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离体干部?
  • 灯谜,汉字的艺术
  • 所谓谜语,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曾下过定义:“谜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出谜者总是故布疑阵,猜谜者则寻找蛛丝马迹,双方称得上是智力的博弈。灯谜虽说是小制作,其中却蕴藏着大智慧。
  • “儒贪”小议
  • 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唐见奎受贿二百多万,案发被捕,有的媒体报道时称之为“儒贪”。理由是:他受贿的钱多用于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和著作的出版。“儒贪”,从法律角度看,是否恰当,不得而知;从语文角度看.有话可说。
  • 请给荧屏亮分——东方2006年1月差错例说:我为老子抱屈
  • “海纳百川,追求卓越”,是上海的城市精神;“现代的、国际的、青春的、海派的”,则是上海东方卫视的企业精神。 东方卫视的节目以新闻见长,即使是让人开心一笑的“东方夜谭”,也有很强的新闻性。这正反映了上海这座国际城市敏锐、开放的文化性格。东方卫视强调“开门办台”,这次活动中,台长亲自抓荧屏语文,逐条复核观众意见。他们对差错承认之彻底,对观众批评接受之认真,让人肃然起敬。3月21日,副总经理江潜、宣传主管张冰还特意代表电视台来我刊做客,并希望通过我刊表达对观众的谢意,进一步接受社会的监督。 大海,给人的感觉是开阔;而“海派”精神,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开放加上严谨。东方卫视,和其他电视台一样,还没有真正消灭荧屏差错,但有这样一种精神状态,我们相信东方卫视台标上的那颗星一定会更加亮丽。
  • 不能自称“府上”
  • 东方卫视1月2日播出《古城谍影》第7集:徐程冬来到在丹城很有威望的朱三爷家,想让朱三爷做中间人。利用他的特殊关系劝说国民党特务秘密自首。朱三爷把徐程冬的来访,说成了“到我府上”。这有点不合规矩,自己的家里一般称“舍下”或“寒舍”“敝舍”等,而不能称“府上”。
  • “举棋”误成“举旗”
  • 东方卫视播出的“百年金融”,全方位介绍上海自开埠百余年来金融的发展历程,令我等非金融专业的观众长了不少知识。在1月10日的节目中.随着解说员的解说,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句话:“…于时局变化和对保险业的认识的问题,中国的保险业此后举旗不定,上下沉浮。”真不知道“举旗”干吗,“举旗”还要“不定”,什么意思?此处该用“举棋不定”。
  • 孔子乎?孟子乎?
  • 在1月23日的“东方夜谭”中,刘仪伟狠狠地把只顾捞钱的黑驾校“修理”了一番,不过,节目中引用孔子语录时,出现了这样一句话:“后车数十乘,从者数百人.不以泰乎?”笔者想问:孔圣人说过这句话吗?
  • 别把“麻雀”当“喜鹊”
  • 《离婚女人》是一部收视率不低的电视剧。第15集说到阿秋终于明白,心上人孔三二心里装的仍是前妻,她万念俱灰,便偷偷把店里的货物半价盘给张姐,然后带着钱离开孔三。张姐占了便宜,兴奋得手舞足蹈,对阿秋说:“今天听见‘喜雀’叫了,原来是有喜事临门。”看到“喜雀”二字,笔者心中不由发笑:雀,麻雀也,听到麻雀叫,何喜之有?
  • “君子”岂是“天子”
  • 1月9日东方卫视播放《离婚女人》第2集。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副总辞职了,杨一凡与新领导的关系处不好,非常烦恼。姜欣劝杨一凡要想开一点:“‘一朝君子一朝臣’,这很正常。”毫无疑问,此处的“君子”是“天子”之误。
  • 不能乱拎“竹篮子”
  • 19世纪末,为了维护国家利益,打破外资银行的金融垄断局面,华资银行迎难而上,率先在上海诞生。到1920年代初,中国最重要的华资银行里,有80%银行的总行设在上海。1月4日播出的专题栏目“百年金融”,史诗般地展现了这一历史进程:片中说,“中国最早的银行家群体荜路蓝缕,在闲难重重之中,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从而形成与外资银行、钱庄鼎足而三的局面:字幕把“荜路蓝缕”误成了“荜路篮缕”。
  • 宋氏家族无“蔼龄”
  • 宋氏家族在中国近代的影响力之深之大,鲜有能望其项背者。大姐宋霭龄、二妹宋庆龄、三妹宋美龄和弟弟宋子文,都是近代风云人物。1月5日的“百年金融”也涉及了这个家族。片中说,1927年蒋介石、宋美龄在上海举行盛大的婚礼,这实质上是一次政治与金融的联姻。伴随着解说,屏幕上出现:
  • “品位”和“品味”
  • “品位经典的力量”,这是今年1月东方卫视为宣传其新栏目“清晨剧场”打出的广告语,意思是通过“清晨剧场”可以观赏到经典影视作品。但其中的“品位”用错了。
  • 刘仪伟误用“望其项背”
  • 1月20日“东方夜谭”栏目“人物访谈”的嘉宾是蔡国庆。主持人刘仪伟说蔡国庆既做演员,又唱歌,还做主持人,一般人只能“望其项背”。这个“望其项背”用错了。
  • 妙语角
  • 编者附言
  • “你输了!”
  • 卡尔文·柯立芝是美国第三十届总统,他善于应对各种类型的人。在一次宴会上,一位客人挤到他身边说:“总统先生,我是波士顿人。”他严肃地回答:
  • 称谓十二问
  • 一、“丈夫”本指成年男子,也指男子中的杰出者.鲁迅诗中便有“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的名句。请问“丈夫”二字分别作何解释。
  • 《鸟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画眉头色较深而有黑斑,眼圈呈白色.犹如精心描画出来的蛾眉,因此得名。
  • 车辆转向何处
  • 北京东城区某建筑工地。工地上有一条醒目的标语:车辆请右转无轨。如果我是司机的话,这车该怎么转呢?百思而不得其解,你能告诉我吗?下期公布答案。
  • 《“豆箕“何物?》解疑
  • “豆箕”是“豆棋”之误。豆棋是北方的一种传统小吃;将面擀成薄饼,切成棋子大小的面块晾干。吃的时候先墩好绿豆汤,再放入晾干的小面块一起煮,待凉后便可食用。
  • 春暖花开 窗明几净——“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二期招生
  • “华乔”是什么人
  • 侨,指侨民,华侨是中国侨民,即住在外国而保留中国国籍的居民。在北京这样的首善之区,在如此气派的出入境公司门前,竞挂着“华侨”误为“华乔”的错字招牌,
  • 此“余”和彼“于”
  • 这句广告词拼音书写不规范且不说,还有一个明显别字,“源余自然”应写作“源于自然”。“于”为介词,此处有“从”的意思。“源余自然”是说不通的。
  • 吸烟是疾病的大敌?
  • 《医药养生保健报》是发行量大、影响面广的一份报纸。去年5月23日第14版上有一大标题“吸烟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大敌”,是为纪念5月31日世界戒烟日而写的一篇文章。单从标题看,可以理解成吸烟是一种疾病的大敌,具体地说,是心脑血管病的大敌:换句话说吸烟成了心脑血管疾病的克星.也就是告诉读者,吸烟有益.可以减少心脑血管病。
  • 北京一半夫妻离婚?
  • 2005年6月16日《武进日报》第1版有一则导读标题:“北京夫妻一半离婚”。看了这八个字,笔者吃惊不已。首都夫妻中,有一半离了婚,真的还是假的?赶紧翻到第11版,找到了一篇题为“北京离婚率高达50.90%”的文章,真的不假!可看完全文,才知道自己是虚惊一场。所谓“北京夫妻,一半离婚”云云,子虚乌有。看看正文是如何报道的:
  • “受伤”怎能称“丧生”
  • 2005年7月1日《柳州晚报》第15版,刊发了新华网题为“印尼列车相撞”的短讯,副标题是:已造成2人死亡84人丧生。这话说得不知所云:列车相撞的严重后果到底是2人死亡,还是84人死亡,或者是86人死亡?细看下文,说的是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的两辆列车相撞事故,已经造成了至少2人死亡,84人受伤。受伤与丧生之间的差别,应该说连小学生都能区分的吧!可转摘新华网的报道偏偏出现这么大的失误,不知是《柳州晚报》工作人员粗心大意乱判乘客生死,
  • 把酒掺水喝的歌德
  • 德国大作家歌德有一次出门旅行,走进一家饭馆,要了一杯酒。他先尝了尝酒,然后往里掺一了点水。
  • “拨倒”和“胡言”
  • 启功先生曾任北师大博士生导师,深受全校师生的崇敬和爱戴,见面时大家总尊称他为“博导”。对此,启功先生曾自我调侃道:“老朽垂垂老矣,
  • 糟老头
  • “候诊”对象
  • 两句台词
  • 一八五八年,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名剧《私生子》问世。剧中主角受尽了人世间的白眼。全剧结尾时,私生子终于明白了叔父原来是自己的生父。剧本最后的台词是:
  • 一只凤凰
  • 三国时的邓艾有口吃的毛病,每次说到自己总是“艾艾”连声,晋文王开玩笑说:“你到底是几个”艾“呢?
  • 摔碎的不是瓶子
  • 李敖先生在《为失败而笑》(《读者》2005年16期)中讲过一个“堕甑不顾”的故事:“汉朝有一个叫孟敏的,背了一个陶土烧的大瓶子走,它一下子掉在地上,他仍旧朝前走,头也不回。”
  • 亚马逊河流不到美国
  • 2003年10月22日的《光明日报》和2004年第2期的《散文选刊》,均刊登了韩小蕙的《且听他们的慷慨悲歌》一文(选自“美国新生活方式丛书”)。作者在最后这么说:“我相信,亚马逊河将会记住它(指丛书),长城会记住它。”作者显然是想以亚马逊河和长城这两个标志性的地理名词代表美中两国。用长城象征中国,没错;但象征美国的,怎么会是亚马逊河呢?这条世界流量第一、流经秘鲁、巴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的河流,几时流到美利坚去了?
  • “祝寿”何用“架鹊桥”
  • 2005年8月2日《中国老年报》第1版《八一,他们为五老祝寿》一文,谈到某干休所领导和工作人员为老人祝寿时说:“为老同志祝寿,在工休之间架起了一座鹊桥,很受老同志欢迎。”这里的“鹊桥”架错了。
  • 这话是史湘云说的
  • 2005年第4期《随笔》载有邵燕祥的《盛世二题(外一篇)》,在《暖冬与鸭头》一题中,有这么一句:“刘姥姥进大观园,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没有桂花油’。”刘姥姥进大观同确实说过酒令,那是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刘姥姥说过“大火烧了毛毛虫”“一个萝卜一头蒜”“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一类符合她村妇身份的话?
  • “青帮”登上足坛?
  • 2005年11月11日的《体坛周报》A5版有一则《青帮只当配角》的报道,正文之中也多处使用“青帮”“青帮们”。看到这一词语真让人吓一跳,以为帮会组织在一不留神之间登上了中国足坛。看了文章方知,这里的“青帮”是指年青的足球运动员。
  • “衣不裹食”说不通
  • 2005年4月9日《四川政协报》第7版刊载《重走赤水河》一文,谈到解放前人民过的苦日子时说:“这里地主豺狼当道,民不聊生,生产处于刀耕火种的原始水平,人民衣不裹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衣不裹食”不知所云,应为“食不果腹”。
  • “孪生”不用于三姐妹
  • 2005年7月11日《家庭文摘报》头版头条刊登一篇报道,题目是“孪生三姐妹我们一起上大学”。导语说:“在黑龙江省兰西县一个清贫的农家小院里,三个孪生姐妹同时沉浸在了大考过后的惊喜中。……相貌酷似、人见人爱的孪生三姐妹,如同上帝的尤物。”
  • 其时苏联已解体
  • 《北京青年报》连载跳水皇后高敏写的《追梦》,2005年7月12日的连载中有一表述上的错误:“1992年3月9日,我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3月10日我出发前往苏联、德国参加比赛,以绝对的优势取得冠军。”众所周知,1990年苏联国内政局变动,3月10日立陶宛共和国首先宣布独立,至1991年12月,原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全部成为独立国家,苏联解体。高敏1992年到莫斯科参加比赛,其时莫斯科已是俄罗斯的首都.高敏不能再称去“苏联”参加比赛。
  • 应是“操近道”
  • “瘦小男子急了,跳上旁边的石梯坎欲操近道。”这是《重庆晨报》2005年10月31日《人大代表追劫匪坠下石梯摔伤》一文导语中的话。
  • 谁抄了和珅的家
  • 《李国文楼外说红楼》(作家出版社2005年8月版)有一处写道:“以和坤为例.乾隆死后,咸丰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抄他的家。”
  • 哪有《塞尔维亚的理发师》
  • 2005年8月1日《北京晚报》第18版《“帮帮”小泽听听“理发师”》一文说:“今年年初,世界知名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曾经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亲自为‘小泽征尔音乐塾’的2005年度大作、罗西尼的代表歌剧《塞尔维亚的理发师》挑选青年演奏员。”接下来文中又四次出现“塞尔维亚的理发师”剧名。
  • 变‘愤青”为“奋青”
  • 今日媒体上,有—个新词频频出现。那就是“愤青”。一时间,你也“愤青”,他也“愤青”,去年11月《瞭望东方周刊》还做了一个名为“中国愤青们的真实生活”的专题。可是到底什么是“愤青”?它究竟代表怎样—个群体呢?让我们先看几个实例吧!
  • “蓝牙”,全新的通信技术
  • 你是否设想过,家庭装修的时候能够除去无数杂乱的电线;开车时能够轻松接听电话而无须拿着手机;上班打卡无须排长队;用电话接收E—mail无须连线;在更大的范围内,电冰箱、微波炉和其他家用电器可以与计算机网络连接,实现智能化操作……这些设想现在都可能实现,因为有了全新的“蓝牙”技术。
  • 从“干细胞”说起
  • “干细胞”是有关细胞学的一个术语。在书面上乍一出现的时候,多数人不知道读什么,因为简化字的“干”有两个读音,对应三个传统汉字的字形:
  • “瀋”字简化之我见
  • 在讨论这个问题以前,我想请大家先看看两个古典文学作品中的例子: 明宋濂《赠医师周汉卿序》:“环颈及腋下凡十九窍,窍破白沈出,”
  • 归来兮,“树荫”!
  • “荫”原有两个读音:一读yīn,是名词,如“树荫”“林荫”等;一读yìn,动词,如“荫庇”“封妻荫子”等。1985年12月,国家语委、教委、广电部联合发布《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规定“荫”统读为yìn,并对统读后“荫”的用法加了说明:“‘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
  • 国民政府从未定都北京
  •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风云特使——老外交家王炳南》,第四章写到新中国外交部选址的事,其中有这样几段话:
  • 宋代的“果子”
  • 《走在宋代的城市》(中华书局2005年版)一书介绍了宋代的饮食风情。书中提到水果和果子时说:“宋代城市市民对水果的需求量非常之大,在食店里,果子与饮食是平分秋色,一半对一半的,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专门标明《饮食果子》就是一证。从饮食节次来看,一般是正食之后,必上水果。”
  • 张之洞出过“洋”吗
  • 陆天明著《苍天在上》(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中有这么一句:“随张南皮(之洞)出国跟各列强办交涉的几位译员里,有一位就是当年窑中(窑上镇中学)最早一届的毕业生。”
  • 拉郎配的“甲辛年”
  • 2006年2月28日《羊城晚报》,刊有关于曹雪芹墓石的报道。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蔡义江,蔡先生认为墓石是假的:“曹雪芹死于甲辛年,不可能是壬午年死的……”
  • 非法定计量单位一概不能用吗?:法定意味着规范
  • 报刊上常有“一斤白菜、二两葱”的说法,有人说不规范,因为《计量法》规定“非国家法定计量单位应当废除”,“斤、两”应换算为“克”。“一斤白菜、二两葱”一概应称“500克白菜、100克葱”吗?请谈谈你的高见。
  • 用法定单位是大势所趋
  • 1984年国务院还发布了《全面推行我国法定计量单位的意见》,其中规定:“自1991年1月起,除了个别特殊领域外,不允许再使用非法定计量单位”,“报纸、刊物、图书、广播、电视,从1986年起均要按规定使用法定计量单位”。
  • 一场必将胜利的持久战
  • 计量单位应用极广,一个人一天使用计量单位的次数可能不少于30次。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法定单位已成为经济、文化交流中不可或缺的特殊语言。那么,非法定单位是否一概不能使用呢?
  • 非法定单位带来的烦恼
  • “斤、丈、亩”等虽已废用,但它们并未全部自动“下岗”,在不少场合还在使用。而随着对外交流的频繁,非法定单位中还出现了一些“洋面孔”。如汽车时速称“迈”,毛巾袜子论“打”,石油产量讲“桶”。
  • 不可缺“斤”少“两”
  • 《计量法》规定“非国家法定计量单位应当废除”,我认为这个规定是在“计量”时有效,而且只是“应当”,而不是“必须”或“一律”。
  • “规范”长宜放眼量
  • 使用法定单位是大势所趋,但目前报刊上…现“一斤白菜、二两葱”之类使用非法定单位的情况,也无可厚非,这是历史形成的“习惯势力”在起作用,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 《邓小平文选》用“斤”
  • 读人民出版社1993年10月第1版《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多处见用非法定单位“斤”。如第159页《在听取经济情况汇报时的谈话》中:“粗略估计一下,到二000年,以十二亿人口每人八百斤计算,粮食产量要达到九干六百亿斤。从现在起,每年要增产一百多亿斤才能达到这个目标。”这是邓小平在1986年6月10日说的话,中共中央文献编委会关于此书的出版说明写于1993年9月27日,这两个时间,
  • 非法定单位的“生存空间”
  • 非法定计量单位一概不能用,这既无必要也无可能,要具体分析,区别对待。语境不同,使用的计量单位也不同。
  • 想当然扯上汉武帝
  • 郭庆晨先生在《公恩不私谢》一文中说: 羊祜是汉武帝时的宰相,也是西晋开国贤相。……
  • 《两都赋》《两京赋》和《三都赋》
  • 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精品图书”《黄钟大吕》的确是本好书。正如王剑冰先生在《序言》中所说:“‘黄钟大吕’应当是写文化、历史、社会的沉实厚重、雄浑激越的‘大作’,读之让人警醒、让人感奋,文体上被视为‘大散文’的范畴。”
  • 谁说犯了“七处罪”
  • 2005年五一长假期间,看了央视戏曲频道“空中剧院”播出的京剧《野猪林》。剧中林冲被刺配沧州.他把一纸休书交给妻子张氏。张氏当场昏厥,苏醒后她悲愤地唱道:“见休书不由我心如刀绞,‘七出’罪我犯的是哪一条?”字幕把“‘七出’罪”打成了“七处罪”.让观众大跌眼镜!
  • “人生之路”并未到“尽头”
  • 《虎啸泉城》(《中国革命斗争报告文学丛书·济南战役卷》)描述了李仙洲在莱芜战役前的情况,其中有这样—句:“李仙洲离开济南南进。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看到这里,笔者猜想,李仙洲的生命可能在莱芜战役中结束了。
  • “始于足下”和鞋无关
  • 2004年12月30日《燕赵都市报》“都市时讯”29版《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称“一双好鞋不但穿着舒适,而且也代表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自古就有‘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名言”:这里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含义弄错了。
  • 世界名人的国籍
  • 《世界名人生活经典》(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有三篇介绍贝多芬的文章,一篇题为“为了艺术而活”(法国著名作曲家贝多芬),另一篇题为“凛然正气”(法国著名作曲家贝多芬),还有一篇题为“废寝忘食”(奥地利著名音乐家贝多芬)。
  • 《洗冤录》差错录
  • 电视剧《月上江南——狄仁杰洗冤录》第1集中.狄仁杰与门生司徒剑交谈时,壁上挂着文天祥的《正气歌》,首联“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清晰可见。武则天同狄仁杰说话时,墙上的诗句“在齐太史简”及“慷慨吞胡羯”也十分醒目。这实在太滑稽了,狄仁杰是唐朝人,文天祥是宋朝人,狄仁杰死后五百多年文天祥才出世,唐宫室中竟挂宋朝的诗文.岂非“关公战秦琼”?
  • [卷首幽默]
    离体干部?(郑国良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灯谜,汉字的艺术(裘戎)
    “儒贪”小议(王国锋)
    [众矢之的]
    请给荧屏亮分——东方2006年1月差错例说:我为老子抱屈(人和)
    不能自称“府上”(丞轩)
    “举棋”误成“举旗”(张逸群)
    孔子乎?孟子乎?(睿瑄)
    别把“麻雀”当“喜鹊”(杜文津)
    “君子”岂是“天子”(潘新华)
    不能乱拎“竹篮子”(君三璐)
    宋氏家族无“蔼龄”(春洲)
    “品位”和“品味”(余敏娟)
    刘仪伟误用“望其项背”(陈敏安)

    妙语角(依非)
    编者附言
    “你输了!”(王国锋)
    称谓十二问(艾静)
    《鸟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车辆转向何处(雪心)
    《“豆箕“何物?》解疑
    春暖花开 窗明几净——“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二期招生
    “华乔”是什么人(雷伟)
    此“余”和彼“于”(王冬严)
    [借题发挥]
    吸烟是疾病的大敌?(张德民)
    北京一半夫妻离婚?(赵永成)
    “受伤”怎能称“丧生”(石苏成)
    [语丝]
    把酒掺水喝的歌德(潘启雯)
    “拨倒”和“胡言”(倪培森)
    糟老头(隋心冰)
    “候诊”对象
    两句台词(万奇)
    一只凤凰(孙建国)
    [一针见血]
    摔碎的不是瓶子(王万里)
    亚马逊河流不到美国(瞿晓齐)
    “祝寿”何用“架鹊桥”(焦凤鸣)
    这话是史湘云说的(刘曰建)
    “青帮”登上足坛?(金天)
    “衣不裹食”说不通(丁浩然)
    “孪生”不用于三姐妹(潭人)
    其时苏联已解体(文健)
    应是“操近道”(刘盛嶷)
    谁抄了和珅的家(吴全鑫)
    哪有《塞尔维亚的理发师》(谷士锴)
    [语海观潮]
    变‘愤青”为“奋青”(张艺)
    “蓝牙”,全新的通信技术(李蓓玲)
    [规范笔谈]
    从“干细胞”说起(袁走高)
    “瀋”字简化之我见(金文明)
    归来兮,“树荫”!(任瑞)
    [百科指谬]
    国民政府从未定都北京(何培刚)
    宋代的“果子”(胡嘉鹏)
    张之洞出过“洋”吗(裴可)
    拉郎配的“甲辛年”(王籣 王理)
    [百家会诊]
    非法定计量单位一概不能用吗?:法定意味着规范(侯胜荣)
    用法定单位是大势所趋(陈吉延 俞建秋)
    一场必将胜利的持久战(史子伟)
    非法定单位带来的烦恼(盛祖杰)
    不可缺“斤”少“两”(王中原)
    “规范”长宜放眼量(董鸿毅)
    《邓小平文选》用“斤”(曹政)
    非法定单位的“生存空间”(林利藩)
    [文章病院]
    想当然扯上汉武帝(曾史)
    《两都赋》《两京赋》和《三都赋》(林忠精)
    谁说犯了“七处罪”(宋治经)
    “人生之路”并未到“尽头”(何士钢)
    “始于足下”和鞋无关(向影)
    世界名人的国籍(一言)
    《洗冤录》差错录(村夫)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