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话说“含金量”
  •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许多事情都要讲究“效益”,因此“含金量”一词自然而然地成了人气挺旺的时尚用词。比如: (1)这简直是一块拥有巨大含
  • 词语误用例话(三)
  • “委身”和“屈尊” 霍顿在浦东队“下课”后,2000年6月6日《新民晚报》发过一篇评论:《第二个“拉扎罗尼”》。文中写道:“霍顿,前中国国家队主教练,执教区区一支甲B,也够‘委身’了吧。但是成绩呢?”“成绩”如何,已成历史,此处不议;笔者想说的是“委身”一词。 委,有托付的意思;“委身”,托
  • 郭沬若炼字佳话
  • 1940年6月,郭沫若剧作《屈原》在重庆附近的北碚上演。6月26日下午,郭老由重庆搭乘小轮船赶到北碚。当时正是梅雨季节,小雨不停。他一手撑伞,一手抱一古铜色大花瓷瓶,准备送给饰演婵娟的张瑞芳
  • “六五级”错成“六六届”
  • 上过学的人都知道,“级”与“届”是有区别的。简言之,“级”指的是上学时的年份,“届”则指毕业时的年份。比如“六二级大学生”是指1962年进校的大学生,“六六届大学生”则是指1966年毕业的大学生。 梁晓声先生在《我看“知青”》一文中,却把这两个概念弄错了:“‘知青’中的‘老高三’是幸运的。因为在
  • “知堂”何知!
  • 如果有人告诉你,曾经当过汉奸的周作人的字号,如今居然堂而皇之地成了大饭店里的招牌,你恐怕也会吃一惊的吧? 事情发生在南京。据友人告知,金陵城内的某大饭店,老板是有文
  • “自由”从哪里来
  • 如果就“自由”一词的字面而言,的是本国土产,并非舶来品。据《续汉书·五行志》记载:“赤眉贼率樊崇、逢安等共立刘盆子为天子,然崇等视之如小儿,百事自由。”这里自由指的是按自己的意思行事或曰随便胡来,具有贬义。《后汉书·阎皇后纪》也说:“兄弟权要,威福自
  • “寥冰”之“兄”
  • 某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介绍了广东大漫画家寥冰兄先生。 寥公在谈到自己的名字时,曾说起这么一件趣事。郭老参观寥的漫画展时,忽然问王琦:“寥冰兄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王答:“他的妹妹叫寥冰。”郭老笑着说:“明白了。郁达夫的妻子自然叫邵达,邵力子的父亲必定叫邵力了。” 这种随口应对的笑话,反映了一个人敏捷的文思、渊博的知识以及深厚的文字功力。
  • “衔枚”衔的是什么
  • 2000年6月6日,上海举行一场国际足球对抗赛,东方电视台的唐蒙先生在解说过程中,用了“含枚疾进”这个典故来形容球员带球过对方阵地。 无独有偶,《劳动报》在报道同
  • 从“名花有主”说起
  • 词语除了基本的意义之外,有时还常带有某种色彩,或者说是一种意在言外的特殊情调,如政治色彩、民族色彩、地方色彩、宗教色彩、感情色彩,等等。这些色彩即使在词典里往往也查不到,只能在实际用
  • “化译”——译余断想(十二)
  • 66.一本小说,一篇散文,经过翻译会失去什么?这是个问题。 67.在不能过多引用原文的情况下,拿现成的译文来作比较,也许是一个权宜的办法。 周小珊小姐在许钧教授指导下
  • 和教学大纲无关
  • 中小学教师都知道,教学大纲并非教学参考书。梁晓声先生也许没做过教师,所以他在《我想这样上语文》这篇文章(见《特区教育》1999年第7、8期合刊)中说:“至于结合到课文,应该分三段还是四段?某个词
  • 何谓“三不知”
  • 人们常用“一问三不知”来嘲笑不学无术之人。其实,嘲讽他人者未必知道“三不知”的含义。“三不知”最早出自《左传》。鲁哀公二十七年,晋荀瑶率师围郑,荀文子认为未了解敌情,不可冒进。他说:“君子之谋也,始、中、终皆举之,而后入焉。今我三不知而入,不亦难乎?”由此可见,“三不知”的本意乃是对某事的开始、经过、结局不了解,并非是对众多问题的不了解。现已引申为不学无术。
  • “没有肉的香”
  • 一家人正吃饺子。女主人先吃了一个大肉白菜的,接着又吃了一个鸡蛋韭菜的,经过一番品味,带总结性地说:“没有肉的香。”男主人一面吃着那鸡蛋韭菜的,一面也带肯定语气地说:“就是没有肉的香。” 其实两人说的并不一致,原来这句话是有歧义的,可理解为:“没有肉的(即鸡蛋韭菜的)——香;也可理解为:没有——肉的(即大肉白菜的)香。
  • 成语迷宫
  • 下面是座成语迷宫。其中有十条成语首尾相接。你能从成语的首字开始,用一条不重复的线把它们串连在一起吗? 天经天冲飞一鸣惊 人地义走沙鬼神人 不义达石破天共灾 容辞不道乐惊怒苦 久治长安贫天心良 安国天久地动用天 居乐手勤工以致涯 事业精于俭学海无
  • “暂行”“试行”不可取
  • 在法律法规的名称中加上“暂行”“试行”字样,这一现象是很常见的,仅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1979年以来所制定的法律中就有9件。出现这些字样,往往是立法部门在创制这部法律法规时,觉得对某个方面认识还
  • “法人”不如“法人组织”
  • 中国在建立现代法律体系的过程中,对欧美的法律体系有过多方面的借鉴,很多法律术语也都源自欧美。由于历史文化背景的不同,我们一般不容易从字面上理解欧美的法律术语。这要求我们在引进欧美
  • 应该是“同流合污”
  • 《凝视九七》一书中收有《农民和“公仆”们》一文。梁晓声先生谈到反腐倡廉时写道:“大官小吏,起码要时刻告诫自己,万勿因为钱财,而轻易就上贪官污吏的贼船。那贼船是上得下不得的。因为一旦上去了,就只能与贪官污吏们同舟共济了。” “同舟共济”这条成语出自《孙
  • “火中取栗”的文痞?
  • 梁晓声在《论文痞的起源》一文中,有这么一段论述:“凡‘文痞’,身上既有投机文人的见风使舵,火中取栗,又有痞子那一种天生的刁滑性和无赖性。” “火中取栗”的故事源于法国拉·封丹的寓言《猴子与猫》:一只猴
  • “停尸车”
  • 某市沿湖的一块空地上,曾经有过这样一块牌子,上面白底红字写着三个油漆大字“停尸车”,令过往行人看了毛骨悚然。走近看方知这是一个临时停车场。大概是牌子的书写者先写了“停车”两字,发现分得太开,灵机一动,又在中间写了一个表示停车的英文字母“P”,只可惜书写水平不高,该圆的地方写得太方,该直的地方写得有点斜,三个字又是一样大小,才使观者产生误解。
  • 伯乐识“膺品”
  • 2000年3月14日《杂文报》登载过一幅题为“新伯乐相马图”的漫画。画面上,“伯乐”面对一幅幅“历代马画”摇头叹道:“全是膺品。” “膺”,音“yīng”,与“胸”同义,成语“义愤填膺”即“胸中充满义愤”;“赝”音“yàn”,伪造的,“赝品”指伪造的文物或艺术品。“赝品”误作“膺品”,“伯乐”成了“白字先生”。
  • “蝇蝇苟苟”说不通
  • 《梁晓声自白》有这么一句话:“文坛本应是块‘净土’,但素来总与名利藕断丝连,斩不断的‘情缘’,刨不尽的‘俗根’,难免也有拉拉扯扯,蝇蝇苟苟之事,我看目下也受交际之风的薰扰。”引文中的“熏扰”写成了不规范的“薰扰”,“拉拉扯扯”后的逗号似用顿号为妥,这姑且不说,想说一说的是句中的“蝇蝇苟苟”。
  • 本“无情”怎“容情”
  • 2000年6月1日的《大河报》上有一则短消息,题为“少女卖亲姐法不容情”。摘录一段如下: 广东消息,广东省陆丰市打拐办最近抓获4男1女5名人贩子,其中1名女子黄某年仅15岁。令办案人员震惊的是,被拐卖到陆丰市的妇女中,有一个竟是黄某的胞姐。 作者可能一看是亲姐妹就用了“情”,但实际上,这个少女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人情、人性可言,更没有一点让人同情之处。既“无情”,那又
  • “瘦子”和“逛灯”之类
  • “文不厌改”,却也有“改”坏的。流沙河先生的拿手绝活“瘦金体”书法,如他的人那般瘦削,而精神真正是“字如其人”。某作者为他所作传中有“流沙河还是那个瘦字”这样的句子,为世人称道。然而某编辑却以为文理不通,传记面世之日,这句话竟成了“流沙河还是那个瘦子”,给
  • 得也一字 失也一字
  • 旧时,有因一字得官的,也有因一字丢官的。 清康熙年间,满族人张自用赴河南任巡抚,陈州州牧送上鲫鱼百尾,手折上写的是“鲜鲫百头”。张自用不解,召中军来问:“凡鱼皆称尾,何独此州牧称鱼为头?”中军便荐其在衙中当下役
  • “子列子”的含意——“古文嚼字”之一
  • 《列子》第一篇《天瑞》的第一句话便是:“子列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国君卿大夫视之,犹众庶也。”张湛注:“载‘子’于姓上者,首章或是弟子之所记故也。”对此注,历来学者都没表示过怀疑,但其实是很成问题的。
  • 赘——从抵押到婚姻
  • “入赘”一词,指男方到女方处安家生活的婚姻形态。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有不少“入赘婿”形象,最出名的莫过于《西游记》中那位高老庄的“入赘婿”——猪八戒,虽说他是死缠着才成了高家的“上门女
  • 以示抛砖引玉?
  • 有人在写文章时想谦虚一下,开头简单交代了写作目的之后,往往加一句“以示抛砖引玉”。“抛砖引玉”本是一谦辞,比喻用自己粗浅的、不成熟的意见引出别人高明的、
  • 女子怎能称“弱冠”
  • 在某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位女作者和网友聊天,当她被人问及年龄时,故作矜持地称自己正处“弱冠”。不知那些网友是否明白女作家芳龄几何,究竟是男是女,因为她自己也没弄清“弱冠”这个词的意思。 古时男子二十岁行冠礼,表示
  • “人气”正旺
  • “人气”一词,如今十分红火,见报率特别高。它并非新造的词,早在先秦诸子散文中就已经出现。如《庄子·人间世》:“且德厚信(石工),未达人气;名闻不争,未达人心。”《墨子·
  • “文钱”是什么
  • 香港电视连续剧《少年英雄方世玉》某集中有一个镜头是方世玉的母亲苗翠花手里拿着几个铜钱,一边数,一边说:“一个文钱,两个文
  • 一道数学题
  • “三角几何八角三角三角几何几何?” 这道题初看着实费解。但如果加上标点符号,就可迎刃而解: 《三角》《几何》八角,《三角》三角,《几何》几何? 岂不化难为易了吗?8-3=5 可见标点符号的作用不能忽视。
  • “爱”的位置
  • 梁晓声先生在《凝视九七》一书的《“情人节”杂感》一文中说: 爱这个字,在语言中,有时处于谓语的位置。有时处于主语的位置。前面加“做”、加“求”、加“乞”,“爱”就处在谓语的位置。 在爱这个字的后面,加上“情”、
  • 心扉
  • 台湾作家刘墉,写过一则随笔,题为“心扉”。扉者,门扇也。他说,如果心真有“扉”,那么,这“扇”是随着年龄而更换的: 十几岁的心扉是玻璃的、脆弱而且透明,虽然关着,但是里面的人不断向外张望、外面的人也能窥视门内。 二十几岁的心扉是木头的,材料讲究,而且
  • “再拔头筹”
  • 前些日子看一家省级电视台播放的体育新闻,谈到在一场足球赛事中,客队的一位球星开场仅几分钟就“率先敲开了主队的大门”,随后这位球星“又以一脚凌空抽射,再拔头筹”。这里的“再拔头筹”
  • “反革命”一词说略
  • 1979年我国制定第一部《刑法》时,就有人对“反革命”一词是否可以作为法律用语提出看法。由于主客观各方面的原因,我国的第一部《刑法》将反革命罪规定为:“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
  • “机动车辆”的启示
  • 法律语言和日常语言相比,不但要求更加准确、简练、严谨、规范,而且还要能体现法律的庄重和严肃。随着法制观念的日益深入人心,法律语言研究也成了法学界和语言学界的一个重要课题。为此,本刊根据中国修辞学会会长王德春教授和上海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姜剑云教授的建议,特辟“法言法语”一栏,还望法学界专家和政法部门人士不吝赐稿。本期稿件是从今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应用语言学:法律语言与修辞国际研讨会”上提交的论文中摘出的。
  • “商女”不是女商人
  • 梁晓声先生本是性情中人,无论是回顾知青生活,还是考察当代社会,他都是那样直率、真诚、投入。同样,对于语言文字,他也从不讳疾忌医。 本刊今年第2期曾刊登过梁先生《我要不断读、读、读……》一文。梁先生坦率承认自己只读到初中三年级,“语文学识的有限,每每直接影响我写作的质量”。相信这是梁先生的由衷之言。 知道自己成了“众矢之的”,梁先生特地给本刊写来封信。他说:“关于‘轰击’我的文章,只管无所顾虑地去发就是。发后寄我一册收藏。写作之对于我,似乎是学语文的继续,很需要补一些语文基础。”虚怀若谷,闻过则喜,一如既往。 就在这封信中,梁先生还附了封深圳某读者给他的信。这封信写于1996年,内容是这位读者在读梁先生的《95随想录》时,发现了几十处差错。就是这样一封挑刺的信,梁先生保留四五年,还经常复读,引以为戒,其态度之诚恳,是令人感动的。
  • 钱塘江桥
  • 茅以升在三十年代设计了钱塘江大桥。通车时,他说:“遗憾,钱塘江桥五行缺火。” “钱塘江桥”四字偏旁分别为金、土、水、木,独缺一“火”字。有人以此为上联,征求下联,至今无人对出,成了绝对。
  • “死者”来到“休闲屋”
  • 请看《新晚报》一例: 湖南邵阳市某大型企业一位65岁离休老人,于5月13日下午在“细毛美容美发休闲屋”接受小姐按摩时,因心脏病突然发作猝死。当天,死者王某只身来到开业才7天的“细毛美容美发休闲屋”按摩,结果“乐”极生悲,当场死亡。
  • 怎能年年“方兴未艾”
  • 梁晓声先生在《心b灵的花园》一文中写道:“某些中国女性‘外销’自己的‘新洋务运动’,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年年方兴未艾,直到九三年后才势微渐止。”这段话中,比喻的合理性,数字的用法,“势微”还是“式微”,都有可商榷之处,但笔者想
  • 汉语中的“OK”
  • OK是英语,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但在最近一二十年里,“OK”在我国,特别在广东珠江三角洲的大小城镇中得到广泛流行,成了一个时尚用语。 只要翻阅一下英语词典,我们都知道OK常常用作形容词或副
  • 不必扯上外国
  • 《中国近现代名家名联》(杜常善辑注,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版)一书,多有牵强附会的注文,甚至有将汉语固有语辞,硬扯上外国强作解说者。兹举二例: 1.康有为题人天庐联有“大椿
  • 狭路相逢?
  • 今年5月28日《羊城晚报》第4版《两对父子》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这一天,两人在玄武湖公园月季园狭路相逢,那股亲热劲就别提了,拥抱,摸鼻子……” 成语“狭路相逢”的意思是:在狭窄的路上遇见了,不容易让开。多
  • 会客室
  • 每期刊物读到最后,总希望能见到“会客室”。虽然只有短短的一页,却是一次愉快的交流过程。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是一次虚拟会面,而且,谈得也不尽兴。我知道各位很忙,但能否有那么一两次,让我们能直接见面呢?
  • 标题点评
  • 如今,书报刊上的标题越来越别出心裁,这本是件好事,可如果做过了头,效果就会适得其反。这些是从今年的《广州日报》上随手拈来的几条标题,各位是否也有如堕五里雾中之感?
  • 试说“败绩”
  • 初中语文《曹刿论战》有“齐师败绩”一句,课本注“败绩”为“大败”。简要精当,自无不可。 若问:“大败”何以称为“败绩”呢?我以为可以从“绩”字索解。 “绩”的本义是“缉麻线”,是我
  • “新人”“越女”巧唱和
  • 唐代朱庆馀和张籍两首别出心裁、寓意巧妙的绝句,古往今来,脍炙人口,有口皆碑: 朱庆馀在《近试上张水部》中写道: 洞房昨夜停红烛, 待晓堂前拜舅姑。
  • 足球流氓“禁赛”?
  • 2000年5月17日的《福建日报》第7版有这么一个标题:“英足球流氓面临十年禁赛”。照正常理解,“禁赛”即“禁止参加比赛”。这不免令人觉得奇怪:难道英国的足球流氓竟然可
  • 虚怀若谷
  • 1979年,陕西岐山县蒲城中学语文教师谭军,在教叶圣陶《多收了三五斗》一课时发现文中有一个病句:“‘乡亲’……又从船梢头拿出咸菜和豆腐汤之类的碗碟来。”课后,谭军就给叶圣陶写了一封信,提出
  • “出神”与“出神入化”
  • 梁晓声的《自白》一书纯乎真情,一片天籁。读其文,可见其为人。然而,白璧微瑕,书中也有些用词不够严谨的地方。如:“有时书中人物的命运,引起我的沉思和联想,凝视着火光闪耀的炉口,不免出神入
  • 计日“成”功?
  • 《宁波日报》2000年3月13日《让语文教学“回归传统”》一文中说:“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和改变这种状况的有效措施当然需要研究和探索,但研究和探索又不是可以计日成功的,亿万学生实在等不起。”这“计日成功”一词似是而
  • 泪已“潸潸”,岂是“欲下”
  • 《翟子卿》是梁晓声的中篇小说,其中有一段感人的描写:当子卿感慨地说,他今天之所以能拥有70万这笔数目可观的财产,是衔恩受惠于他的母亲,引得大家纷纷感叹“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接下来,作者写道:“众人闻之,皆肃严默然而思。子卿尤感其吟,泪潸潸欲下……”此情此景确实催人泪下,然而
  • 告梁上君子诗
  • 巴蜀某小学教师,爱说笑,性幽默,在其门上贴一《告梁上君子诗》。全文如下: 此系教师之家, 财产清单如下: 一柜旧书旧报, 两只自制沙发。 简易床铺三张, 老式竹椅四把。 一无黄金外币, 二无名人字画。 三无高档时装, 四无皮衣皮褂。 电视现为黑白, 冰箱未列计划。 恕我奉告在先, 以免枉劳尊驾。
  • 我的贤妻良母?
  • 前不久,欣赏了火烽唱的《贤妻良母》。歌曲旋律优美,可最后一句歌词“你永远是我的贤妻良母”,听起来总觉得别扭。贤妻良母指对丈
  • 话说“含金量”(魏雨)
    词语误用例话(三)(楚山孤)
    郭沬若炼字佳话(小雨)
    “六五级”错成“六六届”(叶麟 梅卿)
    “知堂”何知!(邓当世)
    “自由”从哪里来(周振鹤)
    “寥冰”之“兄”(秦克成)
    “衔枚”衔的是什么(金山)
    从“名花有主”说起(李谌)
    “化译”——译余断想(十二)(周克希)
    和教学大纲无关(王培焰)
    何谓“三不知”(杜宝铁)
    “没有肉的香”(拉钦)
    成语迷宫(魏敏)
    “暂行”“试行”不可取(蔡谱)
    “法人”不如“法人组织”(沈海波)
    应该是“同流合污”(黄祥伸 金英)
    “火中取栗”的文痞?(俞敦雨)
    “停尸车”(孙建东)
    伯乐识“膺品”(毕兆祺)
    “蝇蝇苟苟”说不通(余培英)
    本“无情”怎“容情”(段朝霞)
    “瘦子”和“逛灯”之类(刘恒)
    得也一字 失也一字(雁寒)
    “子列子”的含意——“古文嚼字”之一(沈善增)
    赘——从抵押到婚姻(金薇)
    以示抛砖引玉?(朱康对)
    女子怎能称“弱冠”(郭欣)
    “人气”正旺(高丕永)
    “文钱”是什么(涂宇)
    一道数学题(屠林明)
    “爱”的位置(剑啸)
    心扉(叶惟珏)
    “再拔头筹”(庞玉志)
    “反革命”一词说略(汤啸天)
    “机动车辆”的启示(姜剑云)
    “商女”不是女商人(向其)
    钱塘江桥(谭风)
    “死者”来到“休闲屋”(王正 王雁)
    怎能年年“方兴未艾”(王旭)
    汉语中的“OK”(何自然)
    不必扯上外国(赵隆生)
    狭路相逢?(邱翼东)
    会客室
    标题点评(曾付)
    试说“败绩”(王中原)
    “新人”“越女”巧唱和(辜海燕 李勇)
    足球流氓“禁赛”?(江典辉)
    虚怀若谷(刘世龙)
    “出神”与“出神入化”(杨光 张石)
    计日“成”功?(周志锋)
    泪已“潸潸”,岂是“欲下”(汪明远)
    告梁上君子诗(沈三)
    我的贤妻良母?(傅志平)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