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提壶灌顶?
  • 老师让学生默写词语“醍醐灌顶”,一学生写成“提壶灌顶”。醍醐(tihú)古时指从牛奶中提炼出的精华,佛教比喻最高的佛法。“醍醐灌顶”是个成语,比喻灌输智慧,使人彻底醒悟。错成“提着壶从头顶浇下”,真让人啼笑皆非。
  • 别把标点不当回事
  • 标点不是文字,但重要性并不在文字之下。陈望道先生说过:“标点可以神文字之用。”老到的文字,加上得体的标点,往往会使作品神采飞扬。当年郭沫若曾有一个绝妙的比喻:标点犹如人脸上的眉目。一个作者把标点处理到位,就会给人留下眉清目秀的印象。胡适在《新青年》上举过一个例子,中国京剧中常有演员这样问道:“当真?”,另一个演员回答:“当真。”这个演员又问:“果然?”另一个演员再答:“果然。”这四句台词记录下来,如果没有标点,谁能看得明白?
  • 流行歌曲命名的粗鄙化
  • 本人从网上的《歌曲推荐》栏目、广播电视等媒体中流传的“金曲排行榜”,以及路边的音像店里热卖的音乐专辑中,收集了2004年至今的近千首国内流行歌曲的歌名。在观察与整理的过程中,发现这些歌曲的命名呈现出粗鄙化的趋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以庸俗的市井语言和痞子语言命名
  • 请给荧屏亮分——云南卫视2006年7月差错例说——“和申”是谁
  • 红色是云南的底色:云南的高原是红色的,生活在当地的众多少数民族多喜爱红色,多姿多彩的民间艺术善于运用红色,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传统更是红色的…… 扎根红土的云南卫视是全国最早的卫星频道之一,随着云南卫视影响的扩大,神奇绚丽的云南的红色,给越来越多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视听感受。 云南卫视的节目内容突出主旋律,强调“三贴近”,弘扬正气,反映民声,有精益求精的品质追求。在荧屏文字使用上,云南卫视也有不俗的表现,参加这次“给荧屏亮分”活动的读者反映云南卫视的文字差错的总量相对较少。然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知识差错和语法差错虽然比较隐蔽,也还是被“揪”了出来。像“二迭纪”之类的问题在荧屏上出现,显然是无法令读者满意的。 “红色映象,云南卫视。”云南卫视是蓬勃向上的。希望“给荧屏亮分”活动,能帮助云南卫视更上一层楼。
  • “朝露带日曦”?
  • 7月20日播映电视剧《暗算》第23集,一位女老师把一个小男孩留下来背诗,这时出现的字幕是:“青青园中葵,朝露带日曦……”
  • “二迭纪”辨识
  • 《快乐大篷车》是云南卫视的大型旅游娱乐节目。7月9日介绍的是闻名天下的云南石林,在介绍石林的形成过程时,字幕上出现了这样的文字:“石林在二迭纪时期是一片汪洋大海,是沉积在海底的沉积岩……
  • 何来“口头蝉”
  • 韩剧是现今的荧屏热点,《大长今》还没有谢幕,《皇太子的初恋》又闪亮登场。此剧第8集有一段歌词这样唱道:“像口头禅一样反复对你说,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可以做……”字幕把“口头禅”误成了“口头蝉”。
  • 又见“真缔”
  • “真谛”误为“真缔”是常见错误,在云南卫视再次出现。7月22日该台为《黄金剧场》做宣传,字幕文字是:“云南卫视黄金剧场聆听爱的心声感悟爱的真缔”。
  •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不是称号
  • 《云南新闻》的《云岭先锋赞》,专门介绍云南社会主义建设中涌现出来的优秀党员的先进事迹。17日,该板块介绍了玉溪市红塔区的任新明同志,荧屏上文字说他“曾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创业之星’等多项荣誉称号”。
  • 别给李公朴改名
  • 李公朴,这个光辉的名字是昆明人的骄傲。1946年7月,这位“两只脚跨出门,就不准备再进门了”的民主战士,在昆明倒在了国民党特务的枪口下。今年7月12日是先生殉难60周年,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委员会的盟员到李万朴殉难处敬献花篮,缅怀先烈。云南卫视以“朵朵鲜花寄哀思”为题报道了这则消息。
  • “李代桃缰”?
  • 桃溪县县令尹三江把公主关进了大牢,准备把她卖到杭州妓院去。少年钦差陈文杰设计救出了公主。他向众人夸耀道:“我只不过使了个小小的李代桃僵掉包计……”这是7月3日云南卫视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少年大钦差》第7集中的一个情节。可惜的是.字幕把“李代桃僵”误成了“李代桃缰”。
  • 这是“猫眼”吗
  • 2005年5月13日《浔阳晚报》B1版刊登了这样一篇文章:《猫眼隐私权与“社会防控体系”的碰撞》。文中多次用到了“监控摄像”“电子监控器”等词语,可见文章是把“猫眼”当作电视监控设施了。但“猫眼”并非电子监控器。《现代汉语词典》对“猫眼”一词的解释是:“门镜的俗称。”“门镜”:一种安装在房门上的透明小圆镜,屋里人可通过它看清门外的来人。也叫窥视镜,俗称猫眼儿。
  • “记者”怎成“笔者”
  • 《辽沈晚报》2006年4月18日B12版头条通栏标题令人纳闷儿:“郭德纲体检众笔者发问”。“笔者”还能这么用?
  • 进驻哪国使馆
  • 《扬子晚报》3月10日A19版有篇报道:《五角大楼搜集情报之手越伸越长美特种部队进驻各国使馆》。大使馆是派出国设于驻在国的外交机构,享有不容侵犯的外交特权,即使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再怎么蛮横霸道,不可一世,也不能发展到派“特种部队进驻各国使始”“搜集情报”的地步吧?
  • 吓人的“三分之一”
  • 2005年5月26日《大河文摘报》转载了《法制晚报》刊登的《三分之一病人死于不合理用药》一文。一开头就说:“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指出,全球的病人有1/3是死于不合理用药,而不是疾病本身。”这真让人毛骨悚然,看病用药,死亡率高达三分之一,“药品”竞成了杀人武器?太可怕了!文章还说:“我国医院的不合理用药情况也相当严重,不合理甩药占甩药者的12%至32%。’那病人生了病还敢去医院治疗吗?
  • 周总理巧解“射阳”
  •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文革”风暴席卷全国。江苏省射阳县的一群红卫兵,气势汹汹地闯进县委大院,揪出一个“当权派”,要他立即把“射阳”县名改掉,理由是“射阳、射阳,箭射红太阳,矛头直指伟大领袖毛主席。真是罪该万死!”这位县委负责人解释说,“射阳”县名1942年就有了,因当地有条通海的射阳河而得名;再说县级政府无权更改县名,要改也要报中央批准。
  • 一只娃哈哈
  • 湖北电视台公共频道组织地市级电视台异地采风“聚焦黄梅”,我从十堰乘火车到武汉,转乘汽车去黄梅。出了武昌站,想打听到汽车站怎么走。“劈柴劈小头,走路问老头。”路边有位老年人,我就上去问路:“您好!老大爷,请问到汽车站怎么走?”
  • “肉欲”是吃肉的欲望吗
  • 2006年7月21日《大河报》第20版刊登了一篇标题为“看猪”的短文,开头有这样一段文字:“在人类的肉欲还没有消失前,猪的存在还是合理的。”看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
  • 看不懂的“体迈”
  • 2006年4月5日的《扬子晚报》A16版刊出一篇《斯特劳“霸占”闺床赖斯睡在地板上》的新闻稿。在报道美国国务卿赖斯与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同乘赖斯的专.机飞往科威特时,有一段有趣的文字:“赖斯出于对斯特劳年老体迈的体恤.主动提出让出其专用客舱中仅有的一张折叠床,自己则在走廊地板上凑合一晚。”读后,让人对赖斯颇生几分敬意。不过,这个“年老体迈”实在让人看不懂。
  • “亲生祖母”?
  • 2006年8月6日《燕赵晚报》第11版《期待着更令人振奋的发现》一文介绍陕西省西安市南郊新发掘出“秦始皇祖母墓”,读了让人兴奋,但文中有一语却令人生疑:“在历史上,秦始皇的出身曾经有过争议,就是说,夏太后是否秦始皇的亲生祖母并无定论。”的确,秦始皇的祖母是不是夏太后,多年来史学界一直争论不休,结论如何,不是本文的话题;这里只想说说“亲生祖母”。
  • 被死神眷顾?
  • 2006年2月9日晚,央视播出《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评选》颁奖典礼,深圳爱心市民丛飞入选“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主持人敬一丹深情地宣读颁奖词:“从看到失学儿童的第一眼,到被死神眷顾之前,他把所有时间都给了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没有丝毫保留,甚至不惜向生命借贷。”在这段颁奖词中,“眷顾”一词用得不是地方。眷顾的意思是:关心照顾。多用于褒义。
  • “一病不起”指病故
  •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5年12月21日第4版《要闻·社会》一栏中有篇文章《爱,使弃婴成为“音乐神童”》。文章说:“李惠芳经受不起痛失爱子的打击,从此一病不起,并一度精神恍惚。”“一病不起”是指病了就再也没能起来,意即病死。如没有去世是不能用这句话的。李慧芳只是生了一场病,严重时曾精神恍惚,但并没有因病丧命,“一病不起”从何谈起?
  • “坐客”电视台?
  • 读小学四年级的孙女说:“昨天,我看了报上一篇报道,说某明星‘坐客常州电视台’。我们语文书上只有‘做客’,词典里也只有‘作客’和‘做客’,没有‘坐客’呀!”
  • “潘多拉盒子”开不得
  • 2006年第2期《快乐阅读》有一篇介绍电眼小天后张韶涵的文章,题为“张韶涵带你聆听《潘多拉》”。文中是这么诠释“潘多拉的盒子”的:“打开专辑一如打开了潘多拉盒子,童趣的、魔幻的、绚丽的、惊奇的……音乐世界将会让大家的视听尽情畅游哦!”
  • 贩毒者“义无反顾”?
  • 《海峡都市报》2005年2月10日A8版刊登了一篇“特别报道”:《5兄弟皆因贩毒栽了——泉州警方打掉一家族贩毒团伙》,篇首提示中有这样一句话:“毒品总像一个充满魔力的‘黑洞’,陈家几兄弟义无反顾,竟一头扎进这‘杀头生意’中。”对于贩毒者,能赞其“义无反顾”吗?
  • “旁观”何须“坐井”
  • 《保定晚报》2006年5月26日25版《球迷妻子好难当》一文在讲述“球盲”妻子深夜陪球迷丈夫看球时说:“如今老公看球不分昼夜,妻子哪能熟视无睹、坐井旁观?”明眼人一看便知,“坐井旁观”是由“坐井观天”“袖手旁观”凑合起来的。
  • “谬论”怎能称“厥词”
  • 2005年2月25日《杂文报》转载了《西安晚报》的一篇文章《难能的离朱》。文章很有见解.但有一个词用得令人费解:“你没有‘离朱之明’也罢,不必苛求,但你应该有‘自知之明’、‘兼听之明’。不能轻率地断定人家是妄说,是厥词。”
  • “逐对撕杀”?
  • 《科学时报》322期《较量的意义》一文写道:“PK算是去年最热门的一个词。这个源自网络游戏的词,原取自player killing,是游戏者逐对撕杀的意思。”短短一段话中有两个错误:“逐对”应为“捉对”,“撕杀”应为“厮杀”。
  • “恩师”,成了“女婿”
  • 高考过后,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金榜题名,有人名落孙山。精明的商家乘此机会,纷纷打起“新科状元”们腰包的主意。餐饮业一马当先,各大饭店、餐馆隆重推出名为“状元宴”“谢师宴”等诸如此类的特色服务。有一家颇具规模的饭店,在店门口两侧的柱子上,悬挂着一副很显眼的对联:“西席桃李满桑梓,东坦龙蛇尽恩师”。
  • 小妻·家女·家父
  • 内侄托人送来便函云:“近日小妻重病住院,嫡子、家女寄读在校,保姆因其家父仙逝离去,甚盼偕姑母速来敝舍一谈……”内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如此乱用、生造谦称和敬称!
  • “团团”“圆圆”不是乳名
  • 大陆同胞赠送台湾同胞大熊猫征名活动在农历新年钟声敲响前揭晓,“团团”“圆圆”最终“胜出”。几乎所有的声音都称“团团”“圆圆”为“乳名”,这是视两只熊猫为小小孩,包含着喜爱之情。但我认为,称“团团”“圆圆”为“乳名”是不恰当的。
  • “五湖”与“五洲”
  • 上海城隍庙是一个商业繁荣昌盛、文化气息浓厚的地区,出入的国内外人士13益增多。在一座大楼前面立有一块中英文书写的牌子,上面中文为:欢迎你,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英文为:Welcome,All the Friend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显然,这是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的。这里的“五湖四海”其实应改为“五洲凼海”,因为“五湖.四海”指全国各个地方,“五洲四海”才是指全世界各个地方。
  • 名片不称“刺”
  • 记得有一次收看《北京聊天室》节目,女主持人与两位名人聊的是关于名片的话题。谈笑风生中让人增长了不少知识。遗憾的是,当主持人问名片在古代称作什么时,一位杂志主编随口说:“叫剌(16)。”记得以前曾读到过,古人拜访尊者先登门“投刺”,怎么嘉宾却说名片古时称“剌”?还是请教身边的老师吧。
  • 葡萄缘何称“提子”
  • 在琳琅满目的水果市场上,“提子”是近些年很热门的一种水果。提子最早是指从美国等国进口的一种果粒大、色泽艳、耐储运、品味好的葡萄。由于深受消费者喜爱,我国各地也已栽培成功。“提子”成为与“玫瑰香”“巨峰”等葡萄品种并列的一种水果,进入了寻常百姓家。
  • 黄瓜本是黄色的瓜
  • 近读《咬文嚼字》2006年第3期《〈蔬菜名十二问〉参考答案》,知道黄瓜是西汉时张骞出使西域时传人内地的,最初叫“胡瓜”。十六国时期,“北人避石勒讳,改称黄瓜,至今因之”。之所以称作“黄瓜”是因为这种瓜成熟后,浑身由绿变黄。
  • 也谈“老翁竞发杀人狂”
  • 《咬文嚼字》2003年第7期有郑卫民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杀人狂”能“发”吗》,是针对2002年6月12日《新民晚报》国际新闻版上的文章:《老翁竞发杀人狂修道院里乱放枪》而写的。郑先生认为该老翁无端挥枪到修道院胡乱扫射,称之为“杀人狂”也不为过,然而“老翁竞发杀人狂”这句话是说不通的。一个人可以“发狂”,因为。“狂”是一种精神状态,是可以“发作”出来的;而“杀人狂”只能是“人”,怎么能成为“发”的对象呢?
  • 夫妻巧撰贺寿联
  • 李清照是宋代著名词人,她的丈夫赵明诚是位金石学家。夫妇俩博学多才,又精通诗词格律。有一次,两人参加青州有名的乌老寿星的150岁寿宴,酒过三巡,众人邀请赵明诚、李清照夫妇合写一副对联,祝贺乌老寿诞。赵明诚稍作思索,挥笔而就:
  • 想当然耳!
  • 陈善《扪蚤新话》记载了有关苏东坡的一则趣谈。苏东坡参加科举考试,考官梅尧臣读了他的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后大加赞赏,认为简直可以和《孟子》的雄辩媲美。苏东坡为了说明奖赏宁可过宽,处罚则应慎重,杜撰了一个皋陶要杀人,尧劝他宽恕的典故。主考官欧阳修见了他的卷子也大喜过望,哪里还去管它典故有没有根据,就把他列在了第二名。事后梅尧臣问苏东坡:你那个典故出自何处?苏东坡笑道:“想当然耳!”苏轼的“想当然”一时传为美谈。
  • 杜甫没有登泰山
  • 2006年9月10日《新民晚报》副刊刊有《未当凌绝顶,亦览众山小》一文,文中有这样一段:“杜甫登上泰山之巅,感慨万千,思如泉涌,成就了《望岳》诗流传百世。尾联‘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豪情壮志,气魄不凡,更是成为千古名旬。”作者由此生发开去,反杜诗之意而用之,说“谁说只有登上绝顶才能看到众山小?未当凌绝顶,一样可以‘览众山小’”。
  • 唐太宗·酒杯·《木兰诗》
  • 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代名句小词典》上,看到这样一条注释:
  • 物事人非?
  • 2005年2月8日《北京晚报》第39版《警卫中了美人计误将毒药送戈林》一文最后有一段话:“但事隔60年,物事人非,他(六十年前负责看押纳粹战犯戈林的美国宪兵斯蒂弗斯)的话是否真实也是难以查证的了。”
  • 朱庆馀和张水部
  • 2005年第12期《名作欣赏》刊载了《也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试用复杂结构范式理论分析文学欣赏的基本构成及演变》一文。作者在证明“文本意义和作者意义的区别有时又很大,文学作品方面多如是,尤其是诗歌”这一观点时,举了《近试上张水部》一诗:“而了解写作背景的人都知道,参加科考的朱元庆只是想借这首诗向时任水部侍郎的张继询问:我的文章还行吧?能不能考取?”短短一句话里有i处错误。
  • 何来“苇编三绝”
  • 2006年1月11日《申江服务导报》的《艺人艺事》栏有《陈鹏举大言大惭真文人》一文,在谈到陈鹏举读书的习惯时,文章写道:
  • 庄子和《道德经》无缘
  • 2006年第2期《语文知识》有《成语中的文学家》一文。其中两处有问题。
  • “大厦”与“厦大”
  •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发生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陈嘉庚先生在南洋的生意也大受影响,但陈嘉庚先生对厦门大学的援助有增无减。为此,他卖掉了自己心爱的三座大楼。当时人们称赞陈先生是:“宁可变卖大厦,也要支持厦大”。从“大厦”与“厦大”词序的颠倒和两者的取舍,可以看出人们对这位爱国爱才华侨的高度赞美。改用任何别的词句,恐怕难以达到这样新颖、生动的效果。
  • 巧说“野花”
  • 电影演员李佳夫妇接受英达的电视采访。李佳深情地讲了一段故事.有次她从外地拍片回来,丈夫到机场去接她,因为匆忙没有准备鲜花,便在高架路上停下车来,翻到嗣栏外面,采了一束盛开的野花。李佳说她当时看到这柬野花非常感动。
  • “的”与“地”:此时用哪个?——“的”“地”已分工
  • 在“感到非常de难过”“进行深入de研究”这样的结构中,助词“de”很不统一,有人用“的”,有人用“地”。到底应该用哪个?
  • 宾位动词前不用“地”
  • 新语法体系《中学教学语法系统提要(试用)》中说,状语后面的“地”也可以写成“的”,但定语后面的“的”不能用“地”,即使宾语中心语是由动词充当。
  • 不得不用的“的”
  • “感到非常de难过”“进行深入de研究”中,“难过”“研究”都是宾语,宾语的修饰语是定语,而定中关系用“的”,因此,此处的“de”应写作“的”。
  • “的”字通吃
  • 区分“的”“地”让表达更精密,同时也给使用增加了难度。所谓兴一利必兴一弊是也。
  • “的”“地”有别
  • 通用“的”字固然省事,但是,在有些组合中,用“的”或“地”意思是有区别的。 例如“愉快的学习”和“愉快地学习”,前者强调学习的性质,后者强调学习的过程。如果统一为“愉快的学习”,那么歧义就难以避免了。类似的还有“仔细的阅读”,“仔细地阅读”,“默默的倾听”,“默默地倾听”,“甜蜜的恋爱”,“甜蜜地恋爱”等。
  • 区分“的”“地”两手抓
  • 修饰语和中心语之间用“的”还是“地”,可以依据两种情况考虑。
  • “进行”“感到”不一样
  • “进行”“感到”都是动词,但它们属于不同的小类,所带宾语的性质也有所不同,应区别对待。 朱德熙先生在《现代书面汉语里的虚化动词和名动词》中指出:“进行”之类的虚化动词“要求的宾语是表示动作的名词性成分。符合这个要求的语法成分只有两类:一类是表示动作的纯名词.另一类是兼有名词和动词性质的名动词”。
  • 殊途同归一个“的”
  • “感到非常de难过”“进入深入de研究”两种结构不是一回事,要确定其中“de”的写法,必须分开讨论。
  • 五点意见
  • “感到非常de难过”中,de应该写成“的”还是写成“地”,我有五点意见。 第一,“的”“地”分工,有好处。如“严肃的问题,严肃地对待”,清晰地显示语词间的结构关系。如果都写成“的”,如“严肃的问题,严肃的对待”,效果就比不上前者。
  • 编者附言
  • 本次讨论,众说纷纭,头绪比较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的”“地”问题的复杂性。在众多的观点中,我们想清理出几条可作为“公约数”的原则,作为运用“的”“地”的实用指南。
  • “候诊”对象
  • 1.“期间”能单独用作状语吗?
  • 为何“纠纷”不断
  • 福建三阴市某医院墙上有块醒目的告示牌,公示了该市的纠纷热线、纠纷网站以殛该医院的纠纷电话…不知为何此地纠纷不断.需要特别设立纠纷热线。你能精出其中的缘由吗,下期为你解疑。
  • 有照为证
  • 是“自愿”还是“志愿”;《官场现行记》?
  • 城市名称十二问
  • 一、内蒙古许多城市名含有“浩特”两字,“浩特”是什么意思? 二、你知道西藏首府“拉萨”在藏语中是什么意思吗?
  • 《国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哥伦比亚是为了纪念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而命名的,西班牙语中是“哥伦布之国”的意思。但据说哥伦布从未到过哥伦比亚陆地。
  • [卷首幽默]
    提壶灌顶?(胡君 麦荣邦[画])
    [语林漫步]
    别把标点不当回事(龚云庐)
    流行歌曲命名的粗鄙化(武中南)
    [众矢之的]
    请给荧屏亮分——云南卫视2006年7月差错例说——“和申”是谁(师紫菠)
    “朝露带日曦”?(杨昊)
    “二迭纪”辨识(黎清)
    何来“口头蝉”(达吉常)
    又见“真缔”(韩超)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不是称号(钱道胡)
    别给李公朴改名(汪社干)
    “李代桃缰”?(施南仁)
    [借题发挥]
    这是“猫眼”吗(王佐)
    “记者”怎成“笔者”(邹立志)
    进驻哪国使馆(李培安)
    吓人的“三分之一”(张广育)
    [一字难忘]
    周总理巧解“射阳”(孙桂民)
    一只娃哈哈(彭玮)
    [一针见血]
    “肉欲”是吃肉的欲望吗(张韶辉)
    看不懂的“体迈”(吴导民)
    “亲生祖母”?(王德彰)
    被死神眷顾?(吴铭)
    “一病不起”指病故(郭丽华)
    “坐客”电视台?(韩家铮)
    “潘多拉盒子”开不得(木鱼)
    贩毒者“义无反顾”?(任恢宗)
    “旁观”何须“坐井”(焦凤鸣)
    “谬论”怎能称“厥词”(邹亨昌)
    “逐对撕杀”?(孔庆勇)
    [十字街头]
    “恩师”,成了“女婿”(刘浩)
    小妻·家女·家父(李中洲)
    “团团”“圆圆”不是乳名(张港)
    “五湖”与“五洲”(顾崖青)
    名片不称“刺”(顾志民)
    [有此一说]
    葡萄缘何称“提子”(赵华伦)
    黄瓜本是黄色的瓜(何立洲)
    也谈“老翁竞发杀人狂”(刘涛 查中林)
    [语坛掌故]
    夫妻巧撰贺寿联(流云)
    想当然耳!(龚敏迪)
    [文章病院]
    杜甫没有登泰山(高国平)
    唐太宗·酒杯·《木兰诗》(杨光)
    物事人非?(谷士锴)
    朱庆馀和张水部(王本利)
    何来“苇编三绝”(谈维)
    庄子和《道德经》无缘(姜登榜)
    [语丝]
    “大厦”与“厦大”(李弗不)
    巧说“野花”
    [百家会诊]
    “的”与“地”:此时用哪个?——“的”“地”已分工(陈明学)
    宾位动词前不用“地”(朱文献)
    不得不用的“的”(李培森)
    “的”字通吃(孔渊 曹丽华)
    “的”“地”有别(刘峻豪)
    区分“的”“地”两手抓(王岩 戚晓杰)
    “进行”“感到”不一样(傅满义)
    殊途同归一个“的”(何伟渔)
    五点意见(邢福义)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为何“纠纷”不断(荒剑)
    有照为证(罗莉兰)
    [向你挑战]
    城市名称十二问
    《国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