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局内人
  • 内弟晓光不喜欢我写的那些小说,他觉得我的东西过于平庸了,既缺乏鲜明的人物形象塑造,也没有复杂的矛盾冲突做支撑,情节的构筑方面也显得支离破碎力不从心。至于那些让我颇为得意的风隋描写,在他看来完全属于业余水平。他批评我说,你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不,你马上就决到知天命的年龄了,都活到这个份儿上了,怎么还那么幼稚那么酸气十足呢,这样的文字你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 坐在门槛上的人
  • 作为访问学者,来自东方的杜厦先生不远万里,应邀来到布拉格,与查尔斯大学开展为期半年的学术交流活动。该校的吉姆校长曾与杜厦同在某国际权威建筑杂志发表文章,因此当二人在校门口握手寒暄时,感觉彼此已相熟多年。
  • 作为鹤
  • 生铁特意拎了几听冰镇的青啤,必须赶在小文和赵亦可动手前送到。倘若一个男人在公共浴室,用中指弹了另一个男人的鸡鸡,那么被动弹的那个男人他是该无动于衷,抑或是拳脚相加,像个愤怒的小鸟?
  • 怀念陈让
  • 前阵子陈让在路上还跟我说,不敢相信紫宸会突然走了。他说紫宸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现在,我也不敢相信陈让真的走了,同样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反复看着杨静南发来的那则噩耗,我连续发了几个“太可怕”的词语,我忘记了那一天我到底发了多少个“他非常善良非常出色,但是太可怕了”这样的短消息。
  • 时间的女人
  • 姓名。女人姓名赵荣,限用于与生疏人的交接,其实只是少数几样事,领贷款,寄现金,以及零星过往。人生都有所属,她亦不能免除。村西头赵老憨的二丫头,老村长的小相好,王二愣子的老婆,水芹的后妈,都是她。当然,时段错落。
  • 一两牛黄二两金
  • 外号赛诸葛的蘧老二踩着掐算好的点儿,倒背着手,慢吞吞走进灯火通明的大牲畜交易大集。
  • 栽荸荠的男人
  • 割了早稻,就可以栽荸荠了。男人提了荸荠种往地里去,那荸荠种,其实就是长了芽的荸荠。男人要一个一个把荸荠埋在土里,费工费时,一天也栽不了多少地。在男人栽着时,有村里的人往男人地边走过,他们说:“栽荸荠呀?”
  • 真相
  • 柳子不是四叔的亲生女儿。四叔是个光棍儿,光棍儿怎么会有女儿呢,不会的。
  • 余生烟火(组诗)
  • 蜕变 深秋时节 我睡梦中的故乡 壮阔,静美—— 她有道劲的风 淡蓝色的骨骼和温热的臂膀
  • 背负(外二首)
  • 人潮涌动的街头,惊遽莅临心头是否命运注定我在烈火中煎熬抑或煅烧爱情是火苗,思念是燃油北风的呼叫,是烈焰冲天的焚烧映红的是生命的河流,恣意电闪雷鸣的,是心灵的天空
  • 诗四首
  • 黄昏 闭上眼睛,像黑夜一样睡去让星星点点的亮光孤掌难鸣这是沂河岸边的黄昏我在回家的路上走累了
  • 宝贝(外二首)
  • “宝贝”,这被天下祖母 重复了无数遍的名词 从我渐失水分的双唇间发出 早已被某种情感浸泡柔软 因为这种并不陌生的情感 我竟重拾青春时代的诗笔 所幸,那只笔筒还没有蒙尘
  • 岑寂的村庄季风
  • 季节过滤的阳光,金黄而岑寂。堆积在沙滩上的时候,如同堆积了柔软的金子。
  • 一只独鹤归空碧——怀念作家吕中山
  • 中山一生爱鹤。他走完了人生78年的旅程,驾鹤归西了。“驾鹤归西”这句老话是浪漫的怀念,用来比喻逝去的作家、艺术家,贴切恰当。中山一生高雅、高洁、高贵,如今他永远地走了,一只独鹤归空碧。
  • 在散文世界游弋五十年的丁继松
  • 记得一首老旧儿歌,门铃叮叮大门开,绿衣天使送信来……,这会儿来的不是信,是一本书,丁继松写的——《能不忆江南》,书名甘甜,洁白素雅的封面上,镶了一幅柳枝垂于水面的小小一画,不期然地使我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从形式到内容在显示是一部江南的散文,写的却不止于江南。
  • 醉过才知酒浓
  • 男人有几个不喝酒的?喝酒的男人有几个没醉过的?醉过的男人哪个不说酒香?一生中,人有亲情、友情、爱情相依相随,那浓浓的俪童韫暖着人,感动着人。还有一种无形的情,渗透在人的血液里,对我而言,便是酒!
  • 我与“北大荒”的一段情缘
  • 人与物接触多了相处久了,就会产生一种感情。这种感情很纯朴、难于割舍。28年前,我在一座山区小镇中学任教。班级64名学生,除13名教师子女外,其余大都是通过关系进来的。所以我也挺“牛”,开学前后、逢年过节,总要喝上十几场酒的。
  • 珍贵的礼品
  • 虽然风雨飘摇已过去了四十多年,可我始终不忘第一次探家带回的北大荒牌白酒,在村里引起的一些故事。
  • 荒原飘来美酒香
  • 也许是因爸爸好酒,对于酒我还算有许多了解。据《神农本草》所载,酒起源于远古与神农时代。陈其荣谓:“仪狄始作,酒醪,变五味,少康(一作杜康)作秣酒。”即夏代始有酒。《酒诰》里载有:“酒之所兴,肇自上皇……,有饭不尽,委余空桑,郁积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此,不由奇方。”说明煮熟了的谷物,丢在野外,在一定自然条件下,可自行发酵成酒。人们受这种自然发酵成酒的启示,逐渐发明了人工酿酒。
  • 好酒“北大荒”
  • “这酒,真好!”这是父亲喝完了他常喝的“北大荒”牌烈性白酒后,将酒杯口朝下,透着光线观察之中,看不到再有余滴流下时总爱说的一句话。父亲喜欢酒,逢年过节喝、特别疲乏时喝,招待客人时喝,但量不大,一小杯而已。
  • 北大荒酒之魂
  • 失意的人说酒是蜗牛背上的壳;成功的人说酒是杯中荡漾的幸福…… 我第一次接触北大荒的酒,是十几岁的时候,那时连队有酒坊。有一次,酒坊有个叫大曹的知青把我哄进酒坊后,端来一大搪瓷缸酒,“来,喝一口。”我摇摇头。在家里我曾见过爸爸陪客人喝酒时享受的样子,也在酒坊里看过一口酒一口咸菜,喝得美滋滋的小青年。为此,对酒我并没有畏惧感,而且还有些许的好奇。大曹见我默不作声,神奇地掏出几块花花绿绿的糖块:“喝一口给糖吃。”那时候能弄到张糖纸,都能在女生面前炫耀一阵子。我用手指在缸子里蘸了蘸舔了舔,有些辣,还有点甜。那时酿酒是以小麦和麦麸为原料,掺合了玉米,
  • [现实生活]
    局内人(张大朋)
    [幻想空间]
    坐在门槛上的人(牛海堂)
    作为鹤(陈让)
    怀念陈让(陈言)
    [昨日重现]
    时间的女人(安石榴)
    [全国微型小说12 3大奖赛]
    一两牛黄二两金(刘大为)
    栽荸荠的男人(刘国芳)
    真相(张宝祥)
    [白雪诗屋]
    余生烟火(组诗)(张启新)
    背负(外二首)(党剑)
    诗四首(尤克利)
    宝贝(外二首)(张君艳)
    [散文四季]
    岑寂的村庄季风(王俊义)
    一只独鹤归空碧——怀念作家吕中山(金恒宝)
    [书话闲话]
    在散文世界游弋五十年的丁继松(王观泉)
    [《我与北大荒酒的故事》征文]
    醉过才知酒浓(李道鸣)
    我与“北大荒”的一段情缘(胡彦江)
    珍贵的礼品(曲洪智)
    荒原飘来美酒香(马才锐)
    好酒“北大荒”(王军)
    北大荒酒之魂(王洪庆)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