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红烧牛栏”?
  • 一家餐馆的菜单上赫然列着“红烧牛栏”。不知这“牛栏”如何红烧,又如何下叫?“牛栏”恐怕是“牛腩”之误吧,
  • 也说字典中的“鸡”
  • 南方某出版社,推出了一部专门为“新世纪中小学师生”编写的字典,其中在“鸡”这一词条下,列出了两个义项:一是家禽之一:二是“妓女的贬称”:这第二个义项经报纸披露以后,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斥之者认为哗众取宠,格调低俗;赞之者辩称辞书应实话实说,不能再“忽悠”读者。一场关于“鸡”的论战,正在进行之中。
  • 源于《诗经》的题名
  •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编成于春秋时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诗经》在流传过程中,对文学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少艺术家就引用了《诗经》中的诗句为自己的作品题名。试举几例:
  • 朱镕基“批评”美国州长
  •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一日,朱镕基在访美期间出席了伊利诺州州长举行的欢迎晚宴。在循例介绍了州长的生平之后,请朱镕基讲话。谁知朱镕基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仔细听了州长先生的履历。州长先生确实政绩辉煌。但他有一个大错误!
  • 一个逗点
  • 英国著名作家王尔德有一次举行宴会,宾客济济一堂,但客人们在客厅里等了很久也不见主人到来,都很着急。
  • 贯休拒改诗句
  • 传说五代时的名僮贯休,去见统治吴越十四州的吴越王钱缪,并献诗云:
  • 以诗拒婚
  • 宋朝时,福建读书人韩南直到老年才通过了乡试,但在殿试中却又一次名落孙山。皇上见他老大年纪,仍来求取功名,起了恻隐之心,
  • 余光中妙语如珠
  • 余光中先生是大名人,所到之处,少不了喝酒合影之类应酬。一九九九年,他应邀到岳麓书院讲学。
  • “候诊”对象
  • 1.“期间”能单独用作状语吗? 2.“登陆网站”还是“登录网站”? 3.“德育教育”这种说法有问题吗? 4.“做客”和‘作客’有区别吗?
  • 李肇星谈“平易近人”
  • 外交部长李肇星常以通俗幽默的语言,表达独到的见解,说明深刻的道理。一次,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 冯玉祥戏游‘卧薪尝胆”
  • 被誉为“军魂”的冯玉祥将军,曾经对人说:“现在的人不必得‘尝胆’,但必得‘卧薪’。所谓卧薪,那就是:睡在床上而领取薪金。”
  • 请给荧屏亮分——四川电视台2006年6月差错例说——不可妄称“附马”
  • 四川人爱摆“龙门阵”.四川卫视把自己的节目变成了“故事会”:节目的思想内容,强调以真情感人;节目的叙述方式,注意用细节动人。这种贴民心、近民情的做法为老百姓喜闻乐见,让四川卫视赢得了广大电视观众的真心欢迎。
  • 陶罐变“老翁”
  • 《敌后武工队》是一部曾让中华儿女热血沸腾的红色经典。现在被“新编”成40集电视连续剧,正在各地热播。6月29日,四川卫视播出第10集。其中蔡村长在向松田司令介绍侯扒皮等汉奸蒙面夜袭村民的情景时,字幕上出现这样一句话:“土匪来抢劫,全村的人都拿着家伙打着火把把土匪围着,外三层里三层,围得一层一层又一层,那土匪就成了翁里的瞥。”
  • “吉人”无关“天象”
  • 《川剧苑》是四川卫视播出的川剧节目。6月11日该栏播出一出批评看相算命的戏,“川味”十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美中不足的是,字幕把一句台词中的“吉人自有天相”误成了“吉人自有天象”。
  • “皇天”怎能配“厚土”
  • 吕秀才爱上郭芙蓉,但不敢启齿,在白展堂的鼓励下,终于鼓足勇气向意中人表白:“皇天在上,后土为证……”这是6月29日四川卫视播出《武林外传》第22集时,笔者看到的一个情节。剧中吕秀才在向心上人山盟海誓时,搬出了“皇天后土”一词,可惜的是,字幕把“后土”误成了“厚土”。
  • 谁是“大舅子”
  • 刘晓庆主演的《永乐英雄儿女》是部收视率不错的电视连续剧。今年6月27日四川卫视播出该剧第20集:明成祖朱棣的公主蛮儿,硬要嫁给杀猪匠的儿子冯天赐,朱棣不同意,把天赐打入天牢,蛮儿救出天赐,逃到天赐家。朱棣无奈只好同意招天赐为驸马,派公主的侄子朱瞻基寻公主回宫。天赐一见朱瞻基的面就高声大叫:“啊,大舅子,你怎么来了?”看到这里,笔者忍俊不禁,想问:谁是大舅子?
  • 安徽无“毫州”
  • 6月13日《早问时空》中介绍了一组短消息,播音员在其中一则说道,大型泥塑《千娃迎奥运》系列作品在安徽省毫州市展出。所谓“安徽省毫州市”是个明显差错,因为安徽只有“亳州市”而没有“毫州市”。
  • 何来“嘉凌江”
  • 6月是高考月。为帮助高考学生,四川卫视特开设《高考招生资讯》栏目,其中的《高校快递》专为考生介绍各类大学的情况。10日,节目介绍的是西南大学,屏幕上打出标题:“缙云山下,嘉凌江边,西南大学欢迎您!”字幕中的“嘉凌江”是“嘉陵江”之误。
  • 书中何来“千钟栗”
  • 四川卫视6月13日播出一出川剧折子戏。其中有一段嫂子劝小叔子苦读经书的唱词:“常言道书中自有千钟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美佳人……”看到字幕上的“千钟栗”三字,笔者不由一笑:栗,从木,即栗子树,也指栗子。通常说的板栗,大家都吃过,书中哪来这东西!
  • “审之以法”?
  • 6月24日播放电视剧《哑巴新娘》第32集,说到哑巴新娘静云与姐姐静兰来到惨遭杀害的父亲坟前祭拜。静兰在坟头告慰父亲亡灵:“我们一定会暗中查访,揪出幕后凶手,将他审之以法。”——这是画面下方打出的字幕。
  • 宋代词人无“宴殊”
  • 2413播出的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有这样一出戏:蒙冤被关人大牢的冯海,在一条布帛上书写了三句宋词——“满目山河空念远。花落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琳琅小姐来探监时,冯海就把这个字幅送给了她,并深情地对她说:“琳琅小姐,想一想,也就这几句晏殊的词,能够道出我冯海此刻的心情。”奇怪的是,字幕把“晏殊”错打成了“宴殊”。
  • “桅子花”是什么花
  • 曾读2005年4月26日《南昌日报》,见第13版一篇新闻报道的正标题是“何炅携专辑《可以爱》与洪城歌迷零距离接触”,副标题是“《桅子花开》情系北京华联”。新闻说的是:去年4月23日著名节目主持人何炅,携音乐专辑《可以爱》,在南昌(洪城)的北京华联购物中心休闲广场签名售带。何炅演唱专辑中的《桅子花开》,把现场气氛推到高潮。我想问的是:真是“《桅子花开》”吗?“桅子花”是什么花?
  • “悬壶”二字怎讲
  • 《文汇报》2006年3月22日第13版,其头条标题为“悬壶不为利躬耕治顽痹”,写的是一位名医的感人故事。其中“悬壶”二字系“悬壶”一词的误书。
  • 代售票点设饭店干吗
  • 一年一度的春运时节,各大报纸为了给广大读者提供便利,纷纷辟出一角,第一时间刊登车票等春运讯息。看了《南宁晚报》2006年1月16日第4版“春运服务台·情报”中的标题“代售票点不设任何饭店”,相信很多读者都会疑惑重重:谁规定代售票点要设立饭店了?代售票点与设立饭店有何关系?
  • 为何劝父母打架
  • 2005年10月31日《人口与家庭》报的《社会看台》栏上有这么一条消息:劝父母打架无效,花季少女泼酒精自焚。乍一看便愣住了:哪有劝父母打架的?而且在“无效”的情况下还泼酒精自焚,这不是太离谱了吗?
  • 莫把苏轼当孔子
  • 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2006年2月5日播出的《大年初八居家平安符》节目中,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在谈防盗知识时讲:“孔子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 高考试卷中的别字
  • 2006年高考语文全国卷第Ⅱ卷上的第12题是鉴赏宋代诗人王炎的《南柯子》。第(1)小题为:“上阙中‘数枝幽艳啼湿红’一句展现的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第(2)小题为:“试分析下阙的内容,以及作者在词中所抒发的思想感情。”这两道题目中的“阙”应作“阕”。
  • “夫妇”如何“独身”
  • 2006年5月9日《连云港日报》刊有《从一起房屋纠纷想到的……》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现在的年轻夫妇多为独身子女,自立能力不强,且赡养压力较以前增加。”既然是“夫妇”,怎么可能又是“独身”的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显然句中的“独身”应为“独生”:
  • 天皇如何“携”
  • 2006年7月21日《文汇报》第8版刊有《儿子太不懂父亲心》一文,文中说:日本右翼势力“企图通过鼓动并实现天皇参拜靖国神社,来标榜自己的‘正统地位”’,“为‘携天皇而号令天下’不惜血流成河”。句中的“携”是“挟”之误。
  • “伤风之事”是何事
  • 《华东信息日报》2006年3月23日“无锡新闻版”刊有《大学:伤风之事从源头抓起》一文,说的是:无锡市教育局出台的《2006年全市学校安全及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明文规定:“禁止教师与异性学生单独相处。”这个规定对师生都是一种约束,可以有效杜绝大学里不该发生之事的发生。
  • “萨达姆反戈一击”?
  • 《青年时报》2006年4月4日发表了题为“萨达姆反戈一击”的报道,看着这个标题读者难免犯嘀咕:怎么回事?萨达姆要背叛自己的同伙?其实报道说的是:在审讯萨达姆时,法官指控萨达姆在1982年遭到未遂暗杀后展开报复,下令杀害了杜贾尔村的148名村民。可是,萨达姆说此事与己无关,要问伊拉克内政部长。法官急忙打断他的话说:“不要转向政治问题。”对此,萨达姆反击说:“你害怕内政部长吗?我的狗都不怕他。”
  • 美国没有总理
  • 《党建之窗》2006年第2期上刊出一篇题为“领导干部应学会‘无效回答’问题”的文章,其中有“基辛格任美国总理”一说。基辛格何时任过美国总理?美国有总理这一职务吗?
  • “蛹”非“俑”
  • 《生活报》2005年9月1日第6版刊有《谁向学生乱伸手》一文,文中批评了某些地方政府推卸责任、转嫁负担,逼迫学校向学生乱收费的违法行为,说:“地方政府成为教育乱收费的始作蛹者。”其中的“始作蛹者”应是“始作俑者”。
  • “觥酬”怎能交错
  • 《南方周末》2006年2月23日C16版《江南煤都期待涅檗》一文中说:“觥酬交错后,分宜发电公司副总经理曾晓生邀请何春明移步酒店,商讨煤价。”其中“觥酬交错”应写成“觥筹交错”。“觥”读gong,古代用兽角做的酒器;筹,行酒令用的筹码。“觥筹交错”意思是酒器与行酒令的酒筹交互错杂,形容宴饮的欢乐。酬,主人给客人敬酒;“觥酬交错”于理不通。
  • 应是“无一漏网’
  • 《民主与法制》2006年第6期《13小时拿下绑匪》一文中说:“四名犯罪嫌疑人无一落网。”句中的“落网”是“漏网”之误。“落网”即落在网中,指犯罪嫌疑人被捕。“漏网”即从网中漏出,指罪犯、敌人等没有被逮捕或歼灭。上述文章其实说的是:四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捕,所以应是“无一漏网”。
  • 媳妇怎能把公婆“视同己出”
  • 央视新闻频道2006年3月23日《媒体广场》栏介绍了《法制日报》所刊《新媳妇让新房》一文,遗憾的是,主持人文静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媳妇孝敬公婆,视同己出。”“视同己出”是指把不是亲生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一般对待,是父母特别是母亲等尊亲对晚辈而言的。媳妇怎能把公婆“视同己出”呢?
  • 请别“烧包”过度哦
  • 有人说,这几年是一个“烧包时代”。为何有此一说?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媒体,你就会明白了:(1)生日、发薪水、纪念日……相信你能找到1000条理由去让你有烧包的冲动……对流行永远保持一份好奇的眼光,谨慎的心态,烧包才会变得快乐无比。(《时尚娇点》2005年第8期)
  • 股市缘何“牛”
  • 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门口有一头怒眼圆睁、奋力向前的斗牛铜雕;德国法兰克福的新证券交易所的门前,也有两个象征性雕塑牛和熊。“牛”一向是股票市场上的热门词,在2006年5月的股票市场上更掀起了一阵热潮。且看:大牛市似乎已经到来,那些基金公司见证了奇迹的发生。(《经济观察报))2006年5月13日)“神秘资金”关键时刻力挺牛市预期,中石化总能力挽狂澜。(《第一财经日报》2006年5月12日)
  • 《三国演义》开篇词是谁加上的
  • 2006年2月21日《北京青年报》D2版《淹没在崇文门内社区的古迹》一文说:“许多人也许不知道杨慎的名字,但提起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插曲:‘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应是妇孺皆知,那‘歌词’写于五百年前,作者便是这位杨慎。词牌名为‘临江仙”,被罗贯中用作小说《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临江仙》的确系杨慎所作。然而说罗贯中用杨慎的铂临江仙》作为《三国演义》的开篇词却是“前人吟出后人句”。
  • 话说“法名”
  • 偶翻《现代汉语词典》,见到“法名”的注释是:“指出家当僧尼或道士后由师父另起的名字。”笔者皈依佛教多年,蒙温州市佛教协会原副会长道法大师赐我法名“永贻”,可我并未“出家”当和尚。《现汉》上这条注释显然不够准确。
  • “流觞”误作“流殇”
  • 2006年6月10日《教育导报》第四版刊载有《永远的兰亭》一文,文中云:“兰亭景物中,最为牵动人心的,当然就是当年流殇的曲水了。”句中的“流殇”作“流觞”才对。
  • “蕉下客”是秦可卿吗
  • 偶然翻阅旧报,2002年11月4日《新民晚报》的《夜光杯》栏目所刊《郑家声的中国画》一文中的几句话赫然跃人眼帘:“前些年读郑家声的《十二金钗图》,却见清健之中文人之像。红楼本是清寒之像,‘蕉下客’秦可卿,郑家声先生画来素朴可风,清质的线描实虚相映,淡彩互映,一派境界,如梦清醒,清影自约,读来神情跌宕,几欲下泪。”
  • “如聆謦欬”是什么意思
  • 杨桂欣先生在《丁玲与周扬的恩怨》第二章中写道:7月30曰晚上,丁玲让冯雪峰领着她去拜访鲁迅先生,……刚一见鲁迅先生,丁玲便觉得好像面对辽阔的海洋;先生对人生的透视对艺术的卓见,让丁玲如聆謦欬……(湖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2页)
  • “下榻”的由来
  • 而今,许多外国领导人来我国访问住到某某宾馆或某某饭店时,媒体总是说他们在某某宾馆或某某饭店“下榻”。
  • 书何以称“本”
  • 书本是装订成册的书籍。“书”是名词,“本”是量词,用于书籍簿册。那么在装订成簿册的纸质的书籍出现之前,图书能不能称“本”呢?有学者认为不能。如周寿昌《思益堂日札》卷二云:“古书称简,称卷,称轴,不若后世可订成本也。”
  • 话说“红头文件”
  • 什么叫“红头文件”呢?《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指党政领导机关(多指中央一级)下发的文件,因版头文件名称多印成红色,故称红头文件:”《汉语大词典》所释,大体一样,只是没有括号中“多指中央一级”几个字。其实,现在的企事业单位也多用红头文件发指示:
  • “精典案例”错不错?——“经典”探源
  • “精典案例”“精典广告”“精典台词”之类的用法比比皆是,有人说这些“精典”都是“经典”的误用。你认为“经典”能写成“精典”吗?
  • “精典”,请走开
  • “经典”一词,古已有之。在国人心中,“经”是神圣的典籍。《文心雕龙》:“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博物志》:“圣人制作日经,贤者著作日传。”甚至图书也被分为经、史、子、集四类,经独立一类,而且置首位。若将“经典”改为“精典”,则神圣之气荡然无存。
  • “精典案例”不经典
  • 《现代汉语词典》中“经典”有四个义项:①(名)指传统的具有权威性的著作:博览。②(名)泛指各宗教宣扬教义的根本性著作。③(形)著作具有权威性的:马列主义~著作1~作家。④(形)事物具有典型性而影响较大的:~影片。
  • “经典”无法涵盖“精典”
  • 近年来,与“经典”同音的“精典”频频在各种媒体上亮相,伴随“精典案例”同行的除了“精典广告”“精典台词”之外,还有“精典回放”“精典镜头”“精典歌曲”“精典片断”等等,大有源源不断、滔滔不绝之势。
  • 给“精典”一席之地
  • 现有辞书均未收“精典”,但“精典”在实际使用中已有不少的数量。今年4月22日,通过几个搜索引擎查得如下结果:
  • 合语法 讲得通
  • “精典案例”无疑是被作为偏正结构短语使用的,前偏后正。那么,“精典”本身能成立吗?它能修饰、限制“案例”吗?
  • “精典”:拉郎配的产物
  • “精典”与“经典”读音完全相同,若非借助汉字,两者无法辨别。古代,“经”在读书人心中至高无上,绝对没人会将“经典”写成“精典”。今天,“经”的神圣光环已经隐退,“读经运动”再多也无法挽回“经”衰落的命运;而“精”因旗帜鲜明地表示“最好的”,深受大众青睐,且借“经典”之船暗度陈仓,摇身一变,成了衣冠鲜亮的“精典”。
  • 千万莫“精典”
  • “精典”应是“经典”的改造。然而.“经典”本身就是经典,不必改造,甚至不容改造:
  • 编者附言
  • 在这次讨论中,我们明显感觉到语言的变化中有一股强烈的非理性力量。
  • “荨麻”的“荨”应当统读为xún
  • 不久前有位朋友问我:词典上有个字的读音定得很奇怪,“荨麻疹”和“荨麻”,虽然一个是病名,一个是植物名,但前者取义于后者,两个“荨”字的读音应当相同,然而查一下新版的《辞海》(1999)和《现代汉语词典》(2005),“荨麻疹”的“荨”注音为xún,而“荨麻”的“荨”却注音为qián。这个问题应当怎么来看待?
  • 关于“淼”的疑惑
  • 我是一名期刊编辑,在用字上,有个疑惑。一次,刊物的文章中引用了南朝沈约《法王寺碑》的话:“炎炎烈火,淼淼洪波。”结果读者来信批评“淼淼”用字不规范,应用“渺渺”,因为“淼”是“渺”的异体字。
  • 马寅初提出的不是“人口论”
  • 《咬文嚼字》2005年第12期第33页刊出了曾庆鸿《马寅初集“六马”于一身》一文,文中说:“马寅初提出了著名的人口论。‘文革’期间,有人不怀好意地说他是西方人口学家马尔萨斯的追随者……马寅初立即申明:‘这匹“马”啊,是马克思的“马”。'”这段话有不符合历史事实之处,须要一辨。
  • 确有“三十里高的大山”
  • 曾拜读韩坚柱先生的《何来“三十里高的大山”》(2002年第12期《咬文嚼字》)一文,颇有收益。韩先生认为刘白羽先生文中的“三十里高的大山”是不存在的,因为世界上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为8848.13米,三十里高的大山,岂不是15000米了吗?对此,笔者不敢苟同,特与韩先生商榷。
  • 国名十二问
  • 一、哥伦比亚全称“哥伦比亚共和国”,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你知道西班牙语中“哥伦比亚”的含义吗?
  • 何为“游水”
  • 这个广告告诉我们,三文鱼是这家酒店的特色招牌菜。让人犯迷糊的是:“游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这家酒店开了个“游泳池”?请你猜猜看,答案下期告诉你。
  • 《“打狗”?》解疑
  • “打狗”是高雄最早的名称,是高雄原住民的语言“takao”(意为竹林)的汉语音译,此地因盛产竹子而得名。“打狗英国领事馆”就是“高雄英国领事馆”,建于19世纪60年代,为清朝遗址,是当今高雄旅游观光的必到之处。
  • “驰骋”误作“驰聘”
  • 这是一建筑工地的宣传语:“驰聘四海内外”。驰,奔驰;聘,招聘,应聘。难道是这家建筑单位急需人才,在“四海内外”奔驰着招聘?向建筑工地的人员打听,原来“驰聘”是“驰骋”之误。
  • 谁健康长寿?
  • 广东东莞市长安镇有这样一则广告:为长安人民吃到真正的蜂产品百健康长寿。这广告让人一头雾水,到底让谁健康长寿?将“为”改成“让”,意思就清楚了:让长安人民吃到真正的蜂产品而健康长寿。
  • [卷首幽默]
    “红烧牛栏”?(叶廉泉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也说字典中的“鸡”(王益闻)
    源于《诗经》的题名(薛吉辰)
    [语丝]
    朱镕基“批评”美国州长(顾遥)
    一个逗点(单奇)
    贯休拒改诗句(曾庆鸿)
    以诗拒婚(赵增民)
    余光中妙语如珠(王国锋)
    “候诊”对象
    李肇星谈“平易近人”(黄茂忠)
    冯玉祥戏游‘卧薪尝胆”(文乐)
    [众矢之的]
    请给荧屏亮分——四川电视台2006年6月差错例说——不可妄称“附马”(曹政)
    陶罐变“老翁”(黄彩梅)
    “吉人”无关“天象”(汪明远)
    “皇天”怎能配“厚土”(文雨)
    谁是“大舅子”(蔡文焕)
    安徽无“毫州”(李聆)
    何来“嘉凌江”(辛若水)
    书中何来“千钟栗”(王月元)
    “审之以法”?(纪珉)
    宋代词人无“宴殊”(田仁)
    [借题发挥]
    “桅子花”是什么花(邹钰萍)
    “悬壶”二字怎讲(马莹泽)
    代售票点设饭店干吗(吴柏强)
    [一针见血]
    为何劝父母打架(冯仕礼)
    莫把苏轼当孔子(张秉忱)
    高考试卷中的别字(刘华)
    “夫妇”如何“独身”(宗玉宾 刘云)
    天皇如何“携”(高鸿儒)
    “伤风之事”是何事(张国军)
    “萨达姆反戈一击”?(古桥)
    美国没有总理(吴导民)
    “蛹”非“俑”(赵树林)
    “觥酬”怎能交错(章悦)
    应是“无一漏网’(陈国梁)
    媳妇怎能把公婆“视同己出”(花启清)
    [语海观潮]
    请别“烧包”过度哦(展瑜)
    股市缘何“牛”(陈丽蓉)
    [文章病院]
    《三国演义》开篇词是谁加上的(谷士锴)
    话说“法名”(黄克喜)
    “流觞”误作“流殇”(丁浩然)
    “蕉下客”是秦可卿吗(金甲)
    “如聆謦欬”是什么意思(省庐)
    [词语春秋]
    “下榻”的由来(孙章埂)
    书何以称“本”(顾云卿)
    话说“红头文件”(黄今许)
    [百家会诊]
    “精典案例”错不错?——“经典”探源(贺好学)
    “精典”,请走开(解志维)
    “精典案例”不经典(潘新华)
    “经典”无法涵盖“精典”(韩平利)
    给“精典”一席之地(邓春琴)
    合语法 讲得通(曹政)
    “精典”:拉郎配的产物(郝剑川)
    千万莫“精典”(林利藩)
    编者附言
    [规范笔谈]
    “荨麻”的“荨”应当统读为xún(金文明)
    关于“淼”的疑惑(王利民)
    [向我开炮]
    马寅初提出的不是“人口论”(陈福季)
    确有“三十里高的大山”(陈晓云 鲍继湄)
    [向你挑战]
    国名十二问

    何为“游水”(石苏成 王志刚)
    《“打狗”?》解疑
    “驰骋”误作“驰聘”(曹和澄)
    谁健康长寿?(欧阳俭朴)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