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汉语使役句
  • 本文从生成语法的角度探讨汉语使动句和役格句之间的语义和语法关系。结论是:汉语没有役格动词,作格动词直接用为使动,通过句法结构来表达使役义。具体来说,役格句的结构跟使动句相同;不同的是,使动句中的使役动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词,而役格句中的使役动词是零形式。致事的句法位置高于其它论元成分,施事或客事改作致事时,要移位到致事的位置,才不违背“题元阶层”和“题元原则”。
  • “太”、“很”考辨
  • “太”和“很”修饰形容词和动词所形成的两类短语都可扩展,但其扩展形式及其转换形式不尽相同。两类短语在能否嵌入某些句法格式等方面也是不尽一致的。“太”相对于“很”的使用频率比例在提高,这是汉语日益通俗化的一个标志。
  • 论“不A不B”的否定意义及其制约因素
  • “不A不B”是汉语中一种常见的特殊否定结构,可以表达多种否定意义。本文将A、B放在特定的语义场中进行考察,指出“不A不B”的否定意义主要取决于A、B的语义性质。同时,本文根据“主观性”与“主观化”的理论,分析了“主观性”这种语用因素对“不A不B”否定意义的影响。
  • 谈“否定是非问句”
  • 本文描述了否定是非问句的基本格式;对回答否定是非问句时用“是”和“不”的规律谈了看法;分析了不同格式的句意倾向、语用功能。
  • “个个”、“每个”和“一个(一)个”的语法语义分析
  • 本文通过对当代、现代、近代时期的2千多万字语料的考察统计,证明“个个”一般作主语,表示周遍意义;“个个”修饰名词的能力很弱。“每个”多用作定语,作主语较少;作主语时有逐一指称的性质,且其后的谓语部分多是从量上对某一集合中的个体进行描述。“一个个”作主语不表示周遍意义;作状语有时是表示动作的次序性,有“依次”、“逐一”的意思,有时表示出现较多的一种情况,有“纷纷”的意思;作定语有“数量多”的意思,有时含有“每”的意思。“一个一个”一般作状语,表示动作的次序性;作定语只有“数量多”的意思。
  • 现代汉语中应增设方位型合成词
  • 我们所说的方位型合成词是指下列类型的词:身上 世上 部下 手下 心里 那里 目前 面前 幕后 敌后 分内 心中 空间 海外 此外 之所以把这类词命名并确认为方位型合成词(以下简称Ft),是因为它与方位短语(以下简称为F2)相比在诸多方面有着基本相同的特点。但据笔者所见,到目前为止,还未见有人提出方位型合成词这一术语,更未见有人把这类词归入方位型。目前使用的各类《现代汉语》教材,对这类词基本上是采取回避的态度——视而不见、避而不谈。这无疑是一种缺憾。本文主要就增设该类型合成词的理据和理论实践意义以及相关的问题作一初步的探讨。
  • 尹世超著《标题语法》出版
  • 《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马庆株卷》等4卷出版
  • 《二十世纪的汉语语法学》出版
  • 《语言文学和文化学术集刊》(第1集)征稿
  • “汉语方言语法研究高级研修班”在北京举办
  • 第二届现代汉语语法国际研讨会(暨第八届现代汉语语法研讨会)征稿通知
  • 第一届韩国中语中文学国际学术会议在延世大学举行
  • 焦点问题研究综述
  • 本文考察了近年来国内学者结合汉语事实对焦点理论进行的一般性研究,对焦点的概念、标记、分类、数量和功能等问题进行了整理、比较、归纳与综合。
  • 论汉、日两语不同的音长特征
  • 一、研究汉、日语音长之缘起音长(发音段音位时持续时间的长短)是在任何语言的发音中都会与音段共生的一种超音段成分,但每种语言对音长的敏感度或利用率却因语而异。有的语言对此视而不见,或习焉不察,成为地道的自然语音的伴随成分,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发音的羡余成分;有的语言把音长作为标准发音的组成部分,成为表达该语言的重要成分,如果发不好人们心理预设的规范的长音或短音,
  • “そち"与“做”在语法方面的对比
  • “做”和“そち”都是最常用词语,它们之间在语法方面存在着很多相似处,但是这并不意味它们完全相同。正是这些不同点混淆在相同点里边,造成日本学生在学习中文时的误解,随意地套用,出现“负迁移”。作者试图分清它们之间的异同之处,总结它们之间的规律,帮助学生抓住不同点,正确地使用“做”。
  • 理论语法与教学语法的衔接问题——以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为例
  • 过去的几十年中,理论语法和教学语法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理论语法和教学语法的衔接问题一直解决得不理想。从第二语言教学的角度来看,不仅要区别理论语法和教学语法,还要区别第一语言教学语法和第二语言教学语法,区别供教师用的语法和供学生用的语法等等。理论语法学家应该考虑到语言教师和语言学习者的需求展开课题研究,语言教师应该注意及时从理论语法著作中吸取新的研究成果。
  • “我国,,中的“我一”兼论对外汉语词汇教学
  • 本文从形式和功能角度考察了“我国”一类词中的“我一”,提出“我一”指“说话人这一方”时,是一个黏着词根,当它处于前字的位置时,常常和表示集体意义的名词性成分,有时也和表示一般物件的名词性成分构成一个词,“我一”和后面名词性成分的关系不是领属而是指别。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应根据这类词的特点,进行整体词义、语素义和构词规则的教学。
  • 汉语零形回指的句法驱动力
  • 本文在“语法研究的三个平面”理论背景下,对同话题推进的语篇中,处于话题地位的零形式回指的句法驱动因素做了探讨,并据此制定了规则。由于这些规则对零形式回指出现的条件做了清晰的描述,它们能用来解释和生成零形回指,并有助于第二语言汉语教学和汉语自然语言的计算机处理。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