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游戏规则
  • 一那年老秋我进了公安局。不是因为犯了事,让人家抓进去的。我虽然不懂法,又是个不大瞳事的普通老百姓,都跨入新世纪这么多年了,我的脑袋里还只是盛着一点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之类的老掉牙的古典律条,实在落伍得可以了。但我这人善良,做点坏事别人不说话,自己先就把自己判了。举例说吧,有一次,大约是我二十七八岁年纪时的事情吧,电
  • 一个人的世界
  • 1 这是十月末的一天,周末刚过。我醒来的时候是十二点五十七分,没人打扰,手机也没响,自然醒。我一直觉得睡到自然醒才是人应该遵从的生活状态。可大多数人被困在一只只时钟里,什么点做什么事,都提前策划好了,睡眠被当做牺牲品,随意删删减减。
  • 一场事先张扬的离家出走
  • 1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一匹红色的马。它沿着铁轨,一直在奔跑。棕红色的马鬃像彩带一样迎风飘扬,马蹄的嗒嗒声惊扰起一阵阵的尘土。我的视线一直跟着它,我这才发现,它似乎在跟我兜圈子。它绕着我一圈一圈地跑,我不知道它是为了什么。不一会儿我就头晕目眩,阳光像是一面面顽皮的小镜子晃着我的眼睛。我脚下不稳,跌倒在地。
  • 最后的赵尚志
  • 赵尚志站在黑龙江右岸,两手横托一条小马鞭,潮湿的目光渡过雄浑沉静的江面,落脚在左岸的树林里。左岸的树林叶落枝疏,游走着漠漠的轻纱,呈现出一派萧条寂寥气象。良久,他回过头来,缓缓地说一句:我赵尚志就是死,也要死在东北抗日战场上。赵尚志说这话的时间是1941年10月中旬,他最后一次回到祖国,从黑龙江左岸到右岸。
  • 知青那咱
  • 老鲁鸡 发大水的时候,老鲁鸡没走,留在了村里。别的知青都走了,都回郑州了。就老鲁鸡没走。老鲁鸡留在村里干什么呢? 洪水退去后,县里开了表彰大会,人们这才知道,老鲁鸡当上了抗洪模范。老鲁鸡披红戴花了,广播站天天都在广播他。可以想象,老鲁鸡与洪水搏斗的场面,多么英勇,一定是扶老携幼,牵驴拽牛。
  • 第五个……
  • 第一日棺材做好的那年,鲁继云正好六十岁。五年前,他退休了,儿子鲁东京接班当了一名林业工人。在棺材做好之前,鲁继云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下体隐约作痛,小便不能淋漓尽致,时而伴有低烧,于是他去了林场卫生所。
  • 逃亡的勇士
  • 因为都在养狗吧,外乡人把这个无名的村落叫狗村。 狗村偏远,因而缺少一些安全感,村里人就把安全寄托在狗身上。走进任何一个院落,你最先听到的一定是狗叫。狗们都习惯于抢着用响亮的叫声证明自己的凶悍和对主人的忠诚。
  • 分房
  • 局里盖好宿舍楼有几年啦。同志们住在平房里,望新楼兴叹。好几位局长想把楼分下去,没分成。盖楼的局长,没分成。 他不是不想分,其实刚研究分楼的办法。关于工龄,本局工龄,外单位工龄。职务、职称、级别、非领导职务。夫妇双方工作情况。身份是干部啊,农民啊,工人啊,聘任制干部啊,以工代干啊,还是临干啊。是局机关的,还是下属事业单位的,还是下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的,
  • 重要讲话
  • 接到报社内勤电话时,记者木小水正在卫生间和马桶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午饭后木小水已经上了两趟卫生间了。这都是冰箱里那两块西瓜惹的祸。西瓜是老婆前天放进冰箱里的,今天木小水吃下去,肚子里翻江倒海,立马就对马桶爱得死去活来了。
  • 一只鹰眼中装满时光的苍茫(组诗)
  • 西藏 一朵云里坐着尘世的种子喜马拉雅山站着雪的天堂一处村落抱定黑夜的青稞那曲河搂着石头的寂寞风吹九月的经幡。风吹拉萨城的街巷。鹰在拉萨城上空投下阳光的碎金
  • 未埋葬的诗(组诗)
  • 闪电来临的时刻 雨季降临。闪电给万物带来瞬间的光亮,那棵老死的树再次被人提起木匠搬走了它的枝权根雕艺术家没日没夜地琢磨如何在须状物上恢复自己的理想而邻居的那个小孩,忙于祈祷他是节约的,用三五天的时间触摸未来
  • 起源(组诗)
  • 起源 我爆裂的火焰燃烧你芬芳初绽的麦田你雏菊的花船终于抵达我向晚的海岸线若问起源,只因那天你眼眸中月光千顷的湖面含笑收容我投射的一束视线相对忘言
  • 紫花地丁(组诗)
  • 终南山记 第一畦,胚芽的形状是小的椭圆形第二畦,胚芽的形状是狭细的梭形第三畦,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时间大部已经逝去,葡萄藤还没有栽上这,源于想象在那无人之境,看白蝴蝶低低掠过草木消失在黄昏
  • 风景路上迷失的风景
  • 缩水的时间 过去,做一件纯棉衣服,第一次洗涤之后长短肥瘦都要陡地小了不少,老百姓管这种现象叫做“缩水”。 如今,会缩水的纯棉衣服基本见不到了,可这两个字的应用范围却越来越广,使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其引申意义也越来越耐人寻味。比如:买一只白条小鸡,往公平秤上一放分量不足,叫斤两缩水;购一套预售楼房,实际空间比合同上签的少了几平方,叫面积缩水;选一套名牌家具,颜料和材料都大不如前,叫质量缩水……等等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 我的新年旅程
  • 又是年终岁尾日,又是辞旧迎新时。 早早地做了打算,最近的地方先去亚布力滑雪场,那里有我要好的姐妹,早千呼万唤了很多遍,她无数次说滑雪就是飞翔,那种感觉就是征服了严寒征服了世界! 生在北方没滑过雪,说出来都丢人。
  • [现实生活]
    游戏规则(李辉)
    [幻想空间]
    一个人的世界(李晁)
    一场事先张扬的离家出走(李唐)
    [昨日重现]
    最后的赵尚志(王跃斌)
    知青那咱(秦德龙)
    第五个……(马如营)
    [全国微型小说 12 3大奖赛]
    逃亡的勇士(张望朝)
    分房(李立泰)
    重要讲话(杨光洲)
    [白雪诗屋]
    一只鹰眼中装满时光的苍茫(组诗)(郑万明)
    未埋葬的诗(组诗)(俞昌雄)
    起源(组诗)(寒郁)
    紫花地丁(组诗)(苏仪)
    [行者视野]
    风景路上迷失的风景(李长春)
    我的新年旅程(陈华)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