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肝·我心·我头·我肉
  • 走近一爿熟食店,透过玻璃窗,忽见招牌上赫然写着:我肝、我心、我头、我肉。我吓了一跳,忙问店主,店主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说:“这也不认识?‘我’是‘鹅’字的简化字啊!”
  • 电视“白字”事故刍议
  • 2006年11月22日《报刊文摘》摘发了怡然的文章(原载于11月16日《新民晚报》),文中称:中央电视台一位颇有名气的主持人出现“自字”事故,将“巨擘”读成了“巨擎”。“擘”,音bò,大拇指,“巨擘”指某一方面居于首位的人物。
  • 楼名扫描
  • 近几年,房地产风起云涌,楼房建造之快,房价攀升之高.让人惊叹。伴随着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楼盘名称也经历了“几番风雨”。
  • 斗智·智斗
  • 现代京剧《沙宾浜》中,阿庆嫂与胡传魁、刁德一有一段“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的对唱。
  • 嘲乡公所
  • 一九二一年,正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读书的郭亮,少年义气。在家乡铜官镇,看见种种不平现象,大为愤慨,就写了一首新诗《问问社会》,抒发胸臆。
  • “按捺不住,就快滚”
  • 广告语,是一则广告的灵魂,要求简洁、准确、独特,将所宣传的对象特点凸现出来。“按捺不住,就快滚”,是微软鼠标在台湾的广告语,这句广告语曾获得台湾一九九七年“广告金句”称号。
  • 冰心家的祖训联
  • 冰心家有一副祖训联: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 “有人是这么说的”
  • 一九七五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娅来华访问,受到毛泽东的接见。王海容当时担任翻译。
  • “送命二陈汤”
  • “六君子”是中医药方,由人参等六味中药材组成,功用是燥湿化痰;“二陈汤”则是由半夏等组成的药方,适用于咳嗽痰多等病症。
  • 任仲夷咬嚼“大兴”
  • 有一次,广东省委对一份即将下达的文件进行意见咨询,这份文件的标题中有“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字眼。
  •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一):天山何处寻“鹿葺”
  •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新的一年,本刊又增加了一批新读者,为此还得先介绍一下《众矢之的》。 这一栏目,是本刊的传统栏目,也是读者参与面最广的栏目之一。我们希望能保持这一特色。 今年请读者朋友们一起来给商品文字进行“体检”。=“体检”的内容包括商品名称、商品计量单位、商品说明文字、商品广告等等。总之一句话,凡与商品有关的用字差错.都在我们的“体检”之列。一旦发现商品文字差错,请保留原件,方便的可以将包装直接寄本刊编辑部;邮寄有困难的,可以拍成照片。最好能有商品“全景”和差错特写镜头两张。要交代商品的生产厂家、公司地址等信息,以便编辑部联系核实。 “众人拾柴火焰高”。本栏目每月将刊出一份“体检报告”。欢迎读者朋友踊跃参与。
  • TOTO,请“坐”!
  • “TOTO”是个日本品牌。据说,这个品牌的卫浴产品世界闻名。“诺锐斯特”便是这个品牌新近推出的“智能卫浴”系统。请看下面这张照片,拍摄的是在中国市场销售的“座便器”产品。
  • 高露洁的“牙菌斑”
  • “高露洁”是一种牙膏品牌。它有很多品种,我喜欢其中的“全效12”。但每次购买见到盒子上的一句宣传语,总仿佛见到了雪白牙齿上的“牙菌斑”,有点为商家遗憾,这句宣传语是:
  • 三星手机“无远弗界”?
  • 三星Anycall “三星”是一个国际知名品牌,在中国,“三星”广告也时有所见。最近,我注意到三星手机的一则广告,其宣传语为:“跨网飞鸿,无远弗界”。网络支持强,信号接受好,称“跨网飞鸿”,比喻贴切;可“无远弗界”却出了问题。正确的写法应是“无远弗届”。
  • 问世间,何来“禦禮”
  • 福建力菲克药业有限公司是“全国保健食品100强企业”之一,生产的保健品在市场上有良好的口碑。但在其产品包装上的“皇品禦禮”四字中的“禦”,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错别字。
  • “萬裡”质疑
  • “西湖龙井”是茶中极品。本人曾买过杭州之江茶叶有限公司生产的此种茶叶,其包装盒精美典雅,上面印有用繁体字书写的宋代大词人黄庭坚的《品令·茶词》:“味濃香永。醉鄉路,成佳境。恰如燈下故人,萬裡歸來對影。日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
  • 伙计何以称“小二”
  • 在我国宋元时代的戏曲和话本小说中,经常可以看到“店小二”这个称谓。
  • “三只眼”补趣
  • 2006年第7期《咬文嚼字》载刘新茸与王方先生的《第三只眼看“第三只眼”》,介绍古今中外“三只眼”的神奇传说与当今“三只眼”电子监控系统的明察秋毫,妙趣横生。这里恕我冒昧续貂,以作补说。
  • 老鼠为何称“耗子”
  • 一般工具书对“耗子”的解释,止于“耗子即老鼠”,或“某些地区把老鼠叫作‘耗子’”,都未说出个所以然来。
  • “大气”怎可晚成
  • 2006年3月20日《老年文摘》报第1版刊登了新华社发的文章《大气可晚成》,讲的是:1915年出生的吴丽娥,只读过两天私塾和两年小学,但勤学不辍,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直到古稀之年才著书立说、练习丹青,逐渐在海内外享有盛名。
  • 平局怎能说“不敌”
  • 2006年9月8日《镇江日报》的体育娱乐版上,刊出一篇主标题为“不敌新加坡国足现原形”的新闻稿,其中的“不敌新加坡”让人感到十分困惑。
  • “诽闻”是何闻
  • 下面是《文汇报》2005年8月24日第10版上的一条新闻。标题中的“诽闻”让我犯迷糊,“同事诽闻”是啥意思呢?细读报道.才知道讲的是王某和李某有矛盾,有一天,李某见王某与一女同事在单位一个房间内谈话.便到领导那里去诬告他们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后来还四处散布这一谣言。标题中的“诽闻”显然系“绯闻”之误。
  • 三国名医叫“华陀”?
  • 华佗是三国时名医,广为国人知晓。然而,检查失聪外孙女暑假语文作业时,笔者发现她将“华佗”均写作“华陀”。让她改正,她却打开全日制聋哑实验教材《语文》(第六册),把课文《聪明的华陀》给我看。哎呀,从题目到正文竞出现7处“华陀”!翻开《新华字典》(第10版)找到了“佗”字条:“佗负荷。[华佗]三国时名医。”《辞海》也收有“华佗”条,还配有其画像。
  • 谁是小偷
  • 浏览2006年8月16日《奉化日报》“民生民情版”,发现这样一篇报道:《巡特警搂里偷东西 没出大门被抓获》。乍一看,笔者以为是巡特警在居民楼里偷东西,结果还没走出大门就被抓了。这个警察胆子真够大,要是让这样的警察来巡逻保卫我们的城市,恐怕我们老百姓都会缺少一种安全感吧。
  • 不是“士可忍”
  • 2006年9月26日《现代快报》A5版“快评天下”栏目中《花心男酿了苦酒自己吞》一文写道:“就是啊,俺乃堂堂一富翁,居然戴上了绿帽子,士可忍孰不可忍也!”这句“士可忍孰不可忍”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 电流是法拉第发现的吗
  • 《一杯清茶,轻轻抚慰》(线装书局出版)一书第125页有这样一段话:
  • “别开声面”?
  • 《新安晚报》2005年7月16日第10版一篇报道的标题为“30名入圈佳丽为观众演绎了一场别开声面的T台秀”。
  • “沐衣而冠”?
  • 《喜剧世界》2006年7月下半月版有一篇名为“诽谤时尚”的文章,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走入五星级饭店大堂,正窃喜自己的沐衣而冠,谁知被保安大人一眼识破,轻轻一嗅就嗅出我的底牌,当路拦下,盘问起我来赤裸裸的。”
  • 砖头没有“胚”
  • 《南方周末》2006年8月3日D31版《汪志鹏诗歌》:“一块一块的牒的上面/是砖胚……只能想象/砖胚成型的过程……砖胚已经成型了。”
  • 何来“授受不清”
  • 《扬州晚报》2006年8月1日A7版有《异性合租,“补位”中的烦恼》一文,其中说到一位男士与一位女士合租一屋,后来发现该“室友”不拘小节,大热天只穿内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让他很不自在,“终于有‘男女授受不清’之慨,开始为自己的异性合租住房行为感到后悔”。
  • “周公”不是周文王
  • 2006年4月7日《今晚报》第7版《“周公”不姓周》一文,针对电视剧《马大帅3》中范德彪的一句话——“彪哥解梦馆”中供奉的是周公“周爷爷”,表示了不同意见:“电视观众会问:‘周公姓周吗?’谁都知道,‘周公’是指周文王,他姓姬名昌,照例应称为‘姬爷爷。’”文章作者改出了别人的一个知识差错,不小心自己又“摔了一跤”。
  • 洋人跟慈禧“过意不去”?
  • 历史小说《张之洞》(上)475页写慈禧对中外交涉的心态:“可是,就是这些可恼可恨可鄙可杀的洋人,无休无止地寻是生非,跟她过意不去。”
  • “鱼木脑袋”是啥东西
  • “真是鱼木脑袋”——这是央视少儿频道2006年10月6日动画片中的一行字幕。“鱼木脑袋”是什么脑袋?按音索字,应该是“榆木脑袋”之误吧。榆木的材质纹理直、结构稍粗,比较坚固,供建筑、家具、车辆等用材。我们常把比较愚笨的头脑称作“榆木疙瘩”或“榆木脑瓜”,这是一种比喻说法,意思是头脑笨得像“榆木”一样。而“鱼木”则根本没有这个词。倒是有“木鱼”一词,但那是僧尼们敲打的一种木制乐器,与“愚笨”毫无关系。
  • “诞辰的日子”?
  • 《光明日报》2006年10月14日第5版上《我在IOC总部工作的日子》是一篇好文章。作者用几个“小故事”,从不同侧面介绍瑞士洛桑“奥林匹克之都”的情况。
  • 有趣的地名变迁
  • 像古建筑一样,地名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资源。地名的一个特点,是稳定性。但是在长期的使用和流传过程中,其中一部分往往也会因社会变迁、语音讹变等因素而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本身,往往还具有浓厚的趣味呢。
  • 神奇的“六个瓶子”
  • 最近,笔者在《环球时报》上读到一篇书评,介绍的是中信出版社新近推出的《六个瓶子里的历史》。书名让我眼睛顿时一亮,阅读的兴趣陡增。“六个瓶子里的历史”?瓶子里能藏着什么样的历史?难道是刚被考古挖掘出来的几个瓶子秘藏着惊世之谜?
  • 茶联中的修辞
  • 对联被陈寅恪称为“最具中国文学特色”的一种体裁。茶联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这些联语的作者一般难以稽考,联语常用口语,基本不用典故,但很有趣味。
  • 应是“满宫满调”
  • 2006年5月19日《今晚报》刊载了《人生做好一件事》一文,其中说:有个女演员十年前演出《昭君出塞》时有句高腔没有唱好。经过勤学苦练,十年后再演,有观众对她说:“十年前您有一个高腔没翻上去,而这次我一连看了三场,您都唱得满弓满调,您对得起您的行当。”这里的“满弓满调”,应是“满宫满调”。
  • 《外交十记》中的一处硬伤
  • 钱其琛是新中国第七任外交部长,后任国务院副总理。2003年离职不久就写出一部《外交十记》。当事人曾是共和国外交界的风云人物,写亲历事,这部书很有看头。
  • 给“乡下爷爷”写信的是谁
  • 小雨虹痛苦与无奈的情状竟罕有其匹,只与易卜生笔下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有点相像,她们都愿向呵护、理解自己的爷爷倾诉。卖火柴的小女孩写给“乡下爷爷”的信,主要诉说……
  • 陆天明误说“白驹过隙”
  • 《省委书记》是著名作家陆天明描写我国当代高层政治生活和高层政治人物的长篇小说。小说的最后一章有这么一段话:“天下事,再困难,从来都可以‘熬得过去的’,尤其在中国这个地方,看起来年年在建章立法,在铺摊子,但铺开的毕竟还不能算是一块钢板,暂且还只是个‘罗筛’。面积挺大.气势也挺雄,但就是有漏洞,漏洞还挺多,挺大。
  • “丝丝入扣”的“扣”是纽扣吗
  • 2006年9月15日《光明日报》第4版《光明论坛》栏发表一篇文章《公共政策实施要从细节入手》,内容很好,引用成语“丝丝入扣”作比喻:“倘若将涉及民生的政策比作一件御寒衣的话”,则“立法机关、政府决策部门可以看作它的设计与裁剪师”,“服务举措,便是一次非常妥贴匀整的细节入扣过程”,又谈到要注意“扣距”“扣点”“入扣准确”,“它的丝丝入扣让民生之衣向着人本之躯又贴紧了几分”。
  • 贾谊死于长沙吗
  • 最近我拜读了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的大作《帝国的惆怅——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与人性》(文汇出版社出版),被易教授渊博的学识深深折服。但在阅读中,我见到了一个硬伤。易教授在提到汉代著名辞赋家贾谊时说:“长沙其实也不错,……可惜贾谊不会享用,终日以泪洗面,竞哭死在那里。”
  • “期间”能单独用作状语吗?——“期间”与“其间”
  • “期间”是指某个时期里面,在传统用法中不能单用,必须在前面加上定语,如“黄金周期间”“书展期间”等。但现今媒体上,将“期间”单独用作状语的不在少数,如“艺术展极大地活跃了当地的文化生活,期间,有数十万人参加了相关活动”。你认为这种用法对吗?请说说理由。
  • 定语可承前省略
  • 按照传统的用法,“期间”不能单独用作状语,它的前面必须加上适当的定语成分,如“农忙期间”“春节期间”等。但语言的使用不是静止的,“期间”的使用也有新的发展。当限定“期间”的成分在前面的句子中出现了之后,“期间”就可以省略这一定语单独使用。
  • 动态地看“期间”
  • 现今媒体中“期间”的单用是有语用条件的,那就是它必须有先行词。由于有时先行词会比较长,为了俭省,使用者就承前省略了“期间”之前的定语。这是符合交际中的经济原则的。
  • “期间”不等于“其间”
  • “期间”与“其问”音形相近而意义、用法不同,要说清“期间”能否单独担任状语,必须将它与“其间”的区别说清楚。
  • 鲁迅用“其间”
  • 大抵语文修养深厚者,极少有以“期间”单独作状语的。以鲁迅为例,我检索了《鲁迅全集》,没有一例是将“期间”单独用作状语的,而以“其间”单作状语的则不在少数。试举例如下:
  • 一桩冒名顶替案
  • 先看个例子: 邱××同志1979年4月至1992年4月在县法院工作,历任助审员、审判员、民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期间于1989年2月荣立省法院系统个人二等功。
  • “期间”没有特权
  • “期间”的语义等同于“时期”“阶段”“时候”……,其语法作用也与这些词语类似。“时期”“阶段”“时候”这些词语单用时不能指明具体的时间段落,因此不能单独用作状语。例如:
  • “期间”是一个黏着词
  • “期间”单独做状语是不规范的。
  • 编者附言
  • “期间”与“其间”的混淆是个老问题.我刊曾多次刊文辨析。然而,由于两者确实在音、形、义上非常接近.它们的混用已成为一个“顽疾”,尤其是将“期间”单用作状语,出现的频率特别高。
  • “候诊”对象
  • 1.“做客”和“作客”有区别吗?
  • 一份书单——2007年的新年礼品
  • 2007年到了,祝各位新年好。也许,您现在正在逛书店。下面是我们为您选出的八本图书,可惜,每本书的封面上都有别字。“无错不成书”,想不到从面上错起,真是脸面无光啊。亲爱的读者朋友,让我们一起来为它们洗一把脸吧。答案下期公布。如果您也发现了类似的图书,还请及时告诉我们一声。
  • 此“提名”非彼“题名”
  • 这是在山东济宁市拍摄到的一张照片。“金榜题名”应该写作“金榜题名”,在这里的意思是指被高一级学校录取。
  • “依法钠税”?
  • 这是在某文明社区发现的一块宣传牌。“依法钠税”显然应是“依法纳税”。
  • 谁封施琅“大将军”
  • 2006年3月27日,中央电视台第1套节目开始播放电视剧《施琅大将军》。剧情怎样,这里姑且不论,这个剧目名,就存在着不当之处。
  • “赵树理”误读“尉迟村”
  • 央视1套黄金时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赵树理》拍得很好,真实地再现了“山药蛋”派领军人物赵树理的风采。但是,赵树理出生的山西沁水县加丰镇“尉迟村”,在剧中被赵树理的扮演者李雪健等人一直念成“WèichíCūn”,让人感到很别扭。“尉迟村”应该怎么读呢?
  • 豪猪不是长刺儿的野猪
  • 央视《百家讲坛》2006年10月3日播出的节目中,于丹女士提到豪猪时解释说:“豪猪就是长刺儿的野猪。”此言不妥。
  • “拆除违法建设”?
  • 2006年夏天,河北省保定市大搞城市形象建设,拆除道路两边的违规建筑物。 一时间,保定的大街小巷都挂起了横幅:“拆除违法建设,构筑和谐保定”。
  • 自己欢迎自己?
  • 合肥公交车车厢内前上方,大多有一电子广告显示屏,以移动广告形式,向乘客播放公交站名及文明乘车宣传用语等,为乘客提供了良好的服务.值得称道。不过一个轮回后总有一则广告:“欢迎显示屏广告招租”。到底是谁欢迎谁,一时把人弄糊涂了。
  • 省区名十二问
  • 一、辽宁横跨辽河两岸,清朝末期属奉天省,现今是东北地区的经济大省。你知道它为什么叫“辽宁”吗?
  • [卷首幽默]
    我肝·我心·我头·我肉(纪可之 叶珺[画])
    [语林漫步]
    电视“白字”事故刍议(孙恒杰)
    楼名扫描(袁登来)
    [语丝]
    斗智·智斗(彭樟清)
    嘲乡公所(曾昭安)
    “按捺不住,就快滚”(肖琴琴)
    冰心家的祖训联(邹统锦)
    “有人是这么说的”(张燕)
    “送命二陈汤”(良玉生)
    任仲夷咬嚼“大兴”(欧得)
    [众矢之的]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一):天山何处寻“鹿葺”(王连杰)
    TOTO,请“坐”!(盖义文)
    高露洁的“牙菌斑”(纪梅)
    三星手机“无远弗界”?(顾远)
    问世间,何来“禦禮”(白劳赐)
    “萬裡”质疑(立青)
    [词语春秋]
    伙计何以称“小二”(金文明)
    “三只眼”补趣(黄炳麟)
    老鼠为何称“耗子”(雁寒)
    [借题发挥]
    “大气”怎可晚成(张武认)
    平局怎能说“不敌”(吴导民)
    “诽闻”是何闻(李文巧)
    三国名医叫“华陀”?(罗守银)
    谁是小偷(戴召平)
    [一针见血]
    不是“士可忍”(柯田)
    电流是法拉第发现的吗(葛金)
    “别开声面”?(朱良会)
    “沐衣而冠”?(阴拥军)
    砖头没有“胚”(一民)
    何来“授受不清”(吴献中)
    “周公”不是周文王(丁一训)
    洋人跟慈禧“过意不去”?(何培刚)
    “鱼木脑袋”是啥东西(习连民)
    “诞辰的日子”?(周晓耕)
    [三味沙龙]
    有趣的地名变迁(苏艺彬)
    神奇的“六个瓶子”(徐侠)
    茶联中的修辞(朱念)
    [文章病院]
    应是“满宫满调”(王德彰)
    《外交十记》中的一处硬伤(仁可)
    给“乡下爷爷”写信的是谁(荒剑)
    陆天明误说“白驹过隙”(席广辉)
    “丝丝入扣”的“扣”是纽扣吗(罗养性)
    贾谊死于长沙吗(诸慧)
    [百家会诊]
    “期间”能单独用作状语吗?——“期间”与“其间”(李名隼)
    定语可承前省略(唐海秋)
    动态地看“期间”(张怡春)
    “期间”不等于“其间”(荣耀祥)
    鲁迅用“其间”(周建成)
    一桩冒名顶替案(解志维)
    “期间”没有特权(洪舒隽)
    “期间”是一个黏着词(陈昌来)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一份书单——2007年的新年礼品
    此“提名”非彼“题名”(王知行)
    “依法钠税”?(吴语)
    [追踪荧屏]
    谁封施琅“大将军”(水共)
    “赵树理”误读“尉迟村”(李进学)
    豪猪不是长刺儿的野猪(花启清)
    [十字街头]
    “拆除违法建设”?(杨金花)
    自己欢迎自己?(王道庆)
    [向你挑战]
    省区名十二问(黄青)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