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译名点评
  • 外国公司为打开中国市场,为商品取个中文名称成为首要任务。 日本产的照相机CANON,中译名“佳能”让人一看就感到此种相机性能全面,质量上乘。 德国产的轿车BENZ,译作“奔驰”妙不可言,给人一种驾驶此车便能一往无前的感
  • “专程”和“籍贯”两疑
  • 本期目标是余秋雨先生。就编辑部收到的稿件来说,相比于前面几位作家,本期是最多的。究其原因,一是因为余先生的著作始终是市场销售热点,发行量大,读者面广,这就为写稿创造了前提条件;二是因为这几年来,余先生其人其文,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备受社会关注,写稿也是一种关注方式;三是因为不少读者对余先生的文字十分喜爱,即使发现白璧微瑕,他们也会感到遗憾,张弓搭箭正是想帮助余先生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 余先生的学术生涯,从戏剧理论入手,进而美学,进而大文化,而且学术与创作并举,这些年来的“文化大散文”,在散文创作中别开生面,贡献卓著。余先生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足迹遍及内地、港台、东南亚以至世界各地。这就使他的文字具备了“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特点,丰富,开阔,跌宕生姿,文采斐然。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即使聪明如余秋雨,也不是万宝全书,笔下出现一些疏漏,是完全可能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余秋雨先生曾为本刊写稿,为自己的作品辩护,当他读到本期文章时,一定会首先感受到读者的热情,当然,他仍拥有辩护的权利,本刊也一如既往地欢迎作家“反击”。
  • “病尉迟”索解
  • 《咬文嚼字》1999年第二期《电视剧<水浒>的语文差错》“病尉迟”一段中写道:“病尉迟”是梁山好汉孙立的绰号,形容他武功高强,仅次于尉迟恭。 此言差矣。因为照作者的语理
  • 《荔子碑》的书写者是谁
  • 《文化苦旅》中收有《柳侯祠》一文,记述游柳侯祠所见:“挡眼有石塑一尊,近似昨夜见到神貌。石塑底座镌《荔子碑》《剑铭碑》,皆先生手迹。……”
  • “夏至”和“冬至”
  • 《江西日报》2000年4月19日第6版《二十四节气释义》一文中,对“夏至、冬至”是这样解释的:“表示夏天和冬天来到。又因夏至日白昼最长,冬至日白昼最短,古代又分别称之为日长至和日短至。” 释义中有两处值得商榷:一是
  • “弑子”与“休妻”
  • 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中,有这样一个镜头:武则天向高宗状告太子陷害了她。高宗说:“太子说皇后陷害了他,皇后又说被太子陷害了,我不知究竟是谁陷害谁。”武则天风闻高宗有“废皇后”的打算,便逼问高宗:“那你是休妻,还是弑子?”这句台词赫然在荧屏上显示
  • “以头濡墨”,何需“索笔挥毫”
  • 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9月出版的《全本新注聊斋志异》中《八大王》的第48条注释,出了一个常识性的差错。兹特撰文,指陈其误。 《八大王》之末的“异史氏曰”附有作者蒲松龄写的《酒人赋》一文,其中有这样
  • 母爱
  • 台湾原子核物理学家孙观汉,不但研究科学,还研究社会。他曾作过一次《我看中国女人》的讲演。在这次讲演中,他首先谈到母爱: 谈到母亲,在一首法国的诗中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母亲宠爱她的浪子,浪子所求,无所不应,已娇纵得不成样子。有一天浪子回家,说他的情妇要他母亲的心,母亲立刻拿了一把刀,把心挖出来,交
  • 词序颠倒的魅力
  • 曾国藩也许可算个语言大师。报送朝廷奏折中的“屡战屡败”,他改为“屡败屡战”,就语言论语言,堪称神来之笔。屡战屡败,是无用的废物;屡败屡战,则是英勇的斗士。词
  • 与孟郊何干
  • 作家版《邵燕祥文抄》之二《人间说人》有篇《说得意》,文中说: 孟郊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如实地袒露了登科的喜悦。不过也是昙花一现,后来发现长安花不属于他。“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
  • 番茄
  • 丰子恺先生在《蜀道奇遇记》一文中,写自己遇到了一个二十年前的学生。当年这个学生是“笑嘻嘻的圆脸孔”,而今“脸孔还是圆圆的”,“笑嘻嘻的表情还是有”,但毕竟二十年的人世沧桑,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对此,丰子恺先
  • “出工”和“出恭”
  • 据某报载,一病人到医院看病。大夫问病人:“您每天按时出恭吗?”病人深感奇怪,干吗看病还问是否“按时出工”呢?照实回答,已经几个月没有“出工”了。大夫大惊失色,一个活着的人,怎么能几个月不“出恭”呢!大夫接着问:“您不觉得难受吗?”病人说:“怎么不难受,有什么法子呢,下岗了没有找到工作。”大夫恍然大悟,他的“出恭”同病人的“出工”是两件根本不同的事。
  • “梨花”“海棠”怎能用于金婚
  • 《中华新闻报》1997年8月4日3版一篇讨论新闻标题的文章中说: 曾有一组照片,抓拍的是福州郊区一个乡为乡里20对老人举行金婚祝贺活动的场面。……组照原题是:“20对老鸳鸯喜迎金婚”。我看到
  • 何来《五经世学》
  • 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风雨天一阁》中,将明代书法家丰坊同天一阁主人范钦作了一番比较,他说: 与范钦很要好的书法大师丰坊也是一个藏书家,他的字毫无疑问
  • 费解的“沉疴再现”
  • 广东省英德市生产一种袋装“苦丁茶”。塑料包装袋上有一句广告词:“让你的爱永不退色 二千年珍稀保健饮料沉疴再现”。这“沉疴再现”实在令人费解。 “疴”,病;“沉疴”,长久而严重
  • “笼的传人”
  • 电影艺术家谢添,虽已年过八十,但精神矍铄,说话风趣。一次,天津狗不理包子铺请他题字,他写的是:“笼的传人”。这四个字既切题又幽默,和“狗不理”的店名相映成趣。
  • 眼内奇病
  • 一则治疗眼病的广告在某电视台播出:“专治玻璃球浑浊、白云义……” 广告所言两病,令人茫然。问过医生方知“玻璃球”为“玻璃体”之误;“白云义”系“白云翳”之误。“玻璃体”为眼内一种五色透明的胶状物,有支撑眼球内壁的作用,一旦浑
  • 难忘《苹果树》——译余断想(十)
  • 53.电视台早些时候播放过影片《夏天的故事》。初看,觉得亲切,因为这就是《苹果树》呀。看着看着,就有些失望起来。 高尔斯华绥的小说《苹果树》,最先是从商务印书馆出的英汉对照
  • “饻”是怎样造出来的
  • 90年代修订出版的字典、词典增加了一些新的语词,以食和衣组成的“饻”字便是其中的一个。 1941年,由于日军对太行根据地和华北地区进行频繁轰炸,残酷“扫荡”,根据地经济遭受极大损失
  • 《寻找漏洞》参考答案
  • ①鱼有大有小,比喻不当。 ②“避免少犯”,否定之否定,意思成了“应该多犯”。 ③定语中的量词“朵”和中心语“花粉”不能搭配,应说“50万朵花的花粉”。 ④”们”表多数,前面不加表示具体数量的词。
  • 注意语词的场景意义
  • 有一位老人去当地储蓄所存钱,刚开口,储蓄所的工作人员就问:“要死还是要活?” 老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工作人员倒也耐心,提高声音又问:“你要死还是要活?” 老人听清楚了,但并没往银行
  • “李相”是谁
  • 近来读书,遇到“一字师”的问题,即查《汉语大词典》“一字师”字条。 《汉语大词典》云: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切磋》载李相读《春秋》,叔孙婼之“婼”应读“敕略切”,李误为“敕晷切”,小吏言之,公大惭愧,“命小吏受北面之礼,号曰‘一字师’”。
  • “油炸麻花”及其他
  • 某主编与我探讨某个问题。为了增强说服力,他多次引用何某某的说法。我不禁感起兴趣来,问:“这何……这姓何的是干什么的?” 他答:“著名物理学家,教授,中科院院士哩。” 我问:“你说,他叫什么,哪两个
  • “绰号”趣谈
  • “绰号”也叫外号,古已有之,并非新生事物。占代的绰号中含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绰号有自己所起和他人命名两种形式,一般而言,自己所起,蕴涵丰富而含蓄;他人所命,嬉笑怒骂、诙谐幽默。历史上许多名
  • 既已“完璧”何必“全部”
  • 2000年2月23日《郑州晚报》有一篇报道警方两小时破获抢劫巨款案的消息,文末写道:“至此,10万元现金全部完璧归赵。”“完璧归赵”这个成语可谓尽人皆知,它的含义就是“原物完整无损地归还本人”,前边再加上“全部”,实属叠床架屋。该文的副标题“10万元现金完璧归赵”就十分准确。
  • 可疑的“竟突破”
  • 《作家文摘》5月23日以“寿宁有个被拐妇女‘批发市场’”为题摘登了4月21日《福州晚报》江涛的报道。 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 “在缪(注:人贩子缪步黄)主持的‘妇女批发市场’,买主、卖主不但可以讨价还价,还参照市场的规矩,对有姿色的妇女作竞卖。由于‘批发
  • 从《淮南子》说到《易经》
  • 余秋雨先生引经述史,偶尔也会因为转引而致疏漏。比如《脆弱的都城》:“《淮南子·原道训》说:‘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居人,此城郭之始也。’可见中国最早的城郭的建造主要是想达到‘卫君’和‘居人’这两项目的。”
  • 二王
  • 金圣叹哭“大明亡”?
  • 《白发苏州》一文,谈的是明代才子唐伯虎,余秋雨先生笔锋一转,把金圣叹扯了进来。他说:“真正能够导致亡国的远不是这些才子艺术家。你看大明亡后,唯有苏州才子金圣叹哭声震天,他因痛哭而被杀。”
  • “带兵进京”
  • 文化大革命中,在外地工作的某君拟带儿子兵兵回北京探亲。可是,尚未到家,居委会已组织民兵在他家附近布下了天罗地网。
  • 为一个“错字”平反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四册收吕叔湘先生《错字小议》一文,文章分析了错字产生的原因。它在谈及因“校勘”致误时,所举第(4)例如下: 还是看《中国文法要略》校样时遇到的问题。我在例句里引用的李格非《书洛阳
  • 惜乎,《乔木文丛》!
  • “无错不成书”是当前出版界的流行病。读者说这句话,是对当前出版物语言文字质量普遍低下的率直批评;编辑、校对说这句话,却往往是面对差错时饱含调侃意味的遁词。对这句话,我一直不真信,或者说,对我国当前出版界的语言文字校对质量始终抱有最起码的信心。但前两天,当我翻开《乔木文丛·胡
  • 足球场上“下课”声
  • “下课”的意思人人皆知,它与“上课”——按规定的时间展开教学活动——相对,“下课”意味着教学活动告一段落,师生休息。 近年来,这一原属学校的专门用语,竟然用到足球场上去了。各种报刊有关足球的报道中,频频出现“下课”字样:
  • 身价
  • 一天,英国诗人贝恩斯在泰晤士河畔散步。突然,一富翁掉进河里高呼“救命”。一青年闻声立即跳下河,将富翁救上岸。不料,富翁在得救之后,只丢下一个英镑,连句感谢的话也没说便走了。旁
  • 漂流岂能“逆水”
  • 《<霜冷长河>自序》中有一段叙述,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作者说,黑龙江边有一大群作家要陪他漂流,于是“他们选了一段,从黑河出发,先向东,到著名的瑷珲,再向西,到呼玛,最后回黑河,也是好些个日
  • 亵渎诸葛亮
  • 《法制日报》1999年4月4日第4版有一篇报道《结伙预谋盗古墓,出师未捷身先亡》,其中称:一伙犯罪分子在河北省磁县境内盗掘古墓,炸开墓口后进入墓中,却因缺氧,多人昏倒在地,其中一人当场死亡。 标题中“出师未捷身先亡”,明
  • 何谓“三人成虎”
  • 大型电视连续剧《上海沧桑》第11集里,女主角沈鲠萍的一句“惊人之语”,使本来精彩的剧情失色不少! 剧情大致是这样的:沈鲠萍与其父沈一奇发生激烈冲突,沈鲠萍警告父亲“唐氏三兄弟已经回来
  • 岂能“禁防假票”
  • 今年5月30日,香港歌星刘德华在杭州举办个人演唱会,每张票价高达300元,不少“黄牛”趁机“做法”(制假售假)捞一把。为维护消费者利益,主办单位在演唱会广告中提醒观众:请到指定售票点售票,禁防假票。 “禁”是不许、制止之意,“禁防
  • “因义生文”的“行武”
  • 《文汇报》1999年8月11日第4版《叶利钦为何又一次解散政府》中有这么一句话:“现年47岁、行武出身的斯捷帕申对叶利钦忠心耿耿。”
  • “正”与“卌”
  • 我们投票选举时,常常用画“正”字的方法计票。美国人计票也是五笔一个单元,并且这五笔画出来恰恰就是另一个汉字,那就是卌字。“卌”读x(?)(戏)“四十”的合音。
  • 杜牧没有《赠嘏》诗
  • 近日查阅《汉语大词典》,偶然中发现一条错误。在“命代”词条下引文中有云:五代王定保《唐摭言·知己》:“[杜紫微]复有《赠嘏》诗曰:‘命代风骚将,谁登李杜坛。”’ 查《唐摭言》卷七《知己》条,原
  • “当九夕“该作何解
  • 阅牧惠先生大作《且闲斋杂俎》,得到不少启示,受益很大。但是,对其中一篇文章《书读得越多越蠢》中的引文及结论,有不同看法,特引出,与牧惠先生讨论: ……《礼经》,给天子规定的大小老婆总数是一百二十一人。按郑
  • 七寸棺?
  • 电视台播放上海大剧院演出的新版越剧《红楼梦》,演员的唱、念、做俱佳,舞台效果更是一流。但播到“哭灵”一场时,屏幕上出现了一句大煞风景的唱词:“生不能临别话几句,死不能扶一扶七寸棺。” 古代尺小于今日,古尺一尺约
  • 会客室
  • 每次打开《咬文嚼字》,看到《目标:×××,放!——2000年第×号战报》,我都有些儿不快活。虽然,我不是这些文章作者的“敌人”,这些炮弹并不是朝着我放的,然而我也不高兴:干嘛呢?不“放”不行吗?
  • 少男少女爱说“酷”
  • 《咬文嚼字》1997年第10期曾发表汪惠迪先生谈“酷”的文章,他说,“酷”在当时是港、台和新、马年轻人的流行语,而祖国大陆一般人还不明白“酷”是什么意思。事隔三年,情况大变。今天,华夏大地少男少女大
  • 口红“近半吨”?
  • 1999年6月8日,湖北《孝感广播电视报》登有几项“友情提醒”。其中一项说:“据一项调查表明,一位从十六岁开始抹口红的女性到六十岁时,共吃掉口红近半吨!口红中含有铅……”本人看后不由大吃一惊,倒不是惊吓口红对人体的害处,而是这“近半吨”的数字实在让人吓了一跳。
  • 从“令人咋舌”谈读音规范化
  • 前不久,在电视节目中,再次听到播音员“令人zh(?)舌”的读音,使人不安。“咋”确有“z(?)”“z(?)”“zh(?)”等不同的读音,但并无“zh(?)”的读法。其不同读音各代表不同的含义:咋(z(?))(方言),怎,怎么;咋(z(?))(书面
  • “一天天”和“一点点”
  • “一天”指一昼夜,即24小时,而“一天天”则比“一天”要多得多,起码是好几天。然而,“一点点”和“一天天”不可类比。“一点”是指数目很小,而“一点点”不但不比“一点”多,反而比“一点”更少。 由此看来,“一天”的“天”犹如整数,整数乘整数使数目变大;而“一点”的“点”是小数,小数乘小数使数目变小。 从中悟出:语文中也有数学。
  • 勾践雪耻“十年后”?
  • 《文化苦旅》第81—82页:“先是越王勾践把吴王阖闾打死,然后又是继任的吴王夫差击败勾践。勾践利用计谋俯首称臣,实际上发愤图强,终于在十年后卷土重来,成了春秋时代最后一个霸主。”
  • “日国”和“布文”
  • 清光绪年间,中国第一个在美国毕业的大学生容闳被任驻美、日、秘三国公使。美国与秘鲁同在美洲大陆,此任命易于理解,但日国是哪一国?难道是日本,显然不像。一位公使兼驻横跨太平洋的两国,何以
  • “未免”应是“未必”
  • 余秋雨先生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一文中,谈及亲政不久、稚气未脱的少年郎康熙竟然眼盯着两个庞然大物——权倾一世的鳌拜及远处边陲拥兵自重的吴三桂。他说:“平心而论,对于这样与自己的祖辈、父辈都有密切关系的重要政治势力
  • 关于“木兰围场”
  • 《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到“木兰围场”即清代皇家狩猎场所:“康熙几乎每年立秋之后都要到‘木兰围场’参加一次为期二十天的秋猎。” 史实其实并非如此。康熙自八岁登极,从康熙四年至十九年,前后
  • 千万买部好字典
  • “无错不成书”原以为是戏言,如今却是事实,书报刊语言混乱,错别字泛滥成灾。一张全国很有名气的晚报,头号字标题竟把“抓阄”错成“抓阉”,文内把“服刑人员”错成“伏刑人员”,“就范”错成
  • “族”与“一族”
  • 近年来,“××族”“××一族”成为令人瞩目的流行词语,颇受媒体的青睐。先看几个“××族”的例句: 1.下个世纪中叶的北京上班族,将不再会以拥有世界上最宽敞的自行车道而自豪。(《北京晚报》1997年7月24日)
  • 狼山两误
  • 狼山在哪里?余秋雨先生在《狼山脚下》一文中说:“狼山在南通县境内,并不高,也并不美……”据笔者所知,南通古称通州,至清雍正二年,为区别于河北通州,改称南通州。1912年废州称县,即称南通县。1949年2月南通解放,南通城区,以及唐闸、天生港、狼山及近郊成立南通市。可见,准确的说法,狼山在南
  • 译名点评(张强)
    “专程”和“籍贯”两疑(曹亮)
    “病尉迟”索解(荣耀祥)
    《荔子碑》的书写者是谁(封培定)
    “夏至”和“冬至”(赖肇镛)
    “弑子”与“休妻”(赖显荣)
    “以头濡墨”,何需“索笔挥毫”(胡渐逵)
    母爱(沈耿)
    词序颠倒的魅力(陈新)
    与孟郊何干(何金铠)
    番茄(芷华)
    “出工”和“出恭”(冯天生)
    “梨花”“海棠”怎能用于金婚(黄鸿森)
    何来《五经世学》(封常曦)
    费解的“沉疴再现”(毕兆祺)
    “笼的传人”(顾豪)
    眼内奇病(张红品)
    难忘《苹果树》——译余断想(十)(周克希)
    “饻”是怎样造出来的(李翼)
    《寻找漏洞》参考答案
    注意语词的场景意义(王圣民)
    “李相”是谁(姜汉椿)
    “油炸麻花”及其他(张扬)
    “绰号”趣谈(崔成前)
    既已“完璧”何必“全部”(高建国)
    可疑的“竟突破”(戴人初)
    从《淮南子》说到《易经》(黄椒)
    二王(林良雄)
    金圣叹哭“大明亡”?(叶才林)
    “带兵进京”(黄新宇)
    为一个“错字”平反(冯汝汉 周建成)
    惜乎,《乔木文丛》!(劳飞)
    足球场上“下课”声(童丽云)
    身价(江舟)
    漂流岂能“逆水”(王冬严)
    亵渎诸葛亮(赵和平)
    何谓“三人成虎”(戴梦霞)
    岂能“禁防假票”(郑坚勇)
    “因义生文”的“行武”(陈洪团)
    “正”与“卌”(陈永波)
    杜牧没有《赠嘏》诗(姜水木)
    “当九夕“该作何解(梅荣槐)
    七寸棺?(钱建平)
    会客室
    少男少女爱说“酷”(戴梦霞 马三生)
    口红“近半吨”?(吴厚雄)
    从“令人咋舌”谈读音规范化(张天东)
    “一天天”和“一点点”(姜洪水)
    勾践雪耻“十年后”?(杨光)
    “日国”和“布文”(周振鹤)
    “未免”应是“未必”(辛南生)
    关于“木兰围场”(黄今许)
    千万买部好字典(雁寒)
    “族”与“一族”(田宇贺 刘柏林)
    狼山两误(朱建铭)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