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川浊流
  •   一   几场秋雨,犹如北方的汉子,威猛豪放,眨眼的工夫,松花江丰满得让人生发出许多幻想.然如今,这雨却像江南少女,轻盈而飘逸,缠绵且浮荡着淡淡的心事.易湘打一把雨伞,静静地伫立在江堤上.……
  • 震龙谷传奇
  •   地柳帮的压寨夫人伍妙娘把队伍带到震龙谷,她的女儿钟赛赛已在小满庄的破庙里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一团肉似地落在了破庙里的草铺上,哭声振动着古庙四周的草叶簌簌作响;又隔了一分钟之久,她的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是个儿子,一对龙凤胎把十八岁的钟赛赛折腾得面无人色.……
  • 老鲁之死
  •   老鲁的儿子小鲁都三十岁了才好不容易娶上媳妇.照理说老鲁应该给儿子张罗一处房子,但老鲁没这个能力.老鲁下岗十多年了,单位一分工资不发.老鲁风里雨里的在农贸市场蹬三轮,一个月对付着弄个三百四百的维持生活.前年老伴得了肺癌,治了半年也没治好.住院吃药一顿折腾,还欠了一屁股债.小鲁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有活就来叫,没活就呆着,一年下来也就挣个四千来块钱.要想买房子,不吃不喝也得攒个十年八年的.老鲁家住在七楼,房子很小,统共二十八平方米.朝南的一间居室大一点,十四平方米,朝北的一间居室只有七平方米,剩下的就是厨房厕所和一块小走廊.老伴活着的时候,老鲁和老伴住朝南的大间,儿子住朝北的小间.如今儿子要结婚,老伴也死了,老鲁就把朝南的大间腾出来给儿子住,自己搬到朝北的小间去了.……
  • 闲人朱三
  •   朱三大名叫朱正坤,潭州人,因为排行第三,大家就都叫他朱三.   按不同的标准划分,人是可以分成很多类的.文化人,企业家,工厂工人,机关职员,富人,穷人,或者什么都不是也可以归到小市民一类去.但给朱三归类是很困难的.朱三绝对算不上文化人,一者他只有初中文化,二者他主要从事的也不是文化工作(玩古董算不算文化人呢).然而,他的毛笔字写得很好,市群艺馆请他去教过少儿班的书法课;经不住在潭州日报当副刊编辑的朋友怂恿,他信手写了两篇文章,结果不但在报上发表,还在全省的报纸副刊作品评比中获奖.开着一间自行车行,却十天半月难得去一次,生意都交给了他人.……
  • 出山
  •   这里说的杠局,是很早以前专做殡葬生意的行业.哪家有老人去世,出殡时,请杠局的人来,用木杠抬棺,为老人送行.因此,人们习惯称行业为杠局.它虽在三百六十行中倒数几位,但却很赚钱.……
  • 杨家两姐妹
  •   在小城西街的拐角处,一家馄饨馆悄悄开张了.没宴宾朋,未燃鞭炮,门脸简朴无华.室内摆放四张白色方桌,设施简洁,整齐舒爽.尽管店主人没过分张扬,从早到晚,花上三、五元吃碗热乎乎、香喷喷馄饨的顾客算来已有二、三十位.傍晚时分,来了两伙不仅吃馄饨,还点了七八个菜的酒客.他们谈笑风生,相互敬酒,一对青年男女酒兴之余还唱了一首颇具民歌风味的小曲,使酒店平添了许多热闹祥和的气氛.直到晚上十点多,两伙顾客渐次离去.初略一算,一天盈利二百多.……
  • 午后的阳光
  •   白洁醒了,其实当午后的阳光刚刚探头探脑的窥视屋内,白洁就醒了.她不想动,她喜欢睡眼朦胧享受阳光像初次约会的大男孩一步一步靠近的感觉.……
  • 天堂
  •   大师转动着一双深邃的眸子,用一贯挑剔的眼光审视着子娟送来的一幅画,半天才轻叹一声:果真才华不凡啊! ……
  • 常饮昆仑风
  •   盐湖   在我很小的时候,发现男人和女人惟一可以在荒漠戈壁活下去的理由竟然是肉体的狂欢.在昆仑脚下这片广袤荒凉的大地上,姑娘们跳舞,男人们高唱着火热热的情歌,就连树木也随风扭动着腰肢,马群踢跳着四蹄,参与到这场大荒凉之中的生命聚会中去了.……
  • 松花江,我少年的梦
  •   松花江,是我故乡的江,我家祖辈就住在江岸旁.转眼几十年已经过去,但我还依稀回想起少年轶事,清晰地浮现松花江畔当年的景象,弯弯的流水呀,青青的山,绿油油的草地望不到边……“这记忆中的童歌仍在耳边唱响.……
  • 杨琳芳散文三题
  •   烛光里的母亲   我对蜡烛的感动缘于对母亲的感动.长久以来,每当看到那一束微弱而祥和的烛光,就会想起母亲在流年岁月里的坚强、智慧和善良.……
  • Isle of Skye--梦中的天涯海角
  •   6月13日,清晨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有点冷!就要离开美丽的Skye岛了,还真有点恋恋不舍…………
  • 王海椿小小说小辑
  •   张小喇叭   五港乡广播站站长叫张小兵,可没有几个人喊他的大名,都叫他张小喇叭.……
  • 难忘的浩劫
  •   在古代诗人的笔下,寺庙的钟声,总是释放出一种使人神往的清静、祥和的气氛.但在我的童年生活中,它却扮演着惨绝人寰的浩劫的信使,令人难以忘怀.物换星移,虽然时间过去了许多年,但我每当外出旅游,听到山林寺庙里传来的钟声时,还是免不了要联想起昔日惊心动魄的浩劫.……
  • 散步时的遐想
  •   虽然,我也是一个为了寻找比灰色的现实生存更有味的绿色梦境而埋头急急赶路的人,但我却常常在想,人生不应该是一场趱行,而应当是一次悠然的散步.……
  • 萧红,呼兰河畔的潇潇落红
  •   到哈尔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呼兰县看萧红.   正值秋天,旷远的天空白云缭绕,几只鸿雁款款飞翔.清澈的呼兰河水,时有细细微波,偶有落红飘零,已感几分凉意.河对岸是片沼泽地,光线黯淡,杂树丛生,微风摇曳中,几棵饱经风霜的老树铺下绿荫,发出岁月的絮语,给呼兰河畔增添了几丝凄清,几分萧瑟.我以朝圣般的心情悄悄地走进萧红故居--那所寂静的院落.……
  • 谁会从听众席上站起--当代诗歌教育的困境与尴尬
  •   假如我们不想在这个时代蒙混过关,通过分割存在物来计算时间的话,   我们就必须学会倾听诗人的言说,因为这个时代遮蔽存在因而隐藏存在.……
  • 校园未名诗人之未来
  •   所谓校园未名诗人主要是指那些在各高校执着地进行诗歌创作,却一直默默无闻的青年诗人.也许,他们的最初创作阶段从很早就已经开始了;也许,他们很早就已发表了自己的诗作.但当下诗坛的总体境遇以及他们自身的创作实绩都使他们居于一种“无名状态“.所以,取中国第一校园北大未名湖的“未名“二字来命名他们无疑是恰如其分的.“未名“--与大学校园有千丝万缕的天然联系,她预示着这些诗人虽此刻仍在校园里蛰伏,但却带有在未来某一天振动诗的翅膀遨游长空的趋势.……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