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史哲》 > 2006年第03期
  • 基因与人格——试述基因为人格特征的原动力
  • 基因与人类行为和人格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联,而将两者贯通的研究也将有助于更深层地揭示人类行为的生物及社会起因。基因的天性是自我保存和延续,基因的表达又受到环境的影响和制约,并在进化的过程中表现出明显的习性。人类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基因,也具有天性(基因决定)和习性(环境影响)成分,而对行为的概括性描述维度,即人格结构也既受遗传的影响,又因环境而异。大量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既支持了基因对人类行为以及人格的直接影响,也同样表明了文化环境对行为和人格的影响程度。
  • 近二百年行为遗传学的回顾
  • 行为遗传学在它的第一个一百年里证明了基因对人类的人格、性情、认知方式和精神障碍的各方面都有影响。但在第二个一百年里,由于忽略了大脑、环境以及基因表达网络在人类行为上的重要性,进展一开始并不尽如人意。人类的行为以及主导行为的大脑网络毫无疑问是由许多基因经由发育和环境错综复杂的巧妙结合而形成产生的,而该领域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尚有待于未来科技的发展。
  • 特约评论人语
  • “人是什么?”这个古老而永恒的司芬克斯之谜,总是梦魇般地折磨和困顿着人类自身。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不是在这种无尽的反身性追问中成就自己的文化及其传统的。回眸上下数千年人类文明足迹,我们蓦然发现文明的分野竟源于人的自我意识类型的差异。因为人如何理解自己就如何塑造文化。窥破文化的秘密需要到人性论中寻求答案。于是,对人性问题本身的清算和反刍,就具有了超出狭隘学理范围的含义。每当人类文化遭遇危机时,人们都不得不重新内省自我理解方式本身。
  • “走出疑古”的困惑——从“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失误谈起
  • 当下古史年代学研究可行的路径,仍应是在古文献“文本”的基础上多方联络和考证,力求将已有的年代系统调整到能够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的水平上。夏商周断代工程不由此途,而将主要精力放到非文字史料的调查和取证上,所得结果大都不可据。工程所提倡的多学科方法带有泛科学化的倾向,由此导致年代学论证上的一系列失误。这些失误表明,作为工程的指导理念,“走出疑古时代”的主张以及“超越疑古,走出迷茫”的提法,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是不妥当的。
  • 孔子社会学说的逻辑构成(下)
  • 孔子是在“仁”、在对人类的这种整体关怀的基础上建构起自己的思想学说的。在孔子思想中。能够遏制无限膨胀的私利欲望的是“义”。在当时“家”、“国”同构的社会关系中,孔子特别重视“孝”和“悌”。在孔子思想中,“忠”、“信”都是处理一般人际关系的原则,“臣事君以忠”并没有后代儒学家所强调的“尊尊”的人身依附性质。“法”和“礼”是当时社会的两种联系方式。“法”体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系,“礼”体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关系。孔子重视“礼”和“礼治”,其根本意图在于强调合作关系而淡化和消解权力关系,以改善人类和人类社会的整体存在状况。孔子思想的产生,标志着决定中国社会和中国历史存在与发展状况的不再仅仅是政治的权力,而是由政治权力与文化权力构成的对立统一关系的合力。
  • 道统、系谱与历史——关于中国思想史脉络的来源与确立
  • 古代中国思想史的叙事脉络,大体来自三个不同的“系谱”,它们仿佛考古中的三个“堆积层”,分别是:(一)古代中国的“道统”,(二)近代日本“支那哲学史”与现代西方“哲学史”框架下的中国思想清理,(三)20世纪30年代以后逐渐形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思想史叙事。这三重叙事方式,在一种很有意思的结合下,确立了直至如今的中国思想史基本脉络,并且越俎代庖地充当了思想世界的“历史”。在这一思想史叙事逐渐脉络化背后,有一种发掘精神资源和思想传统,为当代重新树立“统绪”的意图。可是,这样的叙事脉络忽略了古代思想世界具体的历史环境、政治刺激和社会生活,也使得中国思想史常常出现后设的有意凸现或者无意删削,并且由于脉络化而线索变得很单一。因此,新思想史研究,应当回到历史场景,而在思想史与知识史、社会史和政治史之间,也不必人为地画地为牢。
  • 道、学、术:道教史研究的新视角
  • 术、学和道的双向互动关系是道家演变和道教产生、发展的内在实质和动力,其中,术与道的双向互动关系更加重要。以道统术,以术得道,是道家、道教思想发展演变的内在动力。据此可以解决道教史研究中如何处理道家与道教的关系、道教与科学的关系、道教究竟是不是宗教、道教史的分期等问题,并可以借此整合道教思想的外史和内史的研究。
  • 全真道的创建与教旨
  • 全真道是由王重阳在山东宁海创立的。在山东半岛,他度化了七大弟子即后来的北七真,山东半岛遂成为全真道的重要阵地。全真即全有形之物的本真,这个本真就是万物所蕴涵的道,道也就是真。人的本真就是人的本性,亦即人的道性。故全真道因倡导保全人的本真、纯粹人的本性而得名。
  • 东汉“阿某”用法的文献考证
  • 词头“阿”用于人名(本文称该用法为“阿某”),古已有之。其中的“阿”同“妸”。许慎《说文解字·女部》:“妸,女字也,从女,可声,读若阿。”黄侃《说文笺识四种》:“妸,后世称人于其名上加阿字,阿本作‘妸’。”(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199页)
  • “立人”:中国现代人本主义美育思想的价值追求
  • “立人”是中国现代人本主义美育思想家共同重视的核心问题,这是由中国现代历史的内在发展要求和审美活动的基本规律所决定的。“立人”呼唤具有新质的现代人格的出现,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关键性因素,而在中国特殊的现实语境中,又普遍存在着“情感教育”的不足,导致“人的素质”的欠缺,因此从“立人”的现实要求出发,在美学活动的规律制约下,重视“人”的美育教育及其情感教育就成为极其重要的内容。
  • 私人领域对当代审美文化的影响
  • 对于我国的社会生活来说,私人领域还是一个较新的事物。就其实质来说,它是一个与公共领域,尤其是与国家权力相对的社会活动空间。它是通过对国家权力作出必要的限制,为私人个体从事经济、道德、文化和审美活动提供的一块免于权力干扰的空间。针对私人领域的这一性质,哈贝马斯曾明确地指出,如果说公共领域以平等为核心,那么私人领域则以自由为其核心。正是私人领域的自由特性使它与审美文化的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后者的生长、发展与繁荣正是以自由为基础的。私人领域在不同时期的起伏变化,也因此影响并制约着同时代审美文化的发展与特色。
  • 宋代杜甫接受的文化阐释——以杜甫与韩愈、李白、陶渊明宋代接受之比较为中心
  • 杜甫被推尊为“古今诗人之首”乃至一代文化巨人,关键在于两宋时期。杜甫在宋代典范地位的确立,是宋人在其时代、社会所形成的特定文化心理制约下,对传统文化重新审视后作出的理性选择,它实质上反映了唐宋两种文化范型的整合与转变。在这一整合过程中,韩愈、李白也曾成为宋人的备选对象,但他们最终没能通过宋代文化道德化、理性化等考量标准,而只有社甫契合了宋文化的这些精神内核。陶渊明作为宋代休闲文化的典范,取得了和杜甫并称的资格,但他提供的生活模式只是宋代儒道互补文化模式下的一种补充。杜甫才是宋代文化的主要典范。
  • 论余华小说的暴力审美与死亡叙述
  • 余华对暴力的关注是对历史的一种重新解读,其小说中的暴力描写不再注重于简单的历史结论,而是深入到历史的背后和人性的潜意识,对人的本能的攻击性及其相应的暴力性行为进行真实的还原,从而揭示那些导致暴力性事件的人性的必然性因素。如果说余华小说的暴力审美揭示了人类审美行为的另一面,那么它对死亡的关注则显示着人的生命的另一极。在余华的小说中,生与死作为人生的两极构成了一个宿命式的循环圈,死亡作为生命的归宿不仅是生命的结束,也是生命的寄托,死亡的过程与瞬间是人生宿命的一个聚焦点。其小说从不同的人称和视角展开死亡叙述,对死亡作了不同侧面、不同意向的表现。
  • 亚裔美国文学批评中的美国民族主义思想
  • 在反叛欧洲文学价值的基础上兴起和发展起来的美国传统文学批评,把研究美国文学作为对美国理念的阐释、对美国文化的构建,与作为现实国家和一种思想概念的美国相互依存,成为美国民族主义思想的重要载体。以反叛具有深刻种族主义内涵的美国传统文学批评为起点和目标的亚裔美国文学批评,从表面上看,与前者势不两立。但是,亚裔美国文学批评坚信,亚裔美国人的族裔认同是美国民族认同的一部分,把对亚裔族裔认同的诠释,作为对美国民族认同和美国理念的再诠释和再完善,结果,相当一批亚裔作品,因与美国主题无缘,被拒之于亚裔美国文学大门之外,其批评理念的民族主义实质暴露无遗。从本质上看,无论是以文化民族主义还是以全球主义为主导的亚裔美国文学批评,都是对传统文学批评的一种承继。美国文学批评的大语境,亚裔移民后代在亚裔美国文学批评中的主导地位,学术为国家权力服务的现实,以及当今为学术而学术的风气等等,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
  • 士之溯源及其早期衍变
  • “士”对中国古代文明进程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士”之初义为“任事”,后来,时代的推进和与士相关的社会生活内容的变化带来了词义的改变。殷周时期,士成为社会等级制中最低级的贵族。春秋中后期,士开始了向“古代知识分子”的伟大过渡。春秋战国之交,新型的文士集团已经略具雏形。战国时期的士,则呈现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面目。国祚短暂的秦代对士的演进也有着颇为深长的意味。
  • 强力与绥怀:辽宋民族政策比较研究
  • 辽宋都继承了唐朝在民族地区设置羁縻府州的政策,奉行因俗而治的方针,在边疆民族地区设立了具有民族特点的行政建置。比较而言,宋对少数民族的统辖不如辽紧密。辽宋民族政策的差异,主要是因为辽契丹统治集团与宋汉族统治集团的政治理念不同,前者重在强力统治,以获取直接的经济利益和兵力的补充为目的;后者则重在绥怀,以寻求民族地区的稳定为目的,不惜以钱、物的赏赐来赢得少数民族的臣服。辽宋这两种不同的民族政策,对以后的各王朝都具有相当影响。
  • 宋朝置场收购的法规与执行
  • 宋朝政府购买体系中的置场收购,在法律层面上和实际执行层面上都是最常规最基本的购买办法。宋人通常把置场收购视为比较公平合理的交易方式,且往往将之作为制止强制性征购的一种手段。置场收购的给价之所以较为优惠,与宋政府优价惠民、避免谷贱伤农的政治需要和经济政策有一定关系,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这种交易方式面临的制度状况和市场环境。虽然置场收购一定程度上能做到自愿买卖,但它自身仍然存在强买强卖问题。说明在官民双方交易主体严重不平等的情况下,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买卖、公平交易,尽管法律条文有着严密且严格的规定。
  • 明清之际的历史选择
  • 在三方角逐的明清之际,政治格局的演变呈现出多种可能性并存的多元化走向,明王朝、李自成和关外的清军,都具备成为胜利者的历史机遇。历史最终以满清定鼎中原而尘埃落定,明朝和李自成多次错误的主动的历史选择,发挥了相当的关键性作用。清军原先是愿意和明朝议和的,但崇祯却错失了这个机会。在李自成向北京进军时,崇祯在调吴三桂援京或者南迁问题上又再失时机。李自成进入北京后若与清方谈判或者固守北京,也很可能取得胜利。历史发展的规律性,归根到底要通过主观能动性的正确选择方能得以具体体现,这就是明清之际历史给我们的启示。
  • 宗教对于人类的意义——简论康德与黑格尔的宗教哲学
  • 康德与黑格尔的宗教观出自启蒙运动的思想背景,虽然他们对启蒙的宗教批判持有不同的态度。基于相同的理性主义的立场,他们提出了目标一致的建立道德性宗教的主张,但在对宗教的性质的解释上却有所不同。康德将宗教看作是出自道德的需要,“上帝”是为了实现至善而设定的“公设”;黑格尔则把宗教看作与哲学一样都是纯粹的“思”,其目标是把握真理,“上帝”即是一种真理。他们的宗教哲学的一个共同缺陷,是忽视了宗教最本真的意义在于它作为精神的安身立命之所。
  • 普遍伦理如何可能?——犹太民族与中华民族的经验及其启示
  • 犹太教社会的伦理,通常称之为宗教伦理;与此对应,中国宋代以后社会的伦理,我们可以将其叫做宗族伦理。在犹太教中,伦理的实现主要是通过各种律法,比如摩西十诫;在中国宋代以后的社会,这种律法即体现为族训和族规。换言之,这样一种伦理与法律密切相关,符合伦理的生活也就是符合法律的生活。同时,这样一种亦伦亦法的生活准则又通过教育得到落实。普遍伦理只有在法律和教育的担保下才能够实现或成为可能。这样一种伦理的真实性与合理性已为犹太民族的历史经验和中华民族的历史经验所证明.
  • 德里达论他者的命运——从哲学与非哲学的关系看
  • “解构”首先是针对西方哲学文化的一种“内部策略”,但不可避免地涉及与其他文明的“内外关系”。哲学与非哲学的“同”“异”关系于是呈现出两种表现形态;在西方文化内部,哲学始终摆脱不了与文学艺术的关联;与此同时,西方的哲学文化必须正视非西方的非哲学文化。德里达承认了作为他者的异质文化的地位,但他依然没有摆脱“种族中心论”倾向。
  • 分配正义、权利正义与权力的正当性——从司法审查的视角看罗尔斯与诺齐克的正义之争
  • 司法审查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审查公共权力是否应当为了改善经济处境最差者的境遇,而对社会资源进行重新分配,而是审查在实行分配正义的过程中,公共权力与政府行为本身的正当性。通过对权力正当性的司法审查,可以调和经济领域中的自由与平等的关系。我们需要的是一种自由基础上的公平正义观,并致力于在意识形态、制度与公共政策三个向度上,实现自由基础上的公平正义。
  • 授权立法的正当性质疑
  • 授权立法职能极度膨胀,立法范围过于广泛,立法权深度过大,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法律问题。授权立法的正当性缺陷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人民性不足;二是导致立法权与执法权由同一机关行使;三是导致权力的被授予者再度将权力授出。立法权的泛化倾向和立法权主体的多元化,将导致人民失去对法律的控制的后果,法律自身会因为过分顾及集团利益而偏离人民性,法律体系也会因利益主体和立法主体的多元化而影响其统一性。
  • 文化产业研究基地与文化产业管理学系
  • 2003年11月,山东省社科规划领导小组批准在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设立“山东省文化产业研究基地”,时任中共山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朱正昌同志(现为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山东大学党委书记)亲自审批了“基地”成立的论证报告。他认为,发展社会主义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是十六大以来党和政府的重要战略部署,“增强中国文化产业的整体实力和竞争力”,
  • 近年(2002—2005年)学术著作揖要
  • 2002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汉魏两晋卷)姜生、汤伟侠主编,科学出版社//中外文化交流史(第一卷)陈尚胜著,世界知识出版社//唐德宗评传刘玉峰著,齐鲁书社//唐代工商业形态论稿刘玉峰著,齐鲁书社//国学举要·道卷王晓毅著,湖北教育出版社//齐鲁思想文化史孟祥才、胡新生著,山东大学出版社//国学举要·史卷周晓瑜、张友臣等著,湖北教育出版社//考古学理论、方法、技术栾丰实等著,文物出版社//海岱地区周代墓葬研究王青著,山东大学出版社//美术考古学导论(第二版)刘凤君著,
  • [人文前沿/基因与人格]
    基因与人格——试述基因为人格特征的原动力
    近二百年行为遗传学的回顾
    特约评论人语(何中华)
    [疑古与释古]
    “走出疑古”的困惑——从“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失误谈起(张富祥)
    [国学研究]
    孔子社会学说的逻辑构成(下)(王富仁)
    道统、系谱与历史——关于中国思想史脉络的来源与确立(葛兆光)
    道、学、术:道教史研究的新视角(孔令宏)
    全真道的创建与教旨(周立升)
    [补白]
    东汉“阿某”用法的文献考证(魏兆惠)
    [审美文化研究]
    “立人”:中国现代人本主义美育思想的价值追求(刘向信)
    私人领域对当代审美文化的影响(李红春)
    [文学研究]
    宋代杜甫接受的文化阐释——以杜甫与韩愈、李白、陶渊明宋代接受之比较为中心(梁桂芳)
    论余华小说的暴力审美与死亡叙述(张瑞英)
    亚裔美国文学批评中的美国民族主义思想(周郁蓓)
    [史学新证]
    士之溯源及其早期衍变(余江)
    强力与绥怀:辽宋民族政策比较研究(程妮娜)
    宋朝置场收购的法规与执行
    明清之际的历史选择(陈生玺)
    [哲学研究]
    宗教对于人类的意义——简论康德与黑格尔的宗教哲学(陈嘉明)
    普遍伦理如何可能?——犹太民族与中华民族的经验及其启示(吾淳)
    德里达论他者的命运——从哲学与非哲学的关系看(杨大春)
    [政治哲学与法哲学研究]
    分配正义、权利正义与权力的正当性——从司法审查的视角看罗尔斯与诺齐克的正义之争(欧阳景根)
    授权立法的正当性质疑(柳砚涛 刘宏渭)

    文化产业研究基地与文化产业管理学系
    近年(2002—2005年)学术著作揖要
    《文史哲》封面
      2008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