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大约”与概数
  • 近日,因工作需要,翻阅了近20本有关病句评改的书籍。谁料想竟有好几本把如下的句子判为病句: 年龄大约在五十上下。 不远了,大概还有十里左右。 从名字来看,这几个人大抵出
  • “纪念”什么?
  • 《中国出版》杂志1999年第7期载有一篇谈畅销书策划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其间,与《东史郎日记》的授权单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以及史学界人士保持密切联系……” 不难看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是作者所认定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
  • 岂可“忽略”小数点
  • 1999年10月21日,天津《今晚报》刊有沙叶新《胖的权利》一文。从标题到文字,一如沙先生的一贯行文风格,挥洒自如,妙趣横生,只是有一处,似乎有点经不起推敲。沙先生说他在国内是个胖子,到了美国就成了瘦子:“我身上的那一点点肉,几乎是美国胖子身上的小数点
  • 补说“因特网”与“网”
  • 《咬文嚼字》1999年第12期刊登的王梅菊先生的《“因特网”与“网”一族》,对由“因特网”的发展而带来的与“网”有关的许多汉语新词语作了很有意思的描述,材料丰富,论述清晰。笔者读后感到获益匪浅。 不过,王先生文中有两点谈得
  • 还是应该用“本台”
  • 前些年,中央电视台播报新闻,往往在一则新闻结束时告诉观众“这是本台报道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句话改成了“这是中央台报道的”。上行下效,不少地方台也纷纷摒弃“本台”而代之以该电视台的名称,河南台说“这是河南台报道的”,山东台说“这是山东台报道的”。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很别扭,也很不妥当。
  • 概数也须说明白
  • 语言中难免涉及数字,无论叙及确数还是概数,都不该让人难以明白。这里谈谈概数。 例①:和上世纪末相比,人的寿命几乎增加了一倍多。(《益寿文摘》第478期,1997年10月2日出版) 例②:人均近40元左右一天……(《新民晚报》1997年11月4日)
  • “鉴”和镜子
  • 现代的镜子是在玻璃上镀银或镀铝制成的,而玻璃一百多年前才传入我国。那么,在玻璃传入之前,我们的祖先是怎样照镜子的呢?考察一下“鉴”字的演变历程,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古人照镜子的历史。 “鉴”是一个后起字,它的初文
  • 话说“豆腐渣”
  • 1998年夏天,长江上游中游一带,遭受百年未遇的大雨、暴雨,引起山洪暴发,水灾连连。长江两岸的大堤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朱镕基总理亲临抗洪前线,面对九江大堤溃口,愤怒地痛斥“豆腐渣”工程。自此以后,举国上下对“豆腐渣”工程一片斥责声,新闻媒体披露了不少房
  • “供璧”应作“拱璧”
  • 沙叶新先生在《“文化大革命”稗史·芒果》中写道:
  • “冬”与“终”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是根据时序的先后排列的。其中“冬”是最“终”的一个季节。从古书看来,“冬”字专门用来表示时序、时间。但是,我们要是根据出土的文字材料来考察这个字就会发现,甲骨文、睡虎地秦简、马王堆汉墓帛书等文献,都是用“冬”来记录“终”这个词的;这至少说明较早的“冬”是可以表示一般的“终了”的,而并不是专门记录时间意义上的最终。照文献用字的实际情形和汉字构造表示时空的规律,这一关系也是成立的。构成冬字的(?)符,《说文》的《(?)
  • 汉字的拓扑性与测字
  • 记录汉语的符号系统汉字是一个异常复杂的书写系统。汉字有的可以拆成许多“零部件”。由于汉字的表意作用,这些零部件又可以分别代表一定的语义。所以,分析和解释汉字就几乎成为一门学问。近年有学者认为,汉字具有一种拓扑性质,可以用拓扑学的方法来加以研究。拓扑学是理论数学的一个
  • “魁首”无贬义
  • 沙叶新《精神家园·逛新城》:“政治上的事往往变幻莫测,昨日的功臣,明日的魁首,45年来此类事所见甚多,故而政治上的稳定十分重要。” 文中“昨日”“明日”两句为对文,按理与褒义词“功臣”相对应的应该是“罪魁”“元凶”“祸首”“罪人”之类的贬义词,而文中用的却是并非贬义词的“魁首”。
  • “挂冠”与“桂冠”
  • “挂冠”与“桂冠”,虽只一字之差,但意思却大不相同。 “冠”,帽子的总称。《说文》:“冠,弁冕之总名也。”“冠”,小篆写作(?),描摹以手持帽戴于头上的形状。段玉裁注云:“析言之,冕、弁、冠三者异制;浑言之,则冕、弁亦冠也。”“冠”,也可作动词,释为“戴”或“戴
  • “你给孩子买不买电脑?”辨析
  • 曾经有人说过,检查一个句子有没有语病,最简便的办法是看得懂看不懂。如果人们能够准确理解某个句子的意思,它就没有语病。其实这个办法是靠不住的。拿英语作个比较,假如你写了“two dog”和“three cat”,会英语的人,一读就懂,但是必定会告诉你错了,表复数的名词“dog”和“cat”必须加“s”。 1998年5月12日的《文汇报》上有一个标题:“你给孩子买不买电
  • “回”中为何有贬义
  • “回”字之形,“口”中套“口”,看似简洁,意思却并不十分明白。甲骨文“回”写作(?),金文作(?),《说文》古文相沿作(?),这种构形的意思显然就明白得多了:一根回旋环绕的线条,正与“回”的本义——“曲折环绕”相表里。由此可知,今日并不常用的“峰回路转”之“回”,才是“回”字最最原初的用法。 在当今的书面语言中,“回护”还是一个出现频率较高的词,其义
  • 从误读中产生的新音——谈“裳”字轻声的来历
  • 《咬文嚼字》1999年第10期《“霓裳”的“裳”不读sh(?)ng》一文认为古汉语词“霓裳”的“裳”指下身的裙子,应读ch(?)ng,而现代合成词“衣裳”的“裳”已经失去古义而成为不能独立使用的词素,应该读轻声shang。这些意见是正确的。 有人提出以下两个问题: (一)“裳”字在古代字、韵书中都只有一个读音ch(?)ng,它的轻声
  • “爱晚亭”得名之由来
  • “爱晚亭:在长沙岳麓山下。亭的取名本于李商隐《晚晴》:‘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这是《十老诗选》中林伯渠《游爱晚亭》一诗的注释。 “[爱晚亭]……附近枫林茂密,每到深秋,红叶似火,霜林如醉,历来是游览胜地。清乾隆时岳麓书院的山长罗典将它取名为枫林亭,袁枚又将它改名爱晚亭,取唐代诗人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
  • 古文还是要一点的——译余断想(四)
  • 17.许多年以前看满涛先生译的果戈里小说,不知什么原因,对“二人同心,粪土成金”这几个字的印象特别深。后来,在《世说新语·言语》篇中读到“《易》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骤然想到,满涛那八个字,不就是从中衍化而成的吗。看满涛先生译文时,记得他还
  • 诗坛新秀
  • 在某书店,见到一本《中国诗词实用大百科》。这其实是本古代诗词选集。浏览目录,除了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陆游、辛弃疾等人之外,还有两位文学史上从未介绍过的诗人:贾宝玉和林黛玉。这两位诗坛新秀的作品,原来都来自《红楼梦》。我想,若曹雪芹先生读到这本“大百科”,一定会大声疾呼:“还我版权!”
  • “光顾”不宜自称
  • 沙叶新《精神家园》第5页:“昨晚6时许,在淮海中路沪港三联书店为读者签名售书。这家书店自成立以来我经常光顾。店堂不大,书种不多,但品位甚高。” 这段叙述语言,没有任何调侃色彩。将“光顾”如此用于自己,似乎有些主客不分了。 “光顾”是个敬辞,“光”是“使增
  • “有所深刻的反省”析
  • 沙叶新先生在《表态文化》中说: 吴祖光说曹禺“太听话了”,巴金也劝他“少开会,少表态”,使他在晚年终于觉悟到“表态文化”卑下和危害,有所深刻的反省。 “有所深刻的反省”这句话是有语病的。 在现代汉语中,“有所”的后面如果带有双音词,则这个双音词必须是动词而不能是名词或形容词。
  • “坛”中检疵
  • 《海上文坛》1998年第7期(总第73期)中有两个明显的疵点。 (一) 第18页《中国女性与化妆品消费》一文一开头就说:“‘对镜贴花黄’是写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时清晨悄披轻纱描红的下意识,照例花小姐是不应再以女人的角度看问题的,怎敌心中爱美的冲动。”
  • 从“减肥”“瘦身”到“舍宾”
  • 拙作《“减肥”和“瘦身”》在《咬文嚼字》1999年第11期发表后,有读者建议我再写一写更为时尚的词——“舍宾”。近年来,有些人夸别人形体好时喜欢说“好舍宾啊!”,因特网上也出现了“网页内容要舍宾”等说法。不了解“舍宾”词义的人很难理解。
  • 龙年说龙
  • 庆祝世纪之交的锣鼓声还未停歇,又听到了欢度春节的鞭炮声。农历庚辰年是龙年,作为“龙的传人”,自是感到格外亲切。请按照阿拉伯数字的书写笔顺,在下列“2000”字样的空格中填上适当的字,组成各不相同的关于龙的成语。答案下期公布。
  • 钱塘江二桥跨长江
  • 《新华文摘》1999年第6期《中国大桥遭遇世纪隐忧》一文说: 他1953年从同济大学毕业分
  • 何来“中国工程科学院”
  • 沙叶新先生《“工程”现象》一文写道:“如今的各级领导大都有大专学历……有的是硕士、博士,参加过很多工程建设,有的还是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 其实,我国没有“中国工程科学院”,只有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 中国科学院成立于1949年11月,是我国科学技术的最高学术机
  • 结发、总发、髫发
  • 中学语文课本中古诗《孔雀东南飞》:“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课本对“结发”的解释是:“古时候的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例如男子20岁,女子15岁)才把头发结起来,算是到了成年,可以结婚了。”朱东润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的解释也说:“指成年,古代男女成年时要把头发结上。古制,男
  • 题词否?
  • 1998年3月22日,石家庄市《燕赵都市报》从《特区文摘》转摘了有关朱镕基总理生活风采的报道。右栏第一句话:“他给自己规定了‘三不戒律’:不受礼、不剪彩、不题词”;而同文左栏第一段却是:“……一回到北京,顾不得旅途疲劳,立即赶到清华,并写下了‘水木清华,春风化雨,教我育我,终生难忘’的题词。”显而易见,在“题词”方面,左栏否定了右栏。
  • 会客室
  • 退稿收到。这使我很激动。我给很多报刊投稿,往往如泥牛入海,能退稿者,真是凤毛麟角。仅此一点,也可看出贵刊的严谨和真诚。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给你们增加了多少工作量啊!更何况邮费一涨再涨
  • 支票抛向哪里
  • 沙叶新先生在《尊严》最后一段写道:“曲小雪将5250美元的支票一点点地撕碎,抛向法庭的上空。”这句话读来文从字顺,但仔细一推敲,便发觉有点不合情理。
  • “中外越剧”
  • 《新民晚报》1999年4月29日有一则新闻题——“中外越剧汇演5月举行”。“中外越剧”,莫非外国也有这个剧种? 正文是“中国越剧艺术汇演展播”,原来不是中国越剧与外国越剧汇合演出。参演者有旅居国外的越
  • 话说“梅香”
  • 旧时称婢女为“梅香”,其中究竟有什么来由?且看三部词典的解说: 《辞源》:“元、明杂剧小说中用作婢女的通称。” 《辞海》:“元明杂剧中多以‘梅香’为婢女的名字,因以为婢女的代称。” 《汉语大词典》:“旧时多以‘梅
  • “过桥”“吃盐”难相比
  • 《新民晚报》1998年6月3日载有一篇题为“胡子的功能”的杂文,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而胡子白了,便知道这是一个长者,走过的桥比年轻人吃过的盐还多,应该受到尊重……” “走过的桥比年轻人吃过的盐还多。”作者本想用这句俗语来比喻年长者较年轻人有更丰富的实践经
  • “永兴”不是年号
  • 《大唐新语》里有一则虞世南谏阻唐太宗写艳诗的文章。结尾是“永兴之谏,颇因故事”。这句话被白话译者译成:“永兴年间虞世南的规劝,就是借用这个故事。”(见《中国古代十大轶事小说赏析》第738页,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出版,1993年版) 译文对“永兴”的翻译是错误的。因为唐朝根本没有
  • 《五体不满足》要满足什么
  • 一个叫乙武洋匡的日本残疾人,写了一部自传轰动东瀛,最近又译成中文,在中国正式出版发行。1月初,作者来中国访问,并在北京图书大厦为读者签名售书。于是,这部自传再次成为媒体一大热点,但是封面上“五体不满足”这个书名却让人费解。见过作者的人或
  • 此“贼”不是偷儿
  • 在《沙叶新的鼻子》一书中,沙叶新先生写道:“……八九十岁之际,还要更加讨厌自己,那时必定是讨厌自己老而不死。先哲说:‘老而不死谓之贼。’我不愿意做贼,我
  • “首犯”不是第一次犯
  • 《南方周末》1999年8月27日《便宜了歌星》一文,将第一次犯偷税罪的雷敬鑫、何光美夫妇与屡犯偷税罪的歌星毛阿敏作了对比,文章写道:“从犯罪次数上来看,雷是首犯,毛是屡犯;雷应从轻,毛应从重。” 把“第一次犯”称作“首犯”,是不正确的。“首犯”是法律术语,即“组织、带领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首要分子”。雷第一次犯罪,应
  • “勒令”谁?
  • 《中文自修》1997年第1期,刊有沙叶新先生的一篇短文:《自古诗歌出少年》。沙先生在引了一首“先锋诗作”之后,坦陈自己“读不懂”。读这首诗是什么感觉呢?“是一种在课堂里被老师提问而回答不出的感觉,还有就是我被勒令开除出中国
  • 说说“海参崴”的“崴”
  • 中央电视台五套节目播音员马昕把“海参崴”的“崴”读成w(?)i。这不奇怪,“崴”字比较生僻,以声符代替字音是她误读的原因,却不能不予以指出,因为“读半边”的人还不在少数。 有一篇游记,题为《海参崴印象》(载《黑龙江晨报》1999年3月13日),文中五用“崴”字,皆作“葳”,可知不是手民之误。“海参葳”应作“海
  • 少了一个太阳
  • 沙叶新先生以“善作剧”著称,即使是读他剧本以外的文字,同样能感受到强烈的“喜剧效果”:妙语连珠,谐趣横生。沙叶新先生还以“严作文”著称,不论十幕长剧,还是千字短篇,他都同样呕心沥血,字斟句酌,连一个标点都不轻易放过。把沙先生列入“众矢之的”的名单,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这是一次冒险,难怪下面这组文字,编者自己也觉得有一种“少十斤”(沙先生起过的笔名)的感觉。 沙先生对本刊组织的这次战斗,倒是全力支持的。他一再表示,“三人行,必有我师”,《咬文嚼字》至少已有20万读者,其中该有多少老师!他说:“查得出查不出都是好事,自己都会从中得到启发,受到教育。”沙先生的宽宏大度,一定会鼓舞我们把今年的战斗进行到底。
  • “巧”,还是“不巧”?
  • 《南方周末》1999年7月23日第1版载文,披露了轰动一时的广东阳春“副市长买凶谋杀市长案”。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1997年3月1日,谭××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广州三寓宾馆见到了曾市长,卢×则假冒国家安全部外
  • 且说“规圆方竹”
  • 由岳麓书社出版的《白话幽梦影》(与《白话菜根谭》合订)第140页,“鳞虫”条下附江含徵一段话:“金鱼之所以免汤镬者,以其色胜而味苦耳。昔人有以重价觅奇特者,以馈邑侯,邑侯他日谓之曰:‘贤所赠花鱼殊无味。’盖已烹之矣。世岂少削圆方竹杖哉?”对最后这一句,译注者先作注:“圆方:指盛装果肴的竹器具,如笾豆等便是。”再解说:“世间难道还少这种削砍盛果肴的
  • 鲁迅执“刀”写信
  • 《文学报》1999年10月7日头版有“本报讯”一则,标题为《鲁迅三封书信在台港发现》。三信中致蔡元培函两封,致林文庆函一
  • “大约”与概数(金柬生)
    “纪念”什么?(燕语)
    岂可“忽略”小数点(顾豪)
    补说“因特网”与“网”(陆嘉琦)
    还是应该用“本台”(郭钦义)
    概数也须说明白(丁益)
    “鉴”和镜子(彭菲)
    话说“豆腐渣”(余双人)
    “供璧”应作“拱璧”(金文明)
    “冬”与“终”(臧克和)
    汉字的拓扑性与测字(曹聪孙)
    “魁首”无贬义(杜炎)
    “挂冠”与“桂冠”(孙章埂)
    “你给孩子买不买电脑?”辨析(姚敬业)
    “回”中为何有贬义(文士其)
    从误读中产生的新音——谈“裳”字轻声的来历(郑茵)
    “爱晚亭”得名之由来(舒宝璋)
    古文还是要一点的——译余断想(四)(周克希)
    诗坛新秀(辛南生)
    “光顾”不宜自称(周丽萍)
    “有所深刻的反省”析(晓津)
    “坛”中检疵(沈洪保)
    从“减肥”“瘦身”到“舍宾”(高丕永)
    龙年说龙(成中)
    钱塘江二桥跨长江(陈增杰)
    何来“中国工程科学院”(鄂叶)
    结发、总发、髫发(周照明)
    题词否?(丘裕盛)
    会客室
    支票抛向哪里(兰小棵)
    “中外越剧”(莫澜舟)
    话说“梅香”(黄今许)
    “过桥”“吃盐”难相比(吕镇光)
    “永兴”不是年号(张若牧)
    《五体不满足》要满足什么(胡连荣)
    此“贼”不是偷儿(倪正明)
    “首犯”不是第一次犯(李宁)
    “勒令”谁?(韩石)
    说说“海参崴”的“崴”(刘恒)
    少了一个太阳(叶才林)
    “巧”,还是“不巧”?(宋桂奇)
    且说“规圆方竹”(王中勇)
    鲁迅执“刀”写信(徐世华)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