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铜钉和金箍
  • (一) 鲁迅先生在《风波》中写七斤时这样说:“他在晚饭席上,对九斤老太说,这碗是在城内钉合的,因为缺口大,所以要十六个铜钉,三文一个,一总用了四十八文小钱。”这里对钉补这只破碗的铜钉说是共花四十八文钱,用十六个铜钉补成的。
  • “燕京”的“燕”读平声
  • 1997年8月9日早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面对面”栏目,在分析国产啤酒的产销形势时,主持人将“燕京啤酒厂”的“燕”字读成去声y(?)n,成了燕子的“燕”的读音。 “燕京”是古地名,就是今北京市,辽代时曾称为燕京。作为北京市的一家啤酒厂,其厂名无疑应念“燕(y(?)n)京”,与燕子是不相干的。此外,姓氏中的“燕”,如《水浒传》中的浪子燕青,也读平声。
  • 是“碧玉掉落黄泉”吗
  • 李国文先生在《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一文中写道: 也许,这是历史发展的辩证法,总得有人付出代价,让后来人获得教训。像我,当时只能算是一个文学青年,初试笔锋,不也搭上五十年代的“右派”末班车,从此碧落黄泉了吗?(《文学自由谈》1999年第4期第12页) 在《一曲悲笳吹不尽》一文中
  • “不孚众望创新高”?
  • 1999年6月股市指数扶摇直上,创九年来历史最高峰。《苏州日报》在1999年6月30日发表消息,其正题为“近百只股票‘封’在涨停板”,副题是“沪指深综指不孚众望创新高”。“创新高”是符合广大投资者的希望的,凭什么说它“不孚众望”呢? 显然,这里的“不孚众望”是用错了,应该是“不负众望”。毛病出在
  • “三人成虎”与“团结”无关
  • 1999年第4期的《杂文界》里,有一篇题为《“不团结”礼赞》的文章,该文开头写道:“‘三人成虎’一说,可以称作咱们‘早已有之’的关乎团结的说喻了。……‘一根筷子拧得断,一把筷子拧不断’连三岁的孩童也能道破其中掩含的教义:团结就是力量。”
  • “……似的”怎么读
  • “这孩子花儿似的。”“好像有人推门似的。”这种“……似的”是现代汉语中的一种常见格式。“似的”的准确读音应为sh(?) de。但许多人却把这里的“似”字读作s(?),一些电台、电视台的主持人也常常读错,看来是和“相似”“类似”中的“似”的读音
  • “执迷不悟”?
  • 李国文先生《垃圾的故事》叙述到男主人公丁丁与情人杨菲尔玛发生的争执:丁丁去过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取得了学位,回国后在单位里日子过得不错。杨菲尔玛希望丁丁走她为他安排好的当官之路,可是丁丁不干,他一心一意想从事处理城市垃圾的工作。
  • 缓行不是不行
  • 《光明日报》1999年1月6日登载了一篇社会评论,题为“图书‘克隆’该缓行”。文章有力地针砭了出版市场的一种时弊,然而标题上“缓行”一词使用不当,使题意与文意大相径庭。 “图书‘克隆’”是作者对出版界近年来“搭车”“跟风”现象的比喻性和嘲讽性说法。指的是这样一种不良风气:“当某种题材或形式的出版物闯出一块市场后,马上就有大同
  • “解放”和“会师”
  • 在庆祝上海解放50周年的日子里,不禁想起了陈毅同志的“会师”说。 那是上海解放的第三天,陈毅市长召集上海各界人士开了一个座谈会。会上,周谷城先生说道:“如果解放军还不来,我天天提心吊胆过日
  • 由“孀”说到文字的符号性
  • 有人认为,“孀”字含有明显的封建意识,不宜再用。我看未必。 “孀”指寡妇始见于西汉初的《淮南子》(也见于《列子》,但今本《列子》出于魏晋人之手),高诱注说:“雒家谓寡妇曰孀妇。”可见“孀
  • “主打歌”与“主打”的泛化
  • 近年来文学类刊物竞争激烈,许多刊物不断使出新招数,以增强冲击力。据《新闻报·晚刊》2000年2月23日报道,《收获》杂志特地抽掉了其他稿子,换上了某一位作家的长篇小说《××》,作为新千年第一期的主打小说。 何谓“主打小说”?这“主打”来自何方? “主打”与“小说”组合,乃是一种新的用法,是“借用”。“主打”最初
  • 入“目”三分
  • 相传东晋王羲之书祝版,工匠用刀刻削时,发现字迹竟透入木板达三分之深(见唐代张怀瓘《书断·王羲之》),足见其笔力之强劲。 “入木三分”这个成语,即源于此。后来引申用于比喻见解、议论的深刻。 因此,当我乍见《写作》杂志总第193期上的文评标题“入目三分的
  • 七颠八倒的皇帝
  • 李国文先生的作品中皇帝常常被搞错,列举如下: 《说三道四》:“刘彻,这位汉献帝,说好了,是傀儡,说不好,就是高级俘虏,用镀金牢笼关起来的囚犯。” 说汉献帝是傀儡自然是不错的,但说刘彻是傀儡却与史实不符。
  • 岂能“完全近似”
  • 李国文先生在《语文建设》2000年第2期发表了一篇题为“上语言课去”的文章,呼吁“当代作家”(尤其是那些红得发紫者)要学习语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文章很有见地,但有一句话尚可斟酌。他说: “即或是五四时期的白话文,与早一点的明、清话本小说的白话文
  • 众多铠甲?
  • 一堵墙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前一个是“诸”字,不难认出;后一个字的规范写法应是“鍜”字,读音为xi(?),指古代战士头盔后面垂着的保护颈项的铠甲。两个字连在一起,难道是众多铠甲? 请你想想看,下期告诉你。
  • “动手打人”还是“出口伤人”——译余断想(七)
  • 34.杜甫诗云:“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首诗很多人并不陌生。但正如施蛰存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所说的,“‘轻薄为文哂未休’一句,竟有许多名家读不懂,讲不对”,把它理解成王勃等人文体轻薄,“于是今天在各大学中文系讲
  • 今日“理财”
  • “理财”并非新词,古已有之。“理”和“财”在古代汉语中都是常用词。据《辞海》的相关条目介绍,英语的economics(经济学),在清末曾一度译为“理财学”,后来才确定借用日本译名“经济学”。 但是50年代以来,“理财”这个词一直被冷落在一边,几乎已经退
  • “野蛮行为”竟“引起同情”
  • 《中国教育报》1999年11月2日《用画笔声援正义》一文,内容是赏析世界名画《希阿岛的屠杀》。文中“土耳其的野蛮行为,震撼了世界
  • “茫茫然然”令人茫然
  • 《新华文摘》1999年第9期“人物与回忆”栏所载《傅作义将军的历史抉择》一文云: 何(思源)李(宗仁)几乎每夜都交谈到很晚,有时乐观,有时伤感,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一筹莫展,茫茫
  • 王储? 王位?
  • 《参考消息》1999年2月10日《约旦王室夺储内幕》一文,说的是约旦国王侯赛因临死前,王室成员为争夺
  • 不妨加个“竟”字
  • 《光明日报》1999年4月21日刊登了刘小彪先生的一则国际时事评论,对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肆无忌惮地歪曲历史的言论进行了抨击。文章立论有据,批驳有力,义正辞严,美中不足的是,标题不能使人一目了然。该文的题目是:“石原慎太郎敢对历史事实说‘不’”。这一标题不能使人明晰地了解评论者的
  • “六”的另一个读音
  • 中央电视台的一位资深播音员,在主持一个介绍安徽省的省情节目时,将地名“六安”读成了li(?)’(?)n。这是错的。 “六”是个自然数,常用音读为li(?)。它的组词能力很强,诸如六畜、六根、六部、六腑、六神无主、三宫六院、三媒六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等
  • “又”字辟谣
  •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的报纸经常刊登贺龙被活捉枪毙的“新闻”。贺龙在南昌起义失败后,赴湘鄂西开辟革命根据地,历任要职,国民党反动派对他恨之入骨,经常指使新闻媒体制造各种谣言,来混淆视听。 一天,长沙某报又奉命刊登一
  • “唇”可以读
  • 《咬文嚼字》1999年第12期刊登了苏培成先生的《治一治书名不通病》一文,读后深有同感。唯苏先生对《请读我唇》这一书名所作的批评,笔者稍有异议。苏先生认为:“‘唇’是‘嘴唇’,怎么读?”其实,嘴唇是可以读的,试举两例: 前不久,电视台播放过一部日
  • “不能不无忧思”?
  • 《文汇报》1999年7月17日上有如下一句话:“……观照当代中国诗歌创作现状,不能不无深切的忧思。” “无”就是“没有”,“不”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前面表示否定,“不能不”就示人以双重否定,亦即意在肯定,强调事理上或情理上应该如此
  • “跳”河
  • 三十年前,某村一对新婚夫妇因琐事发生口角。第二天清晨,丈夫去县里开会了,妻子临时被大队抽去疏浚河道,要好几天。当地称疏浚河道为“挑河”,妻子临行留了张条子给丈夫,写道:“我挑河去了。”忙乱中把“挑”字误写成“跳”字。丈夫回家见了纸条号啕大哭,说:“就为这么点小事,你怎么就寻了短见呢!”
  • “五朝门”在哪里
  • 李国文先生在《朱元璋的报复情结》一文中写道: 凡和他从小当过和尚,当过讨饭的,当过盗贼的历史,音同意同
  • “剑及履及”不能用吗
  • 《咬文嚼字》2000年第5期《剑及履及?剑及屦及?》一文,指出“剑及屦及”这一典故性成语出自《左传·宣公十四年》,原文作“屦”而不作“履”。尽管“屦”和“履”现在都可以解释为“鞋”,“但正如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说:‘今时所谓履者,自汉以前皆名屦。’”《左传》作者左丘
  • 从《被写体》说起——译余断想(六)
  • 28.报载三浦友和撰写的回忆录在日本出版,日文书名叫《被写体》。“汉语中没有与这完全对应的词语,若只按其意,似可译作‘公众人物’,然又嫌力度不足。” 可不是,仅以《公众人物》作书名,怎么足以体现他和山口百惠作为名人(公众人物)“被写”(被镜头追逐)的愤懑和无奈呢? 29.莫泊桑的小说Bel-Ami,先后有过《俊友》(李青崖译)、《漂亮的朋友》(何敬译)的译名。王振孙先生重译此书时,考虑到Bel-Ami在
  • 朱自清吃“苜蓿肉”
  • 苜蓿,同葡萄一样是汉语里较早出现的外来词。早在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发现大宛汗血马喜食苜蓿,就将它的种子带回关内。自此“苜蓿”始见于我国典籍,北方的大部分地区才开始种植它。除了作饲料之外,它还是一种很好的绿肥,有
  • “举案齐眉”是举桌子吗
  • 本期的目标是李国文先生。在老一辈作家中,李先生是相当活跃的:产品多,思路宽,文笔活,而且喜欢引经据典。这就难免会应了一句老话:言多必失。对此,李先生是有思想准备的。他曾说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天天在弄刀枪的武士,难保不失手。读者帮忙指点出来,实在是“善莫大焉”。 不过,这毕竟是短兵相接,是直言不讳。即使胸怀宽广如李先生者,还是会生出一种尴尬——“好像在公共汽车上,被当场逮住的小偷的那一种尴尬”。这句话颇令我们犹豫,甚至有点不忍出手。说心里话,我们是尊重李先生的,没有想到“小偷”也不希望李先生自己想到“小偷”;即使从李先生的作品中寻觅一些疏漏,也不过是变换一种方法,传播语文知识而已,不想存心出谁的洋相。区区苦心,还望李先生见察。 当然,我们自知不是“东方不败”,“咬”得不是地方,李先生尽可“撇嘴一笑,付之一嗤”,或者干脆“向我开炮”,编者在此谨候指教。 在本期“众矢之的”栏截稿日3月20日之后,以李国文为目标的稿件仍然源源而来,甚至在发稿日4月1日过后,还有稿子寄来。在此,我们再一次提醒读者,本栏目每期的截稿日为该期上推三个月的20日,如第9期的截稿日为6月20日,以此类推。请广大读者配合。
  • 方言·共同语·语系
  • 某报刊有小言论《慎用方言》,对文艺界、新闻界滥用方言的现象提出了中肯的批评。可是,作者在行文中却说了这样的话:“其实,赵本山的东北话基本上属于普通话语系。”这句话中有两个主要的词犯了概念不清的毛病。 东北话怎么基本上属于普通话呢?东北话是方言,普通话则不是方言。普通话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是指现代汉民族在不同方言区域内共同使用的语言,是现代汉语的标准语。普通话是在北方话的基础上形
  • “老板”原来是大钱
  • “老板”这个词在方言中涵义很广,如佃农称地主、雇工称雇主叫“老板”,京都称著名京剧演员为“老板”,闽俗则称店主、船主为老板。现代汉语中,“老板”一词主要指工商业的业主及其代理人。不过,“老板”最初不是指人,而是指大钱。 宋代陶岳的《货泉录》云:“闽王审知时铸大铁钱,阔寸余,甚粗重,亦以‘开元通宝’为文,仍以五百文为贯,俗谓之铑,与铜钱并
  • “收费上大学”有矛盾
  • 《光明日报》1998年12月29日的一篇通讯标题是: 收费上大学与教育成本补偿理论——访闵维方 这个标题有矛盾,因为收费是学校收费,不是学生收费,学生要上大学只能缴费,收费是从学校角度说的。上大学是从学生角度说的,要从学校角度说,“上大学”应为“办大
  • “义无反顾”非“一意孤行”
  • 《广州日报》1998年7月14日《浪子遗弃糠糟妻,老来被弃悔不已》一文说道:“孔某义无反顾地抛下家中一母一妻和尚处幼年的一儿两女,远走他乡……与情人合伙(开了一间小食店)……” 除了标题中“糠糟”应改作“糟糠”(喻指贫穷患难中的妻子)之外,文中所描述的孔某无情无义的行
  • 误用“不可理喻”
  • 《红楼梦学刊》1996年第3辑所载李国文先生《兴隆大爷的兴衰史》一文写道: 京剧舞台上,出来四个龙套……他们相互将手中的木头刀枪,心不在焉地碰一下,口中作吆喝状,就表示已经打过一场战争。这对外国人来讲,是不可理喻的。 “喻”谓使明白,成语“不可理
  • “锦衣卫”非“锦衣尉”
  • 李国文先生的《屁股的功能》两次提到明代的“锦衣尉”: 那些如虎如狼的锦衣尉们…… 无非古之为皇帝,为锦衣尉…… 两例中的“锦衣尉”均应作“锦衣卫”。“锦衣卫”全称“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明代洪武十五年(1382)设置,原为掌管皇宫护卫和皇帝出入仪仗的官署。明太祖时兼管刑狱,有了巡察缉捕和审讯的权力。明中叶后与东西厂并列,成为特务组织。
  • “游戏规则”:从狭义到广义
  • 大多数游戏都是有一定规则的。比如下象棋:“车”怎么行,“马”怎么跳,“炮”怎么打,都必须“循规蹈矩”。这是传统意义上的或者说是狭义的“游戏规则”。 作为时尚词语的“游戏规则”,它的适用范围则要宽泛得多。比如说,上海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最近
  • “朵而”不是“朵尔”
  • 常看电视的人都熟知“朵而”胶囊这则广告,然而如果不看画面,就弄不清这种养颜胶囊的名称究竟是哪两个字,因为画面音是du(?)’(?)r(朵尔)。“朵而”应该读作du(?)’(?)r。“朵”是上声字。大家知道两个上声字相连,前一个字声调变得像阳平du(?),但上声字和其他声调字相连
  • “挟天子以令诸侯”之褒贬
  • 人们一般都把“挟天子”理解为“挟制天子”。“挟制”的意思是倚仗势力或抓住别人的弱点,强使服从。很明显“挟制”是一个贬义词。《辞海》对“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解释是:“挟制着皇帝,用皇帝的名义发号施令。”《辞源》的解释和《辞海》基本相同。
  • 《“今日”何日》解疑
  • “今日”——不是指时间,不是“今日明日”的“今日”,而是一家供电局的名称。“今日供电”,就是“今日供电局”。此处似用全称为好。省掉一个“局”字,在局外人看来便成了打不破的“闷葫芦”。
  • 刺字故事两则
  • 《水浒传》中说到,林冲遭高俅父子陷害,发配沧州前,脸上被刺了字。“刺字”亦称“墨刑”“黥刑”,是古代的一种肉刑,指在罪犯的面或额、项、臂等部位刺字,并涂墨以作标记。历代刺字的对象、部位、字样、字形大小、笔画粗细不尽相同。下面讲两则与语言文字有关的刺字故事。
  • 张冠李戴种种
  • 李国文先生读书很多,写随笔、杂文时喜欢旁征博引,这本是好事。可是,李先生在引用古代诗文典实时有时不查阅原书,仅凭记忆,这就难免犯张冠李戴的毛病。请看下面的例子: 《淡之美·“脱却破裤”》:“记得陆放翁词云:‘稻花香里说丰年,听
  • “开船啦”和“开船喽”
  • 语言大师老舍写作时,总是边写边读,自己念给自己听,他用耳朵进行监督。凡是耳朵通不过的,就马上修改。 有一次,日本有家出版社准备把他的《宝船》编入日本的汉语课本,他们就文中的“开船喽!”这句话向老舍讨教:为什么不用“开船啦!”老舍先生的回答是:“我朗读的时候,发现‘喽’字是对大伙说话的,如一个人喊‘开船喽!’是表示招呼大家,如果说‘开船啦!’意思便没有这么明确。区别也许就在这里。”
  • 另一种成语误用
  • 一般说来,“成语误用”是指使用成语时写了错别字,或弄错了成语的意思,我这里要说的是另一种情况。先看两例: 例l:他往四周一看发现满山遍野都是这种怪石,这时他心中就有了出奇制胜叛军的妙计了……——见《初中生之友》1994年第9期(二年级) 成语“出奇制胜”,意思是“用
  • 东关西关 何事何时
  • 李国文先生引用古人诗文,常常喜欢任意改字。例如,他曾将李白“有如东风射马耳”句中的“马”改成“牛”(《说三道四·“宝珠玉者”》),将苏轼“淡妆浓抹总相宜”句中的“淡妆浓抹”改成“浓装淡
  • “叶利钦舌战车臣”?
  • 《中国青年报》1999年11月19日一则新闻的标题是“叶利钦舌战车臣”。对此读者可能有如下两种理解:一是叶利钦与车臣舌战;二是叶利钦在车臣舌战。 前一种理解是出于对三国故事“诸葛亮舌战群儒”的联想(这正是标题制作者所追求的)。舌战,是唇枪舌剑的争战,即言词的论战。舌战的双方都是人(个体或群体)。当年
  • 捕“虎”记
  • 下面这篇短文,是某地编辑培训班的一份试卷,其中隐藏着各类用字差错。你能把它们一一找出来吗?答案不必寄来,本刊下期公布。
  • 专名之误举隅
  • 一般行文之误,容易被发现。但数字与专名之误,因其与上下文若即若离,其自身若非若是,多半不易识别,因此更应当留神。与引书有关的人名、书名与篇名,在行文中,稍一疏忽大意,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失误。 一、人名之误 ①《引用语词典·后记》云:“本书在编纂过程中,参阅了时下出版的
  • “遗孀”一词不宜再用
  • 现在,一些报刊在报道或述说男人(特别是一些有名男人)去世后留下的妻子的情况时,往往称这种妇女为“遗孀”。例如1999年11月4日重庆《经济报》第6版上一则报道中说:“已故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拉宾的遗孀莉·拉宾最近向新闻界表示,如果有机会……”我以为“遗孀”这个词现在不宜再这样用了。
  • 铜钉和金箍(郦仁琰)
    “燕京”的“燕”读平声(杜路茨)
    是“碧玉掉落黄泉”吗(卓王泽)
    “不孚众望创新高”?(章锡良)
    “三人成虎”与“团结”无关(倪仕宝)
    “……似的”怎么读(朱振武)
    “执迷不悟”?(黄祥伸)
    缓行不是不行(盛书刚)
    “解放”和“会师”(俞敦雨)
    由“孀”说到文字的符号性(井心)
    “主打歌”与“主打”的泛化(金波生)
    入“目”三分(张炳安)
    七颠八倒的皇帝(万木丹)
    岂能“完全近似”(初崇实)
    众多铠甲?(齐乃华)
    “动手打人”还是“出口伤人”——译余断想(七)(周克希)
    今日“理财”(韦河)
    “野蛮行为”竟“引起同情”(李金亭)
    “茫茫然然”令人茫然(欧公柳)
    王储? 王位?(郑昼堂)
    不妨加个“竟”字(雷智勇)
    “六”的另一个读音(方川)
    “又”字辟谣(孙章埂)
    “唇”可以读(林雯)
    “不能不无忧思”?(莫澜舟)
    “跳”河(丁尧)
    “五朝门”在哪里(封常曦)
    “剑及履及”不能用吗(金文明)
    从《被写体》说起——译余断想(六)(周克希)
    朱自清吃“苜蓿肉”(林振国)
    “举案齐眉”是举桌子吗(王万里)
    方言·共同语·语系(叶景烈)
    “老板”原来是大钱(张兴祥)
    “收费上大学”有矛盾(田仲民)
    “义无反顾”非“一意孤行”(邱翼东)
    误用“不可理喻”(吴光)
    “锦衣卫”非“锦衣尉”(田禾)
    “游戏规则”:从狭义到广义(魏雨)
    “朵而”不是“朵尔”(尤敦明)
    “挟天子以令诸侯”之褒贬(苏少波)
    《“今日”何日》解疑
    刺字故事两则(丁炎)
    张冠李戴种种(时鹏寿 陈艰 杜尧)
    “开船啦”和“开船喽”(邵建新)
    另一种成语误用(史信)
    东关西关 何事何时(省庐)
    “叶利钦舌战车臣”?(王兴宗)
    捕“虎”记(秋耘)
    专名之误举隅(舒宝璋)
    “遗孀”一词不宜再用(萧仁杰)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