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韵律结构看形容词
  • 从韵律结构来看,形容词在语法结构中表现出跟名词和动词不一样的组合特点,令人费解。以往研究所存在的问题在于过分看重名、动、形之间的区别,预设汉语里名、动、形跟英语等印欧语一样是三个分立的、互斥的类。其实汉语里首先重视的是"大名词"和"摹状词"的区别,"大名词"里包括动词和形容词,"大名词"通过重叠形成"摹状词"。形容词的双音化是一种"准重叠"手段,双音形容词也具有摹状词的性质。按照这个新认识,在划分形容词内部小类的时候应该拿单音双音的区分作为首要的标准。最后说明汉语的形容词在"词类地图"上表现出来的多重性。
  • 由介词“作为”构成的包含关系句
  • 由介词"作为"构成的包含关系句有七种表现形式,NP与S有上下义(包含)关系、整体—部分关系,当NP之前、之后数量词出现时,它们连同NP一起与S形成等同关系。其中上下义关系是基本关系,也是典型特征。"作为"和助词"来说(讲)"是话题NP的标记。该句式具有逻辑性、归类性、对比性。"作为NP"具有话题性、突优性、说服性、提示性等语用特点。本文还论述了"作为"的作用,对一些不合格的该句式作了分析和矫正。
  • 复动“V得”句的构造及相关问题
  • 复动"V得"句由述语构件和补语构件构成。述语构件和补语构件之间有一个句法界限"V重得","述语构件+V重得+补语构件"框架是复动"V得"句两个构件的组构框架。复动"V得"句有很多派生句式,"NP1+V重得+NP2+V2P"可表达三种意义,这是由于构造过程不同造成的;复动"V得"句的语义结构可概括为动作事件导致了某种结果范畴或引起某种伴随特征;语用结构框架是"话题—述题"结构,句法结构框架是"主语—谓语"结构。
  • 关于反问句的重音
  • 特指型反问句疑问代词往往不带重音;若带有重音,则往往带的是强调重音。反问句中往往是某个成分带有对比重音;如果没有对比项,动词前的副词等修饰成分和情态动词经常带有对比重音。"有"、"是"、"这"、"那"等成分在反问句中经常带对比重音。
  • “没完没了地VP”与相关结构——兼谈非终结图式与渐次扫描
  • 事件从内部观察有终结和非终结之分。"没完没了地VP"与"VP不完地VP""VP也VP不完"都是表达非终结的结构。它们在高层语义上具有一致性,体现非终结特征,但在认知模式、认知取向和表达倾向上存在差异。非终结性结构体现人的渐次扫描认知模式。渐次扫描需要进行内部分化,首先分为离散性渐次扫描和连续性渐次扫描。由于事物的参与,进而产生异质事件离散性渐次扫描、同质事件离散性渐次扫描、异质事件连续性渐次扫描和同质事件连续性渐次扫描四种认知图式。认知图式最终制约句法结构的合格性和歧义的生成。
  • “序数+形容词”与非时空排序
  • 现代汉语中"序数+形容词"表示"非时空排序",排序依据是事物的某种"属性"。本文主要分析"序数+形容词"的语义构成和类型,发现能够进入该格式的名词性成分所表示的事物一般是社会化程度比较高的;能够进入该格式的形容词具有显示排序属性和排序方向的双重功能,且以量度形容词为主。
  • 主宾语位置上名词的属性义表达
  • 本文从名词的空间义与其他意义类型的区分出发,分析了现代汉语主宾语位置上表达属性义名词的形式与语义特点,认为在主宾语位置上表属性义的名词,存在以单数形式表示属性主体复数的用法。此时,指"个"接近指"类"用法的个体量词,正是实体名词在主宾语位置上不指称实体而指称实体"属性"的形式标记。
  • “来/去”语义泛化的过程及诱因
  • 本文主要分析动词"来/去"语义泛化的过程及其诱因。"来"的语义泛化经历了"发生、来到"义阶段和"做某个动作(代替意义更具体的动词)"义阶段;"去"则经历了"去1"、"去2"和"去3"阶段以及"去4"阶段。本文认为,虽然"来/去"语义泛化的过程不一样,但其泛化的原因却有一致性:经济原则是"来/去"语义泛化的外在动力,隐喻和转喻是"来/去"语义泛化的内在机制。
  • “还”的主观性及其句法实现
  • 本文主要讨论"还"的两种具有主观性的意义,即"持续义"和"反预期义"。"还"的"持续义"体现了说话人的视角,在"持续"场景中,它总是指向时间终点的情状,并将其与作为背景的其他情状关联起来。"还"的"反预期义"体现的是说话人的情感和认识,当说话人的视角由客观轴转移至主观轴时,它指向的是言语场景中的话语,并将其与预期对立起来。在描述这些场景时,"还"是成句的必要成分。
  • 现代汉语宾语选择问题研究述评
  • 本文从以下四个方面对汉语宾语选择问题的相关研究进行评述:(1)及物性的透明度;(2)旁格成分作宾语现象;(3)必有成分的配位调整;(4)事件组合带来的宾语选择问题。汉语宾语选择问题的研究必须透过表面现象,把各类由论元结构变化造成的非常规动宾结构分离出来。只有对这些现象分类进行深入研究,才能找到汉语语义角色与宾语的深层对应规律。
  • “多维输入—互动输出”汉字认读模式在初级口语教学中的运用
  • 本文针对初级口语课堂汉字教学,主张只认读不书写,在教学实践的基础上提出"多维输入—互动输出"汉字认读模式,并着重介绍了实现这一模式的两种主要教学方法:在凸显汉字整体特征以及形体结构特点的多种形式的游戏中认读汉字本身;将汉字放入常用词、常用句、常见语篇中,培养学生的字感、词感、句感和语篇感,最终实现学生汉字认读自动化。
  • 韩国学生“在NL”句式的习得研究
  • 由介词"在"介引处所成分所构成的"在NL"结构在句中有三个位置,构成三种句式。本文用看图写话的方式对韩国学生习得汉语"在NL"三种句式的情况进行考察和比较,进而研究韩国学生对"在NL"三种句式的习得顺序和过程,以期为这一语言点的对韩汉语教学有所启示。
  • 俄罗斯留学生使用“了”的偏误分析
  • 本文以北京语言大学HSK动态语料库为基础,通过语料调查俄罗斯留学生使用"了"时产生的偏误,归纳出偏误的类型、比率及其分布情况,并分析偏误的原因,以期为俄罗斯留学生的汉语教学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参考。
  • 关于新加坡华语语法教学的若干思考
  • 本文通过对新加坡华语语法教学现状的分析,提出必须对新加坡华语语法教学重新认识,并结合新加坡华语语言环境的变迁,讨论语法教学中语法变异的处理等问题。本文认为,在新加坡华语教学中必须强化语法教学,区分不同类型的语法变异,通过情景和任务教学法来构建儿童华语语法能力,强调应充分利用学习者的英语第一语言能力辅助实现华语语法能力的形成和发展。
  • “称为”和“称之为”
  • "称为"和"称之为"是汉语中常用的动词短语。《现代汉语八百词》"称"条:"称呼;名叫。可带‘过’。必带宾语。"又分为三种情况:a.带名词宾语时,"称"一般不单用,前面常有副词性成分;b.称+名。[+为]+名:;C.称+为。多用于“把”字句。在实际使用中,“称为”后面必带名词性成分。“称之为”可以看作“称+名。[+为]+名:”的变体,其中的“之”指代“名。”,后面也必带名词性成分,也就是“名:”。这两个动词短语在用法上有共同点,但也有不同点。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