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均衡发展再看寿光——山东省寿光市深化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纪实
  • 本刊2002年第3期发表了《为了每一个孩子的幸福成长——山东省寿光市教育均衡发展透视》的长篇报道.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教育部领导专门作了重要批示,对寿光的经验给予肯定。基础教育新的发展观——“均衡发展”逐步成为全国基础教育全局性、战略性指导思想。2005年5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若干意见》,均衡发展作为推动县域基础教育工作的政府决策被正式确定下来。 光阴似箭,转眼间距离本刊发表寿光的_长篇报道已经过了4年时间。在这4年里,作为最早在县城范围内进行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探索的寿光,发生了哪些变化,又有了哪些新的进展?为了回答广大读者十分关心的这些问题,4年之后,记者再次来到寿光,进行了深入采访。
  • 本刊报道“促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大事记
  • 2002年第3期,刊发长篇通讯《为了每一个孩子的幸福成长——山东省寿光市教育均衡发展透视》。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寿光的发展观》,及时抓住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个战略性、根本性的大问题,倡导和大规模宣传了我国基础教育新的发展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
  • 教育公平与教育差别——兼谈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
  • 教育公平是教育现代化和教育民主化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方面。同样,教育差别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和问题。如何在进一步深化教育改革、促进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协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当前教育改革和发展中一个深层次的矛盾。
  • 美国教育领导人眼中的中国基础教育
  • 2006年1月,应美国国家教育与经济研究中心邀请。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铁道赴美国洛杉矶出席“全美教育年会”,并向会议作了关于中国基础教育改革及北京市开展的教师专业发展革新项目的报告。期间.还应邀列席了美国各州教育厅长参加的以提高学校绩效水平为主题的研讨会。本文根据美国教育代表团于2005年9月来华考察的研究报告《中国教育及其对于美国教育的启示》摘译整理。还参考了美国国家教育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Marc Tucker博士2005年完成的关于中国教育考察报告的相关内容。国外同行对中国基础教育的认识.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 扩建寄宿制学校 优化农村教育资源配置
  • 当前.义务教育阶段最薄弱的环节是初中.它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农村乡镇初中规模普遍较小。学校管理水平不高.学科教师不配套。内部设备、设施较差;二是部分学生上学路途较远,有的甚至要跋山涉水.影响学习:三是初中辍学率较高。学生流失的主要原因是学习成绩较差。厌学思想严重。扩建较大规模寄宿制乡镇初中是有效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途径。
  • 在科学发展中构建和谐教育
  •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国新时期一项重要战略决策。和谐社会是社会各种要素和关系相互融洽的状态,它是经济增长与事业发展的统筹,是人口素质与综合实力的平衡,也是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的协调。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构建和谐社会有赖于构建和谐教育,使得社会通过人的素质提高变得更加和衷共济、和睦相处、和谐有序。构建和谐教育,既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广大教育工作者孜孜追求的目标。
  • 整体构建 创新学校德育
  • 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多元化的背景下,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这对中小学德育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我们教育工作者适应形势.与时俱进,不断探索中小学德育的新方法、新途径。
  • 补丁变鲜花的美丽
  • 每当有阳光的午后.我总会想起小肘候,我们姐弟三人依偎在外婆身旁.看她为我们缝补衣服。衣服上的破洞被外婆打上了补丁,随着一针一线地来来回回,补丁在外婆的手里变成了一朵朵美丽的小花。温暖的阳光洒在外婆身上,那一刻的她就像位神奇的魔术师。我缠着外婆.渴望知道如何能把补丁变成鲜花。外婆笑着说:“只要用心,补丁也会变得像鲜花一样美丽……”
  • 公平下的不公平
  • 曾经看到这市羊一则笑话:老师要求两个不守纪律的孩子放学后留下来,把自己的姓名各写一百遍。一个孩子早就写完了.另一个孩子仍在那里写。老师想问个究竟。那个孩子委屈地说:“这实在不公平。他的名字叫汉·乔,而我的名字却叫穆罕默德·阿里·扎卢丁·炳吉·易卜拉西姆·拉吉德。”老师听后哑然。
  • 白雪公主和“九个”小矮人
  • 学较艺术节快到了,我们班准备排演童话剧《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学生时.教室里一片雀跃。美丽清纯的白雪公主和善良可爱的小矮人的故事.学生们都很熟悉。大家都两眼发亮.热切地等待着我分配角色。
  • 让精神成为师训工作的灵魂
  • 数年来,我一直工作在教师培训的岗位上,忠诚地演绎着传统的师训模式,强调依托书本学理论.讲知识,练技术.但总感觉学员的积极性不够,主动性不足.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许多学员也抱怨培训花钱、耗时,认为接受培训除得到一份继续教育证书外,收获不大。
  • 不可缺失的生命本色
  • 对于儿童来说,生命之美,美在天性.美在本色。一个属于儿童的课堂.不仅应该充满儿童的智慧与灵性.而且应该充溢着孩子鲜活、纯美的生命本色。去年夏天,带学生“赴美游学”期间所发生的一件事.引发了我的思考,让我对自己曾经倾情打造的课堂产生了诸多疑问。
  • 从陶行知的“暗示”说起
  • 陶行知先生当年任育才学校校长时.有一次.一个女生在数学考试的一道题中少写了一个小数点,被老师扣了分。试卷发下来后,她偷偷地添上了这一点,然后来找陶行知先生要分。先生从墨迹上看出了试卷是改动过的,可没有批评,没有当面点破,反而满足了女生的补分愿望.只是在试卷改动过的地方重重地画了一个红圈,作为一种暗示。
  • 致人轻伤也是犯罪
  • 最近听七年级思想品德公开课,老师在讲第7课《感受法律尊严》时,告诉学生:一般违法与犯罪在人身伤害方面的区别就是“是否造成重伤”。笔者以为听错了.打开课本.果然看到第94页写道:“殴打他人。如果未对他人造成重伤”,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属于一般违法行为”;“如果殴打他人.致人重伤甚至死亡”,就是“触犯了《刑法》,属于犯罪行为”。
  • 人民教育编辑部举办全国“中小学规范化管理”论坛启事
  • 剪刀连乾坤——访工艺美术师奚小琴
  • 北京春节鞭炮解禁,于是爆竹声中焰火光里,我们重又拾回童年时过年的乐趣。天桥德云社“草根相声大家”郭德纲的“举头望明月.我是郭德纲”火了。一票难求也要求的“钢丝”们不分老幼,无论中外纷纷云集天桥。吹糖人、捏面人、写春联。庙会上老艺人们重操旧业亮出拿手绝活。而最新消息表明:传统民问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要开进国家博物馆一展风采……这一切都预示着在文化日益多元化的今天,我们开始重视挖掘传承民族文化的东西。
  • 大道无形——我的教育追求
  • 相熟的朋友谈到和我的初次见面时,都这么说:“瘦弱而沉静,憨厚而谦和;朴实的外表,普通的衣着,似乎在人际交往中还有些笨嘴拙舌,着实体现了一个‘讷’字。”讷者,笨拙质朴也。我想,至高的美应该就是天地自然的本原,质朴无华。我的这份笨拙,这份朴实,也正是我所追求的教育之美,生活之美。《老子》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在我看来,自然质朴,平静和谐,正是一种充满审美情趣的人生态度。也是我永远的教育追求。
  • 勤奋是一座无形的桥, 需要用无形的材料来筑造。 理想与恒心铸成桥的骨架, 救力与点滴的时间铺成桥的通道。 桥的一端是起点。 桥的另一端是目标。
  • 一片枫叶
  • 那是在深秋.举目之处都是斑驳的色彩。霜染之后的黄栌、枫树露出艳丽的客颜。大自然在给人一种萧索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美的展示。
  • 宽容与自由
  • “每个人都能在这本书里找到自己阳光灿烂的童年。”在中文版《窗边的小豆豆》(黑柳彻子著)的封面上,印着这句话。
  • 课堂需要“从长计议”
  • 从过去相对单一地关注知识与技能,到同时要关注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这大大拓展了教学的疆域,赋予教师丰富的教育使命。 然而多元目标不可避免会挤占课堂时间,分散课堂的“精力”,使教学变得忙乱.使某些目标被弱化甚至遗落。教师则常常陷入顾此失彼的困境之中。 有人提出,三维目标是有机统一的。这话不错,但也只是看到了事物的一面.而没有看到其冲突的另一面。 又有人说得好,教学就像过日子,急不得也躁不得。我以为道出了要害。这节课花在了体验过程上,下节课就多用点时间来练习必要的技能。在一段更长的时间内.“营养”是均衡的,而每种“营养”都吸收得酣畅淋漓,这不正是“教育的生态”么? 课堂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唯其如此,才会有从容,才会有从容之后的执著.也才会有教育应有的姿态。
  • 话题:走向有效教学之一——改造解读思维:从无效到有效
  • 对于我的《中学语文“无效教学”批判》一文,蓝瑞平先生以《全盘否定失之偏颇》为题对我的批判进行了再批判,并将我“上纲上线”定性为语文的“罪人”。其实,蓝先生根本就没有明白我的文章之所指。我批的是“中学语文‘无效教学’”.而不是“无效的中学语文”。蓝先生却回避这个本质论题.曲解别人的论点.制造一个对立面.这是以诡辩的方式拒绝批评。他的文章不值得再驳,我想再谈造成“无效教学”的原因以及如何改进并走向“有效教学”,
  • 被生命温暖的教育——湖北省武汉市常青第一小学的生命发展教育散记
  • 2001年夏天.经过激烈竞争而被任命为校长的万玉霞,第一次踏进武汉市常青第一小学时.迎接她的是满目的荒草。那时离开学不到两个月。
  • 湖北省荆门市龙泉中学——全面实施素质教育
  • 湖北省荆门市龙泉中学位于荆门市中心城区西郊,始建于1905年,其前身是1754年荆门州州牧舒成龙创办的龙泉书院,被誉为荆楚大地上的历史名校,
  • 《人民教育》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