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举人”的步伐?
  • 央视三套曾播出一个晚会节目,其中有一首独唱《北京之歌》。随着演员优美的歌声,屏幕上出现“你迈开举人的步伐”一行字。本来是歌颂北京犹如巨人正在阔步前进,现在却成了科举时代慢吞吞踱方步的举人,真让人捧腹!
  • 唉,“超女”的书名
  • 去年的“超级女声”,引起了超级轰动,简直是一场全民狂欢。它掀起了荧屏的收视风暴,推动了互动的“手机模式”,甚至在社会语文生活中,也是波翻浪卷,花样百出。什么“玉米”“笔杆”“凉粉”“盒饭”之类,一时风靡全国,成为人们表达情感的特殊符号。那个至今来历不明的“PK”,更是一夜蹿红,登上媒体语言新贵的宝座,到处都可看到它在招摇过市。
  • 翻造《回乡偶书》
  • 贺知章在唐玄宗天宝三载(744),辞去太子宾客、秘书监的官职,告老还乡。当时做丁一首堪称咏老妙品的《同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诗人辞官的原因不详,是政治原因还是年龄的缘故,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儿童对他的嬉笑中,却能体味到诗人的感伤和苦涩。
  • “最近新闻”的遗憾
  • 吉林卫视原来有一档新闻节目,叫“新闻5分钟”,栏目名称清晰、明了,让人觉得有品尝快餐的味道。
  • 印第安人不是澳大利亚土著
  •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2005年9月25日下午4点,“正大综艺”带领观众去领略了遥远的澳大利亚的风土人情。在谈到澳大利亚的土著文化时,介绍了一件澳洲土著特有的吹奏乐器Didgeridoos。随后,主持人林海告诉我们,
  • 请给荧屏亮分——央视一套2005年9月差错例说:画外音
  • 列宁曾经高度评价电影的社会作用。他那时候还没有电视。自从电视这玩意儿问世以后,可真是“气吞万里如虎”。如今,它已经“登堂入室”,众目所归,成了我们每天见面的朋友、它的一颦一笑、一词一字.都会在社会生活中产生重大影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把它定为2006年的“众矢之的”。
  • “幸运52”中的不幸运
  • 如果要问现今央视节目主持人哪位“最红最紫”,恐怕许多人都会回答:李咏!在2005年度“中国最具价值的主持人”排行榜中,李咏以4.2亿元人民币的身价荣获“冠军”。他主持的“幸运52”我几乎一集未落,从中汲取了不少知识的营养;不幸运的是,去年9月22日节目中有道题目值得商榷。这道题是:白居易在被贬九江的途中遇到一位琵琶女,
  • 是“窗前明月光”吗
  • 2005年9月19日晚,“天涯共此时——2005CCTV两岸三地中秋晚会”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隆重播出。这台晚会汇集了内地、港台众多明星大腕,两岸三地的众多媒体向全球转播晚会盛况。可以说,这是央视奉献给全球华人的一道精神大餐.晚会临近结束时,
  • “栖霞山”的“栖”怎么念
  • 距南京20公里的栖霞山地区,曾是日军攻打南京时的战场。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栖霞山地区的江南水泥厂和栖霞寺成了数万难民的避难所。据幸存者回忆,当时在此地组织救助难民的是两位外国人。《中国青年报》记者戴袁支经过几年的取证寻访,汪明德国人昆德和丹麦人辛德贝格就是那两位外国人。戴袁支把他们称作南京的“辛德勒”。
  • 斯诺曾在北京大学任教?
  • 2005年9月3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为了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央视一套“新闻联播”播出了《永远的丰碑——抗日英雄谱》专题片。9月4日该片介绍了为中国抗战作出突出贡献的埃德加·斯诺先生。其中说:“埃德加·斯诺,1905年出生在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市。1928年斯诺来到上海担任《密勒氏评论报》编辑,后进入北京大学执教……”斯诺真的曾“进入北京大学执教”吗?
  • “符点”何物
  • 我是十足的“追星族”,所以“艺术人生”每期必看。上年9月7日央视一套播出的该节目中,邀请的客人是著名的女指挥家郑小瑛教授。郑小瑛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受过专业训练的合唱女指挥之一,在这期节目中,郑小瑛讲述了她的传奇人生。在说到走上指挥这条道路时,郑小瑛说:文工团的一些同志,一般都不识谱,唱群众歌曲,“符点”也不会唱,我就着急了,结果就让我来打拍子,这么就干起了指挥。
  • “大块朵颐”?
  • 王小丫是具有独特亲和力的主持人,她鲜明的个性化风格、大方干练的形象气质,得到了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不同文化层次的观众认可。可以说,我是因为王小丫才看“开心辞典”的。去年9月25日晚,央视一套播出的“开心辞典”中,王小丫出了一道选择题,字幕随即显现:“‘大块朵颐’中的‘朵颐’指:A.吃东西B.喝酒”。看到
  • “严惩不殆”何义
  • 央视的“今日说法”也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名牌栏目。去年9月18日中午央视一套该栏播出《空中贼影》,说的是一个专门在飞机上进行盗窃的犯罪团伙落入法网的过程,荧屏上出现这样一句话:“对于这样的人肯定是严惩不殆。”其中的“严惩不殆”让人疑惑重重。
  • 世人谁识“陶行之”
  • “大风车”节目中,有一个“风年谜社”。去年9月25日这天,谜社出了这样一道谜:“我国哪位教育家曾提出‘要懂得儿童’?”题板上的选项是:A.陶行之B.蔡元培。现场抢答的小朋友选择的是“陶行之”。主持人说答对了。
  • “暗哑”的酒保?
  • 去年9月30日晚央视一套播出的《山欢水笑》,是“心连心”艺术团赴辽宁丹东慰问演出的节目。让辽宁丹尔的广大观众过足了瘾。其中有首歌叫《玛吉阿米》,随着红衣歌手深沉的演唱,字幕上出现歌词:“玛吉阿米伫立夜的街上,暗哑
  • “乜”字趣谜
  • 有个字谜十分奇妙,为孔子和两位学生的对话:
  • 名人改名趣事
  • 雷锋原名雷英杰,在报名参加鞍钢建设时改用“雷锋”这个名字。他说:“这个‘锋’字我想了很久,是用山峰的‘峰’,还是用冲锋的‘锋’。现在决定了,干脆到鞍钢去打个‘冲锋’吧。”
  • 父亲是木匠
  • 英国诗人乔治·英瑞出身低微,他的父亲是个木匠。某富字子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了乔治,因心怀妒意便故意挑衅。他高声问道:“对不起,请问阁下的父亲是不是木匠?”
  • 回避有术
  • 作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涉及一些应当保密的问题时,陈健的回避方式令人叫绝。
  • 训子诗
  • 某人在儿子很小时就死了妻子,他既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拉扯成人。可儿子成家后,对他却是冷若冰霜,常常让他忍饥挨饿。
  • “一忍再忍”
  • 著名歌词作家乔羽先生和夫人佟琦做客中央电视台“夫妻剧场”时,主持人问:“你们二老数十年恩恩爱爱,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有什么秘诀吗?
  • “你好,我是64330669……”(5)
  • 问:中信出版社前不久接连推出了《再造宏碁》《宏碁的世纪变革》二书,作者是有“台湾IT教父”之称的施振荣先生。《中国图书商报》在介绍这两本书时,通篇都把“宏碁”写成“宏基”。类似情况,在其他报刊上也经常见到。据说有些地方的“宏碁”门店也写作“宏基”。请问这样处理可以吗?
  • 谁的眉毛
  • 晓兰同志编译的《小窗幽记》(宗教文化出版社1996年9月版)一书中,对“京兆之眉”一词的解释有误。原文“濡彩毫之笔,难描京兆之眉”;译文为:“濡湿了画眉的笔,却难以描画京兆这样人儿的眉梢。”晓兰同志将“京兆之眉”解释为“京兆这样人儿的眉梢”是错误的。
  • “羽化”焉能“成佛”
  • 前几日翻开2005年第3期《书摘》,看到《侯宝林:我一生是为你们的笑而活着》一文,其中有个小标题是“临终彻悟,羽化成佛”。“羽化”怎能成“佛”?可再看下面文字,依然围绕“佛”宇在做文章:“他说完了这句,双手合十”,“侯宝林已入化境,成佛了”。这里又是一个“羽化”和“成佛”混为一谈的例子。
  • “公蚁”抢了“工蚁”的功
  • 诗人游离的诗《我确信我生活在蚂蚁窝上》写道:“我知道,母蚁留在家里,靠着墙生育/公蚁外出奔波,梦想着大骨头或昆虫的尸体/这些真正的男子汉,一刻都不肯安静。”在这里,作者犯了一个知识性的错误。
  • 老夫老妻要分家?
  • 2005年第3期《老人世界》的“法律与生活”栏有个大标题是“六旬夫妇上公常:我们要分家!”看了这个标题,不禁引起我的好奇:这对六十多岁的老夫老妻,有什么矛盾不能化解,非得对簿公堂,还要各自分开过?但看了标题右面的“导读”后,才知道上了当。原来对簿公堂的并非老两口,
  • 伤心地,尴尬语
  • 傅彪的电影看得不多,但他扮演的角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位很有个性的演员。他是在用心演戏,不论角色大小,都投入了真挚的感情。他不仅演戏真诚,做人也真诚。这样的好人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叹息。
  • 谁当众小便
  • 2005年5月27日《山西晚报》“山西新闻·社会”版刊登一则消息,标题是“耍泼疯 一女警车里当众小便”。看到这标题,不禁一愣:一位女警察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当众在车里小便,到底是怎么回事?急急忙忙阅读消息,才知上了标题的当。原来这是一个歧义句。
  • “销”了一批毒品?
  • 深圳《晶报》2005年6月23日刊登了一篇标题占了A11、A12两版的报道《毙了“香港冰王”销了一批毒品》。“毙了‘香港冰王’”,说的是全球最大的制贩冰毒案主犯庄楚城在深圳伏法——这当然是大快人心的好事,也是深圳警方禁毒工作取得的重大成果;可“销了一批毒品”实在让人疑惑:难道把收缴的毒品给卖出去了?这可是违法的呀!
  • 荣誉岂能等身
  • 《公平对待每一个人——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女法官宋鱼水》(《朝阳日报》2005年7月3日第1版,原载《新民晚报》)中写道:“从山东蓬莱农村到北京,一个农家的女儿走上了肩负天平的法庭,走到荣誉等身。”
  • “忘年交”?
  • “神六”上天以后,《解放日报》在2005年10月13日的头版上,刊登了《两位“飞人”共话飞天》一文,报道了刘翔和杨利伟的对话。文章的第一句是:“喂,杨大哥,是我呀!我是刘翔!”接着文章中补充交代了背景:“刘翔和杨利伟在北京曾一起吃过一顿饭,英雄会英雄,两位‘飞人’相谈甚欢,结为忘年交。”
  • 莱茵河穿过哪里
  • 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朱自清散文》(1999年版)中《莱茵河》一文开头就说:“莱茵河发源于瑞士阿尔卑斯山中,穿过德国东部,流入北海,长约二千五百里。”
  • “名至实归”说不通
  • 《辽宁日报》2005年6月21日2版《锦绣之州扬帆出海》中写道:“按照市委、市政府的预期,3年之内,锦州将基本构筑起辽西中心城市和支撑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框架,在此基础上,再奋斗七八年,将锦州建设成为名至实归的中心城市和支撑城市。”
  • 女儿岂能“扶正”
  • 2002年10月21日《南昌晚报》B1版转载《信息时报》消息,说秘鲁总统托莱多发表电视讲话,正式承认一个名叫扎莱的女孩是自己的私生女。《南昌晚报》用的标题十分醒目:“秘鲁总统私生女终获扶正”。“扶正”一词是中国古代的一个专用语汇,指的是将非正式的妻子改变身份为正式的妻子。
  • 宋徽宗是宋哲宗的侄子?
  • “北宋时期,由于宋哲宗没有儿子,他死后,皇位便由他弟弟的儿子赵佶继承,赵佶就是宋徽宗。”这是从《知识窗》2002年第8期《宋徽宗和他的六大贪贼》一文中摘来的。说徽宗是哲宗弟弟的儿子(也就是侄子),此言不确。查《帝王辞典》(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88年8月第1版)可知,
  • “以身试法”是“亲自示范”?
  • 《南通广播电视报》2005年第21期A8版《导演拍戏各有癖好》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 “门可落雀”?
  • 《四川日报》2005年6月29日,在一篇题为“冷冷的棒球场”的文章中写道:“成都金牛棒球场可谓是门可落雀。”
  • “深喉”,扼住了谁的咽喉
  • 据《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7月7日报道:“审计大案举报者频遭恐吓,谁来保护中国‘深喉’?”又据《重庆晨报》2005年8月9日报道:“地产‘深喉’新‘万言书’,批判重庆楼盘。”前一个“深喉”是指举报人,后一个“深喉”则指匿名提供地产界内幕的业内人士。
  • PK,你从哪里来
  • 2005年的夏天,PK这两个字母因为“超级女声”而流行起来。到如今,字母词PK已被广泛运用,有人预测它可能成为继中国老百姓常用的四个英语单词YES、NO、BYE-BYE和OK之后的第五个。那什么是PK?PK从何而来?一连串的问题也在人们心中萌生了。
  • “户”作何解
  • 人教版初中《语文》第二册收有《短文两篇》,其中《记承天寺夜游》一文的首句为:“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把“月色入户”泽作“月光照进商户”,将“户”直译为“窗户”。
  • 乞乞科夫不是守财奴
  • 人教社全日制高级中学《语文》教科书第四册(2004年版)收《守财奴》一文。课文第三道练习题把《死魂灵》中的乞乞科夫列为守财奴的形象:“古今中外的文学画廊中,还有许多守财奴的现象,如《儒林外史》中的严监生,《死魂灵》中的乞乞科夫……”这个说法缺乏依据。
  • “秋毫”是羽毛吗
  • 人们在比喻为人精明、任何小问题都看得很清楚时。常用“明察秋毫”这个成语。“秋毫”是什么意思呢?
  • 孙犁何时离世
  • 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12月出版的《素质教育新学案(高中语文第二册)》第四课《荷花淀》中是这样介绍作家孙犁的生卒年的:1913-1996。
  • 共和国将军有多少
  • 由人民教育出版社所史室编著的“九年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教科书”《中国历史》第四册(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1年审查通过,2005年仍在通用)第26课《国防建设、民族工作和外交工作的成就》一文中有“1955年政府对10位元帅、10位大将、57位上将、177位中将、1359位少将及其以下各军衔授衔”一句。其中,上将、中将、少将的数宁均有误。
  • “烛龙”误为“触龙”
  • 全国成人高考复习丛书《语文》课本(高等教育出版社)收有曹冲文笔优美的科学小品《神奇的极光》。该文第二自然段说:“在我国的古书《山海经》中也有极光的记载。书中谈到北方有个神仙,形貌如一条红色的蛇,在夜空中闪闪发光,它的名字叫触龙。”这里的“触龙”是“烛龙”之误。课文后面的练习和参考答案,也把“烛龙”误作“触龙”。无独有偶,
  • “文身”可以写作“纹身”吗?——文身:古越族的风俗
  • 文身是指在人体上绘成或刺成带颜色的花纹或图形,可现在有许多人把这个词写成“纹身”,这样用对不对?请你发表高见。
  • 说“文”道“纹”
  • 根掂对甲骨文、金文的研究,“文”的本义应是“文身”的“文”。准确地说,“义身”是个动宾结构的动词,“文身”的“文”,意思是(在肌肤上)刺画(花纹、图案、文字等)。同样的还有“文面”。“文”具有的“花纹、纹理”等名词性的义项是在动词性的本义上引申发展出来的。
  • 不可割断历史
  • 从古到今,典籍中只有“文身”末见“纹身”。
  • 辞书难觅“纹身”
  • 在现有的辞书中只有“文身”而没有“纹身”。
  • 给“纹身”一席之地
  • “文身”固然正确,可也不能简单地否定“纹身”。
  • “纹身”自有道理
  • “wén身”怎么写?一般人会写成“纹身”,因为那就是做在身上的“花纹或图形”嘛,这个意思就用“纹”。“文”在古汉语中有表示“花纹”的,但现在不这么用了。《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在解释“义”时说得很清楚:“(1)线条交错的图形,花纹。
  • “文身”该寿终正寝
  • 汉语词典中确实只有“文身”而没有“纹身”,但实际使用中.多数人只知道“纹身”而不知道“文身”。这是为什么?因为“纹身”比“文身”好理解。现代汉语中“纹”专门表示“花纹、纹理”,而“文”则多与文字、文章、文化等相关,既然“文身”之“文”要解释为“花纹”,那写成“纹身”岂非顺理成章?
  • “纹身”“文身”可并行
  • 清人段玉裁在《说文解宁注》中说:“纹者,文之俗字。”这就是说,“纹”在某些地方是可以与“文”等同的。前人不仅如此认为,也是如此使用的。
  • 编者附言
  • “文身”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虽然现代人已疏远了“文”作动词的用法.但“文身”一词的正统地位并未动摇。大量的辞书可以作证。
  • “候诊”对象
  • 1.“前苏联”的“前”该不该加?
  • 一份菜单——2006年的新年礼品
  • 老朋友 新形象——2005年合订本春节前和你见面
  • “脱光”?
  • 某晚报刊发了一张新闻照片.下书一行大字:安乐尼圣诞“脱光”。难道“安东尼”其人准备圣诞节在大众面前赤身裸体?此举到底为了什幺?你能猜出其中的奥秘吗?请关注下期的“雾里看花”。
  • 岂有此理
  • 这是某校厕所的标语.按照字面理解.是要学生把方便留给自己,不便留给别人。真是岂有此理!有人说是“方便”和“不便”贴反了.也有人说前面漏了“不要”两字。不管怎样,长期贴着这样的标语.是有损学校形象的。
  • “养猪届”同仁?
  • 把“养猪界”错成“养猪届”,不知这个公司是想与哪一“届”的养猪同仁携手并进。
  • “弄臣”何臣
  • 杜卫东《康生:为有才无德者鉴》(见《1999名人新作》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年3月)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善观政治风向,善窥领袖动机,这本身只是一种能力,并不决定有这种才能就一定会干坏事。如果心地坦荡,谋国以忠,再加上这种才能,无疑可以成为领袖的诤友,同事的智囊,下级的师长;相反,如果权欲熏心,私字当头,却义极易成为翻云覆雨的‘弄臣’。可叹康生就走上了后一条路。”
  • “草木皆兵”?
  • 《贺氏三姐妹》一书(东方出版社,2003年3月)在写到大革命时期有一段话:“且说永新(县)这一仗是在田溪区域间打的,只因当地群众基础较好,乃至草木皆兵。战斗只进行了半天,敌人不敢怠慢,且打且退,最后草草收兵回营.”这段话中把“草木皆兵”用反了意思。
  • “萧随曹规”?
  • 《现代快报》2004年4月12日的体育版刊登了题为“杜威去不了德黑兰”的报道,说的是中国国奥队主力队员杜威因伤将不能去德黑兰参加中伊之战。文中说:“失去杜威之后,国奥明显加强了边路进攻……中伊再战的用人安排和临场指挥多半会萧随曹规。”意思是国奥队不会轻易放弃以前的作战阵容。但文中用的“萧随曹规”让人不解。
  • “三八式”因何得名
  • 《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作家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提到了“三八式”步枪得名的由来:
  • 谁也谁通电话
  • 2005年10月12日9时,我国“神舟六号”成功升天.举国欢腾。当天晚上21时30分,费俊龙和聂海胜两位航天员分别与自己的亲属通电话。《新闻晚报》10月13日为此刊发了一篇报道《太空英雄天地对话》,并配发了两张照片。可是照片下的文字说明让人费解。
  • 是晋文公还是郑庄公?
  • 《随笔》2004年第4期载田中禾先生《关于诚和信》一文。此文剖析了中国诚信危机的根源,语带机锋,颇为深刻。田先生认为,中国的历代统治者一向钟情“愚民政策”,自己做不到诚信,但还要“教育”老百姓诚信,于是惺惺作态者大有人在。田先生举例说:
  • 酒名十二问
  • 一、二锅头酒清香纯正、绵甜爽净,是一种大众型的白酒。你知道它的得名缘由吗?
  • [卷首幽默]
    “举人”的步伐?(张金声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唉,“超女”的书名(吕江萤)
    翻造《回乡偶书》(李杰)
    “最近新闻”的遗憾(牟诚)
    [众矢之的]
    印第安人不是澳大利亚土著(李艳)
    请给荧屏亮分——央视一套2005年9月差错例说:画外音
    “幸运52”中的不幸运(张逸群)
    是“窗前明月光”吗(李大新)
    “栖霞山”的“栖”怎么念(张若牧)
    斯诺曾在北京大学任教?(武令华)
    “符点”何物(林利藩)
    “大块朵颐”?(白岩)
    “严惩不殆”何义(张心好)
    世人谁识“陶行之”(王重綮)
    “暗哑”的酒保?(蔡梅)
    [语丝]
    “乜”字趣谜(黄炳麟)
    名人改名趣事(春云)
    父亲是木匠(郭景山)
    回避有术(王云)
    训子诗(解文祺)
    “一忍再忍”(凌大)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5)(姚博士)
    [百科指谬]
    谁的眉毛(孙朝明)
    “羽化”焉能“成佛”(陈丽君)
    “公蚁”抢了“工蚁”的功(孙树忠)
    [借题发挥]
    老夫老妻要分家?(解志维)
    伤心地,尴尬语(纪彪)
    谁当众小便(张厚生)
    “销”了一批毒品?(王磊)
    [一针见血]
    荣誉岂能等身(王中原)
    “忘年交”?(翔云)
    莱茵河穿过哪里(陈木保)
    “名至实归”说不通(朝阳)
    女儿岂能“扶正”(褚兢)
    宋徽宗是宋哲宗的侄子?(韩铁民)
    “以身试法”是“亲自示范”?(吴迪康)
    “门可落雀”?(秦殿杰)
    [语海观潮]
    “深喉”,扼住了谁的咽喉(王方)
    PK,你从哪里来(辜爱兰)
    [教材扫描]
    “户”作何解(陈怡伟)
    乞乞科夫不是守财奴(高汉文)
    “秋毫”是羽毛吗(董业铎)
    孙犁何时离世(汪兆龙)
    共和国将军有多少(王佳伟)
    “烛龙”误为“触龙”(金甲)
    [百家会诊]
    “文身”可以写作“纹身”吗?——文身:古越族的风俗(温珍琴)
    说“文”道“纹”(王一鸣)
    不可割断历史(邱震强)
    辞书难觅“纹身”(鲍继湄 苏汤)
    给“纹身”一席之地(傅满义)
    “纹身”自有道理(张怡春)
    “文身”该寿终正寝(毕兆祺)
    “纹身”“文身”可并行(吴全鑫)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一份菜单——2006年的新年礼品
    老朋友 新形象——2005年合订本春节前和你见面
    “脱光”?(吴导民)
    岂有此理(张志达)
    “养猪届”同仁?(张磊)
    [文章病院]
    “弄臣”何臣(周良华)
    “草木皆兵”?(王德彰)
    “萧随曹规”?(陈智裕)
    “三八式”因何得名(谷士锴)
    谁也谁通电话(何令祖)
    是晋文公还是郑庄公?(余锦红)
    [向你挑战]
    酒名十二问(韩青松)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