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三番五次多还是少
  • 我们平时说三番五次是表示多的意思。在中国讲到三就表示多了,事不过三,一而再,再而三就已经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这是国人的概念。不过在西洋的英国,情况有些两样,他们的three or four times,是“毛毛雨”,不表示多,反而表示少,无所谓。
  • 钱真的是“水”?
  • 陆星儿女士《好莱坞的中国制片》一文写到中国人在美国闯荡的艰辛时,有这样一段话:“他的剧本,好莱坞绝对不会采用,他只能把剧本寄给香港或寄回国内(注:香港回归前)。为什么?我问他,他回答:中
  • “长妈妈”的“长”
  • “长”有两个读音,一个是cháng,一个是zhǎng。鲁迅在他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为了忘却的记念》《阿长与<山海经>》等作品中,多次提到自己的乳母“长妈妈”。中学语文课本的注释说:“长ch(?)ng妈妈,鲁迅小时候家里的女工。她经常给鲁迅讲故事,后文中的阿长也是指她。”编者对“长”的
  • “飘摇”的主体
  • “活用”是一种修辞。在语言的运用中,适当突破传统,灵活创新,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表达效果。但是成语是人们长期以来习用的定型词组,一般都有出典,有很强的稳定
  • 微汗淋漓?
  • 2月14日《文汇报》第9版上有这么一句话:“据说每到天气阴晦时,铁佛便会微汗淋漓,俗称香汗。”“微汗淋漓”,令人实在没法理解:“淋漓”是“形容湿淋淋往下淌”;而“微汗”是稍稍出一点汗。笔者知道“大汗淋漓”,却无法想象“微汗”如何“淋漓”。
  • “首席大法官”
  • 1999年12月30日《法制日报》第1版显著位置有这样一则消息,说的是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振汉担任审判长,到望城县城开庭,主审一起二审绑架犯罪案件,并当庭作
  • 谁“包”谁
  • 《新晚报》在一段时间里几乎天天刊登几家出租汽车公司“对外包车”“对外发包车”“发包出租车”一类广告。 “发包”与“承包”不是同一个概念,而是相对、相反的两个概念。
  • 成语填字
  • “百战百胜、风言风语、人山人海、相辅相成……”一、三同字,这是成语中的常见格式。请按这一格式,在下列各题的划线处填上适当的字。每题至少填出十条成语。答案下期公布。 ①一____一____ ②大____大____ ③无____无____ ④不____不____ ⑤有____有____ ⑥自____自____
  • 回声是“响”的古义
  •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古人描绘山林静寂的诗歌很多,而以唐代诗人王维的五绝《鹿柴》尤为突出。短短二十个字,令人如入深山,进入既幽且静的境界,而且并不感到寂寞,读来情趣盎然。
  • 千年古树“夭折”
  • 2000年3月13日晚东方电视台播出的《东视新闻》中有一则关于上海千年古树的报道。播音员说,“这棵千年古树在文化大革命中险些夭折”。“夭折”一般是指未成年人死
  • 李觏巧改歌词
  • 汉代严光,字子陵,会稽(今浙江绍兴)余姚人,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刘秀登基后赐严官职,严光辞官不就,归隐富春江。 宋代范仲淹心仪严光为人,范被贬为越州(今绍兴)太守时,因余
  • “涉嫌”怎能判死刑
  • 《重庆晚报》今年2月9日《黄发祥贪污三峡移民资金1500多万元大案侦破纪实》一文说,“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三分院……开庭当众宣判原重庆市丰都县建设委员会主任、县人大代表黄发祥涉嫌鲸吞三
  • “无人区”的矛盾
  • 在《她是<格萨尔>神话中的“魔女”》一文中,作者详尽地介绍了藏族女探险家塔热·次仁玉珍感人的英雄事迹。 文章的开头有这么一段话:“在西藏最后一天的下午,计划中的活
  • “不穀”“不佞”及其他
  • 古人谦称中,有一组“不”字系列的谦称,其形式是,以否定副词“不”置于一褒义词前,形成“不×”这种格式的称谓。交际中,一方以“不×”自称,示己之卑微的同时,也就表示了对对方的尊重。
  • 岂是“溢美之词”
  • 在《好主妇》1999年第8期上,刊有陆星儿的《好女人越活越年轻》一文。作者认为,女人即使人到中年,“也没理由不自信,没理由不自豪”。她们在评价自己的时候,“应该充满着对自己的肯定和赞美”,“应该用‘最丰富、最饱满、最有回味之处’等
  • 《捕“虎”记》答案
  • ①频(濒)临 ②99年(1999年,年份不能缩略) ③凌晨二(2)时 ④璀灿(璨) ⑤40几岁(四十几岁,带有几字的数字表示约数,必须使用汉字) ⑥竞竞(兢兢)业业 ⑦旅遊(游,遊是淘汰的异体字) ⑧狼籍(藉,籍可通藉,以“狼藉”为规范) ⑨天翻地复(覆,覆已于1986年10月10日恢复使用) ⑩不(?)(易)察觉 (11)沉缅(湎) (12)赌搏(博) (13)追辑(缉)令
  • 从“性补助”说到“隔词号”
  • 据传,去年岁尾,某单位召开全体离退休干部大会。为了表示重视,老干部处处长特地拉了一位领导来讲话。领导展开处长给他拟好的讲话稿,拿腔拿调地读了起来:
  • 入瓮? 入彀?
  • 《羊城晚报》1999年7月16日C1版《沿江中棋摊“有戏”》一文,报道了广州沿江中路有设棋摊的摊主与“看客”合谋设赌骗人钱财的事,但该文的引题却是“卖个破绽
  • “南朝鲜”与“北韩”
  • 韩国和朝鲜的最高领导人直接会谈了,这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这两个国家的名称问题,这大概是我的职业病。 我最初接触的是朝鲜留学生
  • “三抢”:“抢手”“抢眼”“抢镜”
  • 熟悉江南农村的人都知道,农忙季节,农活集中,要进行“三抢”:抢耕、抢种、抢收。本文介绍的是另一种“三抢”,即常在新闻媒体上亮相的流行词:抢手、抢眼、抢镜。请看三例: (1)近年来,博士后作为高层
  • “吃奶”
  • 一次,我和两位同学上街,经过一家专门出售牛奶制品的商店,当时我们正好口渴,便准备进去喝一杯牛奶。不料,走到门口时,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退了出来。只见商店门口写着这么几个字:“要吃奶的请进!”
  • 会客室
  • 五年前,我就听说《咬文嚼字》创刊了。我这个喜欢咬文嚼字的人应该说又多了一个朋友。可惜,只知道它在上海,却不知道编辑部的具体地址。去年春节,我在广东度假,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南方一家报纸上
  • “赤佬”考
  • 宁波市《鄞县日报》1999年5月18日第4版载有《名称杂谈》一文,其中谈到“赤佬”一词的来历,说是“民国时代,国民党当局把传播马列主义称为赤化,称共产党及其追随者为‘赤佬’”。如果此说成立,有“赤佬”一词才七十余年历史。这显然不
  • 难咎其责?
  • 《文汇报》1999年4月5日第11版《电视暴力误导》文中说:“对此(按:指四龄幼童杀死一女孩),三个男孩最喜欢的印地语连续剧《力量之神》可能难咎其责。” “难咎其责”难以理解。咎,加罪、罪责之意。责,责任、责罚、责备、
  • “公然默认”
  • 陆星儿在《女人与危机》一文中,认为“女强人”虽然“可以挺直了腰杆走路”,但这一称呼却没有多少“褒义、敬重和温暖”,相反,社会形成了一种等式:女强人=不女人。“这个莫名其妙的‘等式’,尽管没有人公然地论说,却被所有人公然默认。”
  • 谁目光“辟易”
  • 陆星儿的《姗姗出狱》一文,描写了主人公姗姗出狱前后的一系列思想活动,很具生活气息。比如下面一段: 只要他(注:姗姗的丈夫)履行“君子一言”,不带着女儿离开她,给她留住一个家、一份生活,她愿意接
  • 话说“翘辫子”
  • 用“翘辫子”比喻“死”,据说有三种不同的源头。 一、源自清朝。那时全国上下,男人都留辫子。人活着,辫子自然往下垂;死后,要把辫子编结起来盘在头顶上,辫子末端竖起翘立。
  • 茅盾与《题白杨图》
  • 茅盾在回忆录《桂林春秋》中有这样一段话:“11月上旬,我收到一封个人画展的请柬,画家沈逸千,头衔是中国抗战美术出国展览会总干事。”“在展厅里我见到了沈逸千。他十分热情地把我请到寓所,拿出一幅题名《白杨图》的水墨画请我鉴赏,解释道,这是他读了我的散文
  • “掉头东”和“快登临”
  • 周恩来同志逝世后,张鸿诰先生将周恩来同志于1919年写给他的一首七绝手迹送给了中国历史博物馆。全诗为:“大江歌罢棹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此诗很快公开发表,一时为广大群众所传诵。但是,由于
  • 人人“夸口”干啥
  • 作家茹志鹃说过,写不出时不硬写,但笔下十分流畅时,也应该引起警惕,因为很可能此时已经留下遗憾。眼前便有一例。 陆星儿的《不肯失落的性别》,是专为女作家画像的。在她的笔下,王安忆“极耐捉摸”。论写文章,她最像个女作家;论过日子
  • “万贯”知多少
  • 人们通常以“腰缠万贯”“万贯家产”形容钱多、富裕。那么,“万贯”究竟有多少? 旧时,制钱用绳子穿上一千个为“一贯”。明朝洪武八年(公元一三七五年),发行“大明通行宝钞”纸币,面额“壹贯”。当时,壹贯等于铜钱一千,等于白银一两,黄金四分之一两。 由此可知,“万贯”等于黄金二千五百两。这确实是笔不小的财富。
  • 500旬树龄是多少
  • 1999年7月4日的《羊城晚报》刊登照片一张,照片是一棵硕大无朋的糯米糍荔枝树。此树枝繁叶茂,铺天盖地,浓荫婆娑,挂果累累,树干粗壮,好几个成年男子张开双臂、手
  • “脱颖”并非“解脱”
  • 毋庸讳言,陆星儿曾深受感情问题的困扰。她在《驾驭感情》一文中说:“当我用减法处理了自己的问题之后,我的生活便简洁了一些,只剩下我和儿子两人。”她满以为这样一来,“自己会完全地脱颖出来,潇潇洒洒地活”。笔者援引这一段话
  • “九王炒旦”
  • 某日,去一家小餐馆。菜单上列着一道菜:“九王炒旦”。见多识广者可能猜出“旦”是“蛋”的替身,那“九王炒蛋”究竟是什么高档菜?是九个大王联袂下厨炒鸡蛋,还是用九个大王的肉与鸡蛋共炒?正在一头雾水之际,服务员送上了一盘韭黄炒蛋。四个字的菜名写错三个字,够呛!
  • 盐水的分解和结晶
  • 在《高贵的憧憬》一文中,陆星儿有一个关于重新认识“友谊”含义的比喻:“我……仿佛突然站到一个可以俯瞰全景的高处,使得所有关于自己关于别人的那些困扰不解的故事和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
  • “莫高”何时成“吴哥”
  • 新千年伊始,《云南日报》便推出长篇报告文学《“云南红”为什么这样红?》,但却出现如下所引的“笑话”: “西哈努克亲王,这位出自创造了东方最辉煌的莫高窟文化的神秘之国,又与法国血统与文化结下不解之缘的国王,对‘云南红’一见钟
  • “巧夺天工”误用一例
  • 笔者喜赏石藏石,故爱读报刊上有关这方面的文章。可是常常发现有人错误使用“巧夺天工”一词。如《深圳晚报》1999年8月27日有篇文章题为“夔门奇石”就有类似的问题:
  • “阿长”的“长”真的读zhǎng吗
  • 大约是1965年前后,《文字改革》(《语文建设》前身)曾连载过为中学语文课本难读字注音的文章。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长妈妈”的“长”,注作zh(?)ng。那时我在大学读书,快毕业
  • “四步曲”之类
  • 近翻1997年第5期《新闻与写作》杂志,一则标题非常扎眼,这就是“写稿四步曲”。 查了几本现代汉语方面的词典,均无“四步曲”一词。这使我想起了报刊上屡见不鲜的一个差错,即把“三部曲”误作“三步曲”。如1995年2月11日《人民日报》第2版
  • “女子五项,又折又券”
  • 日前,某百货商厦在报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广告的正中位置有八个醒目的黑体字:女子五项,又折又券。这“又折又券”实在有些莫名其妙。经过一番“折腾”,将此简缩语复原,意思大概是:凡购买下列
  • “阿诈里”一词调查记
  • “阿诈里”在媒体中用得相当多。请看几条标题: (1)彩票卖家请千万当心,“阿诈里”铆牢彩票摊。(《新闻报·晨刊》1999年1月30日) (2)“空壳”公司害你没商量,莫让私营经济城变成“阿诈里”的安乐窝。(《文汇报》1999年7月3日) (3)上门安装“来电显示盒”
  • 鲁迅乳母长妈妈的“长”该怎么读?
  •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写到一个“长妈妈”。这个“长”字该读cháng呢还是zhǎng?中学教师颇费踌躇。为此,本刊曾于1997年第12期刊登夏业昌先生的《“阿长”的求证》一文,指出“长”的正确读音是cháng。谁知事隔两年多后,这个问题又一次提了出来,《语文世界》(2000-2)、《语言文字报》(2000-03-19)、《语文知识》(2000-4)等报刊先后载文,都认为“长”字的正确读音是zhǎng,而且都认为这个读音和鲁迅乳名“阿长”有关。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王籣先生表示了不同意见。现将双方观点一并刊载于下,供读者诸君裁断。
  • 乡吧佬?
  • 这是浙江余姚市黄家埠镇横塘乔味菜厂生产的榨菜,其产品包装袋上竟出现了“乡吧佬”这个名称。 好些工具书的“乡”字下有“乡巴佬儿”词条,南方人口语一般说成“乡巴佬”。
  • “一夜”与“一旦”
  • 1999年第8期《行政与人事》中有一篇《鲜花盛开的日子》,里面有一句:“一场无情的强台风突袭上海,使30多个花棚内的花卉于一夜之间毁于一旦。”其中“于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欠妥。 “旦”一指“天亮”“早晨”,如枕戈待旦,通宵达旦;“旦”还有“天”“日”
  • 不是“狼烟”
  • 《咬文嚼字》曾刊登过《这是“狼烟”吗?》一文,就“狼烟”一词的特定含义作了说明。时至今日,仍有人误用“狼烟”,似乎还有再说的必要。 《阿房宫遗址起“狼烟”》是《西
  • 魅力在“传神”——译余断想(八)
  • 39.狄更斯的小说《马丁·瞿述伟》第四章里,有句俏皮话,说一个花花公子“自以为年轻,可到底还是从前比现在年轻”。 方平先生说:“不知别人怎么样,我自己是读了译文‘可到底还是从前比现在年轻’才充分领会到原文‘but had been younger’的讥讽和幽默的意
  • 称“死”种种
  • 在古代,人们对“死亡”大致有三类说法: 一类是上天,如“归天”“宾天”“驾鹤西行”“仙逝”“上西天”等,皆带有褒义。 一类是入地,如“下十八层地狱”,明显有诅咒的意思。但因为实际上人死后的确是要葬到地下的
  • 又见新片“杀青”
  • 2000年4月7日《羊城晚报》的《陈冲导新片》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全片(指《纽约的秋天》)预定八月杀青,九月上市……” “杀青”的基本义项有两条:第一条:“古人
  • 西海岸还是东海岸
  • 初次接触陆星儿,你也许会觉得她不太“文学”,在她身上,更多的是负重前行的母性而不是笔扫千军的才气;但是深入接触以后,你会强烈感受到一种作家应该具有而很多作家未必具有的素质:激情——无论是生活还是创作,陆星儿都能全身心地投入。她和郎平合作《激情岁月》,和谢晋合作《女足九号》,不正是这种激情的反映吗? 文如其人。陆星儿的作品,恪守现实主义的传统,贴近生活,贴近社会,文风朴实、真诚、坦荡,不卖弄,不花哨,不做作。这样的文字,读来如晤知友,如话家常,但要“咬”要“嚼”,往往难于下口。为了不致委屈作者,也不致敷衍读者,编者尽力挑了些典型病例;至于是否真的“典型”,还得请陆星儿女士和读者诸君裁断。
  • 何厚铧“矍铄”吗
  • “‘少白头’的他(指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头上又增添了几多白发。然而他的精神更显矍铄,举止照样沉稳而刚劲。”这是《文汇报》1999年9月10日《为实现澳门政权顺利交
  • “首尾两端”质疑
  • 《杂文报》1998年8月21日的第3版有《奇文共赏》一文评论一所中学致学生家长关于收取学费的信中说:“既言要‘切实减轻群众负担’,收费额却步步攀升。首尾两端,堪称奇文。”这里的“首尾两端”是什么意思呢?从文意看,当是指言行不一致。但“首尾两端”有这样的意思
  • 三番五次多还是少(周振鹤)
    钱真的是“水”?(叶才林)
    “长妈妈”的“长”(徐广胜)
    “飘摇”的主体(章叔珍)
    微汗淋漓?(俞敦雨)
    “首席大法官”(何向东)
    谁“包”谁(王正)
    成语填字(吴文标)
    回声是“响”的古义(顾汉松)
    千年古树“夭折”(徐忠东)
    李觏巧改歌词(杜炎)
    “涉嫌”怎能判死刑(周铮)
    “无人区”的矛盾(辛南生)
    “不穀”“不佞”及其他(陆精康)
    岂是“溢美之词”(江卫)
    《捕“虎”记》答案
    从“性补助”说到“隔词号”(劳飞)
    入瓮? 入彀?(祝国湘)
    “南朝鲜”与“北韩”(王希杰)
    “三抢”:“抢手”“抢眼”“抢镜”(刘根洪)
    “吃奶”(彭印川)
    会客室
    “赤佬”考(俞惕然)
    难咎其责?(刘金)
    “公然默认”(唐燕捷)
    谁目光“辟易”(汤海明)
    话说“翘辫子”(倪培森)
    茅盾与《题白杨图》(谢逢江)
    “掉头东”和“快登临”(周德茂)
    人人“夸口”干啥(唐文)
    “万贯”知多少(周希文 周丽)
    500旬树龄是多少(辛南生)
    “脱颖”并非“解脱”(隋军)
    “九王炒旦”(胡洪军)
    盐水的分解和结晶(晓可)
    “莫高”何时成“吴哥”(程翠仙)
    “巧夺天工”误用一例(谢礼波)
    “阿长”的“长”真的读zhǎng吗(王籣)
    “四步曲”之类(盛书刚)
    “女子五项,又折又券”(潘良华)
    “阿诈里”一词调查记(马三生)
    鲁迅乳母长妈妈的“长”该怎么读?(杜学连)
    乡吧佬?(姜洪水)
    “一夜”与“一旦”(程之胜)
    不是“狼烟”(田青)
    魅力在“传神”——译余断想(八)(周克希)
    称“死”种种(缪因知)
    又见新片“杀青”(吴杰文)
    西海岸还是东海岸(兰小棵)
    何厚铧“矍铄”吗(彭尚炯)
    “首尾两端”质疑(周照明)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