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作品是作家的上帝——致黑龙江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 亲爱的青年作家朋友们: 你们好!今天是西方人的狂欢节——圣诞节,我不知道此刻的你们,在做什么?也许在冰雪中,和着热烈的节拍,释放着青春的激情;ttz许在浪漫的旅途中,与恋人相依相偎;也许在这周末的黄昏,
  • 出行小记
  • 1 再过两个月多一点点,或者不到两个月,这个复姓欧阳的男子,就要满二十八岁了。我讲不出什么深刻并目好懂的道理,反正在我看来,二十八岁是个瞻前顾后的年纪,有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失重,头晕和轻微恶心的感觉没法忽略不计。
  • 玩家
  • 六爷是旗人,属正黄旗,那是上三旗的人,尊贵。 六爷是英法联军进北京那年出生的。六爷出生的时候是难产。当时府邸里一片混乱,见过世面的接生婆还从没见过这样横着要见世面的主儿。每每提及此事,接生婆都会不寒而栗。口里叨叨着,愧见,愧见。就这样老奶奶把一腔血泼在了外面。后话说,英法联军要了大清的命,六爷要了他娘的命。
  • 老姜的心事
  • 一 老姜有心事了。其实老姜的心事很简单,就是想见见郭县长。 老姜是青山县托古乡古田村的农民。农民想见县长你道是那么容易啊!村主任胡态问他几次了,你见县长要说个啥?他没有和胡态说。其实他想和县长说的很简单,那就是自从郭县长给他解决了这头奶牛后,他的日子就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都是托郭县长的福啊!可是他见不到郭县长,郭县长答应他第二年的这个时候要来看他,
  • 渡口
  • 惠还是走了。她说要去寻找一种可以抹去记忆的药,从前的种种一概删除,以复原自己的无瑕。
  • 石头
  • 一 我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卸下身上的行囊,黑暗中,手中的烟闪着唯一的星亮。窗外的风微微揭起蓝色窗帘的一角,隐匿在云层内的半个月亮,看起来乌秃秃的,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 一个周末
  • “工作的流程就是为了实现组织目标和任务的工作路径,它表现了各类工作问的顺序关系。实现组织目标和任务的工作流程往往是多种多样的。最佳的工作流程是实现了目标、技术、人员间的动态平衡。美国管理学者迈克尔哈默和詹姆斯钱皮首先提出了工作流程再造的思想(BPR),它强调以流程导向来代替传统的职能导向的组织形式,它追求流程的改造和创新,为组织的创新工作提供了全新的思路。BPR项目实施过程:第一,发现与准备阶段……第三,具体实施阶段,其步骤包括:选取合适方案,并准备好应急方案;实施方案;更新相关数据,为下一步工作做准备……”
  • 九牛女人
  • 当上帝对你关上一扇门时,请不要绝望,因为上帝不会忘记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在懂爱的人心里,九牛女人不只是一个传说。
  • 雪蝶与花树(童话)
  • 一 初夏,黄昏,一只雪蝶很辛苦地从蛹里钻出来。 她的蛹是悬挂在老杏树一根树枝上的。她爬出来后,很虚弱地站在原地,让轻柔干燥的晚风,来吹干她的翅膀。那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 城市七色斑斓的光影迷醉了林丽的眼睛。 耸立的高楼,通畅的长街,溢彩的霓虹,闪烁的人影,城市里哪怕最邋遢的角落也让她着迷。那年她十五岁,正在读初中,成绩还不错。
  • 爱的秘密
  • 我在院子里一个人玩跳方格子,方格子是我从城里的家带来的彩色粉笔画的,在青色的水泥地【=显得格外清晰。我的心情很不好,连同这秋日照进这所院子暖暖的阳光—起愤懑着。
  • 放弃
  • 第一章:列夫·托尔斯泰 有另一种黑暗一种在躯体的栅栏中的黑暗 ——罗伯特·勃莱 我总不能安静在身体里。 你不停地与我争吵,往脑子里堆叠木梯和石头,你转身离去,肯定很愤怒。
  • 海思堡的女王——献给母性的萨乐美
  • 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一场从未经历的雪崩 将我掩埋一个女人爬过十三个台阶 每拾一级台阶痛楚就会随着太阳升高一竿 为了赶在日落之前趁我还没冻僵之前 母亲用她滚热的血和冰冷的雪 作了交换头顶的冬阳为之动容
  • 郭尔罗斯:低语与守望
  • 敖包得根 敖包得根,小小的村庄 一直住着我的第一声啼哭 一直住着我的乳牙,住着祖先的骨头 泥土之上的,是我记忆的草木葱茏总是春暖,总是花开.
  • 落日穿越大地
  • 临近深秋 这是最后一次摊牌,苍老的杨树 面对秋风,知道再也躲不过这场劫难 他不得不交出自己的全部积蓄 缤纷的钞票啊……老鸹眼里的干柴棒子
  • 和我一起回家
  • 老树 一大块鼾声 从我的身后 狠狠地砸碎了秋天 有点痛,有点惆怅 有那么一大片骄阳 流淌到灌木林上 泛黄的岁月
  • 向北飞来的雪
  • 不等我转身,这么多名字就低下了头 问东问西的眼神匍匐在就要熄灭的田野 炊烟是涌泉村唯一的口粮,健康 也飘渺。寒冷是从脚底升腾到膝关节的 炉火在赎罪,有一群人围着
  • 油菜花
  • 算不算从欧洲、中亚、长江以南 一路抢占到呼伦贝尔呢 这些黄金的箭羽,密集得让人颤抖 远方的群山都矮了一截
  • 在病房
  • 1 背对着摇动的树枝我依靠住冬天的白墙壁望向彼岸温暖的事物。几日以来,无法见到平静的身体夜里,护士打开全部的抽屉,摆放那些痛苦疾走的时钟。下午,我们坐在红色长椅上寂静寂静里有人穿蓝白色条纹病衣他痛苦的休憩和眼下这一分钟和解并望向外面冬日的黑暗。
  • 沧州的一场雨
  • 车过沧州时,我惊讶一个女孩熟练地将谈话,带入一场黄昏雨她谈起家乡,遥远的家乡,南方的一座雨城
  • 仲夏
  • 暖风轻轻一掀 翻过杜鹃花开的一页 窗前淡了清香 浓了暮雨生潮时节
  • 井口是方的,青石砌出的口子,黑魃魃地透着深邃;井台是圆的,井台的巨石让脚板磨成了光洁如镜的样子。这样的井看起来像一枚出土的铜钱,反弹着俗世的光泽。
  • 简单生活纯粹爱
  • 2006年冬天,做村医的八弟媳王忠艳在电话里对我说,四哥,大娘这个冬天心肺都衰竭得挺厉害,喘气太费劲……
  • 一曼街241号
  • 那个地方我没去过,但一直想着要去。 一曼街241号,好像走了很远的路,终于找到了。她就在那里,在人车来往喧嚣的大街上,在北方8月阳光耀目的关照中,她静静地安立道路一侧。
  • 少年江湖梦
  • 关于成长的记忆,我惊奇地发现都是一片灿烂的金色。那必然是天碧,草绿,花香,入艳。尽管在北方,冬季总是那么的漫长,那种挥之不散的寒冷总在身边缠绕。因此我不大喜欢冬季,尽管它和居住北方的人来说是那么的密切。在我的记忆里很少有冬季的影子,实在是从心里就想把冬季忘掉。
  • 如果《身份》不能给予昆德拉“身份”
  • 筱敏说,记忆是一种精神疾病。 昆德拉在上个世纪从容地滑过我们的视野,那种倨傲与沧桑远胜于一场疾病,更像一种行为艺术的展示。这位捷克作家有宽阔的额头,花白稀疏的头发,深深的皱纹,坚定上扬的嘴角,和一双深邃向前凝视的眼睛,与他所塑造的托马斯大夫的形象全然不同,他是那些巨大的叙事机器和纷繁主题的缔造者,挺身伫立在卡夫卡的土地上,遥望西方。
  • 我们是一群幸运的人
  • 很荣幸,也很惭愧。李琦院长钦点我代表大家做结业感言,这让我惶恐不安。但是,我冒昧地认为,院长的决策是英明的,因为我的名字。我天生就是大家文学上的朋友,我就是为了结识你们,并成为你们的朋友才叫文友。为了这次短暂的文学聚会,我已经等待了许多年。
  • 我们在夏天播种——萧红文学院第十二届青年作家班成员作品巡礼
  • 公元二O一一年八月中旬,我们三十三人汇集萧红文学院,在郁郁葱葱的东北农业大学接受了近乎醍醐灌顶般的启迪,每个人感觉像蓄电池被足足地充满了电,
  • 邮差的扬声器
  • 这一次,邮差马达把那一袋没投递完的信带回了家。 这不符合马达的做事风格,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今天他要给云娘过生日。要给云娘过生日的马达在信件投递到一半的时候和一个少妇吵了一架。原本这样的事不该发生,要知道马达干投递这行已经十五年了。十五年来,他从未出现过信件投递差错或者与客户发生争执的情况,相反,马达的老实巴交在工友和同行中间是出了名的。他获过省劳模,还上过报纸。
  • 青鸟·飞鱼
  • 上 关于小睁的记忆与一条飞鱼有关。 那天清晨,李小冉趴在我的耳朵边神秘地对我说,我昨晚看见飞鱼了,在月光下,“嗖”地一声就腾起来又落到了水里,月光把它的背擦亮了。说完,李小冉睁大有着夸张的长睫毛的眼望着我,像是要把我的整个身影映在她好看的瞳子L里。当然,她是想让浼的全部都矗;事实,而没有虚假的成分。
  •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