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逝波二叠
  • 黄梅雨 梅子黄时,雨也就特别多。不晓得是雨催熟了梅子,还是梅子诱来了雨,反正“黄梅”与“雨”总不可分,粘成一个词活在雅人和俗人的嘴上:黄梅雨。
  • 桦树溪人物
  • 在我们桦树溪,说某某某是个人物,那可就不得了了。这个人一定与众不同,有着非凡的经历与本事,大家一提起来,都会说,不简单不简单,是个人物啊。
  • 清明时节雨纷纷
  • 下雨了,雨丝迷蒙地飘在我的头上,凉凉的沁人心脾。我瞧着天空出了好一会儿的神,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醒悟似的低下头。父亲刚去世一年,他坟头上的土还松软着,只有几点的绿意。紧挨着的是大哥的坟头,上面密密麻麻的已经布满了新绿,婆婆丁、甜菜、扫帚菜都刚刚钻出来。一切让人觉得似在梦里。
  • 大字烧
  • —个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电话,把高桥一郎这个坐着轮椅的长者一下子从尧玲的记忆中浮现开来。这个当年在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服役的士兵的名字,曾在七三一档案中以及祖父、父亲的研究资料中无数次地出现。电话中的惠子说,我爷爷非要我护送他去中国,要我打电话给你,请你在你们医院给他安排一张病床,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单间。
  • 往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不速之客 一个冬日的后半夜。 “嚓”,爷爷划燃洋火,点亮炕墙灯窝里的马提灯,吹灭的洋火头拖着细细的烟线被扔落到地上,爷爷拎起棉被上压暖的宽腿肥腰的青色棉裤,掀开被子急忙伸腿进去,裤管里还略有一丝凉意,裤腰一缅青色布带一扎,裤子穿完了,随后穿的棉袄,也是青色的,肥肥大大的像一个褥子,纽扣全在旁襟,是用小布条打的小疙瘩,小疙瘩需要一个一个地往扣眼里抿,爷爷一到这时双唇紧闭,
  • 欠债还钱
  • 我业余写小说。 诸位朋友,您对我开头这句话怎么个想法? 我在炫耀? 嘿嘿嘿,咱实实在在地告诉您吧:我哪里还有心思炫耀?我是无奈,我这是真诚的无奈外加心力交瘁的宣泄呀。就当下的世道,就我这样业余写小说的何止千万呀?但哪个敢站出来,在青天白日之下拍着胸脯叫嚣:我业余写小说!
  • 老兵
  • 来,新兵蛋子,把衣服洗洗。 来,新兵蛋子,把被子叠叠。 来,新兵蛋子,把皮鞋擦擦。 新兵夏梁没下连队那阵儿,天天盼着下连队。在新兵连,天天操练。队列、拳术、射击、体能、单双杠、俯卧撑这些本是他喜欢的科目,但这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训练,让他不堪重负。特别是一万米负重越野,更让他苦不堪言。他想,当初选择当兵是不是错了。人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夏梁有些后悔了。
  • 伤心的铃铛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刘老今年六十五岁了,去年患了脑出血,抢救及时,命保住了,却留下了后遗症,半边身子不好使唤,吃饭拿不住筷子,上厕所提不上裤子。老伴去世两年多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常年照顾他,谁也没那工夫。好在老人是退休干部,每月还有三四千块钱的退休金,大伙就张罗着给他雇了个保姆。
  • 半边山
  • 二十四个半边山,二十四个望娘滩。 半边山是村子里最好的风景。据说,早年,村子里有家娃儿争气考取了功名,千里为官。临行前,老娘十里相送。娘看儿一眼,流一滴泪,脚下的山便塌半边。儿子每回头望一眼娘,喊一声,脚下便露出一个石滩子。儿与娘两两相望,二十四回才走出大山,便形成了这一地的风景。
  • 鼠遁
  • 798监狱是一所模范监狱,你就是变成一只老鼠都别想从这所监狱逃出去。当然,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会发现,防范再严密的监狱都有一条逃跑的通道。当我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刑满释放的日子就到了。也许在我坐牢的那些年头里,想要变成一只老鼠逃跑的念头过于强烈吧,当我被人送出监狱黑漆铁门时,一个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几乎谁都没有想到,一眨眼的工夫,我变成了一只老鼠。
  • 请你让我开一次会
  • 何楚珪可真是个奇怪的人,他总是冒出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最近一段时间,他竟然想开一次会。今天,上班的时候,我紧跟着他,我听见他一迭声地叹气,竟是因为不让他开会而发出的。
  • 白芦镇(组诗)
  • 白芦镇 开满白色荻花的滩涂小镇 多年来一直在寂寥的海边静静沉睡 更多的时候,它会被其它花朵围拢 从春天的洋槐花到夏天的紫地丁 白芦镇,这些人间最不起眼的花 香气,会漫过所有人家的台阶
  • 个人视野下的故乡编年史
  • 鲁中,群山簇拥的地方 上溯七百年,官员因贡米运输不利被斩 上溯一千年,一群宋朝士兵在生火做饭 上溯两千五百年,败北的鲁兵遇到求学归来的林放, 抢劫了半个煎饼。孔子游学,在川上感叹“逝者如斯夫”
  • 故乡记(组诗)
  • 老家 山影苍灰,雾浅白。 深秋的山坳,藏有厚厚一叠 黄金的光线。 细雨,再一次翻动: 微尘的怨恨。草木的数落。瓦片
  • 诗三首
  • 河滩上突然下起了雨 一个人,像一个小黑点, 在乱石滩踽踽独行。 弯腰的姿势,恰是一条河受孕的姿势。 在游历者的眼中,石头被赋予新的尊严。
  • 草木春秋
  • 铁苋菜 “七月享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诗经》里的“葵”不是朝露待日唏的向日葵,而是如今野地里砖缝中求生存的一种野草——苋。说起来,苋在古时候是一种重要的农作物。“沃沃葵苋畦,焰焰棠杏坞”,我们沿着宋人叶适的诗行望去,要不是棠杏坞燃成大地上的一团火,那一畦畦的葵苋会一直绿到天边吧。
  • 大白菜情结
  • 大白菜。平常的大白菜,叶片白嫩如玉脂,甜美香脆,素有“菜中之王”的美称,是北方入冬季的主打蔬菜。我也是吃着大白菜长大的。
  • 樟脚和它的红茶
  • 面前的枫木拉桌上有一杯茶,对,只有一杯茶。腾腾而无言地冒着热气。 老蒋把茶汤倒进圆口玻璃杯的时候,持壶的态度多了微妙的慎重感——我不确定用这个词是否合适,但相较我所熟知的老蒋谈茶时的状态,比如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或是讲茶评茶得头头是道,未免有些安静了。从铁观音到大红袍乃至绿茶白茶,这些是老蒋再熟悉不过的至交,故并无需赘言老蒋在其上展开的话题能延伸到多高多远;正因如此,这一次老蒋态度的变化才更让我感到新奇——或许可以认识新朋友了吧。
  • 张海东艺术简历
  • 张海东,朝鲜族,1967年生人.1991年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现为黑龙江省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当代艺术研究院国画院副院长、中国同泽书画院院务委员、副秘书长.黑龙江省政协书画院研究员。哈尔滨市文史馆画院副院长.黑龙江省报业集团美术馆签约画家等多项社会兼职。
  • [短篇小说]
    逝波二叠(聂鑫森)
    桦树溪人物(廉世广)
    清明时节雨纷纷(魏晓英)
    大字烧(温宏声)
    [中篇小说]
    往事(叶宏君)
    欠债还钱(戴宝罡)
    [全国微型小说]
    老兵(尚纯江)
    伤心的铃铛(崔武)
    半边山(周天红)
    [新实力]
    鼠遁(许侃)
    请你让我开一次会(雪归)
    白芦镇(组诗)(姜桦)
    个人视野下的故乡编年史(孙佃鑫)
    故乡记(组诗)(符纯云)
    诗三首(苏仪)
    草木春秋(刘学刚)
    大白菜情结(厉彦林)
    樟脚和它的红茶(蒋雪孩)

    张海东艺术简历
    《北方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吴宝三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理治街宣西小区1-2栋7#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271005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476-031x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8/i

    邮发代号:14-1

    单  价:16.5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