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写在前面
  •   丝丝凉意,从窗口挤进来,侵蚀你肌肤时,就感觉秋的确是来了.是的,下本期稿时,正是秋高气爽的九月,在这样的日子里,编传播美的杂志,真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主旨下,传媒活动就应该在构建审美生活,塑造审美人格上进行探索.……
  • 让蕨开出苔来
  •   1   蕨子望了一眼村子里的炊烟,是到了烧晚饭的时候了,有些人家,都搬出了凉床,放上了电视,屏幕上一亮一亮的.蕨子耘完了最后一行秧苗,从水田里爬上田埂,在田边洗了洗脚,趿上拖鞋,往村里走去.……
  • 初恋
  •   岳华告诉我那个消息时,我几乎被震懵了.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以为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出了毛病,他也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 飞翔的青蛙
  •   秋天摸着黑来了,带着雨丝和凉风,还有夕照的橙黄.人们无心去留意季节的更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忙着各自的事情.   网吧的门永远是半开半闭,有点像自居易先生笔下的琵琶女.门内从不开灯,只有电脑荧屏散发出淡淡的朦胧的光点,印衬出一张张幽暗稚气的脸.他们嘴里叼着烟或嚼着槟榔,时而高兴地尖叫,时而骂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粗话野话.电脑摆得很挤,有点像一群群连体婴儿.……
  • 小小说二题
  •   空信封   王局长收到山东老家的一封来信.一看信封上的笔迹,王局长就知道是老父亲寄来的.但当他打开信封,不禁吃了一惊,信封竟然是空的,里面连一片纸、一个字也没有.……
  • 义犬复仇
  • 寂寞:大泽乡的土台
  •   或许我这人与雨有缘,回想过去几十年凡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所在,当时大都下着或大或小的雨.这样,我的一些篇散文,就不能不提到雨景,而绝非“情不够,雨来凑“.这不是,先几年我专程去安徽宿县,只整整一日,老天就时断时续、时大时小地下着雨.上午去灵壁看了虞姬墓,下午是临时起兴,去宿县大泽乡瞻仰了陈胜、吴广公元前209年(距今2214年)揭竿起义的故地.……
  • 找一处地方将心安放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默默地喜欢上一个词,它叫心有所依.它温暖得就像一个久远的、不肯从梦里走失的面孔,它让我有力气在记忆的深水中潜入潜出.……
  • 四十眼泉
  •   在喀什噶尔东部农场的群山里,散落着四十眼泉水,每眼泉心都盘踞着一棵古树,苍劲粗犷,犹如骠勇的骑手在飘摇的岁月中留下的一个个剪影,频频向远.……
  • 与鸟有关
  •   (一)   在三官,我曾仔细观察过一只啄木鸟敲击树杆的动作.   那是一只并不健壮的啄木鸟,它灵巧的身子石子般不断从这棵树掷到那棵树.   “嘟--嘟嘟--“这是一种怎样的声音啊!在空阔的树林里,钝器一般敲打着巨大树杆的回声仿佛来自于一个人的胸腔.……
  • 湮灭的文化(外一篇)
  •   其实那个时代、那些人物,距离今天不足800年.   但是家乡人对他们的疏离感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仿佛他们压根就没存在过.然而,他们确曾在这片荒漠上开创了古代哈尔滨的第一个文艺的春天.……
  • 昔日的炭火盆(外一篇)
  •   炭火盆是我的伙伴儿,我的世界.有了它,我家小屋一片温馨,一片暖意.炭火盆燃烧着岁月的时光,也燃烧着我串串的记忆,燃烧着我一个又一个连载的梦.……
  • 放风筝
  •   难得周六无事,赖在床上多睡了一会儿,起床时已是日上三竿了.推开窗户,一习清风拂来,渗进了每一个毛孔,好生惬意.放眼望去,远处的树梢已经泛出了绿色,不觉感叹,又是一年的五月了.……
  • 卖螃蟹的老爷爷
  •   养父所居住的埠口镇依山傍海,人们大多以养殖、打鱼、贩卖海产品为生.养父告诉我,别的地方农民承包土地种粮食,而他们这儿的渔民则承包海汊子,邻里之间用渔网或养殖箱隔开,养殖对虾、海带,各种鱼类和贝类,生活很富裕.小镇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当属鱼市.……
  • 泥土在记忆一个人
  •   二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位开荒种地的小个子山东人.他约有五十余岁,干瘦干瘦的,骨头都从原来的位置上隆了出来,使得脸上的表情坑洼不平.……
  • 往事如烟
  •   一夜春雨,一夜无眠.   往事的潮水已漫过记忆的城池.那月光一样纯洁的背景下,我就这样独自啜饮着一些刻骨铭心的往事.……
  • 知青履历(外一篇)
  •   三亚天涯海角景区出口处,有一爿小小食品排档,仅数节橱柜、几张台面和十余把椅子组成,名字却豪壮雄阔:“集味坊“.……
  • 林场小故事四则
  •   苗苗   冬天,滴水成冰的大兴安岭,天黑得特别早,三点多钟太阳就落下山了.外面,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朔风卷着“大烟泡“呼啸着.这时,幼儿园的大班教室内,只剩下苗苗和我两个人.……
  • 在宿命与死亡之上歌唱--读胡果的诗
  •   读胡果的诗,是一种享受.美丽的鹭鸶,高处的蝉,明艳的花儿,成熟的秋天,孤独的村庄,梦中的河床,元宵的灯盏,天空点亮的星星……这些亲切而模糊的影像,这些我们曾经熟悉后来又陌生的事物,渐次进入我们的眼帘,进入我们的记忆,使我们的心灵复苏,使我们感到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 修祥明小小说小辑
  •   念   年.   十五.   二月二.   腊八.   辞灶.   所有的阴历节,村头便燃起一堆香火.   香火前,摆着一双木筷,一个瓷碗,一张牌位.……
  • 解读面孔后面的面孔--与鬼狼(张宁)非正式对话
  •   诗观:诗歌即生命,有生命的每一天应有诗歌陪伴,诗歌要融入作者的情感和思考.   这是鬼狼自己的介绍,也是我在接触鬼狼之前惟一的印象.能够结识鬼狼就不能不提及另外一个天津的诗人清舞流云.我们同在诗歌报论坛担任栏目的斑竹,也是因为同在天津的关系,彼此很谈得来.记得2004年的秋季,我们相约见面.地点选择在我当时工作的学校旁边.电话一个又一个,为了方便,我骑着单车到天津火车站的广场桥边等待他们.时间过去了很久,鬼狼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略显消瘦的男孩,背着一个经常被人注目的粮袋,这让我想起祖父留下的一付腿绑,都是很遥远的历史见证.清舞最后也没有出现,一直延续到2005年的4月.……
  • 蠡园读西子
  •   走进无锡城外的蠡园,天色向晚,寥寥的游人未能打破这里秋阳中的寂静.此时,正可以凝神静思或放飞想象.……
  • 运河情思
  •   糖果与秋千   无数个夜晚,我从梦里醒来,听到远远传来汽笛声,隐隐的却又真切,悠长,还有柴油马达的轰鸣,低沉微弱,我知道那是运河里夜航的船队,我似乎又看见了运河里穿梭的船舶,满载着黄沙,煤炭,也载着水上人家对幸福的追求,生活的辛劳,我似乎又看见了在驾驶舱里操舵的男人,在船尾晾衣服,做饭的女人,系着绳子的孩子,还有狗.……
  • 在萧红故居寻到的落差
  •   应该是5年前了,在省文学院学习期间,知道有去中国三十年代著名女作家萧红的出生地,现辟为萧红纪念馆,萧红故居参观的机会,很是激动.在这之前,知道有去过萧红故居的文友,心里就有一份和年龄不符的羡慕.于是提前找来萧红的著作和可以买到的有关她的资料,一往情深地、虔诚地读.……
  • 香远益清话“季荷“
  •   我们是在大雨滂沱中抵达季羡林资料馆的,如果不是当地作协的同志陪同,资料馆就会以铁将军把门的方式将我们拒之门外,当然,这一定不是季老本人的意愿,腹臆季老的本意,肯定是“敞开铁栅栏,笑迎十六方“.从这点上来说,有些资料馆、纪念馆、故居之类的场所,远没有主人那般热情待客之道,沦落为牟利或装饰门面的道具.……
  • 混乱
  •   关于夏季的往事   沉向遥远,神情模糊   据说想象力已经告罄,然而   急待观看真相的眼眸醒着   绕开阻挡的树叶向上飞升   在猜想中使他人和自己活着   知名侦探作家武聊深以上面自创的诗句自喜自足.   武聊早已盛名在外,惯于用虚构之刀剖解世界.他的独创,得益于文字精详丰富,构思精细奇崛,更重要的是,他专于推演,甚至可以让死者开口说话,窥透事实真相.……
  • “不“的自白(外一篇)
  •   夜的阴影终于又笼罩在我的身上,我早已习惯于独自在黑暗中遐想,也许我将永远孤独.我轻易的出现,总给人带来累累暗伤.   我曾厌恶自己的存在,每当别人呼唤我,我便心如负债.真的,因为我,有多少人要受无端的伤害?我曾渴盼自己能够在黑暗中独往独来,不再受心灵的责备.然而当愿望真的实现,我的心情却又如此澎湃.……
  • 牌坊
  •   鲍二这天一大早就起来了,从这天开始,鲍二正式被三爷收入了门下.   鲍二的步子是轻快的,氤氲的雾气在沉寂的院落里弥漫.鲍二很快就穿过了庄子,它的轻快充分显示了一个少年的喜悦和对未来的向往.……
  • 我爱你像天使一样
  •   (一)   酒吧的台子上排着我喝过的十一听科罗那啤酒瓶.   我将第十二听啤酒打开,仰着脖子往胃里倒,倒进一半时候,我听见一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人生有千万种死法,如果你没有办法醉死的话,最好能换种死法.“这声音有点熟悉.我抬起头,就看见艾珂.她穿着红色衬衫,旧蓝牛仔裤,长发挑染着咖啡红色,散落在肩头,对着我微笑.……
  • 约你听雨
  •   风轻,云淡,月明.   你叫风,你踏着月光,携着星辉,在一个静谧的深夜悄无声息地吹进我寂寥无波的心海.相识好久,才知你是作家,在当地已很知名.流淌在你笔下的文字,我读了又读,诵了又诵,试图把你读懂.然而,字里行间寻不见你的行踪,你写得很老到,把自己藏得很深,推得很远,想要读你,你却晦涩难懂.记得初识时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叫风?……
  • 带缺口的馒头
  •   血色黄昏,硝烟滚滚.日军五十六团长驱直入,已彻底切断滇缅国际通道,进占怒江西岸,在惠通桥沿岸同我国军队接火,中日双方几十万部队摆开了决战的架势.怒江不保,昆明危在旦夕,整个大后方已感触到战争的迫近.……
  • 今天,我是“狂人“
  •   “真的,太好了!“当听到学校组织去看电影时苏国爱第一个喊道.“这是我们入高中以来的第一次,因为校领导为了应付省里关于减负问题的检查.“班长向同学们说着,“电影大概是关于抗日的,时间定在周日上午.““咳!“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种叹息.原因有两条:一是电影题材太没劲了,要是<天下无贼>该多好!二是电影的时间占用了每周一天休息时间的半天,而不是上课时间.在所有的同学中发出叹息声音最大的是刑国兴,而苏国爱则是兴奋地喊了一声“啊!“……
  • 陌生人
  •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镇.   你问小到什么程度?   小到每天在小镇惟一的一条狭窄简陋的街道上,碰头照面儿的全都是些个熟面孔.   小镇人的生活很单调.……
  • 扎兰山水暖心间
  •   雅鲁波清映碧天,白帆点点下江南.成吉思汗屯兵处,犹闻当年战马鼾.奶酒尽,夜阑珊,相逢一醉竟忘年.今宵酒醒归何处?轻骑弯弓踏月看!   是的,那是一处难以忘记的风景,那里的山、水、林风姿秀美,那里的友人质朴真诚.那么,让我来引路吧.……
  • 借来的空间
  •   推开雨夜的窗,让寂寥的心呼吸一点风声和雨气.梦缠绵在别人枕边,星子沉迷在乌云的背后小憩,月儿更是躲到我的目光之外,寻欢.今夜,只有绵密的雨滴与我为伴,滴嗒的乐音在屋顶合奏.喧嚣的雨声构筑成一片空灵的世界,终于明白,那些沉醉在灯红酒绿世界里的人们或许也会在喧闹中寻到一分内心的宁静和缓冲.……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