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辜鸿铭的胡须
  • 《北大百年》一书描写辜鸿铭在北大上课的情形时说:“他面色红润,额下几绺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气派。”这真是哪儿对哪儿呀!辜鸿铭老先生虽说是当年的“怪杰”,但也没听说他的胡须长在“额下”。揆情度理,应当是“颏下”之误。颏下,通称下巴或下巴颏儿,那儿长出的毛发才叫“胡须”。
  • 2011年十大语文差错
  • 一、社会影响重大的语文差错是:“捍”误为“撼”。2011年5月,故宫送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一面锦旗上,把赞美词“捍祖国强盛”错成了“撼祖国强盛”,舆论哗然。“捍”是保卫、防御的意思;“撼”是动、摇动的意思。虽然读音相同,但两食字并不通用。故宫“撼”事,令人遗憾。
  • 围观名家博客(一) 咳嗽药引出的话题
  • 《我们为什么会咳嗽?》一文中谈到著名的止咳中草药川贝母时,方舟子先生说:中药最早的经典《神农本草经》把川贝母列为中品药,但是所列的功效中并无止咳这一条……魏晋陶弘景辑的《名医别录》又给贝母加入了许多功效,其中才包括“咳嗽”。
  • “平水韵”的来龙去脉
  • 方舟子偶尔会写点旧体诗词,有网友认为写得不好,说从“平水韵”的角度看,“都出韵了”。方先生不同意这种说法,写了一篇《网络诗词的意淫时代》,其中说:当代人写旧体诗词不必以“平水韵”为准,因为“连唐人写诗也未必用‘平水韵”’。
  • 到底听没听说过王小波?
  • 方舟子先生写有《人之既死,其名也盛》一文,其中这样写道:“最近一名叫王小波的青年作家(四十四岁,在作家中仍属“青年”)病逝,海内外文坛又热闹、唏嘘了一番,使得我等不由得惭愧自己的孤陋寡闻,在其生前对这位据说最有潜力问鼎诺贝尔奖的大作家竟是闻所未闻。”读了这句话,读者很难明白:方舟子先生到底听没听说过王小波的事。
  • 方先生,“稽康”是谁?
  • 说起魏晋风度,不能不谈到“竹林七贤”;说起竹林七贤,不能不谈到嵇康。这位和阮籍齐名的文学家,可是当时的一位大大的名人。他不仅擅长写诗,还弹得一手好琴,一曲《广陵散》,至今令人神往。然而,他的大名却屡屡被人写错,连方舟子先生也未能幸免。
  • 英文高手的一处误译
  • 方舟子先生留过洋,英文不错,笔者发现,其英文水平甚至可能好过中文。厦门大学某教授在2009年《SOHO小报》第1期上发表《英国旧书店给张申府的一封信》一文,文中说:张申府向英国一家旧书店买书,由于缺货,书店便设法复制了副本寄到中国,并给张申府写了一封英文信(此信随文刊出)。
  • 似是而非的“箐箐校园”
  • 2011年10月21日《时代报》刊有一篇新闻,介绍了历史悠久的上海8所中学的基本情况。新闻标题是“历史百年上海箐箐校园里的涓涓细流”。此处的“箐箐”似是而非,正确的写法应该是“菁菁”。
  • “名校芸集”?
  • 《新民晚报》2011年10月16日B23版,刊有一篇报道:海外名校及有关专家济济一堂,将于10月21日举办盛大的留学教育讲坛。黑体标题为:“百所海外名校芸集,共同开启留学大讲坛”。其中“芸集”一词,显系生造,当用“云集”才对。
  • 张恨水的“嘱赠”
  • “就序”?“就绪”!
  • 2011年8月,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在深圳举行。作为大陆地区独家持权转播机构,央视新闻频道、体育频道、外语频道及央视网等,经过精心准备,派出300多人的前方报道团队,计划予以全面报道。同年8月4日出版的《中国电视报》第30期头版,有一条大字标题:“央视大运会报道准备就序”。
  • 误用“抢滩”
  • 2011年4月15日的《青年报》C10-C11版,有一个联版头条标题:“港校抢滩内地尖子生赴港热应理性看待”。题下的一段类似“内容提要”的文字中还有“香港高校……频频与清华北大等内地龙头高校抢滩优秀尖子生”云云,。这里“抢滩”一词值得推敲。
  • “重点”?“重典”!
  • “为什么类似这样的事件总是会屡屡发生?除了监管部门担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外,还应该加大国家法律法规的处罚力度,食品安全问题如此多发,只能重点治乱象。”这是《中国工业报》2011年6月8日B2版上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其中“重点治乱象”应是“重典治乱象”。典,法典;重典,严厉的法律手段。
  • 郴州不是“边陲小城”
  • 《沈阳日报》2010年12月31日B5版用半版的篇幅报道湖南省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腐败案的前前后后。其中小标题“湖南郴州腐败窝案”下的第一句话是:“郴州,一个湖南南部边陲小城,接近粤北,因矿权混乱和腐败窝案,一度震惊海内外,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说郴州是“边陲小城”,对吗?不对。
  • 贝多芬“告别了童贞的快乐”?
  • 读《维也纳永远的灵魂》(北岳文艺出版社2004年8月第1版),发现书中有这样一句话:“从懂事的时候起,贝多芬就告别了童贞的快乐,和父母一起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这里,“童贞的快乐”实在让人费解。
  • “忝列”不能这样用
  • 2009年第9期《散文》刊有《终结者》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如果把崇祯放到历代帝王中去排队,他的品性和资质至少可以算中上水平,甚至,按照大众对于贤君的惯常定义,崇祯也完全可以忝列其中。”崇祯是否称得上贤君,这是见仁见智的事,但这里“忝列”一词使用有误,因为它与“至少可以算中上水平”的褒扬语发生抵牾。
  • “盘亘”与“盘桓”
  • 中2011年7月28日《牛城晚报》可第B6版刊有《陈师道的骨气》一对文,第6段中写道: 全陈师道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上才华横溢的他却深得苏东坡的喜爱,以至苏东坡离开徐州十几年后,出任颍州知府的时候,还是把盘亘心头的愿望说了出来,想收陈师道为徒,没有想到陈师道却婉言推辞:“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意思就是既然当初拜了曾巩为师,就不再拜别人为师了。
  • 何处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 2011年9期《意林》有一篇题为“《清明上河图》里为何缺马少羊”的文章,文中说:“原来,北宋是典型的民富国穷,尤其文人皇帝赵匡胤,一开国,就奠定了重文轻武的基本国策。北方虎视眈眈的游牧民族对‘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中原早就垂涎欲滴,于是,赵匡胤不得不加紧对战备物资的控制。”其中…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中原”说法有误。
  • 党内何来“记过、记大过处分”
  • 电视连续剧《医者仁心》第31集中有个情节:老洪代表市卫生局在全院职工大会上就医院多收费、重复收费问题,宣布了卫生局的处理决定:“给院长丁祖望党内记大过处分;给医务处长严如意党内记过处分。”
  • “十三辙”不作“十三折”
  • 《新京报》2010年11月3日D08/D09版刊有一短文《“京剧十三折”更为有效》,文中还有两处说到“十三折”:“我会喊京剧十三折,它包括了京剧唱词的韵脚,在我的房问里就摆着十三折字符表。有句话叫‘千斤念白四两唱’,念比唱还要难,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练习念白。”这三处“十三折”均说错了。
  • 心动的感觉叫“怦然”
  • 文章《论传统女式韩服的东方美》中说道:“世界公认的东方美是指一种具有东方神韵的美,这种美追求的是一种让人砰然心动的感觉。”(《流行色》2011年第4期)心动是“砰然”的吗?不是,应该是“怦然心动”。
  • 何谓“省级老同志”
  • 2011年6月26日《湖南日报》第2版有一篇报道《25位省级老同志考察芙蓉区》,文中说:“6月23日、25日,熊清泉、刘夫生等25位省级老同志分两批来到长沙市芙蓉区,看宜居社区环境整治,观浏阳河风光带……”这有点匪夷所思了。“省级老同志”是什么意思?
  • 阿尔卑斯山在哪里
  • 《上海民进》2010年第2期刊有一篇澳大利亚游记:《堪培拉的黄昏》。其中有一段话:“伫立在晚霞笼罩的山坡上极目苍天下的堪培拉,眼前浮现异域色彩斑斓的景致,……由此想起100多年前这里尚是澳大利亚阿尔卑斯山麓的一片不毛之地,如今竟变成了一座胜似安徒生笔下童话世界的花城,真是令人感慨万千!’’这真令人惊讶:阿尔卑斯山什么时候被“迁移”到澳大利亚去了?!
  • 电影《关云长》中的一处硬伤
  • 在近期热映的大片《关云长》中,曹操和关羽曾有一段“煮酒谈话”。 曹:你不是第一个违背我禁酒令的人。 关:那还有谁?曹:孔老夫子的孙子。关:孔融,孔大人。
  • “安史之乱”的“史”
  • 《报告文学》杂志2009年第12期载有《永远的李白》一文,文中有一段话:“李白真是一个忠君的文化人,六十一岁时,当听说太尉李光弼在征兵镇压乱军史可法时,他又毅然从军,可惜身体有病‘半道而还’,以当涂作为终老之地。”这是典型的张冠李戴。
  • 潘金莲“鼻子里笑了一声”
  • 优秀的作家是语言运用的弄潮儿。他们创造性地运用语言.有意识地采用一些看似“不合情理”“不合语法规则”而实质上耐人寻味的新鲜语句,从而达到某种“陌生化”的效应。明代“四大奇书”之一《金瓶梅》中,就存在着诸多语词的超常搭配。
  • 曹七巧“横在烟铺上”
  • 经典作家都是语言运用的胜手。他们的许多用词用语,新颖别致,颇堪玩味。 现代作家张爱玲的小说《金锁记》中,有这样一个句子:
  • “瓦岗寨、梁山泊也要修史乎”
  • 晚清耆儒王阎运,因仕途失意而笃志向学,终成大儒。民国初,袁世凯任王为国史馆馆长。王赴京就任。有人问他:怎么八十多岁的人了还进京去做官?
  • “你好,我是64330669…”(32)——“画图省识春风面”的“省”
  • 问:杜甫的诗《咏怀古迹(其三)》中有一句“画图省识春风面”。请问其中的“省”字怎么读? ——四川省广元市钟荣答:“省”是一个多音字,在此处读sheng,作副词用,意思是尝、曾经。“省识”,就是曾经识得。杜诗是咏怀王昭君的。传说,由于汉元帝的昏庸,后宫队伍庞大,来不及一一面见,只看画工画的宫人们的肖像,以此来评判美丑。
  • “年”与“年度”一样吗
  • 问:在“关于调整2009年新农合补偿政策的通知”中,“2009年”是否应该是“2009年度”? ——甘肃省民勤县邸士智答:此处的“2009年”后面不用加“度”字。“年”与“年度”都表示12个月的时间长度,但性质不一样。
  • “嫦娥奔月”的“奔”如何读
  • 问:请问“嫦娥奔月”的“奔”读成ben,对吗? ——云南省昆明市周潜超豫答:正确。“奔”字有两读,读音不同,用法也不一样。读ben时,有疾跑、匆忙去做(某事)、逃跑等义,如“狂奔”“奔走相告”“私奔”等。读ben时,指径直向目的地走去,如“直奔丁地…‘奔向小康”;
  • “女史”什么意思
  • 问:读报时见到“静安区文化局局长张爱华女史”字样。请问“女史”是什么意思? ——上海市艾一文答:“女史”本是古代女官名,以知书妇女充任,掌管有关王后礼仪等事。或为世妇(宫中女官)下属,掌管书写文件等事。《周礼·天官·女史》:“女史掌王后之礼职。”明沈德符《野获编·宫闱·女秀才》:“凡诸宫女曾受内臣教习,读书通文理者,先为女秀才。
  • 误说“交子”二三事
  • 2011年8月22日《书刊报》第3版所刊《中国纸币之最》一文有这样的话:“最早的纸币:公元960年北宋印刷发行的‘交子’,可兑换现金,也可在市场上流通,是最原始的纸币。”其中的一些说法不准确。
  • 要掐灭灯芯的是严监生
  • 2011年8月27日《新民晚报》B6版《人过七十不守财》,为老年人树立正确的金钱观开出了一帖良药。不过白璧微瑕。文中写道:因此,有的老人,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的老人,一辈子养成了生活节俭的习惯,舍不得轻易花费一分钱。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笔下的《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老头,就是这样一种人的典型,临死还不忘要家人掐灭一根油灯的灯芯。
  • “文宣王”封于何时
  • 《辽沈晚报》2011年1月18日C08版刊载《从历史红人到民族公敌》一文。第一个小标题“被神化和偶像化的孔子”下说:“汉代已有人称孔子为‘素王’,在清代,统治者封给他一个称号:‘大成至圣文宣王’,这大概是二千多年中读书人的最高头衔。”给孔子以“大成至圣文宣王”头衔的不是清代的统治者,而是元代的统治者。
  • 鹿台与铜雀台
  • 《辽沈晚报》2011年8月10日C13版刊出“辽沈国学大讲堂”第132期《患得患失基本和身患大病一样》一文,在第三个小标题《要保持孩子的“适度清贫”》之下,说:“纣王无道,酒池肉林,穷奢极欲,最后灭了国。”“就是从他在吃饭的时候用了象牙筷子开始……用犀牛角做的玉杯……要配黄金的盘子……要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要盖铜雀高台。”这里有两点讲得不准确,值得讨论。
  • “诺贝尔基金会”说错了
  • 2011年10月6日《参考消息》第7版刊有《诺奖首次破例颁给已故人士》一文,其中说:“诺贝尔基金会在声明中表示,虽然按规定不向已故人士授奖。……声明说:‘这个事件非常特殊,据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在诺贝尔奖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里所说是完全错误的。
  • 溥仪何曾就任“总统”
  • 《南都周刊))2011年第21期刊载的《清皇室后人大清皇族今安在》一文中说,溥仪“1931年被日本人扶持就任‘伪满洲国’总统”。短短一句话竟有三个差错:1931年还没有满洲国,满洲国没有总统,溥仪没当过总统。
  • 吕布未说过此“名言”
  • 李骏虎散文《“虎妞”住在我家后巷》中说:“纵然吕布在拒婚袁术时有过名言:‘虎女安肯嫁犬子’,他的女儿也没叫个‘虎女’。”(载《辽沈晚报》2010年12月3日C24《名家笔谈》版)
  • 国子寺是“宗教范畴”吗
  • 东方出版中心“中华文化专题系列丛书”之一的《中国科举史》59页说:隋文帝“将国子寺从太常寺中独立出来,改寺为学,使教育系统脱离宗教范畴而告独立,在中国教育史上实为创举”。这不由令人惊诧:国子寺原本就是古代教育系统的一个管理机关,怎么是从“教育系统脱离宗教范田寿”?
  • “五毛党”及其他
  • 网络论坛上,对网络管理员、版主等所进行的删帖、封ID(个人网络账号)等操作的一种谑称。源于森蓝公司一管理员对于删帖的解释:“哎呀,手滑了一下。”后泛指那些明明是故意而为,却声称只是粗心大意而造成的失误的行为,如“一不小心手滑进来围观了”“手滑不小心点开此帖”。
  • “悲催”与“悲摧”
  • 2011年流行开来的无论是“悲催”还是“悲摧”,都已不亚于当年的“神马”和“浮云”,注定将成为年度“网络热词”。现在的年轻人把“悲催”挂在嘴边。“悲催啊,悲催,我挂科了!”“今天早上没睡够,很悲催!”“饭卡丢了是一件相当悲催的事。”“百度百科”对该词的释义是:从字面上来看意思是“悲惨得催人泪下”,一般表示不称意、不顺心、失败、伤心、悔恨等意思,和众多网络词语一样带有较强的戏谑意味。
  • 说“萌”
  • 在网络上,“萌”是个热词。由于“萌”字可以拆分成“十”“月”“十”“日”,今年的10月10日,就被网友们称为“卖萌日”。在综艺节目里,也可以发现“萌”。比如,2011年6月24日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一开场汪涵就发起了“萌是什么”的讨论,欧弟说:“涵哥,你跳舞的时候就很萌。来,你萌一个。”于是汪涵起舞,另外三位主持人戏称他为“老萌”“萌男”“舞林萌主”。短短几分钟的暖场,“萌”竟然屡次出现,并先后被用作形容词、动词和名词。这个神通广大的“萌”到底什么来历呢?
  • 道士居所为何称“观”
  • “观”,古代原有两种音义:作动词用时,读平声guan;作名词用时,读去声guan。这两种音义的产生孰先孰后呢?且看传统的工具书是怎么说的:
  • 游泳应该突出鼻子
  • “野稗日记”是何物
  •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结果于今年8月20日公布。8月22日《辽沈晚报》B06版以“茅盾文学奖揭晓五部小说胜出”为题,报道了相关新闻。其中介绍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时说:“本书是刘震云酶酿创作了三年的小说。小说的叙事风格类似明清的野稗日记……”这里的“野稗日记”令人捉摸不定。
  • “洪湖水……”是怎样唱的
  • 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遭遇罕见的冬春夏连旱,洞庭湖、鄱阳湖、洪湖地区,稻田龟裂,湖泊露底。2011年6月7日《新民晚报》A7版一幅漫画《老歌》形象地表现了这一景象。画面下方的文字说明写道:“因为大旱,对于洪湖、洞庭湖、鄱阳湖和洪泽湖来说,‘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帆稻谷香’的情景,暂时只能通过这首老歌来回味了。”
  • 语林拾遗(九) “破获”?
  • 《参考消息》2011年10月9日第6版上有一则“路透社纽约10月7日电”,标题是:美破获信用卡“身份盗用”案我产生怀疑。“破获”应该是侦破并获得什么什么的意思。按《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破获”的释义是:①侦破案件并抓获犯罪嫌疑人;②识破并获得机密。
  • 巧添偏旁刺汪伪
  • “学而优则仕”的“优”
  • “子夏日:‘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论语·子张》)子夏究竟说了什么,从古到今,众说纷纭。这里只选几个有代表性的。
  • “衔草”不能报恩
  • 新版电视剧《水浒传》第10集《林冲棒打洪教头》中,林冲说:“林冲谢柴大官人盛情,来日衔草相还。”(有字幕双语里有“衔草”报恩这个说法吗?没有。
  • 杜月笙的“出生”及其他
  • 在电视机前每见荧屏误字,就如饭菜中看到苍蝇。“(杜月笙)卖水果出生”,为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2011年4月13日《海上浮沉》栏字幕文字。“出生”是出娘胎生于世间之谓,“卖水果出生”莫非说他未离或刚离母体就已经在卖水果了?显然毫无可能。揆其意,当是指“卖水果出身”。一个人的早期经历(或家庭职业)可称“出身”。“出身”错为“出生”,音近而误。
  • 潜水时怎么就“无重力”
  • 秦皇岛是避暑消夏的好去处。2011年7月7日,央视4套《远方的家》栏目播出的是《秦皇福地消夏之都》。在讲到秦皇岛海洋馆里可以潜水看到丰富多彩的海洋生物时说道:“潜水实现了人类像鱼一样在海底自由游动的愿望,在无重的空间下,遨游于这色彩美丽充满动感及活力的水底世界……把自己想成一条大鱼,混迹于色彩斑斓的鱼群中.享受无重力束缚的自由翱翔……”这就误解了“无重力”状态。应予辨正。
  • 认真是一种习惯
  • 季羡林先生在回忆录《留德十年》里,讲过一个关于德意志民族的故事。 1944年冬天,盟军完成了对西德的铁壁合围,第三帝国覆亡在即。整个德国茏罩在一片末日的氛围里,经济崩溃,物资馈乏,老百姓的生活陷入严重困境。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辜鸿铭的胡须(王殿雷)
    2011年十大语文差错
    围观名家博客(一) 咳嗽药引出的话题(曾史)
    “平水韵”的来龙去脉(李景祥)
    到底听没听说过王小波?(黄典荣)
    方先生,“稽康”是谁?(杨昌俊)
    英文高手的一处误译(长军)
    似是而非的“箐箐校园”(韩湘远)
    “名校芸集”?(徐世华)
    张恨水的“嘱赠”(也白)
    “就序”?“就绪”!(刘盛嶷)
    误用“抢滩”(屠林明)
    “重点”?“重典”!(柳乃复)
    郴州不是“边陲小城”(京翔)
    贝多芬“告别了童贞的快乐”?(刘从军)
    “忝列”不能这样用(杨艺华)
    “盘亘”与“盘桓”(高良槐)
    何处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刘金生)
    党内何来“记过、记大过处分”(李友平)
    “十三辙”不作“十三折”(花启清)
    心动的感觉叫“怦然”(谢张天)
    何谓“省级老同志”(范善成)
    阿尔卑斯山在哪里(董鸿毅)
    电影《关云长》中的一处硬伤(张斌)
    “安史之乱”的“史”(杨顺仪)
    潘金莲“鼻子里笑了一声”(若木)
    曹七巧“横在烟铺上”(张锦秋)
    “瓦岗寨、梁山泊也要修史乎”(李悠然)
    “你好,我是64330669…”(32)——“画图省识春风面”的“省”
    “年”与“年度”一样吗
    “嫦娥奔月”的“奔”如何读
    “女史”什么意思
    误说“交子”二三事(周振)
    要掐灭灯芯的是严监生(董金明)
    “文宣王”封于何时(力进)
    鹿台与铜雀台(子京)
    “诺贝尔基金会”说错了(陈福季)
    溥仪何曾就任“总统”(盛祖杰)
    吕布未说过此“名言”(邹立志)
    国子寺是“宗教范畴”吗(李光羽)
    “五毛党”及其他(劳麟书)
    “悲催”与“悲摧”(丁建川)
    说“萌”(和立贞)
    道士居所为何称“观”(金文明)
    游泳应该突出鼻子(黄团元)
    “野稗日记”是何物(子日)
    “洪湖水……”是怎样唱的(王宗祥)
    语林拾遗(九) “破获”?(屠岸)
    巧添偏旁刺汪伪(李白悠)
    “学而优则仕”的“优”(侯盈)
    “衔草”不能报恩(孙绪武)
    杜月笙的“出生”及其他(丁益)
    潜水时怎么就“无重力”(左强)
    认真是一种习惯(胡兆全)
    图中差错知多少?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