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红绒帽
  •   伍建国早就注意到了那个在火车站候车室里眼睛不安分的姑娘.   好几天前,伍建国就发现这个女孩是个小偷,只是她还没有上道,是个刚出道的新手.这从那个女孩的动作上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眼睛对目标是直直地死盯着,眼睛跟着目标动,下手时动作一点也不熟练.老手们不是这样,老手对目标是既盯又不盯,似看似不看;另外,老手下手时的动作非常迅速毫不迟疑,即使你盯得很死,有时也只是感到他已经得手,对于得手的过程就未必清楚.……
  • 谁是谁的年华
  •   蝴蝶每天下班路经街心花园时,都会看到亭子里有一个身着白衫蓝裤的男子,他捧一本厚书坐在石椅上,背倚大理石雕花廊柱,身旁一台小巧玲珑的复读机,一串串叽里咕噜的外文从复读机中倾泻而出,他也就跟着复读机的语速叽里咕噜地重复着外文.他的背影那么安闲而又镇定,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蝴蝶是学英文的,不管多难多高深的英文原著,她都像读自己的母语一样熟练.蝴蝶就听出来那个男子正在听的是莎士比亚的一部英文原著《罗密欧与朱丽叶》.能听懂莎翁作品的人,英文水平应该是很高的,但是蝴蝶听着他每天把一段文章重复许多遍,就知道他也不过是中级水平.看他的背影也挺年轻的样子,头发梳理得整齐细致,衣裤也很整洁清新,显得青春而又富于朝气.蝴蝶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她最讨厌男人不修边幅的样子,还美其名曰:酷.渐渐地她对这个衣着光鲜的男子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 报应
  •   我到纺织厂当保卫科长的第一天,就听说阿白和绰号叫老狼的人是一对冤家,至于他们之间如何结的疙瘩就不清楚了.只是后来从干事王胡子嘴里,才得知了两人的一些事情.……
  • 记者
  •   这天是周末,小刘在单位加班,突然接到媳妇打来的电话:赶紧回家,你老家来人了.   小刘的老家在乡下,自从小刘大学毕业留在城里,老家就来人不断,有求职的,有治病的,还有旅游的……开始小刘毕恭毕敬,尽心尽力,免得别人说自己有了点出息就忘了本.小刘的努力很快得到了回报,村里人都说小刘仁义,好说话,于是,找小刘办事的家乡人越来越多了.……
  • 打火机
  •   周二妈家的二黑子比我大一岁,但他没有我“尿性“,干什么事都得听我的.二黑子出生时把周二妈憋得像下蛋的母鸡一样,满脸通红,嘴里一个劲喊:“小犊子,你快滚出来吧,疼死我了!“可他就是不声不响.接生婆急得在水盆里一劲洗手,说:“这孩子真有主意,他二妈你沉住气.“最后是周二大爷沉不住气了,说:“快送医院吧!“二黑子是在医院里做剖腹产拿出来的,他一出生左脚跟儿就比右脚跟儿大,刚学走路时非常笨拙.我在地上都能来回跑了,他还走不稳呢,五六岁就长了“大骨节“.他的动作总是比我慢一拍.我那时快捷得像个猴子,上树掏雀窝,下河捉鱼,上山捡柴,放猪赶羊,整天不停脚,小伙伴们都愿意和我一起玩.二黑子不甘心,为了拉拢人就经常搞些小恩小惠.周二大爷是生产队长,家里的日子自然比别人家的好些,他就从家里偷出一些好吃的东西分给大伙,当然也少不了有我一份.……
  • 文海浮沉近一生
  •   一个人尤其是儿童、少年,与文学结缘总是有“偶然“原因的.有时,近于宿命,粗看上去很像是由瞬间之“因“演变出的“果“.但后来一想,那样的事又带有极强的必然性,人为因素占了一大半.例如:……
  • 回望故园
  •   昨天的火   昨天的火在哪里?   在年味还没有淡去的时候,我们这帮孩子就开始遥望原野了.一个个冻豆包被我们啃进胃里后,一种力量便在内心涌动,把捆柴的长绳扎在腰间,便是把过早的责任绕在我们的童年.初春的寻找是艰难的,在残雪还没有化净的田野里,我们跨过一个个垄沟和垄台.……
  • 罗伯特·洛厄尔与自白派诗歌(一)
  •   罗伯特·洛厄尔是美国战后最重要的诗人,是一位开一代风气的人物,他开创了自白派诗风,影响很广.……
  • 忘不了那幢蓝房子
  •   张强,男,1979年生于皖北的一个小县城,1985年上小学,1996年考入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2000年毕业,进入清华大学核能所读研究生,2002年获硕士学位,2003年赴辛辛那提大学环境工程系攻读博士.……
  • 梦里花开知多少
  •   礼仪专家告诉我们,男人的薪水与女人的年龄是不可探听的禁忌.这套虚伪的礼仪无疑来自西方,并像速溶咖啡一样迅速成为中国白领全球化的标志.不过,关于女人年龄的禁忌是违背女权主义的,而且其自欺欺人仿佛超市里的面包撕掉保质期的标签.……
  • 没有鲜花的春天
  •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严肃的问题是什么?我会回答是教育.前些天我的一个同学和我商量要承办《中国校园之星》这个刊物.说实话现在的刊物都是以获利为目的,所以也没有把诸多的刊物当回事.像五·四时期的《新青年》那样让人热血沸腾的刊物已不复存在.假如我们合作来编这本杂志,那么我心目中的“校园之星“与我同学心目中的“校园之星“必定是截然不同的,因为我们对人生的认知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如果我们俩合办这本杂志就存在着孩子们向何处去的争执.……
  • 每天都有短消息
  •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每天最喜欢做的一件事,那我就会告诉你:我最喜欢看短信息.记得短信息刚刚流行的时候,地球人都乐此不疲地传递着.公共汽车站,地铁里,出租车上,马路上随处可见低着头忙乎着手机的人们.……
  • 什么是成功
  •   世界上最完美,最让人爱慕的女子都早早地离开了,而我还依然地活着.   当花园里的鲜花在春天再次竞相开放的时候,我默默地伫立,再一次地想起了她们.邓丽君梅艳芳她们是我非常喜欢的歌手,非常有魅力,非常有女人味.生前她们是那样星光四射.她们把女人的百般柔情献给了迷恋她们的观众.作为女艺人她们的成功几乎是无与伦比的.……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