊凡·伐佐夫索非亚故居   保加利亚人以拥有伟大的作家伊凡·伐佐夫而骄傲,以他们国家出现这位杰出的一代文学宗师为荣耀.而今伊凡·伐佐夫的名字为众人所熟知.生活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无处不见这位作家的身影:200列弗纸币上曾印着他的头像,文化宫五厅礼堂正面有一巨幅油画,画面是几十位在保加利亚历史上做出卓越贡献的名人巨匠,其中伊凡·伐佐夫形象排列其中.街心花园边矗立着他高大的全身雕像,他端坐着,右手握书,目视前方,栩栩如生.……
  • 白鸥
  •   我第一次到朝鲜的南浦市是1954年12月4日,虽然是冬天,天气却不冷,那已经是朝鲜战争停战后的一年三个月零八天.夜里下了火车,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海上吹来的风并无冬天的气息,顶多像似暮秋的好天气吧.这是从首都平壤开出的火车的最后一站,车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寥寥几位下车的旅客转眼之间便已消逝在月光如水的空旷之中.……
  • 鲁西战地重游记--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而作
  •   景阳岗打“虎“   在报纸上看到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吴忠同志逝世的噩耗,我悲痛不已.由于在战争年代我同他相识,他逝世的前一年清明节,来梁山烈士陵园扫墓,我陪他战地重游,十几天相处的情景,一下子又呈现在我的眼前.……
  • 回归
  • 九月,乌苏里在静静地流
  •   1   乌苏里,静静地静静地   流淌着辽远辽远的北方九月的秋光……   这是捕捞的黄金时节.……
  • 散文诗近作一组
  •   这条路……   这条路,是我用心灵呐喊的,上边有--   妈妈牵着我的手,学走路时的脚印;   有童年的欢乐和悲伤的记忆;   有寻找人生辉煌的梦想;   在爱的波涛中搏击的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泪永…………
  • 逃亡
  •   一   他听见了好像是流水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看到了模模糊糊的星空.三月末的冷风从等待解冻的河对岸刮过来,搜索着荒滩上的每一个角落,落叶的柳茅发出沙沙的响声,让他误以为是流水.冷风没有忘记掀起他衣服的碎片,抚摸着他身上无处不在的伤痕,他瑟瑟发抖,身上没有一处不疼.……
  • 说的不如唱的
  •   台下黑压压的人,会场里气氛很热烈,灯光、鲜花、掌声簇拥着汪菲,荣誉的舞台磁场一样强烈吸引着她.从心里讲,她走不出去,也离不开,她喜欢这样的场合,喜欢这种场合带给她的感受.坐在台上,高高地俯视人群,看着一双双敬仰和感动的眼神,她心里是满足的.就为这点,她不惜一切地努力着.……
  • 野狼
  •   在这片荒原上,与狼群相遇,足马源没有料到的.   当时没有一点预兆,人们脱掉杠杠服,甩掉狗皮帽子,抡圆了膀子干活.先是一只狼从草丛蹿出,将正埋头往路基上培土的薛冬扑倒,随后又一只狼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人们慌忙四处逃散.有人喊道,薛冬被狼咬了!马源心里咯噔一下,他操起铁锨如箭一般赶到出事地点.十多个胆大的工人手持洋镐、铁锨,从狼嘴里抢下薛冬.……
  • 人民币不哭
  •   1   周到一向精明,但这次惨败在妻子手里.   民间明白人云:七八点钟回家,穷鬼;九十点钟回家,酒鬼;十一二点钟回家,赌鬼;一两点钟回家,色鬼.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那女人可是真够笨的了.周到与生意合作者们搓了几个小时麻将,故意恩泽出一些银两,其时已到午夜了.……
  • 送玫瑰的人
  •   在南陵路口有一家为大的超布,超市里的营业员是清一色的小姑娘,小姑娘们没事就从同事中评出了两个最性感的人,一个是清清,另一个是二蓝.……
  • 谷雨谷雨
  •   谷雨刚到,落了几场雨后,整个洪泽湖像吃了酵母,陡然间涨潮了.潮水悄无声息漫上来,漫过堤坝,淹没了大片大片的沼泽和灌木丛,原来干涸的沟汉湖床又回到了水下,成为鱼蟹的栖身之所.地表上无计其数的草籽、根茎和枯枝烂叶,给水族们提供了充沛的营养.夜里,到处是“噼啪“、“哗啦“的声响,那是鱼在湖汉浅水处乐此不疲地咬籽交配.……
  • 父亲
  • 关不住的魔盒
  •   以中国古代哲人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的生机在手阴与阳的交感,以本人租俗的理解,生活所以还在运动,在于属于阴阳系列的男女,还要费尽心机去找到失去的、也可能只能在蒙昧状中或则永远也未曾存在的乐园.……
  • 魏永贵小小说小辑
  •   一双皮鞋   长明回家的时候老婆翠兰正在门口太阳地里坐着奶孩子.跟翠兰对面坐着的是隔壁的老三.那时候长明的心情非常不好.……
  • 晶莹的汗珠
  •   父亲去世15年了,父亲永远离开了尘世,却也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父亲的身影、笑容,父亲为我精心制作的木头书箱,父亲在漆黑夜里用香火荧光看书的情景,特别是父亲干活时额上、脸上、颈上、后背脊梁上晶莹的汗珠,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
  • 乡情
  •   聊城市西北十八里地有个叫铁屯的村子,那就是我的家.   离家二里多地有个老吕完全小学,那是我接受启蒙教育的第一个母校.班主任是一位梳两条大辫的年轻女老师,高高的个子,会唱歌、总爱笑,一笑还露出两颗小虎牙,听说她是聊城师范学校的高才生.这些年来,我托人打叫了几次老师的情况,都不得而知.最后一次是同村的小学同学告诉我:咱的班主任潘老师已经不在了,心里好酸.……
  • 富贵兄弟
  •   松花江是黑龙江的支流,嫩江是松花江的支流,讷谟尔河是嫩江的支流,二道河是讷谟尔河的支流.在百万分之一的黑龙江省的地图上,制图者想在二道河的位置画一条细线,又觉得再细的线也粗得不成比例,便不画了,把二道河留在了对它爱恨交加的人们的心里了.……
  • 屯溪(外一章)
  •   街景在渐渐浓郁的暮气里,有些迷离.“五·一“长假已过,行人寥落.山在远处,我用心看着它,清晰而秀丽.它是我认识屯溪的理由,我在春天的傍晚走进这座山的城市,只为承诺与山的约会.……
  • 自然三章
  •   土城   太阳一些华丽的羽毛在这里燃烧着一种质朴、厚重的气息.最初的城里,那些最初的人群走向了何方?沿着残余的土墙而生长的高高的杨树中间,是当时的道路么?爱情与仇恨,手拉手的孩子从一队手持刀叉的士兵面前嬉笑着走过去.不久,他们也手持刀叉站在了这里.……
  • 初雪(外二章)
  •   清晨,走出家门.映入我眼帘的是天地间茫茫一片的洁白,远眺,若有所思.偶尔,恍如海市蜃楼般显现,那是一个晶莹剔透的雪白的世界,使人的心底清澈无比,空气中弥漫着雪的清香,呼吸流畅,犹如到了仙境.那洁白的化身已荡涤得尘埃不复在,这就是第一场雪.……
  • 花粉(外一章)
  •   在华夫的梦中,总是会出现一座花园.一年四季中,他最喜欢的时光是在夏天.   如果花园中有各色各样的裙幅飘荡,他会在惘然的状态中醒来,他的花园,总是空荡荡而又充满夜的神秘.夜与梦,梦与阳光是相互对立的.他学的是法学,而更喜欢哲学,不只一次要顽固地在梦里寻找他所认为的对立统一.……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