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标记词“的”的隐现与位置看汉语前加词的性质
  • 前加词在指称性与修饰性动词前,不带"的"的均须分析为状语,附加"的"只能认定为定语。借助于"的",前加词是作状语还是定语及其在词性上是副词还是区别词都能互相转换。另外,其后"的"与"地"的分工也并非都界限分明。前加词的状、定分布与副、区转类并没分化出不同的义项,表明实副词与区别词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兼类,而是同一上位词的不同下位小类。标记词"的"的隐现与位置对充当状、定的形容词只能划分成分而不能区分词类,间接证明实副词与区别词的功能差别只是同一词类的两种不同功能。既然实副词与区别词同属一类,那么,目前归入"副词"的表示词汇义的实副词理应退出,与区别词一起合并成一类前加词。
  • 状态形容词可以重叠吗?——从“雪白雪白”与“雪白”的关系谈起
  • 本文通过对"雪白雪白"和"雪白"句法形式、语音形式和语法意义的分析,以及同性质形容词重叠的比较,证明"雪白雪白"不是"雪白"的重叠而是语用(修辞)手段"反复"的运用。这样,在系统上保证了状态形容词内部语法性质的一致性和与性质形容词语法性质对立的严整性。本文还证明,"矮胖"、"瘦高"等不是状态形容词而是表示两种可共存属性的性质形容词的并列结构。最后,本文认为从句法、语义、语用三个层面分析语法问题时要把这三个层面区分开来,以保证研究结论的科学性和可靠性。
  • 副词“从来”的语义及其句法特征
  • 通常认为"从来"表示从过去到现在一直保持某种情况或状态。事实上"从来"并不都是表示从过去到现在,它的基本语义是表示历经某一特定范围内的每一时点。"从来"句也不都是表情况或状态一直如此,没有变化,而是一种概率表达,带有说话人的主观性,句法上对谓词有较强的选择性,一般要求有特定的副词同现。从时态上看,"从来"是曾然体和常然体,只能表示过去或现在,不能表示将来。
  • 也说周遍性构式中的“都”和“也”
  • 周遍性构式中,"都"分布自由,"也"分布受限;"都"倾向于肯定形式,"也"倾向于否定形式;"都/也"有时可互换而构式义不变。针对这些现象,本文从句法演变的角度和构式与"都/也"的互动入手,考察"都/也"的不均衡分布,提出构式义与"都/也"语义的融合以及构式形成过程中"前附词"的脱落或产生等解释性理论和说明。
  • “不免”、“难免”、“未免”的语义语用分析
  • "不免"、"难免"、"未免"都基于因果关系,"不免"重自然而然性,"难免"重因果推断性,"未免"重主观评价性。"不免"分为"不免_1"与"不免_2",前者是客观陈述,后者是主观陈述。文章运用"刺激-反应"理论考察因果关系主观性连续统,得出从"不免_1"、"不免_2"、"难免"到"未免"主观性不断增强。并从前加词语的客观性与主观性、结果事件的行动性与状态性、现实性与虚拟性、积极性与消极性、肯定性与否定性等方面进行了句法语义验证。最后讨论了三者不可替换与可替换的条件,并分析了三者表达功能的差异。
  • 回声性反问标记“谁说”和“难道”
  • "谁说"和"难道"是现代汉语中稳定性很高的反问标记。它们有共同的来源特征,即由言说动词"说/道"引入评价对象,其语境具有话语交互性。作为回声评价,"谁说"和"难道"的评价方式差异制约着其标记反问的方式及语用效果的差异。"谁说"和"难道"的标记化历程体现出反问的产生和发展依赖于回声评价的一般规律。
  • “交换ICM”方向性的句法表现
  • "给予"类动词和"取得"类动词在句法表现上有相同之处,如都可构成"NP_1+V+NP_2+NP_3"和"NP_1+V+NP_3+给+NP_2",但也存在着差异,如"NP_1+V给+NP_2+NP_3"只适用于"给予"类动词。在ICM理论的指导下,文章论证了"给予ICM"和"取得ICM"是"交换ICM"的不同例示,二者最大的差别是方向性的不同,即"方向性"是"交换ICM"最重要的语义属性之一。而方向性是相对于参照点而言的,"交换ICM"的最佳参照点为NP_1。从NP_1来看,"给予ICM"表现为外向性,"取得ICM"表现为内向性。这一区分统一地说明了给予类动词和取得类动词在句法表现上的异同,即"V"和"给"在"方向性"上的兼容与否是"V"和"给"并置与否的最重要的制约因素。
  • “V个N”结构的语义分化与“量”的表达
  • 本文从"量"这一认知语义角度出发,根据"个"的性质和功能的不同将"V个N"结构的语义类型分为三类:V个_(名量)N(S_1)、V个_(特殊动量)N(S_2)和V个_(价值小量)N(S_3),并对三者作出形式区分,最后从显性量和隐性量角度对三者内部的语义联系作了分析和解释,认为S_1是显性量表达结构,S_3是隐性量表达结构,S_2则是显性量到隐性量表达的过渡形式,"V个N"结构从S_1到S_3既是一个显性表量到隐性表量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步语法化和主观化的过程。
  • “说不准”的语法化
  • "说不准"经历了由动补结构到情态副词的语法化过程。从语法化发生的句法环境来看,"说不准"的语法化是双小句构式"(S)+说不准+小句宾语"语法化的附带现象。事件在时间上延展的基本认知经验、"说不准"的主观能动语义及篇章中的背景信息地位是其演变的动因。
  • 句法结构的定量分析——以“有+VP”格式为例
  • 本文以普通话中的新兴格式"有+VP"为例,以社会语言学的调查方法来展开句法结构的定量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尝试分析"有+VP"这一变异格式与社会因素的相关关系及其变化特点。从研究的结果来看,"有+VP"结构的变异研究描述了新兴的句法结构在实际使用中定量性的变化过程,即先从口语的使用开始,随着使用率的增多,逐步扩展到书面语中;在不同的群体中,语言变异的分布是不均匀的,女性对新形式的使用率往往高于男性;从年龄分布来看,年龄越小,对新形式的接受度越高,使用率也就越高。社区成员也会推动言语社区内的句法变异朝着有序性的方向发展。
  • 现代汉语评价系统研究述略
  • 本文首先界定并概括语言学中"评价"的概念和特征,在此基础上初步勾勒出一个形式与意义相结合、具有层级性的现代汉语评价系统,并归纳其特点。从系统的视角出发,对以往汉语评价研究的成果进行分类整理和述评。
  • 汉语动源职事称谓衍生的特点及认知机制
  • 动源职事称谓指由从业或司事义动词直接转指施动者而衍生的称谓。表示特异职事和高级职事的动词分别比表示普通职事和低级职事的动词更具有转指优势;动词所表动作行为如果不限于与职事相关或及物动词可搭配的宾语成分义类丰富,动词直接转指施动者就会受到限制。动源职事称谓衍生的语义限制主要是由转喻认知模型中源概念与目标概念的邻近性特征和源概念在认知上的"显著度"决定的,而动源职事称谓衍生的义类优势序列则与特异职事和高级职事在社会分工体系中的高"显著度"相关。
  • 外国学生习得汉语任指范畴的难易度探析
  • 名词及量词重叠、疑问代词的非疑问用法和反义并列复合副词是现代汉语任指范畴的三种重要表达形式,但在汉语中使用频率较高的反义并列复合副词却常在对外汉语教学中被忽略。这三种形式的封闭性程度高低与其学习的难度高低正好相反。其中,反义并列复合副词的学习难度最大,其原因不是语际间的差异,而是教学者忽略对学生习得汉民族认知方式的引导以及学习者对目的语规则的泛化或不正确推论。对反义并列复合副词表任指范畴的教学,包括课堂教学、教材编写和教学大纲的制定都应该引起教学者的高度重视。
  • “X的是”:从话语标记到焦点标记
  • 本文主要分析评价性话语标记语"X的是"的构成和话语功能。"X的是"是"的"字结构和判断词"是"的组合,属于框填式话语标记语,"X"可以由单个形容词、状中式偏正短语、兼语短语和动宾短语等充当。"X的是"有主观评价功能和逻辑关联功能。话语标记语"X的是"的话语功能和焦点的功能还具有一致性。
  • “N”用法再探
  • 左双菊《"N"的妙用》(《汉语学报》2005年第3期)一文对拉丁字母"N(n)"在汉语中出现的一些新用法做了较为细致的考察和分析,认为出现这种语言现象的原因可能与"N"的发音特征有关。郭熙先生《说"N"三题》(《修辞学习》2006年第1期)一文则进一步指出"N"实际上来源于数学符号"n",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来说"N"的出现是年轻人趋新求异的结果,同时也是语言表达精密化的需要。我们十分认同他们关于"N"用法的解释,同时认为"N"的出
  • “第十七次现代汉语语法学术讨论会”征集论文
  •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句法语义研究室和《中国语文》编辑部主办的"第十七次现代汉语语法学术讨论会"定于2012年10月中旬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本次讨论会由上海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商务印书馆、北京语言大学协办。
  • 《汉语学习》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