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汉语动物词语之国俗语义研究
  • 汉语动物词语具有丰富的国俗语义,是汉语“文化词语”中极富特色的一个部分,是认识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民情风俗和精神世界的重要途径之一。汉语动物词语国俗语义的产生是有一定理据性的,主要有语音理据、功用理据、相似理据、象征理据等,而汉语动物词语体现的国俗语义镜像主要有汉民族的图腾崇拜、汉民族的思维特征、汉民族的传统伦理观念等。
  • 第二届汉语语法南粤论坛纪要
  • “第二届汉语语法南粤论坛”由广东省中国语言学会主办,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州大学协办,肇庆学院承办,于2008年11月15日至17日在肇庆举行。与会代表共40余人,分别来自广东、香港、澳门等地,邵敬敏、张玉金、施其生、彭小川、李炜、朱城、石定栩、张敏、徐杰、邓思颖等学者与会,此外,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大学教授陆俭明、
  • 《第三届汉语方言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出版
  • 安徽省语言学会第十四届年会召开
  • 安徽省语言学会第十四届年会于2008年11月1日至2日在皖北古城宿州市召开。本次会议由宿州学院承办。本届年会与会代表有82人,提交论文56篇。
  • 汉韩姐妹排行称谓对比
  • 由于汉韩亲属称谓语之间存在着一些平行的现象,这对双方互相习得对方的语言无疑是有利的。但同时我们也发现,汉韩亲属称谓语之间也存在着一些不平行的现象。本文拟通过汉韩语姐妹排行称谓之间的对比分析,试图找出汉韩排行亲属称谓之间的对应规律,以期对第二语言(汉语、韩国语)教学和词典的编撰等提供借鉴。
  • 对外汉语口语教学目标的实现
  • 对外汉语口语教学的目的是培养和提高外国学生的跨文化口头交际能力,而跨文化口头交际能力具体体现在准确、流利、得体、多样四个语言教学目标上。那么,如何在实际教学中帮助学生达到这四个目标,实现语言形式和意义的平衡,就成为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本文根据国内外已有的研究成果提出了通过任务型教学途径实现对外汉语口语教学目标的训练方法。
  • 浅谈报刊综合课的成绩测试——以CIEE四年级(下)汉语课程为例
  • 本文以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上海中心2008年春季四年级(下)的汉语课程为例,从该课程的口试、听力和笔试实例出发,评价该课程成绩测试的优劣,探讨报刊综合课的教学与测试。本文认为,在成绩测试中应当维持一定的考试频率,保持较为固定的题型,注意口语、听力和笔试之间的衔接,并适当增加重点词汇和语法出现的频率。另外,要特别注意贯彻以话题为中心实施教与学,注重功能和交际的培养。
  • 汉日汉字词研究——兼谈对外汉语教学
  • 本文回顾了1980-2007年汉日汉字词的研究成果,对汉日汉字词研究的现状进行梳理,对研究不足进行探讨。现状部分从汉日汉字词的数量分析、汉字词在对日汉语教学中的作用、汉字词的对比分析、偏误分析等方面进行;不足部分主要包括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不够,研究角度过窄,对习得过程习得难度研究不足及成果转化不够等。
  • “第”与“笫”音义之辨
  • “第”与“第”两个字字形相似,但读音不同,意义也大相径庭。然而很多人都误把“笫”当成“第”。我们设定两个关键词:“床第之欢”和“床笫之欢”,在百度上搜索,“床第之欢”为129,000项,“床笫之欢”为31,600项;用Google搜索引擎搜索,正确的“笫”的用例有60,000项,
  • 语法研究中“解释”的解释
  • 本文认为语法研究既应重视描写,也应重视解释。把语法中的“解释”分为狭义解释和广义解释两类:“狭义解释”旨在探索语法现象成因的共性,以建立一种解释语法现象的理论模型;“广义解释”则包括共性解释理论之外的其他解释。文章认为描写语法应加强解释性,才能更深刻地理解所描写的现象,同时描写语法也应注重语法现象解释的多样性。文章还从生成、理解以及外因、内因等角度讨论了语法现象成因的哲学解释:提出句子的生成可分为静态生成和动态生成,静态生成的过程是由语义结构映射为句法结构的过程,动态生成的过程则是客观事件经过认知和思维到语法的过程;理解语法现象必须从句法结构深入到语义结构,并根据各种因素进行综合性的解释;本文认为制约或影响语法现象的原因有外因和内因,外因是动力,内因是条件,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起作用。
  • 方位短语结构分析
  • 人们感受空间离不开参照物、方位词和所指区域三个因素。参照物可分面性参照物和线性参照物。所指区域分外所指区域和内所指区域。线性参照物、面性参照物同外所指区域、内所指区域的位置关系比较复杂。方位短语分顺序式和逆序式,逆序式又分“同义逆序式”和“异义逆序式”。欧化式属于“同义逆序式”,线性参照物的方位短语属于“异义逆序式”。线性参照物的自身分段有其特殊的表达方式。
  • 对话语标记的重新认识
  • 国内外学界对话语标记的意义、功能及句法特性等的理解有较大争议,本文认为语用标记可分为四小类,狭义的话语标记是语用标记之一,话语标记结构上属于元话语层面,处于单个小句句法之上,既反映说话人对基本话语的主观态度,又标识出句际关系,在功能上可区别于其他三类语用标记,其语篇上的连贯作用在于主观评述功能。
  • “莫非”的功能差异及其历时演变
  • 现代汉语中“莫非”是一个常用语气副词,具有“揣测”和“反问”两个义项。本文在描写“莫非”由主谓结构演变为语气副词的词汇化、语法化轨迹的基础上,探讨这两个义项产生的主观化途径和机制,并从与语气副词“难道”的竞争角度分析这两个义项的历时状况及其对共时功能差异的影响,归纳出其词汇化、语法化和主观化的机制。
  • 面向中文信息处理的“n+n+n”结构句法功能歧义问题研究
  • 本文在潜在歧义理论的基础上,分析了三项名词同类词短语中三个名词的语法、语义、语用特性,对汉语中的“n+n+n”结构做了比较全面的研究,目的在于找出这种结构产生句法功能歧义的原因和消解这种歧义的策略。
  • “时时”、“不时”、“时不时”的句法语义分析——兼谈其在频率副词系统中的地位和作用
  • “时时”可分为表持续量的“时时1”和表重复量的“时时2”,本文指出其各自出现的句法环境。表重复量的“时时2”、“不时”和“时不时”在句法功能上很有特点:它们既不全同于带有判断性的“常”类义频率副词,也不全同于带有描写性的“屡”类义频率副词。从其在频率副词系统中的作用来看,它们在这两类频率副词之间起到桥梁作用,体现了语言表达的经济性。
  • “个”前“一”的隐现在现代汉语中的发展
  • 本文通过比较近代汉语(以《醒世姻缘传》为例,以下简称《醒》)和现代汉语中“个”前“一”的隐现的异同,探讨了这种语法现象从近代汉语到现代汉语的发展变化:一是在《醒》中,“一个”或“一个+NP”没有支配性或限制性前加成分时,“一”必须显现,到了现代汉语也是如此。二是在《醒》中,“一个”或“一个+NP”有支配性或限制性前加成分时,“一”可以隐省,到了现代汉语发展为只有支配性前加成分时,“一”才能隐省。与《醒》相比,现代汉语中支配性成分后面“一”的隐省也大为减少。这是汉语句法精密化的表现。
  • “接连”、“连续”、“一直”的认知语义差异
  • “接连”、“连续”、“一直”都表示持续义,但“接连”更强调[+多次],“连续”更注重[+连贯],“一直”更强调[+不变]。认知上,“一直”着眼于动作或状态的内部持续过程,该过程是均质的、无界的;“接连”、“连续”是从整体上来关注动作或事件,表明动作或事件是由若干离散的个体单位构成的,因而整体上也是离散的。“接连”、“连续”、“一直”各自凸显不同的语义侧面。
  • “结果”的语法化历程及语用特点
  • 本文考察了“结果”的语法化历程,并在此基础上分析“结果”语法化的动因,主要有认知规律、语用规律、类推机制与重新分析。同时,“结果”应该是表示承接关系的连词,而不是因果关系连词,它的前一分句必须是一个表示动作行为的事件句。
  • 儿韵和儿化韵的实验分析
  • 本文利用声谱技术对儿韵和儿化韵进行语音实验分析,在对前人的研究成果进行修正的基础上提出新的论点。一是证实儿韵存在两种并行不悖的发音方法:一种是带有动程的逐渐卷舌,一种是先卷舌再发音;二是证实儿化韵中卷舌音色的载体不是音丛,而是一个单纯音素;三是证实形成儿化韵的“儿”的读音跟儿韵是一个音。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