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杀鸡·偷蛋·做稀饭
  • 一批大学新生正存军训,指导员操着方言说:“今天,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来给你们做稀饭!”同学们听了面面相觑。后来,看了指导员的动作,才明白他说的是:“一班射击,二班投弹,我来给你们做示范!”
  • “愿景”,你是谁呀?
  • 在流行词语中,“愿景”是个异数。它问世的时间不长,但传播的速度极快,还被收进了词典,用人了试卷。某些企业培训人员,几乎每堂课必谈“愿景”,战略、团队、执行力、细节、愿景……,成了企业培训的经典用语。某些公司去年订的是“远景规划”,今年则改订“愿景规划”,其实计划还是那个计划。为此,笔者也想凑趣,回答关于“愿景”的几个问题。
  • “鱼餐馆”的联想
  • 前几年位于郑州市大石桥十字路口曾有一家颇具规模的饭店,生意兴隆,店名“鱼餐馆”。近年在该市繁华的金水路上还另有一家“蛇餐馆”。类似的店名在福建、广东一带早已司空见惯。《健康报》曾对某些地区滥杀野生动物屡禁不止的现象进行报道,文中提到“福建汾水关有条蛇餐街”。
  • 秋雨“乐”了,大家笑了
  • 在5月2日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上.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余秋雨先生,在点评时引了一句古语“仁者乐山”,他把“乐”字念成了lè。据说有上万观众打电话提出批评:这个“乐”字应当读yào,念成lè是错误的。余秋雨则通过媒体作了辩解,他说:
  • 请给荧屏亮分——湖南卫视2006年4月差错例说——画外音
  • 在不少电视迷的心里,“湖南卫视”就是娱乐节目的代名词。而“超级女声”的热浪,更是提升了湖南卫视的品牌形象。湖南卫视俨然成了电视娱乐的“快乐大本营”。
  • 踏遍河南无此县
  • 众所周知,五指山是海南省著名的风景名胜,位于海南岛中部,因为峰峦起伏成锯齿状,形似五指,故名。在五指山脚下有个县级市.原名通什市,2001年更名为五指山市。
  • “绳头小楷”?
  • 邬惕予先生是湖南著名的书法家,有“湖南第一楷书”之美称。4月16日湖南卫视“艺术玩家”介绍了邬先生的翰墨艺术,让人们对邬先生的书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令人吃惊的是,片中居然称邬先生丽小楷为“绳头小楷”,并且字幕打出来的也是“绳”字。怪呀,何来“绳头小楷”?
  • 和长江何干
  • 4月18日上午,湖南卫视播放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敌后武工队》,一道士设坛授徒传道,口中念念有词,字幕上随即出现这样一句话:“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否则必遭天堑。”毫无疑问,“天堑”应是“天谴”。
  • 何处觅“琅苑”
  • “快乐大本营”是湖南卫视的招牌娱乐节目。4月1日上午有位歌手演唱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主题歌《枉凝眉》。歌词第一句字幕一次作“一个是阆苑仙葩”,一次作“一个是琅苑仙葩”。到底是“阆苑”还是“琅苑”?
  • “叱叱”用于赶牲口
  • “想当年咱们俩也是神仙眷侣,那在江湖上也是叱叱有名啊!”这是4月7日湖南卫视“快乐中国喜乐会”中的两句话,可怎么听怎么别扭。形容人有名气,怎么会是“叱叱”呢?
  • “殿后”岂是“垫后”
  • 殿,本义是指高大的房屋。由于君王的屋室和平民比起来总归是“高大”的.所以殿又引申指君王的居所:宫殿。根据《周礼·考工记》记载.古代王宫的建制是“前朝后寝”。“朝”即帝王上朝治政、举行大典之处;“寝”即“殿”,君王与后妃的居所。由此,“殿”又引申了“居后、在后”的意思。“殿后”意思是行军时走在部队的最后。李烈钧《辛亥革命与督赣时期》:“整装已竣,命楚豫舰长乘马先行,余率小部殿后。”
  • 孩子和家人“破镜重圆”?
  • 一个小孩被拐卖到外地,公安部门费尽周折把他找了回来,一家人终于重新团聚。4月19日湖南卫视“晚间”节目报道这件事时这样说道:小孩同他的家人“终于又破镜重圆了”。此处可以用“破镜重圆”吗?
  • 为猪八戒抱屈
  • 《齐天大圣》是又一部搞笑版“西游外传”,4月9日上午湖南卫视播出该剧第五集。猪八戒出战大猩猩前,为了讨得公主的欢心,夸夸其谈,百般表现。字幕打出他的话:这场战斗意义重大,将是一场“震古铄金”的战斗……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猪八戒说的真是“震古铄金”吗?
  • “四十寸的纯屏”?
  • 4月7日湖南卫视“快乐中国喜乐会”中阿牛张贴告示寻找初恋情人,结果来了三位美女。当第三位美女盖头掀开时,店小二小宇见她肥头大耳,不禁惊呼:“哇,四十寸的纯屏啊!”说人的脸大得像彩电,夸张得厉害,确实达到了搞笑的现场效果。可遗憾的是,字幕中却有两个错,
  • “惺惺”莫作“心心”
  • 4月24日湖南卫视“真情”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农村姑娘邢春艳与生意人黄飞,由于一次邂逅,碰撞出了爱的火花。荧屏上打出了这样一句字幕:“很快,心心相惜的两个人开始了热恋。”这里的“心心”应当是“惺惺”之误。
  • 林语堂“演讲”
  • 林语堂喜欢演讲,可讲多了也腻味,特别是在别人勉强时,更是头疼。一次,他应邀出席一个宴会,吃完饭,主人说仰慕林语堂的大名,主他临时作个发言。林语堂不情愿,可饭已经吃了,硬不给面子也不好。他叹了口气,深呼吸,挺起胸膛走到台前:“诸位,我讲个小笑话,助助消化。”
  • 观世音菩萨
  • 原西南联大教授刘文典,是和陈寅格先生齐名的国学大师,著名的文史大家。他讲课风趣生动。有一次说到“写作的要诀”便以“观世音菩萨”这五辽发表妙论。
  • 局长改诗
  • 某农民参加兴修水利,写了一首民歌。诗曰:“今人车往雷声动,百里长堤春潮涌,银锹飞舞龙王惊,只怕挖倒水晶宫!”诗送给一位局长审阅。局长在“银锹”下面画一红杠,批道:“浪费!”
  • 马季“吹牛”
  • 著名相声演员马季有次和赵炎在山东潍坊市表演相声《吹牛》。正当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吹”得起劲时,突然“啪”的一声,礼堂天棚上的一盏大灯炸裂,观众吃了一惊,不少人把视线转移到天棚上……
  • 何来“礼仪廉耻”
  • 《四川师大报》2006年4月3日头版刊有《礼仪廉耻 人之大德》一文,文中说:“3月4日,胡锦涛总书记在看望出席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的委员时,强调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里,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从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我们联想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仪廉耻’四字。胡总书记所提出的社会主义荣辱观正可以与传统文化的‘礼仪廉耻’相互观照。”其中的“礼仪廉耻”显然应写作“礼义廉耻”。
  • 一则怪题
  • 请看右上角,这是2005年11月14日《文汇报》副刊上的一则标题:“子辈一这鸡”。你看懂了吗?我连读了三遍,不懂,不懂,不懂!只好先读文章。第一段写道:
  • 禁?不禁?
  • 2005年10月10日《重庆商报》体育版上刊登了一则题为“NBA禁牛仔裤”的新闻。新闻说的是NBA总裁斯特恩为维护球员在公众中的良好形象,禁止球员在公众场合穿牛仔裤。这样一则原本简单明了的新闻,却因为其颇具“创意”的标题处理,让人有些云里雾里了。
  • 少年十五未“弱冠”
  • 2006年3月3日中央电视台“足球之夜”,主持人点评亚洲杯足球赛中国队对伊拉克队比赛时说:当年,健力宝足球队留学巴西,李铁还是“15岁的弱冠少年”。
  • 宋庆龄的父亲是谁
  • 2006年2月26日《今晚报》“副刊”刊有《讲给你一个真实的霍元甲》一文,其中第2段说:“宋庆龄之父”即“被北洋军阀暗杀”的“文治派领袖宋教仁”。大谬矣!众所周知,宋庆龄之父叫宋耀如,广东文昌(今属海南)人,早年赴美,为监理会牧师,有女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三姐妹。被北洋军阀杀害的宋教仁是湖南桃源人,近代资产阶级革命家。文章显然把两人混淆了。
  • 表妹是表哥的直系亲属吗
  • 2005年5月5日《新民晚报》A12版中《送份湘潭地图为表哥解乡愁》中说:“宋楚瑜现在在大陆的直系亲属就只有你这个表妹了。”
  • 倪萍“续貂”?
  • 2005年12月27日《楚天都市报》“今日视点”栏曰载文介绍电影《两个人的芭蕾》,文章这样写道:“影片是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倪萍继2002年《美丽的大脚》之后,又一部塑造朴实农村妇女形象的续貂之作。”
  • “神六”的飞行速度
  • “神六”升空,神州沸腾,心中热血燃烧,然而笔者却被烧迷糊了。《辽沈晚报》去年12月22日B3版一篇文章说,由于地球自转时快时慢,因此2006年元旦地球会“送”每人一秒钟。文章告诉我们这一秒钟非同小可.尤其在航天等领域,一秒钟的概念让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文章还搬出权威人士的说法:“‘神六’发射后的飞行速度是每秒30万公里,要有一个监控点差了一秒,飞船早就跑没了。”笔者对数字一向头疼,可看了“每秒钟30万公里”着实“吓了一跳”,因为这是光速,宇宙中最快的速度。
  • 隋代没有《三字经》
  • 电视连续剧《隋唐英雄传》成功塑造了一位爱憎分明的女中豪杰李蓉蓉。第19集中说:李姑娘上了瓦岗寨之后“投身教育”,教瓦岗寨的小朋友读书。遗憾的是,她教的是《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 柴达木盆地不在新疆
  • 2005年6月5日《文汇报》第5版刊有《治理沙暴不宜盲目造林》一文,文中说:“再往西就是干旱区了,包括西藏、新疆柴达木盆地、内蒙古西部。”柴达木盆地的位置显然搞错了。该盆地是我国四大盆地之一,正确的位置应该是青海省西北部,在阿尔金山、昆仑山、祁连山三座大山脉之间,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虽然柴达木盆地西北面邻近新疆,但它并不属于新疆。
  • “老人”的“大人”
  • 前些日子路过一家百货大商场,电动扶梯口有一温馨提示:“老人与小孩上下电梯,请由大人陪同,小心行走,注意安全。”为了安全,小孩上下电梯,应由大人陪同,这是题中之义。但要求陪同老人的大人是谁呢?难道是更老的人,这哪来的“安全”?
  • 宣统元年是何年
  • 据说《霍元甲》是李连杰武术电影的收山之作,.其制作之精、武打水平之高自不必说,但百密一疏,小失误未能避免。
  • 蚯蚓是昆虫吗
  • 2005年12月24日-12月30日一期《世界参考》第5版,刊有《一代“蟾王”的创业故事》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癞蛤蟆生活的地方弄好后,袁正洋又专门建成了几个大池子,用来饲养、繁殖蚯蚓等癞蛤蟆喜欢吃的昆虫。”蚯蚓是昆虫吗?
  • 找啊找啊找“啫”字
  • 最近比较烦,找个字到处找不到。这个字就是“啫哩水”的“啫”。
  • 也说“包干到户”的“干”
  • 贵刊今年第5期《从“干细胞”说起》一文谈到“干”因简化而“引起音义上的歧解”时,以“包干到户”为例。作者认为这里的“干”繁体字是“斡”而不是“乾”。这“是一种干事情的方式,跟‘干湿’一点儿也不搭界”。其实这是一种臆断。
  • 华盛顿打败“英法联军”?
  • 《影响你一生的口才经典》(中国长安出版社出版)第179页有这样一段话:
  • 蒋介石与孔祥熙是亲家吗
  • 2005年4月4日《参考消息》第9版刊有《蒋介石早年日记在美公开》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孔祥熙为什么最后在蒋介石面前失宠,流落到美国,最终客死他乡?蒋对自己的亲家如此冷漠无情,人们觉得不大好理解,但如果看了蒋介石的日记,你就会恍然大悟。”读到这里突然一愣:蒋介石与孔祥熙啥时候成了亲家?
  • 座右铭源于啥玩意儿
  • 2006年5月8日《文汇报》登载了郭来坪先生的文章《孔子与“座右铭”》,其中有一段说:
  • 建国十年时 毛泽东非国家主席
  • 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警卫领袖》第174页有这样一段话:
  • “饮水”与“饮冰”
  • 2005年10月7日《文汇读书周报》第14版中缝载有一则售书广告:梁启超演讲录——饮水室文萃 天津古籍 梁启超
  • “一剑封喉”当为“一箭封喉”
  • 报道体育比赛,为了显示赛事的激烈,记者笔下常会出现刀光剑影。“一剑封喉”便是常用词语之一。请看下列摘自报刊的用例:
  • 说“吗”道“嘛”
  • 吗、嘛二字,一般人都很眼熟,以为正确使用不在话下。可偏偏就是这两个字,经常会张冠李戴,连中央电视台的2006年春节晚会也未能幸免:“开句玩笑吗!”本该用“嘛”却用了个“吗”;“我赔得起嘛?”和上一句正好相反,
  • “染指冠军”可以说吗?——典出《左传》
  • “染指”一直是个贬义词,比喻沾取非分的利益,插手或参与分外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媒体上,运动员“染指冠军、染指奖牌”的用法时有所见,你说这种用法对吗?
  • “染指”是贬义词
  • “染指”的典故中,为什么子公用手指沾一下鼎中的鳖汤,郑灵公差点把他杀掉呢?原来,鼎在古代是权力的象征,任何人不经君王允许随意沾取鼎中之物,就是对君王权力的觊觎,是对统治地位的挑战。这在君主专制的国家里绝对是大逆不道的。因此,人们用“染指”来比喻牟取非分的利益,其中包含了强烈的贬抑“染指”行为的感情色彩。后人多将“染指”作为贬义词使用。如:
  • 酌“情”而用
  • 毫无疑问,“染指”是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兹举报刊上两例为证:
  • 但“染”无妨
  • “染指”典出《左传·宣公四年》,本义是用手指沾鼎中的鼋羹:《汉语大词典》为“染指”列出了三个义项。第一是基本义,泛指品尝某种食品。第二是比喻义,比喻分取利益,多指分取非分利益。这个义项是最常用的。第三也是比喻义,比喻参与做某种事情。如宋苏轼《次韵水官》:“高人岂学画,用笔乃其天……丹青偶为戏,染指初尝鼋。”朱自清《(背影)序》:
  • 不能以偏概全
  •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染指”:“比喻分取非分的利益,也比喻参与或插手分外的某种事情。”这个释义特别强调“染指”所关涉的是“非分”的利益、“分外”的事情,显然是将“染指”全然当作了贬义词。但是,这种描写是不准确的。
  • “染指”可分四类
  • 随着时代的发展,“染指”所涉的领域扩大,搭配对象增多,意义也丰富起来。“染指”的搭配对象及意义大致可分为四类:
  • “染指冠军”,有何不可
  • “染指”的本义是以指沾染,后来引申为“比喻分取非分的利益”,其贬义是显而易见的;但近年来,“染指”的非贬义用法频频出现。概括起来,主要是两种。
  • 编者附言
  • “染指”一词,近年来大受青睐。体育比赛自不必说,非比赛场合,也能发现它的踪影。那么,“染指冠军”可以说吗?大部分读者在来稿中说不可以,大部分专家在接受咨询时也说不可以;为此,编辑部专门开会讨论,我们倾向性的意见是:作为自谦是可以的,否则还是不说为宜。其理由如下:
  • “候诊”对象
  • 1.“感到非常de难过”用“的”还是用“地”?
  • 什么是“专刑”
  • 昆明《生活新报》某版曾刊登两则征婚广告,且不说广告中的“担误”是错误,两则标题着实令人茫然。“专刑”是什么?查阅多种工具书,终无所获。心中谜团,你能解开吗?欲知答案,请看下期。
  • 《“冲淡”?》参考答案
  • 这张照片摄于广西北海海滨浴场。“冲淡”是当地的一种说法。指在海里游泳后用淡水冲洗全身。所谓“吃饭冲淡免费”,是饭店打出的广告:凡是在这里用餐可以免费“冲淡”。
  • 商品文字大体检 2007年“众矢之的”锁定目标
  • 每天,我们都生活在商品的海洋中,明年,本刊“众矢之的”栏目将驶入商品海洋,聚焦商品文字,全面检查与各种商品有关的语言文字运用情况。
  • 不是“博击”
  • 这是浙江一个小岛的滩涂滑泥场的广告语。“博击”是要拼打的,需要用手;滑泥场又不是赌场,写成“博击”显然不对。
  • “人仕”还是“人士”?
  • 这张照片拍于香港,是某地铁车厢中的宣传语。“人仕”显然应该写作“人士”,士,古指未婚男子,后引申为对人的美称。“人士”一般指有一定社会影响的人物,也可指普通民众,仕,古指做官,“人仕”于理不通,也从未见过有此搭配。
  • 狗怎么“笑”
  • 笑是人类最常见的一种情态动作。但“笑”字上竹下天的结构却颇令解字者们头疼,对它的字理分析,历来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竹为乐器,君子乐然后笑”(杨承庆《字统》、唐玄度《九经字样》),这虽然解释了“竹”,但“天”被忽略了。于是李阳冰在刊定《说文》时又发明了一种更加著名的解说:“竹得风,其体天屈,如人之笑。”不幸的是,这个似乎颇为周到的解说,结果还是于事无补,因为后来发现笑字本来并不是上竹下天的结构。
  • “宏”字为何有“大”义
  • 凡言“大”,每每少不得一个“宏”字,如“宏伟”“宏观”“宏量”“宏图”“宏愿”“宏论”等等。然而对于“宏”字为什么能够表示“大”这个问题,传统的解说似乎有些别扭.
  • 高楼万丈压“房奴”
  • 近期,“房奴”一词频频亮相于报刊、网络,可谓万人瞩目。用百度搜索一下,能找到多达1.630.000篇的相关网页。如果说2005年超级女声“引爆”了“PK”一词的大流行,那么2006年年初至今,则是社会热议的高房价问题促成了“房奴”的产生和四处流传。
  • “恶搞”:“搞”而不“恶”
  • 2006年初,随着一个网上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广泛传播,“恶搞”一词也从网络迅速走俏纸质媒体。“恶搞影片…‘恶搞音乐”“恶搞软件”……通俗文化中正汹涌着一股“恶搞”的浪潮。
  • 宋词十二问
  • 一、柳永《雨霖铃》:“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请问“兰舟”是兰花装饰的船吗?
  • 《唐诗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三春”就是指春天,古代春天分成孟春、仲春、季春。“三春晖”是指春天的阳光,比喻母爱。
  • [卷首幽默]
    杀鸡·偷蛋·做稀饭(西屏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愿景”,你是谁呀?(楚山孤)
    “鱼餐馆”的联想(张广育)
    秋雨“乐”了,大家笑了(金文明)
    [众矢之的]
    请给荧屏亮分——湖南卫视2006年4月差错例说——画外音
    踏遍河南无此县(黄朝兵)
    “绳头小楷”?(石中君)
    和长江何干(马春卉)
    何处觅“琅苑”(林利藩)
    “叱叱”用于赶牲口(何祥)
    “殿后”岂是“垫后”(汪明远)
    孩子和家人“破镜重圆”?(倪瑞明)
    为猪八戒抱屈(张志达)
    “四十寸的纯屏”?(吴欣悦)
    “惺惺”莫作“心心”(宜修)
    [语丝]
    林语堂“演讲”(周德懋)
    观世音菩萨(文乐)
    局长改诗(杨世俊)
    马季“吹牛”(王培焰)
    [借题发挥]
    何来“礼仪廉耻”(姚楚材)
    一则怪题(余双人)
    禁?不禁?(康伟)
    [一针见血]
    少年十五未“弱冠”(刘成山)
    宋庆龄的父亲是谁(益友)
    表妹是表哥的直系亲属吗(杜宝山)
    倪萍“续貂”?(辛放)
    “神六”的飞行速度(张德柱)
    隋代没有《三字经》(张惠民)
    柴达木盆地不在新疆(廖振泰)
    “老人”的“大人”(裘本培)
    宣统元年是何年(刘斌)
    蚯蚓是昆虫吗(李正华)
    [规范笔谈]
    找啊找啊找“啫”字(张百合)
    也说“包干到户”的“干”(王飞)
    [文章病院]
    华盛顿打败“英法联军”?(谷士锴)
    蒋介石与孔祥熙是亲家吗(胡远春)
    座右铭源于啥玩意儿(曾史)
    建国十年时 毛泽东非国家主席(一言)
    “饮水”与“饮冰”(王宗祥)
    [辨字析词]
    “一剑封喉”当为“一箭封喉”(仇元)
    说“吗”道“嘛”(徐益民)
    [百家会诊]
    “染指冠军”可以说吗?——典出《左传》(王一鸣)
    “染指”是贬义词(李秀芬)
    酌“情”而用(厉国轩)
    但“染”无妨(潘新华)
    不能以偏概全(宋桂奇)
    “染指”可分四类(金小栋)
    “染指冠军”,有何不可(应晨锦)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什么是“专刑”(寒至)
    《“冲淡”?》参考答案
    商品文字大体检 2007年“众矢之的”锁定目标
    不是“博击”(张毅磊)
    “人仕”还是“人士”?(顾遥)
    [汉字神聊]
    狗怎么“笑”(徐力)
    “宏”字为何有“大”义(刘志基)
    [语海观潮]
    高楼万丈压“房奴”(杜晓艺)
    “恶搞”:“搞”而不“恶”(李耀辉)
    [向你挑战]
    宋词十二问(秦云志)
    《唐诗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