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有爱无爱的生活
  •   姚佩姿回娘家了.   娘家在一个工厂家属院里,她曾在这里度过童年和少女时代.这里总在提醒她姚佩姿你今年三十一了,该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了…………
  • 花痴
  •   花七爷站在柔和的过山风里,一双皱纹叠生的老眼痴迷地望着院子里那两棵桂花树.   又是一年八月半,两棵桂花树开满了黄色的小花,香气盈盈,飘散满山满野都是,不等人上得山来,那香气先细细地迎了上来.   这花香七爷整整闻了六十年了,依然没有闻够.这两棵桂树说来有年头了,左边那棵碗口粗的,是生他那年母亲种下的,他是闻着这桂花甜美的香气长大的.右边那棵杯口粗的,是他结婚那年媳妇和他一起种下的.如今,母亲早已作古,媳妇也撒手西去,只剩下两棵老桂树陪伴着他这把老骨头了.……
  • 麦子熟了
  •   爹蹲在院子里的香椿树下磨镰刀.天刚麻麻亮,两只灰喜鹊在树上喳喳叫个不停.早报喜晚报忧.这是我娘常说的一句话.爹却说放屁!哪来的喜?娘听后就闭嘴了.爹往磨石上浇了些水,又继续磨起来.他已磨了两把镰刀,这是第三把.爹用的那把镰刀很大,而我和仇光明的那两把镰刀当然要小些了.我们不能和他比,他干活时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骡子,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不知道累,晚上也穷折腾.我娘一连生了四个孩子,这都是他晚上折腾的结果.拿爹的话来说我娘就是一只老母鸡,生孩子跟鸡下蛋一样容易,屁股一撅,连咯咯声都听不到,就把我们兄弟四人给拉下来了.爹又往磨石上浇了些水,镰刀的刀锋经过水这么一冲,寒光闪闪了.爹用手指在刀锋上试了试,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割麦子可不是什么好活,低着个头,撅着个屁股,腰都会被累断.去年割麦子的时候,爹没有叫我去.仇光明比我大两岁,爹叫他下地割麦子是应该的.仇光明对此意见很大,说我比他吃得多,身体也比他好.爹却说谁叫你比他大呢?……
  • 戕女之后
  •   厅堂,香烟袅袅.   周氏十八位祖宗牌位,自上而下,高高供奉于神龛.一股小风掠过,香案上三炷龙涎香忽闪忽闪.……
  • 曾经的县长
  •   我在D监狱从事改造罪犯的工作.我们监狱实行的是主管民警责任制.所谓主管民警责任制,就相当于医院的管床医生,对自己管理的病人,要负责到底,出了问题,奖金啊评先争优职务晋升什么的,全部挂在一起,弄不好还会砸饭碗的.为此,我的光辉形象和罪犯的形象一起牢固地固定在监舍的墙上,当然是用了一种非常漂亮的玻璃板作载体.……
  • 小三的成熟
  •   小三大学毕业后,是去做临时工了.大家说,小三你还嫩,等你成熟了,一定能找个好工作.小三当临时工是到一家售楼处.很简单,只要把房子卖出去,小三就算是好样的.小三去时,挂图上的房子已经没有几间了.似乎并不愁卖.谁知这都是假的,多数房子并没有卖出去.经理告诉小三,房子越是少了,人家才越来抢.千万别说卖不出去.告诉来主,咱的房子热销得很!再晚了,抢都抢不着!……
  • 梧桐深院
  •   我住的小区倚山花园,“倚“的是横亘在这座城市东部,海拔九百多米的梧桐山.我的视线从显示屏往窗口一移,“千山万壑赴荆门“,一片梧桐树林,摇晃着枝枝叶叶,立刻扑面而来.大门前的马路,叫梧桐路,梧桐树陪着路灯站成一排.院墙外有家梧桐宾馆,旁边是梧桐大酒店.其后是屏障一般的梧桐森林公园.梧桐,梧桐,一切尽在梧桐中.……
  • 天水美食
  •   浆水面   家常便饭的便饭,在天水,当指浆水面.   尽管我这么说,但我现在吃浆水面的次数明显且大幅度地少于过去了.我的老家杨家岘,穷而偏僻,连小小的集市都没有,当时的饭,顿顿离不开浆水,早上浆水汤,中午浆水面,晚上又是浆水汤.周而复始,日复一日.记得那时候我总嚷着母亲做一顿醋饭--所谓的醋饭,也就是臊子面.那时候的我,真以为天下的饭无非就是浆水面和醋饭而已.所以,一个吃浆水面长大的人,现在竟少吃浆水面,是我以前根本没想到的事--现在的少吃,主要是妻子不会投浆水.特别想吃,就坐车去岳母家吃.……
  • 理解与智慧
  •   写到理解与智慧,现在的理解是说人与人之间在相处的同时还有更深的交往,这种交往在一定意义上是双方的相互理解.有了这种相互的理解,就有一种共同商量共同担当的责任.都能相互的谅解,作为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就有祥和谦平的心态,文章是千古事嘛!……
  • 热土
  •   人类不再茹毛饮血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除了直立行走与餐用熟食之外,至少应该还有一个,那就是不再动物一样卧在潮湿的土地上“穴居“.天是房,地是床,其实殆与兽近;拔土而崛起,离地而高卧,方为我们骄傲的人之居所.这个让我们不再席地而眠的地方,在竹木丰富的南域,为床,而在举目皆是黄土的北国,一般就是土炕.……
  • 吃在江南(外一篇)
  •   1宁波人的吃法   同寝室有一个宁波人,吃东西相当怪异.   买来活生生的小河蟹,统统倒进一个塑料罐子里,一时间,罐子里是相当热闹,河蟹们都亢奋地爬着.宁波人又拿出一瓶绍兴黄酒倒了进去.起初,罐子里还蟹声鼎沸,可渐渐的,河蟹们都烂醉如泥了.宁波人看时机成熟,便擒起一只大个的,放进了嘴里,顿时,寝室里回荡着河蟹粉身碎骨的声音,而她却深深地陶醉其中,不能自拔,颇有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死亡之上的意味.我一边看得毛骨悚然,一边流口水.我多年来对海鲜、河鲜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 只需丢弃“多余“即可--人生感言散札
  •   一   人类缺乏的东西很多,为此我们承受的苦难太多.然而我们之所以永远很难挣脱缺乏,而又为这种缺乏常常跌入深深的枯井,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迷恋于各种多余.社会和人生无疑应追求丰富多彩,但有时比这更重要的却是对各种多余而无用之物的删简.遗憾的是我们一边为缺乏而进行并非多么义正辞严的呐喊,而一边又被多余窒息得近于难以承受的喘息和呻吟.……
  • 贾平凹跟法国人签合同
  •   那一年贾平凹一连发表了几个写土匪的中篇小说,有位青年编辑提出要编一本贾平凹的英、法文版小说集,选出一批作品送我复审,我看过后建议与其编一本大杂烩的,还不如把他几个土匪小说编在一起,构成一部有着某种精神联系的伪长篇,这个意见得到终审的认可,后来在这本书快出版时,我才知道作家出版社给他出版的一套六卷本的自选集中,他正是把那几个中篇组合起来作为一部长篇的,取名为<逛山>.这本择取其中一篇<五魁>为书名的伪长篇小说,法文版比英文版影响要大得多,因为是跟法国的斯托克出版社合作,他们先出十六开的豪华本,我们再出三十六开的口袋本.……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