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雾岭情仇
  •   1945年夏天,在伪满州国东北边陲小镇雾岭的街道上,行走着一个从关里山东跋涉而来的年轻人.几天来他逢人便打听祖父的下落.每当他说出娄义良的名字时,就有人盯他一眼,转身走开.他感到蹊跷不解:这地方人怎么这么冷漠.……
  • 举刀拉弓
  •   老赵今年三十六,这个年龄的男人那是一朵花,不,差不多是一朵小花.世面上的顺口溜是男人四十一朵花,老赵才三十六.……
  • 文坛小人物二题
  •   名编老王   老王今天走了,从发病到去世,不过半年时间.同去送行的同事朋友,稀稀拉拉,不足20人,大家坐在一辆中巴车上,说笑的说笑,沉默的沉默,丝毫不像是给逝者送行.当然,今天大伙凑在一起,是为着一个共同的目的:最后看一眼老王,最后送一送老王.   ……
  • 小说三题
  •   礼物   电话又一次响起,兰欣的心跳又一次加快,她拿起话筒,就听到那个熟悉得让她心醉的声音.   “你还是不来吧.“兰欣重复着说过的话.   “兰,你的生日我是最该来祝贺的人.“老板语气有些急促了,“兰,我以你上司的身份出现,这总该是可以的吧?“   ……
  • 两个人(外一篇)
  •   陶陶比彬彬早一个小时出生.彬彬就喊陶陶哥哥.陶陶喊彬彬弟弟.彬彬感到很委屈.论个头,彬彬比陶陶高,胳膊也比陶陶粗.有一次,陶陶为了找回哥哥的威望,要彬彬和他从一个高坎上往下跳.彬彬要陶陶先跳,陶陶要一起跳.彬彬一跃而下,摔了个狗吃屎,鼻血流了一脸.陶陶吓得脚打闪闪,蹲在地下哎呀哎呀喊肚子痛.彬彬爬起来擦了脸上的泥,说:“陶陶哥,你输了!“陶陶哼了一声抹着眼泪跑回家去告状.陶陶奶奶对彬彬奶奶说,叫彬彬让着陶陶一点.彬彬说,“不让不让就不让!“彬彬奶奶重重打了彬彬屁股一巴掌,彬彬没有哭.彬彬奶奶掏出几块糖给陶陶,说:“陶陶乖,陶陶吃糖.“彬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陶陶拿一块糖给彬彬,彬彬一巴掌打在地上哭得更凶了.……
  • 红雪
  •   刚进腊月郭斌就吊死了,扔下一堆孩子和一个老婆.孩子不多不少正好五个,点脚、黑子、三虎、四矬、五崽.点脚有一条腿不好使,走路一点一点的,所以叫点脚.黑子就是长得黑.这两个都是女孩儿,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剩下的三个都是男孩儿,一个十岁,一个九岁,一个八岁.郭斌老婆年龄不大不小正好三十五岁,长得黑黑瘦瘦,像根烧火棍.一对黯淡无光的眼睛,总是被愁苦浸泡着.……
  • 蚂蚱
  •   曾经,他的志向是做一名防暴警察,想不到领导的一次谈话改变了他的命运.儿时,他对小说电影里的刽子手们深恶痛绝恨之入骨,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现在命运却安排他来充当这一自己曾经痛恨的角色.他心里有点乱,然而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作为射手心里想得最多的应该是,怎样把这一枪打好.这是人民赋予军人的权利,神圣而光荣.这些人都是血债累累罪大恶极的罪犯,有什么理由对他们悲悯?……
  • 离离原上草
  •   我是不喜欢稗草的,长得稻模稻样,善于伪装,是个出色的模仿者,站在稻田埂上,没有经验的人一眼望过去,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水稻长得多好啊,他们不认识稗草.相对于水稻,稗草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盗,身强体壮,根系发达,如果任由它们生长下去,水稻注定是个弱者.我是认识它们的,甚至在水稻田里闭着眼睛只用手去摸也可以分辨得出,叶片光滑,边缘没有锯齿的肯定是它,薅住它,拔上来,一准没错.<诗经>中夸美人“手如柔荑“,这“荑“,指的就是稗子一类的草,但我抓住它的时候,却并无心跳脸热的感觉.有一段时间,每天早晨天一麻麻亮,我就被大人们叫醒,跟他们下地去.夏天的日头太毒,要赶在正午前把一块地的稗子薅出来.稗子长得好结实,不使劲休想把它从水里请出来,一个上午薅下来,手掌捋得生疼,胳膊被太阳晒得通红,更红的是被稻叶剌得一道一道的血口子,火烧火燎地疼.水稻也真不够意思,帮你驱逐强盗,你却这样对待我,有的时候我会心生不满.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是不怪水稻的,若是边缘没刺,我还能把那些坏家伙找出来吗?找不出来,秋天的时候我就难以吃上白花花的大米了,就冲着那大米,我就不能对水稻有意见.我把这笔账算到稗草头上,要不是因为它,我怎么会受这样的苦呢?……
  • 月明好个秋
  •   难忘那个月色醉人的秋天.在一家人紧张、焦灼的企盼中,女儿终于顺利分娩.想想日子过得也真快,举家离开故乡时,女儿刚上中学,一晃,竟婚嫁生子啦!……
  • 千灯,叩响江南古镇之门
  •   今宵独坐忆江南.江南是什么?诗词的江南,烟雨的江南,油壁香车的江南,但萦绕我心的,始终是江南或轻或重的足音.你或许游遍了江南古镇的小桥流水、小舟渔歌、小巷细雨、小院清风后,读出了江南的悠然与精致,但别以为江南的水乡都是大同小异的,江南的古镇都是千篇一律的.……
  • 三棵树
  •   杰、敏、东三个人是好朋友.这三个好朋友,是写诗的好朋友.他们算不上桃园三结义,他们是诗的桃园里的三棵树:各自默默地生长着,或在阳光下唱着歌,或在风雨中流着泪.有时彼此微笑颔首,或伸出枝叶的手掌在空中相握.他们身上都结了一些诗的桃子:大的,小的,酸的,甜的,圆的,扁的.……
  • 亲情二题
  •   父亲   父亲51岁那年,蒲公英烂漫成希望的时候,与我开始了命运之旅的相逢.我一走出母亲那狭窄的空间,就闻到了他老人家浓重的酒味.酒是父亲的挚友,酒是父亲想念的深潭,是父亲能回故乡的惟一途径.故乡是那么遥远,故乡义似咫尺.他在无数次酒境里往返故乡的田间野地,那里的空气花一样的芬芳,那里的山画一样的美丽.   ……
  • 路上的光
  •   有一年的圣诞节,我去教堂看演出,听到一位从上海来的牧师在台上祷告,还清楚地记得一句:“你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后来,我发现全世界的基督徒都爱念这句祷告词.他们相信上帝能在困境中带领你前进,悲伤时陪伴左右,幸福时与你同在,永远为你照亮前方.时隔多年,当我回头数算走过的路时,才看见原来我的身后竟然也亮着一片温暖的灯光,但它不是上帝而是我读过的书.……
  • 思秉众长独抒己见--胡良伟的书画世界
  •   良伟不善表白自己,我常见他写字、画画、刻印,却很少听他谈艺术.在一次宴饮之时,他总算郑重其事地与我谈起了中国的水墨艺术,可惜我因酒醉,淡化了记忆,那妙趣横生的“醒世通言“在我醒后的大脑中竟成了乱码,不知所云,印象里只留下他那举酒豪饮的样子.不过这次长谈让我真切地感觉到,胡良伟的确是个才华横溢的家伙!……
  • 中秋夜读唐人咏月诗
  •   中秋佳节,合家欢聚.恰逢阳历9月18日.父母嘱:努力学习,不忘国耻,成才报国.早早返校,学业要紧.抵校园,天色已晚,节日加周日,校园一片静谧.一轮皎月当空,窗前万缕青光.结合专业,再阅唐人咏月诗,甚感处处珠玑,琳琅满目,光辉耀眼,美不胜收.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至今仍光芒不减.即景学习,感受颇深.……
  • 徐岩小小说小辑
  •   回家   小满丈夫死得早,没到三十岁就患胃癌死掉了,剩下她带着儿子跟瞎了一只眼的娘过,因为经济条件差,她跟婆婆商量后就只身一人离开村子到一千多里地的城里打工.   ……
  • 蜻蜒慢慢飞
  •   密匝的一团,像挥着美丽翅膀的飞碟一般撞向车窗,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观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女儿开学前最后一个周日,准备好她的一切学习用品后,我们决定去郊外兜风.   ……
  • 有爱就有家
  •   母亲在外婆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舅舅和小姨.   母亲从小瘦弱,听母亲说,她刚刚生下第二天,连奶都还没喝上一口,外婆的母亲就去世了,那一天,刚听到消息的外婆,躺在床上大哭了一天一夜,然后,就没有了奶水,可怜本来就营养不良的母亲,又瘦又小的母亲,在生下两天之后,就再也没能够吃上一口奶,只有喝面糊糊和鸡蛋汤生存了下来.   ……
  • 我的爷爷奶奶
  •   我在整理柜子时,发现了一张旧得发黄的照片.那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女子,身着典雅的天鹅绒旗袍,梳着三四十年代的的发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眉眼,那面庞,我觉得自己和她竟有几分相像.我拿着照片去问父亲他告诉我说这就是我的亲奶奶--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她是那么高贵与贤淑,和我当编辑的爷爷倒是蛮相配的.……
  • 心夜狂野
  •   当黑夜悄然降临时,世界就睁开了第三只眼睛.我的眼睛还睁着,自从失去那芸香馥郁的荷包,这双眼睛就已经没有了瞳孔.视角的错位和重心的丢失,使我看不见人生的莽原和生命的大海.……
  • 走读乌镇
  •   对于大多数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而言,那种小桥流水人家、杏花烟雨江南的美景或许只是诗人笔下的一种形容、画家笔下的一幅画卷,而正是这种形容、这样的画卷,才使得他们亲临实地的想法尤为强烈.江南的柔美和灵秀与北方的粗犷和豪放既呈鲜明的对比,又是必要的补充,所以,和那些在南方长大的人向往北国的冰雪世界一样,江南的水乡风情也深深地吸引着许许多多在北方长大的人,我便是其中的一个.……
  • 母亲
  • 飘忽记忆中的窝头
  •   凡是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饥饿中活过来的人,对那个时期的艰难、饥饿,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那时人们对粮食的珍惜和渴望是不经过那个时代的人所无法理解和想象的,一个窝头、一个地瓜能救一个人的生命,甚至能娶到一个媳妇,在那个时期绝对是真的.……
  • 绿叶书签(散文)
  •   有一枚书签,我一直珍藏着,因为它是我最尊敬的李学林老师赠予我的纪念.   1975年7月15日,一个难忘的日子.那天是我高中毕业留校的日子,我来到办公室与李老师话别,最后一次聆听他诚挚的教诲和叮嘱.   ……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