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抓保安”
  • “抓”是个多义字。“抓小偷”“抓坏蛋”用这个“抓”,“抓学习”“抓科研”也用这个抓。《环球时报》曾载文,谈为了办好东亚运动会,“澳门全城总动员”。报道标题中说:“年初就开始抓保安”。看到这则报道。你也许会一愣吧。
  • 美丽的汉语
  • 汉语,我以为可分作两类,一类是书面语,一类是口语。前者是经历多少代文化人的锻炼、扬弃,具有了精良的品质。它文雅、精致、端方。它可简练地状物状人,且又传神。它能够矜持地与所叙述的事实保持着距离,却不失风趣;使那对象毫厘毕露,又不失敦厚,体现了尊贵的大家教养。我想,“五四”时期,从文言文的教育中走出来,操白话文写作的小说家,都保有这样的语言气质。
  • 不必逢“台湾”加“中国”
  • “1949年5月11日早上,14岁的李敖去了中国台湾,2005年9月25日傍晚,70岁的李敖又踏上了旧乡的土地。”从这段文字我们似乎可以得到以下几个信息:其一,李敖原非中国人,他在14岁时才去了中国台湾;其二,这段文字的作者也不是中国人,他是以与中国了无干系的身份,介绍14岁后在中国台湾定居的李敖;其三,李敖原系何国人士,未作交代,所以70岁的李敖“又踏上了”的“旧乡的土地”究竟在何处,
  • 请给荧屏亮分——安徽卫视2005年10月差错例说——“与子携老”?
  • 去年10月8日,台湾金钟影帝邱心志偕同妻子王艺璇做客安徽卫视“飓风行动”,为电视机前的观众讲述自己的爱情、婚姻、事业……节目最后邱心志和王艺璇举行“飓风版婚礼”,有个给“新郎”“新娘”送大蛋糕的仪式,蛋糕上写有《诗经》中的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遗憾的是,
  • “正大光明”匾额的来龙去脉
  • 去年国庆长假,安徽卫视播放以明代宫廷斗争为背景的35集武侠电视连续剧《天下第一》,每天9集连播,让我等武侠戏迷大呼过瘾。不过,10月4日看了该剧的大结局后,笔者心中不由生了些许遗憾。
  • “兄有弟公”说不通
  • 安徽卫视有个“周末断案”栏目,去年10月23日播映的是该栏目三周年特别节目《调解当事人》。讲述“周末断案”调解组成功调解一起家庭纠纷的过程。纠纷中弟弟用哥哥的名义买了房,在办过户手续时嫂子不认账,认为产证上是自己丈夫的名字,房子是自己和丈夫的共同财产。最后闹到法庭上。调解员的话语在字幕上逐句显现。其中有这样一句:
  • 奇怪的“火葬厂”
  • “生产事故”是全国人民心头挥之不去的痛,瓦斯爆炸、煤矿透水、化工厂毒气泄漏等等,吞噬了许多无辜的生命。去年10月8日安徽卫视“记者档案”播映的《直面矿难——调查小煤窑》,讲述《华西报》几位记者调查山西某煤矿矿难黑幕的经过。其中一位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最让人气愤的是,发生矿难后,矿主偷偷转移遇难者的尸体,把尸体压在车厢的底下,
  • 莫把“秸秆”写作“秸杆”
  • 去年10月23日,安徽卫视的“安徽新闻联播”有条《推广节约型经济,促进农民增收》的新闻,其中安徽省东风湖农场场长王国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场今年秋季秸秆还田,可以达到百分之百。很好地改善了土地的有机质含量。”遗憾的是,字幕把“秸秆”误成了“秸杆”。
  • “女红”的“红”不读hóng
  • 去年10月30日上午,安徽卫视播映《上错花轿嫁对郎》,感很对胃口,津津有味地看起来。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身武艺的李玉湖小姐冒大家闺秀杜冰雁之名,“嫁“入齐家,在齐家“主事”的柯世昭怀疑起李玉湖的身份来,指使丫环方小巧试探李玉湖。
  • 《四世同堂》何来“繁漪”
  • 安徽卫视的“超级大赢家”是大型娱乐节目的精品之一。去年10月28日,该节目播的是《幸福一加一》,邀请朱绪年老先生一家作嘉宾。朱先生六岁大的外孙女陆凤宜聪敏机灵,主持人李彬乘机拿小朋友“做戏”,说:“一说凤宜,我突然想到《四世同堂》里面的那个繁漪来了。”这里出现了一个漏洞。
  • “就任于……教授”?
  • “如今,梁戈亮已经回国,现就任于北大医学部体育教授,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乒乓球事业。”这句话出现存安徽卫视10月18日“家人”播放的《乒乓不了情》中,文中的梁戈亮是前乒乓球世界冠军。它的意思一目了然,然而,“就任于北大医学部体育教授”却是个病句。
  • “老人形”的电动逍遥椅?
  • 安徽卫视10月19日“金点子行动”中介绍湖北徐汉楚先生发明的“电动逍遥椅”。画面中徐先生说,他设想,根据不同的用途可以把电动逍遥椅制作成三种不同的类型:老人型的、鸳鸯型的(双人座)和休闲型的(供海边湖边休闲用)。奇怪的是,电视字幕把“老人型”打成了“老人形”,把“鸳鸯型”打成了“鸳鸯形”。
  • 谁人看过《地道站》
  • 安徽卫视10月10日“东方纪事”播出的是《民工电影队》的故事。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朱师傅,为了丰富民工们的业余生活,在工作之余,不顾艰辛,带着自己的一架破旧放映机,奔波在合肥市的各个建筑工地上,为民工们一次次免费放映电影。一次,朱师傅打电活向一个电影公司租片,询问有无反映抗日战争的老片子《地道战》。此时,电视字幕上打出的却是《地道站》。
  • “黄河流量”和“全球温暖”
  • 曾看2005年10月26日香港《大公报》,上面有篇文章的标题是“黄河流量锐减 全球温暖主因”。面对此标题,笔者狐疑满腹:全球气温升高确实是现今一个世界性的大问题,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控制的话,地球南北极地区的冰雪将融化,海平面会上升,上海、纽约、伦敦等城市将被海水淹没。
  • 安徒生何时成画家
  • 2005年4月2日《中山日报》B1版载有一篇新华社电:历史上的今天,童画大师安徒生诞辰。电文说的是:安徒生1805年4月2日出生,今年(2005年)4月2日是安徒生诞生二百周年纪念日。笔者想说的是:童画者,顾名思义,儿童画也,安徒生怎么变成画儿童画的大师了?
  • 国足在比赛场上睡觉?
  • 曾看2004年8月某天《南昌晚报》,其头版新闻导读有条标题是“亚洲杯半决赛,国足死瞌伊朗”。这则新闻肯定是讲在亚洲杯比赛上,国家足球队和伊朗队比赛的情况。国足真是该骂,辜负了国家的培养,辜负了球迷的期望!瞌,瞌睡也,指由于困倦而进入睡眠或半睡眠状态。在亚洲杯半决赛这么重要的赛事上,国足中的大老爷们儿居然睡觉,而且还睡得死死的,难道不该骂吗?
  • “光顾”不能自称
  • 《贵州日报》2004年12月15日刊载某记者的《陈勇和他的植物园》一文,文中云:“记者曾三次光顾他的植物园,春天的姹紫嫣红与冬天的秀色可餐都领略到了。”句中的“光顾”一词欠妥。“光顾”是敬辞,用于称客人来到,意思是客人的来临为自己增光。这是不能用于自称的。此词应改为“到”或“走进”。
  • 杜甫何处发感叹
  • 2004年12月17日《新民晚报》第35版《有感于“起步”》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尽管有时还会为当时的孤陋寡闻而难为情,不过又想,‘诗圣’当年站在泰山顶。虽然发出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叹,但也绝对想不到会有一番空中飞翔。”“诗圣”(杜甫)的感叹是站在泰山顶上发的吗?非也。
  • 七夕何夕
  • 七夕,是阴历七月初七日的晚上。每年的这一晚,相传被银河隔开的牛郎和织女在喜鹊搭建的鹊桥上相会,畅叙忠贞不渝的爱恋之情。据南朝《荆楚岁时记》记载,每到七夕。妇女们供上瓜果等祭品,在月光下穿针引线,向织女乞求智慧和巧艺。因此七夕又被后人称为乞巧节、女儿节、情人节。总之,“七夕”是一个充满美好和浪漫的词语。
  • 她触犯的是《刑法》
  • 曾在各地热播的电视系列剧《警界雄风》,其中《伏魔记》里有这样一个情节:一女青年因包庇案犯男友被拘审,侦查员杨蹊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触犯了《刑事诉讼法》?”字幕逐字打出。这句话将《刑法》与《刑事诉讼法》两个概念混为一谈了。
  • “向法官受贿”?
  • 2004年5月1日镇江市的《京江晚报》上刊出一篇《输了官司诽谤法官》的新闻稿,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原告方断然否认向法官受贿……”读此文字后感到十分纳闷,否认向法官送东西,应是“断然否认向法官行贿”,怎么好说“断然否认向法官受贿”呢?送钱给官员叫“行贿”,官员接受贿赂叫“受贿”,“行贿”与“受贿”不能混为一谈。
  • “万”不能漏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33期《中国大法官梅汝璈》文中提到:梅汝璈在东京参加远东军事法庭审判工作;到东京不久,遇上了前来考察战后日本教育现状的中国教育部处长顾毓琇博十。顾博士买了一柄宝剑送给梅法官,并有言相赠。文中是这样记述这段赠言的:“你代表四万万五千中国人民和几千几百万死难同胞,到这侵略国首都来惩治元凶祸首,
  • 梅兰芳是“巨将”?
  • 2004年3月30日《人民日报》第16版刊有《京剧明星联袂走进交响剧诗〈梅兰芳〉》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梅兰芳是中国京剧艺术大师,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巨将。”句中“巨将”应改为“巨匠”。
  • 哪有“白術”这味药
  • 北京同仁堂制药厂2000年11月30日出厂的“牛黄清心丸”,在纸盒底面及盒内的说明书上注明主要成分有“山药、人参、白術……”。在中医药中只有“白术”一药,而没有“白術”。
  • 张飞庙非“古刹”
  • 《人民日报》2002年10月9日第5版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千年古刹张飞庙开始搬迁”。此处称张飞庙为“古刹”是不妥当的。庙是祀神的,祀祖宗的祠堂亦可称庙。供奉张飞的屋宇应称张飞庙。“刹”是梵文“Laksatā”的省音译,原指佛塔顶部的装饰,也指佛寺前的幡竿。六朝时人称佛塔为刹,唐以后遂通称佛寺为刹了。因此,称张飞庙为“古刹”,错了。
  • 此处不宜用“否则”
  • 《辞海》1999版在“浮力”条中对浮力的定义、大小、作用线作了说明之后说:“当浮力大于物体所受重力时,物体上浮,否则物体下沉。”这里“否则”二字欠妥,应为“反之”。用“反之”,这句话的意思为:浮力小于重力时物体下沉。“否则”的意思是“不这样”,用在句中即表示浮力不大于重力。这就有两种可能:一是浮力小于重力,物体下沉;二是浮力等于重力,则物体悬浮于流体中。
  • 《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
  • 《文学自由谈))2004年4月所刊《“作家”方孝孺》一文中说:“有的‘公允’之士在对他(明成祖朱棣)杀人之烈有所指责的同时,也不忘肯定他北狞靖边、削藩以巩固中央集权、遣郑和六下西洋、大修四库全书以利文化建设的业绩。”
  • “水门事件”引领的“门”族词
  • “~门”,目前在媒体上经常出现。比如2005年11月15日《国际金融报》仅一天的报纸上。就出现了四个“~门”:中石化的“安全门”和有关股权分置改革的“拉票门”“笑料门”“娱乐门”。从上下文看,这四个“~门”中的“门”,无法按汉语“门”字的传统意义来解释。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得从三十多年前发生在美国但轰动世界的“水门事件”说起。
  • “海选”一词玄了,海海的!
  • 2005年春夏之交,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节目,采用只要喜爱唱歌且年满16周岁的女性均可参与的方式选拔“平民”歌手,全国各赛区的报名人数动辄数万,报名总数更是海量,超过10万。人们把这种“选秀”方式叫作“海选”。很快,全国各地电视台纷纷推出规模盛大的“海选”节目,如央视的“梦想中国”,湖南卫视的“闪亮新主播”,广东南方电视台的“敢拼才会赢”,上海东方卫视的“创智赢家”,
  • “忽悠”:从东北走向全国
  • 假如时光倒流,回到2004年,您能看懂以下两则新闻标题吗?
  • 说“端午”,话“重阳”
  • 明天出版社出版的《中学生读写》2002年第9辑中,刊发了一篇介绍趣联的文章《含科学知识的对联》。文章中介绍了一副含有天文气象知识的对联:“天气大寒,霜降屋檐成小雪;日光端午,清明水底见重阳。”作者对此联加以评析:“此联用六个节气名组合,一寒一暖,形象分明,谈天说地,意境优美。”
  • 太平天国和“帝国主义”
  • 苏教社2003年版初中《思想政治》第5册关于“太平天国运动”有这样一段描述:“太平天国农民运动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封建社会的农民阶级不代表先进的生产力。农民运动的领袖们不可能领导中国人民取得反帝反封建斗争的胜利。”课本将“太平天国运动”和“反帝反封建”联系起来,这是不准确的。
  • 《鸟的天堂》中的一处误改
  • 巴金散文《鸟的天堂》已收入小学语文课本,然而,其中有一处笔误。文章末尾有一段话:“第二天我们划着船到叶的家乡去,就是那个有山有塔的地方。从陈的小学校出发,我们又经过那‘鸟的天堂’。”这里“叶的家乡”应是“粱的家乡”。
  • “颜鲁公”是唐玄宗封的吗
  • 周铁强、顾宏义两位先生合著的《文人四技》一书,是广东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中国古代风俗文化丛书》中的一种。该书比较系统地介绍了我国古代文人必备的琴、棋、书、画四大技艺及有关掌故,对今人多有启发。该书第三部分在介绍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颜鲁公”名称的由来时这样写道:
  • “客舟听雨”的著作权
  • 许戈辉主编的《名人面对面:坐看云起处》(现代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有《客舟听雨话东西》一章,其中许戈辉问嘉宾赵启光先生(美国卡尔顿大学亚洲语言文学系教授)为什么以“客舟听雨”作为新出版的书的名字时,赵启光先生回答:
  • “朝廷”“官府”有别
  • 崔永元的《不过如此》(华艺出版社出版)第70-71页有这样两段话:
  • 谁献“连环计”
  • 畅销小说《寒风竹》(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206页有这样一段对话:
  • 孙武何尝杀妻
  • 《中国人的谎言》(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第21页有这样一段话:
  • 莫名其妙的“陬尔”
  • 舞秋先生在《“大省”太多》一文中写道:
  • “为所欲为”怎肯“划地为牢”
  • 2004年12月14日《新民晚报》第36版载有《铁血公安局长传奇》,文中说“洋人凭借为所欲为的‘领事裁判权’划地为牢,各自为政,在自己的地盘里盖洋房、开洋行、走私鸦片、贩卖军火等”。
  • 与“长舌妇”何干
  • 2002年7月25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有一篇专栏文章,题为“传媒莫做‘长舌妇’”。不觉一愣:传媒怎么会做“长舌妇”?读下去才知道:前几天,一些媒体竞相报道“全球最大夜明珠到广州”的消息。
  • “我是东方人”
  • 1960年4月,周恩来总理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赴印度参加会谈,在离开印度前夕,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 启功的幽默
  • “戴保险带”的说法正确吗?——“保险带”不可“戴”
  • 动宾结构的短语中动词和名词的搭配不足随意的。如“穿衣戴帽”不能说成“戴衣穿帽”,“坐火车”不能说“打火车”。“戴保险带”错在动词“戴”和名词“保险带”之间搭配不当,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系保险带”或“扣保险带”。和“戴”相互搭配的名词有:帽子、手表、眼镜、戒指、手镯等。“保险带”是不能“戴”的。
  • 用“戴”的两个条件
  • 现代汉语普通话中自动词“戴”,在使用时应满足两个条件:
  • “保险带”不同于“安全带”
  • 我的看法是:“保险带”是“系”的,“安全带”也有“戴”的。
  • “系”比“戴”更准确
  • 不少坐在出租车前排的乘客没有认识到保险带的重要作用,有的对它视而不见,有的将它放在胸前,有的将它套在身上,还有的用手拉着装样子。“请前排乘客戴好保险带”这一提示牌有两层意思,一是提醒前排乘客要用保险带,不可不用;二是要正确使用,就是将保险带拉过胸前,把带子上的插头固定在座位旁的插孔里。但是用“戴”字不能准确表达这第二层意思。
  • “戴保险带”有例可循
  • 现代汉语中,“带”是可以与“戴”搭配的。请看下面的例子。
  • 从“戴”的本义说起
  • 《说文解字》认为“戴”是形声字,最初的字形如一个人举两手扶着头顶上的东西,可知其本义是头部负重的意思。《辞源》解释“戴”:“加在头上,或用头顶着。”这些都说明了“戴”的本义是头上负物的意思。
  • 一是状态,一是动作
  • 生活中“保险带”和“安全带”是通用的,并不像《现汉》规定的那样分工明确。“保险带”与“安全带”的构词思路不同,意思则都是排除危险、保障安全的带子。两者可以看成同义词。
  • 编者附言
  • 上海某出租汽车公司在车子里挂了一块宣传牌:“前排乘客请戴好保险带”。这句话通还是不通,乘客中有不同意见,为此本刊拿来做了“会诊”的题目。读了各位高见之后,于发觉跌进了一个陷阱,因为很难下一个明确的结论。
  • “候诊”对象
  • 1.非法定计量单位一概不能用吗?
  • 《一份菜单》答案
  • 雾里看花
  • “亮分”活动闪亮“开局”
  • 有照为证
  • “公”“私”之辨
  • 尊称有点年纪的男子,每每免不了用一个“公”字,比如当年文学界称茅盾为“茅公”,夏衍为“夏公”,等等。至于“文抄公”(指抄袭者)、“衮衮诸公”(指众多身居高位者)等,尽管带了些贬义,但这种贬义显然是基于“公”的敬义而成立的。
  • 说“孤”道“寡”
  • 在现代汉语中,“孤家寡人”的“孤”与“单”“独”每每连缀成词组“孤单”“孤独”。可见“单独”是它的基本意义。但观察“孤”字的构形,却不难发现,“单独”并非“孤”字本义。
  • 《酒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二”是第二的意思。二锅头洒是我国酿造史上第一个以酿酒工艺命名的白酒,在蒸酒过程中掐头、去尾、保留中段。故称“二锅头”。“掐头”指在蒸馏时,先将从蒸锅流出的酒去掉一部分,因为这部分所含的低沸点物质乙醛、丙烯等使酒暴辣,刺激感强;“去尾”就是为了防止过多的高脂肪酸等高沸点的物质流入酒中,去掉一部分最后流出的酒。
  • 蔬菜名十二问
  • 一、黄瓜是深受大众喜爱的一种蔬菜,可它明明是绿的,为什么姓“黄”呢?
  • [卷首幽默]
    “抓保安”(陈吉延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美丽的汉语(王安忆)
    不必逢“台湾”加“中国”(袁诹)
    [众矢之的]
    请给荧屏亮分——安徽卫视2005年10月差错例说——“与子携老”?(田一煌)
    “正大光明”匾额的来龙去脉(师子坡)
    “兄有弟公”说不通(蔡木文)
    奇怪的“火葬厂”(陈家槽)
    莫把“秸秆”写作“秸杆”(白岩坚)
    “女红”的“红”不读hóng(黎清)
    《四世同堂》何来“繁漪”(立青)
    “就任于……教授”?(樊梨花)
    “老人形”的电动逍遥椅?(田汉)
    谁人看过《地道站》(高明)
    [借题发挥]
    “黄河流量”和“全球温暖”(屠岸)
    安徒生何时成画家(雷克昌)
    国足在比赛场上睡觉?(汪明远)
    [一针见血]
    “光顾”不能自称(王旭)
    杜甫何处发感叹(黄善邦)
    七夕何夕(候明浩)
    她触犯的是《刑法》(吕翔峰)
    “向法官受贿”?(吴导民)
    “万”不能漏(陆如)
    梅兰芳是“巨将”?(王宏生)
    哪有“白術”这味药(谭先民)
    张飞庙非“古刹”(刘金)
    此处不宜用“否则”(项啸虎 谢苗思)
    《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王万里)
    [语海观潮]
    “水门事件”引领的“门”族词(曹志彪 高丕永)
    “海选”一词玄了,海海的!(辜爱兰 高丕永)
    “忽悠”:从东北走向全国(王晓岚)
    [校园丛谈]
    说“端午”,话“重阳”(井延峰)
    太平天国和“帝国主义”(张伟微)
    《鸟的天堂》中的一处误改(蔡锋)
    [文章病院]
    “颜鲁公”是唐玄宗封的吗(吴效龙)
    “客舟听雨”的著作权(一言)
    “朝廷”“官府”有别(白京)
    谁献“连环计”(何培刚)
    孙武何尝杀妻(孤闻)
    莫名其妙的“陬尔”(省庐)
    “为所欲为”怎肯“划地为牢”(杜宝山)
    与“长舌妇”何干(刘金)
    [语丝]
    “我是东方人”(凃木)
    启功的幽默(施大钧)
    [百家会诊]
    “戴保险带”的说法正确吗?——“保险带”不可“戴”(秦玉玺)
    用“戴”的两个条件(曹国军)
    “保险带”不同于“安全带”(林利藩)
    “系”比“戴”更准确(盛祖杰)
    “戴保险带”有例可循(富源)
    从“戴”的本义说起(曹政)
    一是状态,一是动作(萧冬熙)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一份菜单》答案
    雾里看花
    “亮分”活动闪亮“开局”
    有照为证
    [汉字神聊]
    “公”“私”之辨(刘志基)
    说“孤”道“寡”(曹礼品)
    [向你挑战]
    《酒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蔬菜名十二问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