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连字句的序位框架及其对条件成分的映现
  • 本文探讨以隐性量级序列为认知基础的连字句的句法语义问题。我们认为,人们根据“理想的认知模型”来建立事物之间的情理关联并确定各自的情理值。依据一定的情理值,人们便能够把相关事物序位化。汉语连字句正是用来实现人们对外部事物进行序位化操作的一种句法手段。这种序位化的操作,在汉语中是通过有序名词的序位激活和无序名词的序位建构来实现的。当名词空间序位框架映现到动词上时,便表现为以时间序位框架为底层结构的条件成分。于是,我们便对连字句的种种句法语义现象作出统一的解释。
  • “我看”与“你看”的主观化
  • 表“观察义”的“我看”与“你看”发展为表“认知义”,再发展成“话语标记”,这是一个主观性增强的过程。本文描写了“我看”与“你看”的分布,当它们后带时体成分时多表示“观察义”,带小句宾语时常表“认知义”,“认知义”的进一步虚化使得“我看”与“你看”成为了“话语标记”。同时对“我看”与“你看”带小句宾语的结构——“我/你看+NP+VP”进行了分析,由“(我/你+看+NP)+VP→我/你看+(NP+VP)”的重新分析的过程具体反映了“我看”与“你看”主观化的演变历程。
  • 递及比较句的语义理解及制约因素
  • 本文把由“-N比-N+VP”结构充当谓语部分的句子称为递及比较句,句法结构记为“X+-N比-N+VP”。递及比较句的规约意义是表示程度的累进,蕴含意义是表示周遍。递及比较句要求“-N”指代的对象呈现为一个程度递增的线型有序序列。如果“-N”指代的对象具有时间性数量特征,由于时间一维线性不可逆的特点,“-N”指代的对象一定可以呈现为一个线型有序序列,递及比较句激活的是规约意义;如果“-N”指代的对象只具有离散性数量特征,不具有时间性特征,递及比较句的强势意义是激活蕴含意义,即表示周遍。只有当对象具有“有序”的特征时,才有可能激活规约意义。如果表述对象同时具有离散性和时间性特征,那么则可能同时激活规约意义和蕴含意义,句子的表达内涵更丰富。文章最后还分析了递及比较句与用“越来越”和“都”的句子之间的差别。
  • 与“从”字相关的固定格式的考察
  • “从+X+Y”格式在句子中主要作状语。这种格式可以有三种形式:“从+X+A”主要表示处所和位移动作的起点,也可以表示依据,在语义上可以分别指向句子的主语、谓语、宾语;“从+X+B”主要表示时间;“从+X+C”表示观察问题的着眼点或所依据的理由。
  • “N人”的个体义、集合义及可接受性
  • 现代汉语中存在“N人”一类说法。“N人”表达集合义,可以从其前后成分中得到验证;“N人”显示个体义,主要从其前数量词语或后现表人名词中得到体现。根据“N人”句法语义上的差别,我们将“N人”分为A、B、C三类,认为三类存在一个稳定性和可接受性渐弱的序列。最后从“N人”的经济性、“N人”与“N的人”组合的对比以及“N人”的命名作用等方面探讨“N人”的语用价值。
  • 名词性的“名词+动词”词组的功能考察
  • 本文主要对“名词+动词”词组在句中可占据的句法位置进行了考察,结论是:名词性的“名词+动词”词组在句中可作主语、宾语、定语、中心语。作定语时,与中心语之间可有“的”,可没有“的”;作宾语包含两种情况,作动词的宾语和作介词的宾语。此外,还对名词性“名词+动词”词组中名词和动词的语义关系进行了考察,结论是:名词和动词之间除了具有对象与动作的语义关系外,还有工具与动作、处所与动作、原因与动作、施事与动作等关系。
  • 现代汉语范围副词的连用
  • 本文在承认有范围副词这一副词次类的存在,而且是一个可以列举的半封闭类的前提下,对范围副词的连用方式、连用类别等现象进行分析;比较各范围副词连用能力的强弱,并找出其中的规律。文中的“范围副词”是广义的。
  • 双宾动词对配价成分的语义选择
  • 为了更好地研究双宾动词对配价成分的语义选择,我们先看给予义、告知义和取得义的含义。朱德熙(1979)曾经对给予义和取得义作过明确的说明,认为给予义是指:
  • 本刊启事
  • 汉韩混合型外来词对比
  • 汉语和韩语都存在大量的混合型外来词。两种语言的混合型外来词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它们体现在五个方面:(1)结构方式;(2)构成成分的音节;(3)构成成分的来源;(4)外来成分和固有成分的组合方式;(5)构成成分的类型。
  • 汉语口语多媒体教学的体验和思考
  • 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汉语口语课如何体现直观性、形象性,如何提高学生的开口率,以及如何体现交际性原则,对提高口语课堂教学的效率至关重要。本文是对汉语口语课多媒体教学的体验和思考,希望能为汉语多媒体教学与课件设计提供参考。
  • 从HSK(高等)成绩看言语技能的发展
  • 本文通过对54份试卷样本的分析得出如下推断:高级阶段有汉字背景的汉语学习者在目的语环境中,听说读写四项言语技能发展严重不平衡:即,听力发展迅速,体现在高中低三个分数段;口语能力开始有所发展,但很快就出现停滞状态,发展极其缓慢;低分组在阅读上表现很弱。相应的教学对策是:(1)加强高级口语训练,即在流利性、得体性及成段表达上下工夫;(2)对程度较低的学习者要重视快速阅读训练,可从训练词义辨析、语法结构、成段表达入手。
  • “即使连X(,)Y”嵌套式
  • 本文从句法、语义、篇章衔接几个方面考察分析“即使”结构与“连”字结构嵌套使用而形成的新结构式——“即使连X(,)Y”。文章认为该结构式兼表让步和强调,“即使连”常用来引导让步强调复句,由它引导的片语可做单句的某个成分或者在复句中做小句的某个成分;该结构式成立的语义基础是“即使”跟“连”都具有一个表示分级语义系列的功能;“即使连”跟其他关联词搭配使用,主要表示让步、解说、递进、转折等衔接关系。
  • “V1着V2”之间可以有“地”
  • 在讨论连动式的范围时,“V1着V2”格式被认为是连动式的一个重要理由(如吕叔湘《汉语语法分析问题》、吴启主《连动式·兼语式》等)是“V1着V2”中“V1着”虽然在语义上处于次要地位,但在形式上它后面不能加表偏正关系的“地”,如“唱着歌进来了”不能说成“唱着歌地进来了”。但通过对王朔小说语料库的检索,我们发现,有的“V1着”可以带着“地”。例如:
  • 说说“蒸发”
  • “蒸发”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增补本(2002)中的释义为“液体表面缓慢地转化成气体”。但近几年,“蒸发”引申出了“损失、消失”等义,本文试图通过对《人民日报》中“蒸发”一词的用例分析,揭示“蒸发”由“液体表面缓慢地转化成气体”引申为“损失、消失”的词义泛化轨迹。
  • 对哈萨克斯坦东干留学生的汉语教学
  • 本文重点探讨对哈萨克斯坦东干族留学生的汉语教学实践,总结其在母语为东干语,社会交流用俄语、哈萨克语的背景下,学习汉语普通话的难点、特点以及施教者的不同做法。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