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新机制 新希望 新问题——农村义务教育财政政策回顾与展望
  • 1986年,中国开始实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经过十多年努力,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这是一个奇迹。同时,由于中国区域之间、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基本“普九”还不是全面“普九”,至今还有176个县没有达到“普九”目标。我国义务教育正处于向均衡、公平、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新的发展时期,各级政府是义务教育投入的主体,其投入机制也在不断调整中。本文在回顾历史的基础上,重点分析、展望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新机制(以下简称“新机制”)带来的新变化和新问题。
  • 花重锦官城——感受四川省成都市锦官新城小学的校园生活
  • “我们杨老师可是‘老妖’哦。” 四川省成都市锦官新城小学五年级三班的孩子们依偎在班主任杨桂群身旁,嘻嘻哈哈。
  • 一个中国教育局长眼中的美国教育(上)
  • 据报道,上世纪70年代,我国曾派一个访问团去美国考察初等教育。回国后,考察团写了一份3万字的报告,在见闻录部分有四段文字: 学生无论品德优劣高低,无不趾高气扬,踌躇满志,大有“我因我之为我而不同凡响”的意味。 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大字不识一斗,加减法还在掰手指头,就整天奢谈发明创造。在他们眼里,让地球掉个个儿好像都易如反掌似的。 重音体美,轻数理化。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音体美活动无不如火如荼,而数理化则乏人问津。 课堂几乎处于失控状态,学生或挤眉弄眼,或谈天说地.或跷二郎腿,更有甚者如逛街一般,在教室里摇来晃去。 结论是美国的基础教育已病入膏肓。可以预言,再过20年,中国的科技和文化必将赶上并超过这个所谓的“超级大国”。 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仅仅在1979年到1999年的20年间,美国“病入膏肓”的教育制度共培育了4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197位知识型亿万富翁。 这次预言为何“失误”?我们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源于观察者们仅看到了美国教育中有形的东西,却没有参透它们背后所隐藏的思维和观念、态度和价值观。 这些看似抽象的东西,并不像教学模式、班级授课制那样,可以被简单地移植,却是一国教育的本真所在。 要领悟这些“本真”,不仅需要一双慧眼,更需要一颗善于思考、善于关注的心灵,尤其是在今人热衷于照搬、照抄西方教育的现成经验时,这样的观照就显得更加重要。否则.学习发达国家的经验,就成了教育界的“买椟还珠”。
  • 规范化管理:基础教育新的发展观——全国“中小学规范化管理论坛”综述
  • 4月暮春时节.长江之滨的安徽省安庆市繁花似锦.生机盎然。15日上午9时.在振奋人心的《迎宾曲》声中,由人民教育编辑部主办、安庆市教育局承办的全国“中小学规范化管理论坛”在这里隆重举行。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六百余名代表云集安庆,就中小学如何加强规范化管理进行了理论及实践上的探讨。
  • 为学生打好生命底色——福建省莆田第一中学德育特色扫描
  • 多年以来,每到“五四”青年节.福建省莆田一中都要举行一项特殊的纪念活动——五四火炬接力跑。 5月4日清晨5时.全校近三千名师生准时集合。大家高擎着象征五四精神的火把,喊着响亮的口号,迎着朝阳出发。路线是事先设计好的,全程4公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
  • 教师发展学校的定位、特征及走向
  • 教师发展学校这些年来在我国开始兴起,它是借鉴美国教师专业发展学校(Professional Developmem School,简称PDS)的模式,主要是由中小学与大学联合形成新的合作共同体。这种合作关系实现了大学与中小学的双赢,从而达到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目的。几年来,教师发展学校对教师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愈来愈受到高校、中小学校和广大教师的关注,反映出学校对教师发展的期待以及教师自我发展的渴求。
  • 千万别误解了“教育科研”——对“如何引导教师充电”的回应
  • 近年来,随着教育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教育科研的“第一生产力”作用在基层中小学已经凸显出来。一些有远见的校长,通过组织教师进行研究,大大提高了教育教学质量.提高了师资队伍素质.也提高了学校品位,着实尝到了不少甜头。但遗憾的是,至今尚有不少人仍然谈“研”色变。每问其故,则必答:“太难,一线老师做不了。”或曰:“太忙,没有时间,影响升学率谁负责?”其实,这是对教育科研的误解。
  • 本刊将在今年8月份第15-16期合刊隆重推出——“教师群体专业成长有效途径探析”专辑
  • “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海安。”这是民间的一种说法。江苏海安,一个地处苏中的农业县,教育基础薄弱,教育硬件环境一般。然而近年来,海安教育声名鹊起,教育教学连续多年获得大面积丰收,令人瞩目。
  • 背起智慧的行囊上路——读《触摸教育的风景》
  • 我喜欢藏书,更喜欢读书。因为我知道,在知识爆炸的年代,多读书才能跟上时代,少读书就要远离时代。不读书将会被时代抛弃。我明白不读书是万万教不好书的。近日阅读了江苏省张家港市沙洲小学陈惠芳老师写的《触摸教育的风景》一书,感悟颇深。洋洋洒洒的几十万字的专著,竟然出自一所普通小学年轻的数学教师之手。怎不让人惊喜?独特的视角,敏锐的洞察,理性的思维,深刻的探究,流畅的语言,让我真切地感到,陈惠芳老师是一位教育的高手。是我们身边的教育名家。
  • 文献名邦 百年名校——走向新世纪的福建省莆田第一中学
  • 在素有“海滨邹鲁,义献名邦”美誉的福建省莆田市,有一所被莘莘学子向往的百年名校——福建省莆田第一中学。学校创办于1906年,几度易名后,1952年始定现名。上世纪60年代,学校曾以高考成绩显著而闻名全国,是福建省首批办好的重点中学之一。1994年被福建省教委确认为省一级达标学校,1997年秋季由完全中学改为高级中学。
  • 本期话题:把教学浸放在思想与意义的长河中——是真的“忘了”吗?
  • 教育中的一个基本矛盾就是有限的学习时间与大量的人类文化知识的巨大冲突。学校的产生某种程度上就是为缓和这样的矛盾,因此学校的教学被赋予了“效率”的要求。但“效率”是否就等同于一遍一遍的知识重现?就等同于机械训练、题海战术了呢? 这两日正看一些摄影的书,发现有一本极为独特,它不像别的书,一开始就介绍具体而琐碎的成像知识,而是先给你讲摄影追求的是什么,一幅好照片有什么基本特征。寥寥数语,就将摄影的精华思想跃然纸上。当然,操作技术也是重要的,可是没有这些灵魂的东西,你怎么去把握技术,去处理变化无穷的情境呢?不了解其终极意义,又怎么知道要追求什么呢?“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真正的效率来自思想的动力,来自意义的感悟。 教学也是这样。为了便于学生学习,我们的学科知识不得不被分成条块,变成细小的局部。学生的成长确实也是依靠这样的小步骤一点点积累的。但是,不清楚每一个小步骤在学科思想长河中的位置,不了解它们在主要领域里的意义。任凭教师如何重复讲解,学生如何苦苦训练,也只能是事倍功半。 把教学浸放在思想与意义的长河中,就是要还被误解的“效率”一个正身,让那些应该为学生所吮吸的思想与意义充分地涌流。让学习成为一件快乐的事情。
  • 为平均量赋予意义——深刻理解数学概念的本质
  • 目前的数学教科书多采用“定义(概念)——性质——定理——应用”的演绎体系呈现概念,希望学生学习概念后再解决问题,这样的演绎体系虽然有利于学生系统知识的形成。但同时把有意义的、鲜活的生成数学概念的活动掩盖了,学生不能深刻理解概念的意义及其蕴含的实质思想——荷兰数学教育家弗赖登塔尔称其为“教学法的颠倒”,结果导致机械记忆、思维僵化,对数学的兴趣也日益淡化。
  • 数学思想是自然而平和的
  • 数学教学的核心内容是数学,教学设计是其呈现方式。内容决定形式。一堂课上得好不好,首先要看是否达到了教学目标,呈现了数学本质.是否有利于学生的数学发展。数学教师的任务,在于把数学的学术形态转变为学生易于接受的教育形态。
  • 人文精神与语文知识——走进童年,走进心灵的故乡——我这样教《冬阳·童年·骆驼队》
  • 闫学老师上的六年级《冬阳·童年·骆驼队》一课,不期然地引发了一场关于语文是侧重教语文知识还是有的课文的教学也可以重在人文熏陶的争论。 这个争论,不过是语文教育中人文性与工具性问题的翻版。本来,《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布以后,人文性与工具性的争议已经偃旗息鼓,重要的是在教学实践中去落实两者的统一。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实践中。教师们碰到了更为棘手的问题:到底如何统一?真的能够统一吗?没有人能给教师有说服力的答案。 什么是语文知识,什么是有效的语文知识:什么是人文性。语文课如何渗透人文性。这是教师在每天的教学中都要碰到的基本问题。但我们对此并没有进行多少令人信服的扎实研究。遑论真刀真枪解决两者如何统一、融合的问题。“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根本的问题没有弄清楚。我们的判断就容易左右摇摆。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在语文课上过于强调人文性和文学素养的教育。”“目前的语文教育现状实际已经暴露了这几年人文教育力量过于强大和工具性教育相对薄弱的缺陷。”据说这是一些以前大力提倡人文教育的学者的观点。我们不知道这些学者听过日常的真实的中小学语文课吗? 看来,闫老师这节课引起的争论。是必然的事。 严肃的学术争论是好事。因为这样的争论。不仅让教师做出更理性的选择,也将激发有抱负的教师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 这堂语文课该教什么?——语文教师的标志性工作是什么
  • 这堂课闫老师只是带着学生捋了一遍课文,联想多,分析少。闫老师做的主要是两件事:一是跟学生一起搞清作者写了一些什么;一是问学生通过这些你联想到了什么。
  • “人文熏陶”是这个文本的内在要求——与王晓春老师商榷
  • 非常感谢王晓春老师对这节课的点评。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王晓春老师提供的上课思路。不难发现,王老师是把《冬阳·童年·骆驼队》这样的文本完全当成“例文”来上的,教的是“写作知识”,整个课堂完全定位在语文知识教育这个目的上。这样的教学思路固然明晰,却忽略了文本所体现的极为丰富而复杂的人文内涵。
  • 多点“低调人文”少点“高调人文”——答闫学老师
  • 据我看,不管多么伟大的文章,只要一进课本,就要为语文教学服务。我相信林海音这篇文章不是为语文教学而作,不是为编入课本而写。那我们为什么选它进课本呢?只能有一个原因,它符合我们的教学目的。而我们的教学目的不外两项:提高学生语文能力(听说读写能力)和传承文化。“而语文教师之所以为语文教师。他的标志性的工作是语文知识教育。
  • 谈“人文”而色变不可取——与王晓春老师再商榷
  • 首先,我并不反对在语文课上要“教知识”,我只是反对以王老师这样的方式去“教知识”,反对不论面对什么文本脑子里都只有“教知识”.更反对完全为了“教知识”而教语文。其次.我也不赞成王老师在这节课上想要教给学生的那些“知识”,我以为严格说来那更像是一种“说教”,而不是“知识”。
  • 不要动辄让学生“感动”——再答闫学老师
  • 语文课必须学语文知识,否则它就不是语文课了。但我所谓的语文知识.并不是指死板的“中心思想,写作方法,段落大意”等等,而是指“科学地组织起来的听说读写学习经验”,这种东西也不一定张扬出来,但教师心中必须有数,在教学计划中应该反映出来。
  • 语文的力量没有那么大——三答闫学老师
  • 愚以为,中小学语文教师,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不会有人主张“只要语文知识,不要人文精神”,也不会有人主张“只要人文精神,不要语文知识”,因为这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实在是二者没有办法剥离。
  • 面对童年,学生为什么不能感慨——与王晓春老师商榷之三
  • 王老师认为我的课是教师引导学生跟着作者的感情跑,没有旁观式的冷静分析探究。但我想反问王老师:对这篇文章而言,我们为什么不能“引导学生跟着作者的感情跑”,为什么一定要“旁观式的冷静分析探究”呢?难道不论什么文章都要进行“旁观式的冷静分析探究”吗?“分析型的感悟”除了“知识”就什么都看不见、“感悟”不到了吗?
  • “新课程小学数学思想方法解读与备课”专辑
  • 重知识还是重人文,因文本而异——与王晓春老师商榷之四
  • 语文是母语教学,不是外语教学.“能力”与“精神”,“知识”与“情感”,抑或“工具”与“人文”,就整个语文课程而言,我以为二者并重,不存在谁先谁后、孰轻孰重。但放到具体的文本教学中,就要根据文本本身的实际情况.区别对待。在这里,我想强调语文是“母语”。学生就生活在这个语言环境中,完全为了“教知识”或首先为了“教知识”而教语文,那么语文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 教育:开发生命的事业
  • 教育是什么?读到过很多种诠释,而我对教育的个性解读,教育应当是开发生命的事业。这不仅是因为教育是生命发展的原始需要,直面着对受教育者生命发展的关爱,还需要通过人的生命(学生、教师和一切教育工作者)的倾情投入、积极互动来实现,而最终又是为了人的生命质量的提升。这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中最能体现生命开发的一项伟大工程。正是教肓才使一个个鲜活的、充满绿意的生命,在全面、全程、全向的活动中,使人的生命四重构(自然生命、精神毕命、价值毕命和智慧牛命、得到了最和谐的开发。
  • “把珠穆朗玛踩在脚下”——访首登珠峰的英雄王富州
  • 1960年5月25日凌晨4时20分。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队突击组长王富州和队员屈银华、贡布,首次从东北山脊登上海拔8848.13米的世界最高峰,实现了中国人首次征服珠峰的梦想,从而开创了人类从北麓登顶世界屋脊的壮举。“1960年5月24日上午,我们从8500米的营地出发,开始突击登顶。”如今年近古稀之年的王富州,提起当年登顶珠峰时的情景依然很激动。
  • 美丽的蔓花生
  • 傍晚,园丁刚刚在花园里浇过水。这不,小径两旁的蔓花生上。洒满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昏黄的路灯下.宛若一颗颗闪光的钻石。每天,这条小径上的蔓花生啊、红龙草啊、龙船花啊、胡椒木啊.就像一个个小精灵般,总要扯住我回家的脚步,太迷人了!今天,蔓花生是最美的,让我禁不住蹲下身来再一次细细瞧瞧它那可人的绿叶儿。
  • 采用问题教学法实施新课程教学
  • 所谓问题教学法.就是教师通过创设情景.善导问题.引导学生积极主动地在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过程中努力地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探寻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它以问题作为一根主线.以问题引入、问题归结。又以新的问题引入新的学习过程.让问题贯穿于课堂教学的整个过程。采用问题教学法的课堂教学模式.可称之为问题课型。
  • 书讯
  • [理论]
    新机制 新希望 新问题——农村义务教育财政政策回顾与展望(袁桂林)
    花重锦官城——感受四川省成都市锦官新城小学的校园生活
    一个中国教育局长眼中的美国教育(上)(李希贵)
    [管理]
    规范化管理:基础教育新的发展观——全国“中小学规范化管理论坛”综述(刘群)
    为学生打好生命底色——福建省莆田第一中学德育特色扫描(白宏太)
    教师发展学校的定位、特征及走向(覃川)
    千万别误解了“教育科研”——对“如何引导教师充电”的回应(景国成)

    本刊将在今年8月份第15-16期合刊隆重推出——“教师群体专业成长有效途径探析”专辑
    背起智慧的行囊上路——读《触摸教育的风景》(殷光黎)
    文献名邦 百年名校——走向新世纪的福建省莆田第一中学
    [教学]
    本期话题:把教学浸放在思想与意义的长河中——是真的“忘了”吗?(张景斌)
    为平均量赋予意义——深刻理解数学概念的本质
    数学思想是自然而平和的
    人文精神与语文知识——走进童年,走进心灵的故乡——我这样教《冬阳·童年·骆驼队》(闫学)
    这堂语文课该教什么?——语文教师的标志性工作是什么(王晓春)
    “人文熏陶”是这个文本的内在要求——与王晓春老师商榷(闫学)
    多点“低调人文”少点“高调人文”——答闫学老师(王晓春)
    谈“人文”而色变不可取——与王晓春老师再商榷(闫学)
    不要动辄让学生“感动”——再答闫学老师(王晓春)
    语文的力量没有那么大——三答闫学老师(王晓春)
    面对童年,学生为什么不能感慨——与王晓春老师商榷之三(闫学)
    “新课程小学数学思想方法解读与备课”专辑
    重知识还是重人文,因文本而异——与王晓春老师商榷之四(闫学)
    [生活]
    教育:开发生命的事业(周一贯)
    “把珠穆朗玛踩在脚下”——访首登珠峰的英雄王富州(贾海红)
    美丽的蔓花生(赖李真)
    采用问题教学法实施新课程教学(蔡梓权)
    书讯
    《人民教育》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