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朝鲜语反观汉语的“V得”致使结构
  • 本文以朝鲜语视角,揭示现代汉语“V得”致使结构中存在的几个特点。(1)汉语“V得”致使结构属于隐性致使,语义内部具有因果关系,但与“因为……所以……”句式不同。汉语“V得”致使结构表示的是内容领域的因果关系,多表示现实世界两种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而不是表示一种理据、缘由的关系,而且句子结构也比“因为……所以……”句更加紧凑。(2)汉语致使结构成句条件限制较多,对各组成要素的要求严格,特别是对V1的制约更为严格。(3)汉语动补结构对致使结构的发展提供了空间。
  • 日本学生汉语复合词构词法意识实验研究
  • 本文以动宾和偏正两种结构为构词框架、以首词素和末词素上的位置频率为变化条件构造不同词素组合类型的假词,通过词汇判断任务和学习任务,以日本高级水平、初级水平和汉语母语者为被试,研究了词素位置频率在中日汉语学习者对汉语双字复合词加工中的作用和地位。实验结果表明:汉语双字复合词中的词素位置频率对词汇判断和识别起着支配性的作用,是汉语复合词构词法意识在形式上的核心因素,具有语言学规律特征。
  • 汉语动词带宾语“被”字句习得研究
  • 动词带宾语“被”字句的使用频率较高,是留学生在实际表达中经常出现的句式,但现有的对外汉语教学大纲和教材对该句式重视不够。本文重点考察留学生习得动词带宾语“被”字句的情况,分析内部不同小类的习得特征并测定其顺序,以期对汉语教学实践有所帮助。
  • “停”和“停止”及其偏误分析
  • 根据各类工具书的释义,“停”有3个主要义项,“停止”只有1个义项。两者在使用频率、时效,对宾语的词性和音节等方面的要求以及构成动补结构时存在显著差异。本文调查发现,“停”的使用频率高于“停止”;“停”的时效短于“停止”;“停”多带单音节的名词性宾语,而“停止”则多带双音节的动词性宾语;由“停”构成的动补结构比“停止”丰富。留学生的偏误大都是在不清楚上述差异的情况下造成的。
  • “NP+V1”中NP分裂后移初探
  • 本文主要讨论“NP+V1”句式中,当NP内部成分之间是领属性语义关系,谓语动词为一价动词时,论元NP的分裂后移情况,以此说明“NP+V1”句式中NP短语分裂后移的条件。文章主要讨论两个问题:(1)与V1相关的因素;(2)与NP相关的因素。
  • 《汉语与对外汉语研究文录》评述
  • 赵金铭教授的著作《汉语与对外汉语研究文录》(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年,以下简称《文录》)收录了作者1997年以后在汉语与对外汉语研究方面的33篇论文。其中汉语研究4篇、对外汉语教学研究15篇、对外汉语教学评论12篇、怀念张清常先生的论文2篇。在汉语研究方面,该书从共时的典型性、南北地域差异、历史嬗变、类型比较、偏误分析等多个角度对比较范畴进行了系统探索。
  • 编辑委员会
  • 关于“施事”
  • 施事是动作动词组成的动核结构里动核所联系的主体(主事动元),它一般和表动作的动词联系在一起,非动作动词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联系施事;充当施事的主要是名词,但不同的名词充当施事的能力不一样,名词充当施事能力的强弱等级是:人类名词〉动物名词〉植物名词〉无生名词(包括事物名词、事件名词、抽象名词等);非名词性词语在一定条件下也能充当施事。典型施事的语义特征主要是:能动性,主体性,可欲性,有生性和影响性。辨认施事可以借助于形式:在动作动词组成的最小的主谓短语中动词前作主语的那个词语可判定为施事,“被”字句、“把”字句、“来/去+V”句、“使令”句等也可以帮助辨认施事。
  • 应答句式说略
  • 有些句式只用做应答句或在应答句中有特定意义和用法,可称为应答句式。本文举例描写常用应答句式的构成、类型和功能。本文的研究说明,语体和句类对句式的选择和使用有直接影响,区分语体和句类,对句式进行分类研究是将语法研究引向深入的一个有效途径。
  • 未然标记在句中的连用及其制约因素
  • 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考察未然词语标记在单句中的各种连用情况,分类描写各种连用的特点和排序规则,揭示制约连用的句法和语用因素。
  • 试论“VP的”的范畴化
  • 本文详细考察了NP为施事、受事、结果、领事、与事、处所、工具、时间和原因时,“VP的”称代“VP的NP”中NP的情况,指出称代NP的“VP的”存在着范畴化现象。NP为施事、受事、结果时,称代NP的“VP的”是原型成员,是无标记的;NP为领事、与事、处所、工具、时间、原因时,称代NP的“VP的”是边缘成员,是有标记的。文章认为称代NP的“VP的”呈现以上情况有着认知上的原因,并对这些原因进行分析。
  • 助动词“要”的模态多义性及其制约因素
  • 本文从模态语义(modality)角度,考察助动词“要”的意义与形式之间的关系。“要”可以表达义务、意愿和认识三类模态。不同意义的“要”在形式和使用上是有区别的,表现在否定形式、时间特征、疑问形式、与助动词和副词连用以及出现频率等方面。影响“要”意义选择的因素包括主语生命度、宾语动词、连用的助动词、共现的副词、共现的助词和语体等。
  • 汉语表达空间域的语序及认知策略
  • 在主谓句和话题句中,不管是方所范畴(物理空间)还是比较范畴(心理空间),汉语的认知策略都是目标先于参照点,跟语序一致。就传递信息而言,方所范畴中的目标表现为已知信息,而参照点是新信息。而在比较范畴中,多数比较句式,如“比”字句、“和/跟”字句等,其主、客体(包括比较点,如有的话),都属于已知信息,而比较结果则是新信息。但在“于”字句中,其客体也是新信息的一部分,这是客体成分充当谓词补语的结果,也说明“于”字句的话语功能不同于其它比较句式。汉语的另一特征是修饰语必须出现在中心语之前,造成偏正结构中参照点似乎先于目标的假象。但这跟信息结构并不相矛盾,因为偏正结构是重组信息的手段。其它语言,如英语,修饰语可以出现在中心语之后,使其认知策略在信息结构和偏正结构中相互一致。忽略了语言个体的差异,是以往研究未能确认跨语言认知策略和语序选择的一个原因。
  • “每隔+数量+VP”的语用歧义认知研究
  • 从本质上讲语言歧义不仅是一种交际现象,也是一种认知现象,本文对“每隔+数量+VP”歧义认知度调查的分析显示:(1)人们对“每隔”数量对应式的歧义认知度较低;(2)量词的语义特征对歧义认知度没有影响,而数量大小对歧义认知度存在影响;(3)年龄层次、知识背景、思维水平大致相当的人们,语言认知水平存在差异。大体而言,概念化的知识结构、焦点整合、认知趋简心理以及“隔”意的虚化倾向是“每隔”式歧义认知产生影响的四个相关因素。
  • 属性类“名1+(的)+名2”对名1、名2的制约
  • 属性类定中“名1+(的)+名2”格式对名1、名2有一定的制约。生命度较低的名词、无价名词、有隐喻用法的名词及无指用法的名词容易进入名,位置充当属性指标;而生命度较低的名词、非专有名词、非定中式的抽象名词比较容易进入名2位置。
  • “好个……”结构探析
  • “好个……”结构唐五代时就已产生。发展到现代,“好个……”结构有“好个NP”与“好个VP”两种形式,其中“个NP”与“个VP”都是定指性的体词成分;“个”应是量词,而不是助词;“好个……”应是倒装的结构;它的基本意义是评价,而结构意义的确定需要依靠语境。
  • 程度副词“怪”用法再探
  • 本文在有关程度副词“怪”既有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尚待进一步探讨的几个问题:程度副词“怪”修饰什么形容词?又修饰什么结构?还有哪些前贤们未曾提及的句法语义现象?通过对大量语料的归纳总结和分析研究,以期深化对程度副词“怪”用法的认识。
  • 关于“佬”的释义
  • “佬”是一个词素,虽然不能单独使用,但却有一定的构词能力。目前,各类现代汉语字典、词典均有对“佬”的释义,但据笔者考察,这些释义实为不确。试看:
  • 北京海渊阁书店语言学邮购书目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