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信封上的括号
  • 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信封上出现了括号,并且很快蔓延开来。在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经常收到青年学生的来信。检点过去来信,信封上带有括号“()”的竟占了十分之九。社会上的通信,在信封上使用括号
  • “顺手牵羊”?“偷”?“趁火打劫”?
  • 下边这段话中,叙述同一种动作,却连续用了三个意义完全不同的词语:“顺手牵羊”“偷”“趁火打劫”。 当时,余启发发现了火苗,只顾着抱起孩子逃命,店里的童装等商品,有的被烧,有的被一些围观者趁火打劫偷走了。他愤愤地说:“这些
  • 摇头怎能假装
  • 《广西商报》2000年2月21日有这么一句话:“她用手摸口袋,发觉钱不见了!她马上推醒覃某追问,覃装摇头说不知……”“装”在句中作状语,应修饰紧跟其后的动词“摇头”。然而,“摇头”这个动作,只有两种存在状态:摇或不摇。若已摇如何
  • 从“脱口秀”说开去
  • 最近一段时间,脱口秀、服装秀、发型秀、婚纱秀等形形色色的“秀”层出不穷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个“秀”并不是“清秀”“秀气”的“秀”,它来自台湾,是英语“show”的音译,随着海峡两岸日益频繁的
  • 再说“一直以来”
  • 《咬文嚼字》谈过“一直以来”,但这一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还大有蔓延之势。请看: (1)一直以来,“东坡肉”“东坡肘子”将(使)大诗人的名声在食界飞扬……(《新民晚报》2000年4月14日)
  • 称“唐朝和尚”不妥
  • 电视剧《西游记》中有一集说到在车迟国,唐僧师徒与虎力大仙、鹿力大仙及羊力大仙等比试技艺,车迟国国王当面称呼唐僧为“唐朝和尚”。初听觉得无所谓,但仔细一琢磨,便觉别扭。 “唐朝和尚”之“朝”指“朝代”。
  • 关于“斩尽杀绝”
  • 《新闻出版报》2000年4月13日《容易用错的成语》一文,认为“由于理解上的错误”,把“赶尽杀绝”写成“斩尽杀绝”,“违背了成语的原意”。这样说是不妥当的。
  • “襪”“髒”“臓”简化小议
  • 《简化字总表》自发表以来,对语言文字的规范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表中绝大多数汉字的简化是合理的,无可非议的。不过在阅读古籍时发现个别汉字的简化,还可以再斟酌。下面举两个例子。
  • “绰绰约约”不是“影影绰绰”
  • 小说《油月亮》中说道:“尤佚人悄然下炕,夜行到汉江边……那人不动了,扭头追撵绰绰约约的一行人。” “绰绰约约”一词使用不当。“绰约”形容女子姿态柔美的样子,如:绰约多姿,丰姿绰约。小说写的是晚
  • “抒情素”不是抒发感情
  • 《咬文嚼字》1996年第12辑《如此“抒情广告”》说:“抒情,抒发感情也。《汉书·王褒传》:‘敢不略陈愚而抒情素。’”可是这里的“抒情素”不是抒发感情,“情”也并非“感情”。 《汉书·王褒传》记载:益州刺史向汉宣帝推荐王褒才学出众,宣帝征召王褒,命其作《圣主得贤臣
  • “水潦”“洪适”谈辨音
  • 看2000年7月26日上海教育电视台《百家姓·洪姓》节目,发现作讲解的播音员把两个字的读音念错了。 (一)“水潦”的“潦”不读li(?)o 该节目在谈到上古“洪”姓由
  • 看演奏家“练琴”——译余断想(十一)
  • 59.郝运先生于我,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一开始,有位朋友把我的“处女译”(西蒙娜·德·波伏瓦的一个中篇)拿去请他看。记得郝先生看后说了两点,一是中文底子不错,二是很“化得开”。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我已经很熟悉他以后,我才领悟到
  • 断句有误
  • 《咬文嚼字》2000年第3期《说说“亨”和“享”》一文,引用了《康熙字典》“亨”字下面的一段按语:“古惟亨字兼三义。后加一画作享,献之。亨加四点作烹,饪之。”读来颇感别扭,且“献之”“饪之”当如何训解?难说。翻了一下《康熙字典》,其原文却
  • 何来“畲族军队”
  • 《精神文明报》2000年5月16日《老兵雄风今犹在》一文的副标题是“——记勇斗持枪歹徒的畲族军队退休干部赵鼎洲”。读罢此标题让人惊愕:畲族是少数民族,人口仅几十万人,我国何时建立过一支”畲族军
  • 罗西尼脱帽
  • 以《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威廉·退尔》等经典作品而闻名于世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罗西尼(一七九二—一八六八),历来提倡作品必须要有自己的东西,反对因循守旧,推崇创新,鄙视抄袭剽窃。 有一天,一位作曲家登门拜访罗西尼,并当场弹奏了自己的“新作”,希望得
  • 新闻标题中的数字
  • 标题,被称为报纸的眼睛。在新闻标题中,适当地运用数字,往往能起到非常独特的效果,使“眼睛”更亮,更引人注目。标题中数字的功能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深化。新闻标题力求简洁,在一般情况下,不出现数字。但对于涉及数量概念而数字又具有充分说
  • 药方量词不用“味”
  • 《齐鲁晚报》2000年4月3日载有《一味中药起拍三亿》一文,读后认为文章的标题欠妥。 “味”字有多个义项,但作为量词时,指中药的品种,药物一种叫一味。中药治病,大多用几味、十几味
  • 秦代中国无西瓜
  • 小说《秦相李斯》二十三中有一段描述的文字:“咸阳城外的骊山深谷里,出了一件稀罕事:隆冬季节,那里生出了几个西瓜。” 作者可能把瓜的种类搞错了。根据明代罗颀辑著的《物原·食原》
  • 贫困的富户
  • 贾平凹在《祭文》中写道:“……可父亲的一生中却没有舒心的日月。在他的幼年,家贫如洗,又常常遭土匪的绑票,三个兄弟先后被绑票过三次,每次都是变卖家产赎回。”
  • 面皮
  • “面皮”——一种面食的名称。有马家姊妹,开了一家小吃店,专售面皮,远近闻名。为广招徕,她们还在店前竖立一块牌子,上面写的是“马家姊妹面皮专卖”。“面皮”还有“脸皮”的意思,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 陕西状元无王铎
  • 贾平凹到底是贾平凹!初读他的文字时,也许会有一种生涩感,但如黄土高原一样深沉、浑厚,经得起反复咀嚼。贾先生曾自称古书读得不多,可他熟悉西安,而西安毕竟是中国的古都,于是他的作品便自然有了韩柳遗韵,大气磅礴,文采斐然。面对着这样一位作家,本期的咬嚼活动,似乎多了一点肃然的气氛。 出现这种气氛,也和贾先生的告诫有关。贾先生支持这种活动,只是提醒我们不要把编校疏漏算到作者头上,更不要让作者为盗版书背黑锅。为此,本期在定稿时,一定要找到原作品“验明正身”,并对提出的问题反复论证后才决定取舍。即使这样,限于编者才识,仍难免留下遗憾,还望贾先生和广大读者有所指教。
  • 谁骂好了曹操的头风病
  • 《环球》杂志2000年第7期《独步古今一狂人——漫谈李敖》一文的前言云:“读李敖的文章,通俗一点说,如同吃芥末,直击感官,宣肺通窍之效立现;雅一点讲,则似曹孟德之读杨修文,大汗淋漓一通后,连头
  • 青史何须太子写
  • 张曼菱女士在《关于日记与灵魂的失落》一文中写道: 真是“撼山易,撼史笔难”。我不由联想起自幼父亲教诲的中国文化传统的骄傲:“在齐太子简,在晋董狐笔”。中国需要无数支这样的笔。
  • 错用“残花败柳”
  • 《中国电视报》2000年3月27日《关注综艺晚会改革》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社会上有些部门只从小我角度出发,都想凭借‘晚会’这个美丽的花瓶,装些移来插去的残花败柳。”这里用“残花败柳”一词很不妥当。 成语“残花败柳”旧指作风败坏
  • “萧洒”探源
  • 潇洒是个古词。其本义和古今通义是神态、举止、风貌等超逸绝俗,自然大方,有韵致,不拘束。其来历可以追溯到距今1500年的南朝宋。不过“潇洒”最初的词形作“萧洒”,唐代之后才逐渐被“潇洒”所替代。
  • “没齿小儿”?
  • 贾平凹《浮躁》序言之一云:“商州的河滩皆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成语在这里已经简化为一个符号‘S’代替,阴阳师这么用,村里野叟妇孺没齿小儿也这么用。” 这“没齿小儿”的说法令人费解。也许贾先生认为:没音m(?)i,义
  • 《乾隆皇帝》指瑕
  • 二月河先生六卷本《乾隆皇帝》中的语文差错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文字词语方面的,另一类则在文史典章方面。现将阅读时随手摘记的有关例句评说如下: 官缄
  • 成语山
  • 下面是座成语山,共有五条成语。你能爬上山,把它们一一找出来吗? 独 无 无 番 番 番 通 通 通 通 次 次 次 次 次 欲 欲 欲 欲 欲 欲 情 情 情 情 情 情 情 达 达 达 达 达 达 达 达 空 空 空 空 空 空 空 空 空 室 室 室 室 室 室 室 室 室 室
  • 郑板桥没自称走狗
  • 《咬文嚼字》2000年第2期江源先生《闲话“走狗”》一文中说:“也有人以自称‘走狗’为荣的……郑板桥对徐渭无限崇敬,刻了一枚印章‘青藤门下走狗’。”
  • 关于“普通话”
  • 贾平凹先生在《老西安》一书中说:“李斯……统一了全国的文字,也规定了以秦的话语为国内通行话语,但当1949年新中国颁布实施了普通话,西安话却被沦丧为最难听的口音。” 这句话至少有三处值得商榷:一、“1949年新中国颁布实施了普通话”的说法不合事实。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时还没有“普通话”这个名称。普通话的形成有一段相当长的
  • 七月不会有秋分
  • 长篇小说《浮躁》第13节:“阴历七月,秋分那日,仙游川下来了一只梭子船。”阴历七月是不可能有秋分的。 早在先秦,先民已经定出冬至、夏至、春分、秋分四大节气。到秦汉间,至今仍在使用的二十四节气已
  • 体积岂可论克称
  • 《服务导报》2000年5月10日《“鸡粪”比鸡蛋好卖》一文说:“一袋体积不到500克的颗粒花卉专用肥料零售价卖到2.5元。”读后让人莫名其妙:“克”乃是质量的法定计量
  • 玫瑰还是蔷薇
  • 在影片《凡尔杜先生》中,卓别林扮演的男主人公为追逐一名富孀,一连七天向她赠送玫瑰花,终于打动她的芳心,成为入幕之宾。 自从西风东渐以来,国人也乐用玫瑰送恋人,以至在情人节那天
  • 迫击炮也非轻武器
  • 《咬文嚼字》1999年第7期《迫击炮是重武器吗》一文,认为迫击炮是轻武器,读后颇有异议。 本人在部队里曾见到四种口径的迫击炮,分别是160毫米、120毫米、82毫米及60毫米。其中160炮的
  • “山无棱”应为“山无陵”
  • 电视连续剧《还珠格格》中紫薇格格与尔康之间有一句台词(配字幕):“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剧中“山无棱”多次出现,且剧中歌词也有“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的句子。看起来棱音l(?)ng、义为棱角了。“山无棱”好像是“山没有棱角”之意。但“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
  • 张继望见过虎丘塔吗
  • 《苏州日报》2000年6月12日刊登了《榜联诗词识虎丘》一文,文中写道:“历代关于虎丘的文献资料究竟有多少?恐怕是道世界级的难题了,许多绝佳的东西早已无法钩沉。比如张继,总觉得他既然到了阊门外的寒山寺,肯定是望得到虎丘塔
  • 这是“守株待兔”吗
  • 成语“守株待兔”,现在似乎流行一种非同一般的用法,尤其是在一些新闻媒体中。例如,湖南电视台生活频道1999年5月13日“生活晚报”节目就报道说:湖南湘潭市有人利用封建迷信行骗坑人,有关方面
  • 仇十洲画史湘云
  • 画家仇十洲的大名,妇孺皆知。据孙寰镜《栖霞阁野乘》六十七记载,清朝,某古董铺挂出了一幅仇十洲画的《史湘云春睡图》。有甲乙两位书画鉴赏家见到画后,就在画前议论起来。 甲说:“此画确实是真迹,你看那用笔,若不是仇十洲,绝对没有那种功力,也到不了那种境界,题款和图章也无一不好到极点,而且作画所用的绢纸也不是近百年的东西。”
  • “咒念金箍”有缘由
  • 《咬文嚼字》2000年第6期《铜钉和金箍》一文,提出郭沫若把“紧箍”和“金箍”搞混淆了,其诗句“咒念金箍闻万遍”中的金箍是张冠李戴。 郭沫若的《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一首七言律诗,其颔联为“咒
  • “桑孤”何物
  • 《新民晚报》2000年7月3日《读书为哪般?》一文引用了袁枚《随园诗话》记载的一首诗:“当年蓬矢桑孤意,岂为科名始读书。”文中“桑孤”错了,应是“桑弧”。
  • 对“整合”意义的整合
  • 《新民晚报》1999年6月13日刊载了顾土的一篇题为“整合”的文章,反映了中西两种文化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奇特融合方式:可乐可以煮开了喝,兑上五粮液喝,加入姜
  • 也说马路
  • 《咬文嚼字》2000年第1期《道路的名称变异》一文中说:“‘公路’也有人称‘马路’。这‘马路’一词,据说是为了纪念在英格兰沼泽地区发明用碎石铺路的英格兰人约翰·马卡丹而起的名。”这种说法,笔者不敢苟同。
  • 规范意识和柔性原则
  •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各类新生词语令人目不暇接,不仅引起了语文界人士的密切关注,而且在社会上也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而备受瞩目,《文汇报》不久前便讨论过“网络词语”问题。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我认为首先应确立两个前提: 一是语文规范意识。所谓规范
  • “月氏”怎么念
  • 1999年12月15日,中央电视台“动画城”《新三字经》节目中,片中主人公张骞的话里出现了一个叫“yu(?) sh(?)国”的地名。起初我没听明白,后来才记起中学历史课“张骞出使西域”一节中,有一个名叫
  • “布政司”是官名
  • 《咬文嚼字》1998年第4期《“布政司”不是官名》一文很有道理,但那是古代的说法。 根据《香港事典》一书中的介绍,布政司是“港督的政策顾问,也是公务员的首长和政府最高发言人,主要负责推行各项政策,其权力
  • 有头有尾的“猪下水”
  • 贾平凹在小说《土门》中说到云林爷在没有疯的时候,饲养了种猪,为村中的母猪配种。书中有这样一句话:“……但云林爷是不是得到猪主人的许愿,每年终能吃到被送来感谢的猪下水,比如一颗头,一条尾巴,或一副肠子或心肺……”
  • “大三巴牌坊”不是牌坊
  • 在澳门回归前后,有关澳门的人和事成为中国传媒的热门话题,其中“大三巴牌坊”作为澳门的象征性建筑也常被介绍。但是,人们往往容易望文生义,把“大三巴”误认为是中国的牌坊,或者是带有中国牌
  • “不可叵测”不通
  • 贾平凹的小说《浮躁》写道:“岗下是一条沟,涌着竹、柳、杨、榆、青桐梧桐的绿,深而不可叵测。” “叵”字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用过:“虽叵复见远流,其详可得略说也。”奇怪的是《说文解字》正文中却没有收“叵”字。五代徐铉《说文新附》:“叵,不可也,从反可。”“可”字篆文作可,而“叵”字作叵,正
  • 生肖·姓氏·眼泪
  • 小说《浮躁》结构严密,语言生动,堪称佳作。可惜百密一疏,小说中的某些情节还是出现了疏漏。 书中第2节:“秋天里把小水订婚在东七里的下洼村……少年姓孙,属马,比小水小着一岁,个头也
  • “之一”与“生涯”
  • 2000年3月20日《羊城晚报》刊载有贾平凹先生的《“庆松堂”记》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文坛上,十数年里我一直害病,算个著名的病人。但也因此结交了一批从事医务工作的朋友,万隆医院的陈氏父子,就是其中之一。在我就医的生涯中,体会最深的是……”
  • 信封上的括号(高维良)
    “顺手牵羊”?“偷”?“趁火打劫”?(朱楚宏)
    摇头怎能假装(梁克非)
    从“脱口秀”说开去(戴梦霞)
    再说“一直以来”(叶景烈)
    称“唐朝和尚”不妥(聂琳琦)
    关于“斩尽杀绝”(王同策)
    “襪”“髒”“臓”简化小议(潘朝曦)
    “绰绰约约”不是“影影绰绰”(芜崧)
    “抒情素”不是抒发感情(颜春峰)
    “水潦”“洪适”谈辨音(郑茵)
    看演奏家“练琴”——译余断想(十一)(周克希)
    断句有误(张克哲)
    何来“畲族军队”(敬文)
    罗西尼脱帽(金午)
    新闻标题中的数字(彭建华)
    药方量词不用“味”(宗龙)
    秦代中国无西瓜(王云明)
    贫困的富户(章均权)
    面皮(段炼)
    陕西状元无王铎(叶才林)
    谁骂好了曹操的头风病(一言)
    青史何须太子写(晓津)
    错用“残花败柳”(周基)
    “萧洒”探源(吴小燕)
    “没齿小儿”?(王高明)
    《乾隆皇帝》指瑕(龙启群)
    成语山(童迪)
    郑板桥没自称走狗(王剑华)
    关于“普通话”(程向群)
    七月不会有秋分(王中原)
    体积岂可论克称(王荣)
    玫瑰还是蔷薇(戴骢)
    迫击炮也非轻武器(阿兴)
    “山无棱”应为“山无陵”(徐乐娜)
    张继望见过虎丘塔吗(章锡良)
    这是“守株待兔”吗(王籣)
    仇十洲画史湘云(丁鑫)
    “咒念金箍”有缘由(郑泽宇)
    “桑孤”何物(毛湾)
    对“整合”意义的整合(曹志彪)
    也说马路(解震杰)
    规范意识和柔性原则(魏惠)
    “月氏”怎么念(吴国昌)
    “布政司”是官名(林新昌)
    有头有尾的“猪下水”(符利民)
    “大三巴牌坊”不是牌坊(方毓强)
    “不可叵测”不通(张鹄)
    生肖·姓氏·眼泪(王公力)
    “之一”与“生涯”(辛南生)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