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措”不及防
  • 词语使用中,有一种常见差错,我称之为词形纠缠,“措不及防”便是一例。 我经常见到这种用法,比如青汶写的《姜昆外传》:“它的这一突举(此词也有生造之嫌——引者),竟使姜昆措不及防……”又如张抗抗
  • 说“笑”
  • “笑”指一种面部表情,在汉语词汇中,形容笑的词很多。请你至少说出十个。注意:这些词中不能带有“笑”字。答案下期公布。
  • “物美价廉”的地雷
  • 今年1月19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收听指南”介绍“国防时空”节目时,说有一种小巧、杀伤力大的地雷“物美价廉”。“物美价廉”一般是指商品质量好而价钱便宜,商家便打出这一旗号,吸引消费者购买。地雷属于军火,不能随意公开出售。说地雷物美价廉,让人感到惊诧莫名。
  • “救火”乃“灭火”
  • 《现代汉语词典》在“救”字下只列了两个义项:①援助使脱离灾难或危险。②援助人、物使免于(灾难、危险)。《咬文嚼字》1996年第9辑《关于“恢复疲劳”》一文对“救火”的解释是:因为火灾所以要救援。这两处都忽略了“救”字的本义。 《说文·支部》:“救,止也。”《集韵·虞韵》:“救,禁也。周官有司
  • “托举”的对象
  • 张抗抗的散文《天上永远有星星》(吉林人民出版社《沙之聚》第119页)写道:“有一段时间我调在分场的砖瓦厂当晾瓦工,一个班次要晾1500块红瓦,一块瓦重达七八斤,8小时内要重复托举几千次机械、笨重的晾瓦动作,还要在瓦架上跳上跳下。” 其中“托举几千次机械、笨重的晾瓦动作”有语病。我们且拿“阅读三遍曹雪芹的《红楼梦》”作类比。动词“阅读”后边有一个补语、一个宾语,“三遍”是“阅读”的动量补语
  • 汉语中的“箭”与“剑”
  • 汉语中,“箭”与“剑”是指古代的两种兵器,到现代演变成两种体育运动器械,如“射箭”的“箭”,“击剑”的“剑”。所以,古代色彩与专业特色是它们的共性,与此相关的是,这两个词在现代汉语中一般都不单用,往往是用在词语当中,充当语素。除了一些
  • 加拿大何来“十里洋场”
  • 张抗抗《时差》中“多伦多”一节,对“年轻”的城市多伦多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刻画,其“光怪陆离”“光艳夺目”的市容折射出多伦多的现代气息。可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有时猛一抬头,真以为是一片海市蜃楼,让一个隐身的魔术师搬到了十里洋场的大都市!”无疑,张抗抗在
  • 离谱的产奶量
  • 1999年5月20日《江西日报》一篇报道说:“目前,牧场牛羊已达700多头,日产液态奶6000多瓶,鲜奶2.1万吨。”(《高山牧场牛羊欢 无污鲜奶俏赣南》)这“6000多瓶液态奶”是怎样的概念,一时弄不大确切,但“日产鲜奶2.1万吨”则容易计算。以700头牛羊计,日产鲜奶2.1万
  • 译名种种——译余断想(五)
  • 22.报上有一则“克林顿在纽约买下豪宅”的报道,里面提到:“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克林顿夫妇买下这栋纽约上州的房子之前,白宫绯闻案中的女主角莱温斯基已在纽约市下城格林威治村租下了一套公寓……”这里的格林威治村,是Greenwich Village的译名。
  • “星期天”与“双休日”
  • 《邢台日报》曾刊《桥西区节后第一个星期天照常上班》,其中有:“……2月7日、8日是节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文中的问题是: “2月7日”和“2月8日”是“两天”,“两天”怎么能称“一个星期天”?事实上,“2月7日”是“星期六”,“2月8日”才是“星期天”。 正文及标题的“节后第一个星期天”,都应该改成“节后第一个双休日”。
  • 人名地名误读多
  • 总结自己多年编、写、教的经验与教训,最容易读错的莫过于人名、地名。 先说我的家乡江苏太仓。顾名思义,太仓乃皇帝的粮仓,这好懂。太仓还有一个别称为弇山,出典乃明代文坛后七子领袖王世贞,在太
  • 国王的错误
  • 真是文如其人。读张抗抗的作品,你可以感受她的坦率、真诚以至那种处事的大大咧咧。她既有南方人的细腻、重情,又有“北佬”的豪爽、粗犷,可谓南柔北刚,融于一体。 张抗抗在给本刊写的《嚼字健身心》一文中,坦陈“自己原本只读到初中毕业,‘文革’中下乡后一直靠自学后补,各种知识和文学修养、文字功底都是肤浅又单薄的”,但读她的作品,你便会发觉她的悟性极高,这在相当程度上弥补了先天的不足,再加上她的文风不雕琢,不卖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样的作家是很经得起“咬”的。 张抗抗本名张抗美,因为她是在抗美援朝年代出生的。后来发现“抗美”遍地,才改名为“抗抗”。她觉得“抗抗其名有较大容量,邪恶虚伪丑陋谄媚等等一律以抗之”。想来,语文差错也应该是“抗”的对象之一吧。既然如此,即使我们没有咬中要害,抗抗同志也一定会不以为忤的。 根据读者的建议,今年“众矢之的”活动仍评选“神射手”。共设:一等奖一名,奖金一千元;二等奖四名,奖金各五百元;三等奖十二名(每期一名),奖金各二百元。
  • “才真无愧”?
  • 中央电视台《曲苑杂谈》有一台节目,一位演员头顶瓷碗油灯,口含毛笔,在一块长方形的板上书写了四个大字。在观众的掌声中,助手将写字板向大家展示,并朗声读道:“才真无愧”。这位演员真是太不谦虚了,竟然夸口说自己才高艺精,无愧于观众!
  • “阴谋未竟”
  • 辽宁出版的《党建文汇》1999年第6期有一篇《索官不成杀上司》的文章,讲的是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规划土地管理局原局长徐建设因向上司——商丘市建委副主任兼城市规划局局长李文忠索官不得,怀恨
  • 词语误用例话(二)
  • 何谓“造物” 赵忠祥先生《岁月随想》第61页,记录了作者和叶惠贤的一段对话。叶问:“你解说《动物世界》的过程中,喜欢哪种动物?”赵谈了一个认识过程,开始时喜欢外貌美丽而生性善良的动物,后来则凡是野生动物都喜欢,因为“生气勃勃的动物都是大自然的精灵,都是美好的造物,完全不能以人类的意识形态去
  • 先怀孕后结婚
  • 1998年4月16日的南方某晚报,刊有一则国内新闻,报道了郑州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出台的一项新规定。该报用的标题是:“市民不再有烦言,怀孕再领结婚证”。先怀孕,后结婚,难道郑州有这样的政策?细读下文,方知“结婚证”是“生育证”之误
  • 到底谁是“被告”
  • 《新晚报》2000年1月21日1版刊载了一条新闻,副标题为“15名抢楼者接到传票”。其中说:“道里区人民法院在接到省城镇房屋开发公司起诉状后,已于19日对15名原告送达传票。……此次被起诉的15名原告有10户是被迁户多占面积,另5户是无任何动迁手续强占
  • 莫把“祆教”当“祅教”
  • 《世界宗教总览》(宗教研究中心编,东方出版社1993年版)第83页关于当今世界宗教概述中,把“祆教”误为“袄教”。作为宗教方面权威性的工具书,把主要的一种教名弄错,乃是重大失误。 “祆”音先(xi(?)n),西域谓神为祆,关中谓天为祆;“袄”通作“妖”。 这两个字都极冷僻,而其字形
  • “严阵以待”
  • 《羊城晚报》1999年3月4日第1版刊登了题为“经济学家顿成今日‘星’”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句: 不到2时,人民大会堂外的台阶上就候满了严阵以待的记者。 “严阵以待”放在此处明显不妥。根据文章可知,九届政协二次会
  • 翅膀
  • 全球两大快餐业巨头,一个是肯德基,一个是麦当劳。肯德基以鸡肉为主要原料,重点经营炸鸡系列;麦当劳以牛肉为主要原料,重点经营汉堡包系列。 两家本是井水不犯河水,想不到
  • “投”与“喷倾”
  • 在小说《北极光》里,作者描述费渊少年时在机场向外国贵宾献花的场景时说:“他伸长着胳膊,正把鲜花投到外宾的胸前……” 迎接外宾的场面是非常热烈而庄重的,而“投”是抛掷、扔的意思,在那种场合,把鲜花向外宾胸
  • 剑及履及?剑及屦及?
  • 成语“屦及剑及”出自《左传》,亦作“剑及屦及”。但是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版《辞海》缩印本第1076页词条“屦及剑及”的注中误排成:亦作“剑及履(l(?))及”。再翻查第188页,只有词条“剑及屦(l(?))及”,而无“剑及履及”,足证《辞海》第1076
  • “援袍击鼓”?
  • 韩静霆著的《孙武》一书(解放军文艺版)第162页有一段话:“他想,你就要援袍击鼓,催动战车,催动三军,轰轰隆隆碾过楚国大地,开进郢城了。”“援袍击鼓”看起来也讲得通,其实似是而非。 “援袍”当作“援袍”。援:拿着。袍:读f(?),鼓槌,也写作“桴”。古时打仗,击鼓指挥军队。《左传·成公二年》:“左并辔,右援枹而鼓。”这里讲的是齐晋鞌之战,齐侯说:“余姑翦
  • “掼榔头”溯源
  • 沪语方言中有一种说法叫“掼lang头”。它的意思是:虚张声势,白我炫耀,言过其实。这个“lang”字怎么写呢?有的写作“浪”,有的写作“榔”。就笔者所见,“掼浪头”似属多数派。
  • 莫把“程史”当《桯史》
  • 岳珂的《桯史》是一部备受人们称道的著作。岳珂(1183—1234),字肃之,号亦斋,又号倦翁,河南汤阴人,著名抗金将领岳飞的孙子。他处偏安之世,怀家国之恨,用心收集资料,以愤世之情,写成这部著作。先写在室内床前几——“桯”(t(?)ng)上,后“命小史录臧去,月率三五以为常”,日积月累,编辑
  • “光年”不是时间
  • 张抗抗的小说《情爱画廊》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女主人公水虹冲破阻力,从苏州赶赴北京与情人周由相会,两人春风一度后,双双进入梦乡,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同时醒来。 小说接着写道:“在他们的感觉中,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数千亿光年……”
  • 哇噻——噎
  • “哇噻,这个T恤好Yeah,非常太空感,绝对电子味,上街炫一炫,帅呆啦,酷毙啦!噎!”这段话见之于一篇介绍“新人类”的文章,说“这就是新人类的语言新风格”。虽然我也是看了这篇文章的解释才明白“‘哇噻’,常常是用于句首,表示惊讶,类似于北京人的‘我操’,上海人的‘乖乖’;‘噎’则常常是用在句尾,把话说完后,突然又响亮地‘噎’一声”。
  • 巫峡何以称大峡
  • 国家教委八五规划教材中等专业学校各类专业通用的《语文》教材第一册第二单元《幽深秀丽的巫峡》,选用了电视节目《话说长江》中《壮丽的三峡》的解说词。 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瞿塘迤逦尽,巫峡峥嵘起。’巫峡西起巫山
  • 祖籍指什么
  • 《羊城晚报》1999年8月13日第11版《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主要官员及检察长个人简历》中称,经济财政司司长谭伯源“祖籍广东台山人”。其实祖籍是指祖居地——先祖居住的地方,而不是指某地的“人”。正确的表述应当是“祖籍广东台山”。
  • “野菜”之类
  • 统编教材高中《浯文》第一册,收有散文《蒲公英》。这是根据日本现代女作家壶井荣的作品翻译的。其中有这样几句:“那是多么悲惨的时代!一向只当做应时野菜来欣赏的鸡筋菜、芹菜,都不能算野菜,变成美味了。”
  • 如此标题
  • 1999年9月3日的《劳动报》第7版,有这样一条消息:《克林顿实
  • 相差24小时
  • 张抗抗的散文《从零开始?》,发表在2000年1月22日的《文汇报》上。该文第一段只有一句话:“都说过了1999年12月31日零点,从2000年开始,人类就正式迈入21世纪了。” 究竟是2000年还是2001年进
  • 漫说“潜台词”
  • 潜台词本是戏剧用语,指的是台词实际包含而没有明确说出的意思,所谓题外之旨,言外之意。丰富的潜台词,往往能使表演更加耐人寻味。在日常言语交际中,当然也会蕴含潜台词。有些人能灵活运用,表现出了高超的说话技巧;有些人却浑然无知,表达的效果便会打点折扣,甚至辞不达意,弄巧成拙。
  • “俩”和“仨”怎么用
  • “俩”字读liǎ时,意思是两个,有时也表多个;读liǎng时,只用于“伎俩”。“仨”,音sā,意思是三个。这两个字用法相同(除“俩”字用于“伎俩”的场合外),北方人(特别是北京人)口语中用得很多。也常见于书面语,如“咱俩”“夫妻俩”(北京土语称“公母
  • 应该是“掼浪头”
  • 某报同一日两个版面上出现了一句同义的沪语方言。读者弄不懂的是,其一写作“掼榔头”,作者还特意加注曰:“意为大方过头。”实例是一位好客的男主人将“饱餐一顿”后的一群客人送上公交车,又摸出几张“大团结”硬塞给客人们买车票,其妻斥之为“掼榔头”。其二写成“掼浪头”。请看中国国奥队足球主教练霍顿的豪语:中国队是亚洲一流强
  • 好一个“的”字!
  • “的”是汉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字,在二千多万字的统计材料中,“的”一字共使用八十三万次,覆盖面达百分之四以上。别看只是一个结构助词,用得好同样可以出神入化。试看下例: 差不多在澳门回归的同一时刻,地球的
  • “秀”是“开花”吗
  • 在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材公共课《大学语文》(全国组编本·徐中玉、钱谷融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有一首白居
  • 这是“希望”之灯
  • 高中语文教材第一册收有巴金的散文《灯》。作者采用象征手法,以“灯”来寄寓对光明的向往。但令人遗憾的是,教材对“哈里希岛上的姐姐为着弟弟点在窗前的长夜孤灯”一句所加的注解,有悖作者的本意。注解曰: 欧洲古代传说:在哈里希岛上住着姐弟二人,弟弟航海去了。姐姐
  • “目”和“子”
  • 1998年重新修订的《新华字典》对旧本作了全面的修订,工作深入而细致,值得称道。尽管如此,也还存在一些不尽如意的地方,这里谈谈“目”和“子”的释义。 在字头“目”的下面,修订本增
  • 何处生“春草”
  •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登池上楼》中的佳句,历来为人们所传诵。 1999年7月17日《中华读书报》有一篇题为《说诗中的草》的文章,将“池塘生春草”解释为“池塘中生出新绿的春草”。查《汉语大词典》,发现在词条“池塘”之下,举的例句竟然也是“池塘生春草”。都是将“池塘”当作一个词了。 其实,“池塘生春草”句中的“池塘”是两个词:“池”是水池
  • “预防”和“禁放”错位
  • 临近春节,小区居委会黑板上刊出两句警语,提醒居民加强防火、防煤气中毒意识: 禁防烟花爆竹 预放煤气中毒 “禁防”与“预放”令人哭笑不得。显然,“防”与“放”位置摆错
  • 嚼字健身心
  • 《咬文嚼字》这本轻巧的小书,出版几年来颇受欢迎,因为它专门在汉语语言的树林里抓害虫,为我们的无知、疏忽、粗陋纠错。这是一只勤劳而友好的啄木鸟。 很荣幸自己成为《咬文嚼字》2000年“众矢之的”的一个
  • 可谈乎?不可谈乎?
  • 张抗抗写小说,但怕谈小说。她在《有意无艺》一文中说:“我总认为小说之‘艺’是不可谈的,犹如一个谜底之于猜谜人,或是菜谱之于食客。” “犹如”,如同也,比如也。“犹如”前后的内容,一般来说,总该有某种相似点。作者用“犹如”一词,无非是要把话说得更透彻一点,让人
  • 海洋岂能“竭泽而渔”
  • 《好主妇》1999年第10期上,刊有张抗抗的一篇短文:《绿色消费》。作者在文章中,历数种种非理性的消费行为对地球生态的破坏,其中的一项是:“浩瀚无垠的海域,疯狂的捕捞已竭泽而渔……” “竭泽而渔”这条成语,见于《文子》《淮南子》等书,字面意思是把池水戽干了捕鱼,表示不留余地,不计后果,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利益。张文既然点明是在“浩瀚无垠的海域”,按照前后文意,用“竭泽而
  • 什么是什么?
  • 读小学的国语课本,见到“什么”二字,不知是啥东西,蜀童感到困惑。日月星,牛马人,都具象,很好懂。惟有这个什么,已出象外,弄不明白。上中学读英语,学会拼音,忽悟得什和么的古音拼起来就是川话的啥,心头纥(纟达)才解开了。今老矣,又困惑:“这个啥又是啥?”
  • 有了“惟其”,何须“因为”
  • 张抗抗的《大荒冰河》一书,描写了文化大革命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北国边疆农场的真实生活。其中,《信号弹》一文提及“我们”初抵农场时,晚上常常有“敌情”发生,敌情便是信号弹。连长、指导员肯定地说,发出信号弹的是“敌方”(即“苏修”)。作者写道,“惟其因为有信号弹的提醒,才能使我们确实感到阶级斗争就在我们身边”。 笔者无意讨论当年那场国与国之间的“阶级斗争”,需要关注的乃
  • 同坐一把龙椅?
  • 写文章用典故,在中国文人是常事。用典恰切,可以使文章生色。但是如果想当然地乱用一气,不讲究用典的准确性,则往往弄巧成拙。《散文》1999年第3期
  • 如此“保密”
  • 这幅漫画原载人教版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思想政治》教科书。作者试图用画面配合文字,说明我国对公民的储蓄实行“为储户保密”的原则。可是,如若真的用漫画中的大印一敲,可就一点都不“绝密”了。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印章的刻字和盖印的字应该如底片和相片一样,正好相反。想来作者忽略了这个细节。
  • “敲竹杠”趣说
  • 人们常常把勒索钱财的行为称作“敲竹杠”。为何有这样的比喻?“敲竹杠”又是怎样产生的呢?传说有这么几种不同的说法: 一、源于上海“十六铺” 鸦片战争后,上海成为对外通商码头,中外客商云集。当时外滩的十六铺码头是国内各
  • “曾子固不能诗”的曲解
  • 在文白对照全译《两般秋雨庵随笔》里有一句:“世传曾子固不能诗,非不能也,不过稍逊于文耳。”读起来并不难懂。可一读译文:“世人传说曾子原本不会作诗,其实不是不能作,只不过在文采上稍逊色
  • 端睨?端倪?
  • 人教版高级中学课本《语文》第二册(1998年6月第3版)《过万重山漫想》一文中有这么一句: “人类的历史,对于我本来如同远在云天之上、不可端睨的飞鸟,此时忽如栖落在手指上,简直可以数一数它的翎毛。” 句中的“端睨”,应作“端倪”。
  • 少用“家长”这个词
  • 前不久,参加一个由美国家庭心理治疗家帕蒂女士主持的“父母培训班”,当时翻译一再强调,他们尽可能不用“家长”这个词,而使用“父母”这个词。因为“家长”这个词,含有权威的意思,而英语中“parent”这个词并没有“一家之长”的含义。 在我们中国人的观念里,父母理所当然就是家长。既然是“家长”,就有责任养育和管教子女;孩子呢,也必须服从“家长”的管教。
  • 似通非通,责任在谁
  • 王蒙先生在《重组的诱惑》一文开头,引用了清代石韫玉的一篇游戏文字:《颠倒兰亭序文》。据王蒙先生介绍,这篇奇文,是他从绍兴兰亭所立的碑刻上看到的。其新奇之处就在于此文并非原创,而是石韫玉将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那篇脍炙人口的《兰亭集序》234字全部拆散
  • 何物“警涯”
  • 有部电视连续剧名曰“警涯无悔”。揣想“警涯”二字是指“警察生涯”,但省去关键性的“生”字,便显得别扭。“涯”的原义仅指“水边”“边际”或“极限”,只有组合成“生涯”,才能用来指称“生活”和“生计”。比如从事演剧活
  • 假条
  • 某单位女职工因家中修房,请假十天。假期已满,修房仍未完工,她便向单位请求续假。领导读了假条,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假条上写的是:“房事未毕,续假一周。”
  • “措”不及防(郑保)
    说“笑”(罗永宝)
    “物美价廉”的地雷(杨志俊)
    “救火”乃“灭火”(凌凡)
    “托举”的对象(是章)
    汉语中的“箭”与“剑”(朱楚宏)
    加拿大何来“十里洋场”(郑淑芬)
    离谱的产奶量(毕兆祺)
    译名种种——译余断想(五)(周克希)
    “星期天”与“双休日”(金鉴)
    人名地名误读多(凌鼎年)
    国王的错误(王德兴)
    “才真无愧”?(张树贤)
    “阴谋未竟”(刘波)
    词语误用例话(二)(楚山孤)
    先怀孕后结婚(梅荣槐)
    到底谁是“被告”(王正)
    莫把“祆教”当“祅教”(金正录)
    “严阵以待”(肖史信)
    翅膀(莫华)
    “投”与“喷倾”(辛南生)
    剑及履及?剑及屦及?(左秀灵)
    “援袍击鼓”?(杨光)
    “掼榔头”溯源(祁山青)
    莫把“程史”当《桯史》(邓祥 刘善良)
    “光年”不是时间(杜炎)
    哇噻——噎(刘思)
    巫峡何以称大峡(缪行皋)
    祖籍指什么(李伟涛)
    “野菜”之类(周照明)
    如此标题(李世魁)
    相差24小时(何锡尔)
    漫说“潜台词”(罗晓夏)
    “俩”和“仨”怎么用(安鸿逵)
    应该是“掼浪头”(邱剑云)
    好一个“的”字!(周一农)
    “秀”是“开花”吗(茅震宇)
    这是“希望”之灯(潘吉松)
    “目”和“子”(邱颂平)
    何处生“春草”(维光)
    “预防”和“禁放”错位(高敏雪)
    嚼字健身心(张抗抗)
    可谈乎?不可谈乎?(易川)
    海洋岂能“竭泽而渔”(虹宇)
    什么是什么?(流沙河)
    有了“惟其”,何须“因为”(脉脉)
    同坐一把龙椅?(刘运兴)
    如此“保密”(小成)
    “敲竹杠”趣说(倪培森)
    “曾子固不能诗”的曲解(张若牧)
    端睨?端倪?(祝国湘)
    少用“家长”这个词(陆小娅)
    似通非通,责任在谁(金文明)
    何物“警涯”(黄文锡)
    假条(黄新宇)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