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天一妻制
  • 作家王蒙说过一个笑话:当年没有激光照排系统,用铅字排印《婚姻法》。由于印刷质量问题。“一夫一妻制”印成了“一天一妻制”。在场的人笑得人仰马翻。
  • “冬天里的一把火”——全国部分期刊经验交流会在沪召开
  • 2006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志在一份关于《咬文嚼字》办刊经验的材料上作了批示,要求有关部门组织一些刊物之间的交流活动,以推动学习《咬文嚼字》这类刊物的经验。
  • 定位、特色和品牌
  • 《咬文嚼字》是个小刊物,但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我认为,《咬文嚼字》的成功主要在三个方面。
  • 特色期刊的共同特性
  • 这次期刊经验交流会,是中宣部出版局、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中国期刊协会联合召开的。2006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志在看到《咬文嚼字》的办刊经验以后,指示有关部门要组织刊物进行一些交流活动,研究如何推动中小型期刊的发展。
  • 期刊“蓝海” 大有作为
  • 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期刊协会以“品质·特色·发展”为主题,在上海召开宣传、推广《咬文嚼字》等期刊成功经验的全国性会议,是着眼长远、谋划全局的一个重大举措,对上海期刊工作及整个新闻出版工作是个很大的促进。
  •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二):且看雪碧“拉郎配”
  • “雪碧”可是碳酸饮料中的“大腕”。2006年,上海一家生产雪碧的公司,曾推出“分享你的奥运梦想”活动,在雪碧的瓶贴上印上了《活动细则》。其中第一句话交代活动时间,出现了“拉郎配”现象。原话是这样说的:
  • 如此“坐怀不乱”!
  • 最近上下班,常常会在地铁里看到这张上海的房产广告。画面上是个孩子坐在一成年女性的怀里,广告语是“舒适方便,坐怀不乱”。每次看到这个宣传语,我都会琢磨:“怎么这么小的孩子就能‘坐怀不乱’了啊?”
  • “豆鼓丁香鱼”?
  • 一日,陪同来厦门开会的友人购买土特产。当踱进一干货店时,一位女售货员热情地迎将上来,拿出一瓶罐头说:“这豆gǔ丁香鱼,很好吃的。”友人当即纠正道:“是豆豉,不是豆鼓。”当时我们都以为售货员认错了字。误把“豉”字当作了“鼓”字。
  • 纠缠不清的“渊源流长”
  • 浙江有一种名牌茶叶,叫千岛银针。元旦期间,我从超市买了一盒准备送人。就在我拎着茶叶打算去做客时,老婆一下子叫住了我:“茶叶盒子上有错字!”我放下赶紧细瞧:包装盒方方正正的,气派得很,一面印着“经典茶礼”四个大字,另一面则印着“渊源流长”,厂家显然是想表明自己的茶叶不是野路子。而是有悠久传统的。问题就出在这里的“渊源流长”上,它是个典型的病态组合,胡乱地将“渊源”和“源远流长”两个语词生硬地杂糅在了一起,结果造成了语义的含混不清。
  • 有“圣诞”没有“圣旦”
  • 圣诞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诞生的节日。耶稣的出生日期,《圣经》没提,多数教会规定12月25日为圣诞节。如今,国人热衷过“洋节”,圣诞节虽非国家法定假日,但不少精明的厂商已盯住了其中的商机,借圣诞积极促销。
  • 何人食“庶糖”
  • 笔者曾到一家商店购买点心,见货架上有一种饼干叫“椒盐苏打饼干”,其包装盒 上“不加庶糖”几个字非常刺眼。无疑,“庶糖”是“蔗糖”之误。
  • “一流”和“二流”
  • 一九八二年,相声大师侯宝林行到香港演出,刮起了一股“侯旋风”。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一个来自美国的记者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美国总统里根曾经当过电影演员。像你这样的演员,在中国能当国家一元首吗?
  • 林语堂笔下的“烟云”
  •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先生的代表作。作品从义和团写到抗日战争,通过曾、姚、牛三五变幻,被称为是继《红楼梦》之后的又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
  • 留学生过海关
  • 一位中国留学生,在通过旧金山海关时,遭到了刁难。他的证件合法、齐全,被检查好几遍后,还不放行。海关人员傲慢地问道:“来美国干吗?”留学生答:“找工作。”“找什么工作?”这种盘问是很不礼貌的,留学生忍无可忍,提高嗓门符号道:
  • 陈独秀狱中联
  • 陈独秀于一九三一年十月十五日又一次被国民党逮捕。这次的罪名是“以文字为叛国之宣传”被判了八年徒刑。一九三五年秋,刘海粟自欧洲回国,到江苏第一监狱,看望关押在那里的陈独秀。
  • 神探妙语
  • 李昌钰有“神探”之称,曾参与六千多个案件的侦破工作。一次他参加电视台录像,主持人小S激动得大叫:“李博士,我好爱你哦!”
  • 没有灾祸,何需“冲喜”
  • 《钱江晚报》2006年1月28日《每日新闻·现场》版有篇报道:《座山雕昨搬新家》,其引题是“大家都过年 我也冲冲喜”。其中“冲冲喜”明显属于误用。
  • “艾滋作家”莫乱封
  • 2006年9月5日《华西都市报》的《文娱》版上,有这样一个新闻标题:“不付稿费‘艾滋’作家怒告出版社”。乍看之下,笔者还以为新闻说的是一名身患艾滋病的作家要和出版社打官司。但细读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 谁“入主”了国家博物馆
  • 2006年1月26日《北京晚报》第46版有个通栏标题:“祥瑞瓶入主国家博物馆”。初看以为国家博物馆馆长换人或其主管部门易手。阅读正文之后,方知说的是当代陶瓷精品“祥瑞瓶”被国家博物馆收藏了。
  • 相思“红豆”岂可进补
  • 《长寿》2006年第7期所刊《养生常食红豆粥》一文中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不光是寄托爱恋的相思之物,也是人们常食的进补之品。”文中所引诗句是王维的《相思》,诗里说的红豆,是一种生长于南方亚热带(即“南国”)的乔木的籽实,鲜红色,晶莹如珊瑚,南方人常用来镶嵌饰物。相传古时有一女子,丈夫死在边地,她哭于红豆树下而死,化为红豆,所以人们又称红豆为相思豆。而人们常用作“进补之品”的红豆,是一年生草本植物,种子暗红,古称“小菽”“赤菽”,俗称红豆、赤豆、红小豆。两种“红豆”不仅有草本、木本的区别,其功用也不同,怎可混为一谈?另外,“春来发几枝”《王右丞集》原作“秋来发几枝”。
  • 纪晓岚与“牙签”
  • 曾收看过央视10套播放的一期《百家讲坛》,题目是“纪晓岚与《四库全书》”。主讲人引述了纪晓岚编完《四库全书》后所写的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检校牙签十万余”,接着这样解释道:纪晓岚把书看成是剔牙的牙签,觉得编《四库全书》就跟天天玩弄牙签似的。
  • 灾祸怎能“扣人心弦”
  • 央视1套《今日说法》2006年2月19日播出《坠落的希望》,关注的案例是:上海一名十岁女孩到某书城买书,不幸从自动扶梯上坠落身亡。解说词中有一句是:“当时有位先生目睹了这扣人心弦的一幕。”“扣人心弦”形容言论或表演使人感动而引起共鸣。小孩坠楼身亡,是让人震惊、同情的灾祸,显然不能用这个成语。根据当时的情景,如改用“怵目惊心”或“触目惊心”较好。
  • “其鸣亦哀”?
  • 赵青《我和爹爹赵丹》一书第286页引用了这样一句话:“鸟之将亡,其鸣亦哀;人之将死,其言亦善!”
  • 玄奘何曾“东渡”
  • 2005年7月9日《北京晚报》第21版《挫败》一文中说:“高考前夕,儿子曾到姨夫所在的中日友好医院做了一个小手术。术前,一个人悄悄走到东渡的玄奘塑像前,虔诚地拜了。他希望得到玄奘的保佑,让他如愿学习临床外科。”
  • 活着就能叫“健在”?
  • 《杂文选刊》2005年第5期《道歉机制缺失的四个残酷样本》一文中说:“如果说一开始是黑心的奶粉制造商们残害了许多孩子无辜的生命,那么在事情被媒体揭露之后,又是谁在继续残害那些仍然健在的大头婴儿们?”“大头婴儿”侥幸地活了下来能叫“健在”吗?
  • “年迈”“高龄”连用不妥
  • 《文汇报》2006年9月12日刊登了一则上海市××中学举行建校110周年纪念活动的公告。公告末尾有一行“友情提示”:“年迈体弱高龄教职工和校友欲返母校,希望家属陪伴。”
  • 斡旋与周旋
  • 2006年6月7日《报刊文摘》第3版刊有《从“三十五年赃款被追回”看反腐成本》一文,文中说的是:香港探长韩森在位时贪污,虽已在境外病故,但香港廉政公署仍在2000年提起民事诉讼,向韩森的亲属追索赃款。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最后,韩的家属认识到,总不能无休止地与政府斡旋,冻结的资产又不能用,终于选择了庭外和解,‘吐’出了1.4亿元资产。”
  • “空前”无需“未有”
  • 2005年第6期《文史博览》刊有《热闹的月坛北街》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然而,在周恩来灵柩送往八宝山时,首都民众在刺骨的寒风中于十里长街挥泪相送。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未有的。”
  • “太子洗马”的“洗”不读xǐ
  • 浙江卫视2006年3月播放古装电视连续剧《秦王李世民》,某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唐高祖李渊在夺取天下扣,立长子李建成为太子,魏徵被任命为太子洗马。剧中人物多次将“太子洗马”中的“洗”读成了xǐ。
  • “圭臬”误为“圭镍”
  • 《汕头日报》2005年12月25日《阅读》版刊有《穷人经济学》一文,其后记云:“我很清楚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圭镍的占据大多传媒地位的经济学家们对我的态度……”句中将“圭臬”误成了“圭镍”。
  • 为“韩复渠”正名
  • 大军阀韩复榘常出洋相,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笑话。《徐州日报》2006年4月24日第7版《大老粗写诗》一文的第二则故事便是说他的。标题和正文中均把韩大帅的“名讳”误为“韩复渠”了。令人哑然。
  • “雪泥鸿爪”的误用
  • 《小小说选刊》2006年第8期第64页有这样一段话:“虽然有数百篇的小小说佳作,被选入多种典藏版和进入语文教材,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誉,但真正被社会认可的小小说作家,可能会被写进文学史的实属‘雪泥鸿爪’。”
  • “叶公”不姓“叶”
  • 《小故事大智慧全集》(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第282页,讲了一个“叶公好龙”的故事。其中这样介绍“叶公”:
  • 狩猎的不如种田的
  • 汉字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对它作一点透视,往往会发现遥远的秘密。比如“叔”“姨”“弟”这三个亲属称谓,有着某种内在的一致性:叔的排行次于父,姨的排行次于母,弟的排行次于兄。而有趣的是,这种一致性竞隐藏在汉字的结构中。
  • 不要轻信段老先生
  • 段老先生是谁?注《说文》的清代文字学家段玉裁也。2006年7月19日《新民晚报》的《夜光杯》刊登了流沙河先生的一篇大作:《豳字的困惑》。该文对“豳”追本溯源,最后得出结论:“琢”为“拼”之古字,在“豳”中仅为声符,从山,本为山名,后以山名国。豳,音bīn,是上古的一个国名,《诗经》的《豳风》,收的就是“豳”这个国家的民间歌谣,广为流传的《七月》就出自《豳风》。
  • “淮山药”还是“怀山药”?
  •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青狐》,是王蒙先生的长篇小说。小说中有这样一个情景:担任了一家大旅行社总经理的钱远行为孝敬父母,“拿来了燕窝鱼翅虫草野山参黄芪淮山药蓝鲸鲨脑白金,并详细地给父母介绍补药的成分、功能与服用须知”(该书450-451页)。王蒙先生在这里说了一大堆进补之药,可惜的是其中的“淮山药”有文字错误,正确的写法应该是“怀山药”。
  • 喜讯传来,怎会“一片哗然”
  • 《信息日报》2006年7月14日报道江西临川二中高考情况时说:“而从高招现场传来的10人录取清华北大等多个喜讯,再次让全省人民和广大学生、家长一片哗然。”
  • “碑”的量词
  • 《沈阳晚报》2006年5月30日第10版《“沈矿”修路挖出清代“诰封石碑”》一文中说:“5月29日下午,沈矿集团厂区院内出土了一甬不同寻常的硕大石碑。”甬,读yǒng,本指钟上的系钮。后借指什役、佣工。有条流经浙江宁波的江.叫甬江,宁波因此简称甬。然而“甬”从来没有用作量词的例证。石碑用“甬”作量词让人难以理解。
  • 都拿《木兰诗》说事
  • 《木兰诗》可忙了,常无端被拿来说事。如果说得对,自然是好事,遗憾的是常见人说错,这可真让人有点心疼。
  • “拾人牙慧”的误用
  • 2004年12月出版的《杂文选刊》刊有《美国穷人并不穷》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露卡并不是天天拾人牙慧,拿人好处。她怀孕、生产、小孩体检,都是由国家机构WCF(即“妇女、儿童、家庭协会”)一手包办。这个机构每月还给露卡一家发放食物的补助单。
  • 老舍的“舍”应读shě
  • 舒乙先生是老舍先生的公子,著有《老舍的关坎和爱好》一书。说到老舍的“舍”字的读音时,有这样一段:
  • 马克思何曾“流放英国”
  • 《(塔木德):犹太人经商秘笈》(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有这样一段话:犹太人重视教育,视师如父,喜欢藏书、酷爱读书是有名的。被流放到英国的马克思有时曾困窘到衣食无着……
  • 彭加木“请樱”干吗
  • 彭加木是著名的生物化学家,1980年去罗布泊考察时失踪。2006年5月5日《杂文报》第6版有一篇文章说:“1980年,在进军罗布泊的时候,彭加木已经身患绝症,但他仍然主动请樱。”其中的“请樱”显然是“请缨”之误。
  • 活着的“炀帝”不称“炀帝”
  • 各电视台热播过的电视连续剧《红拂女》,讲的是隋末唐初的一段传奇爱情故事。第9集中,大司空杨素对宇文将军说:“现在是炀帝坐位……”此后还连续出现了好几次“炀帝”的称呼,字幕也如实出现“炀帝”字样。
  • “暗渡陈仓”计出何处
  • 电视剧《野火春风斗古城》某集中,日本特务头子多田对特务队长兰毛说:“《孙子兵法》里有一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确实是一条军事计策,但它的出处是《三十六计》,而不是《孙子兵法》。
  • “利犬枪”是什么枪
  • 2006年4月13日央视11套《九州大戏台》播出传统戏《挑滑车》。当岳飞在牛头山上与金兵交战时,字幕打出这样一句台词:“虎威威利犬枪战马如龙……”看到这里,笔者不由想:“利犬枪”是什么枪?
  • 鲁迅并非原作者
  • 2005年6月12日晚,央视1套黄金时段播出8集文献纪录片《陈云》第3集。其中说到了马寅初老先生为“新人口论”遭批判写信给陈云同志一事,说马老先生在信中引鲁迅先生的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是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但这句话真是鲁迅说的吗?
  • 这事儿不是段祺瑞干的
  • 2006年4月6日《北京晚报》第46版《京城近代史的风云人物——孙晋卿》一文说:“在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召开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团拒绝了日本要继承德国占领中国山东省和青岛的特权(的无理要求),而国内由段祺瑞执政的北洋政府却惧怕日本人的要挟,要撤换中国代表。”
  • 莫把拼音当英文
  • 青藏铁路通车是件大喜事,许多报刊都作了报道。我们在阅读这些报道时,发现其中也有语文错误。例如,2006年7月3日《北京晚报》发表的((T27次列车今晨驶上高原》一文中说:“站台上,白色的站牌非常醒目,上面用汉字、英文、藏文三种文字写着格尔木3个字,在格尔木3个字的下方,写着海拔高度2829米。”我们从这份报纸刊登的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站牌上写的是GE ER MU。这不是英文,而是“格尔木”三个汉字的汉语拼音。
  • “厨房辩论”的主角是谁
  • 《刘心武感悟平常心》(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所载《给平凡以价值》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所谓“美国生活方式”,曾是美国人引为自豪的,“冷战”时期。美国总统肯尼迪与苏联首脑赫鲁晓夫之间曾发生过著名的“厨房辩论”。
  • 是合祀,不是合葬
  • 2006年8月4日《京江晚报》第15版刊出《小泉15日欲强行“拜鬼”》一稿,稿中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国内外的反对,将在太平洋战争胜利纪念日15日强行参拜合葬日本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其中的“合葬”一词用得不对。
  • “大巨博物馆”之名不宜再用
  • 《中国文化报》2006年3月14日第2版刊登有《大英博物馆中国珍宝不会来京》一文,笔者认为,文中的“大英博物馆”的称呼是不合时宜的。
  • “登陆网站”还是“登录网站”?:网络时代的混乱
  • 互联网时代,网络成了人们查询与传递信息的高效路径。人们进入到各种各样的网站中是称作“登陆网站”还是“登录网站”?“登陆”与“登录”意思相同还是同中有异?请发表高见。
  • 计算机行业用语——“登录”
  • “登陆”历史悠久,本义为渡过海洋或江河登上陆地。唐孟浩然《越中逢天台太乙子》诗:“登陆寻天台,顺流下吴会。”后特指作战的军队由水面登上敌方的陆地。杨朔《中国人民的心》:“一九五三年二月,正是敌人妄想从我们战线后方登陆作战时,史元厚跟着队伍到了朝鲜。”《现汉》还收了“登陆”的一个新义项:“比喻商品打入某地市场。”
  • 英语用“登录(login)”
  • 计算机及其网络技术均引进自国外,不妨看看英语中“登录网站”的用法。
  • 从“登录”到“登陆”:网语讹变一例
  • 从时间上看,用于计算机网络的“登录”在《人民日报》最早出现是在1996年: 它可为用户提供电子邮件、文件传输、远程登录等网络服务。
  • 登陆网站=上网
  • 新浪用“登录”,搜狐用“登录”,我喜爱的其他网站,用户名旁也都用“登录”,网上搜索,“登录网站”的数量要比“登陆网站”多。然而,我主张,进人互联网网站可称“登陆网站”。
  • 不妨“登入网站”
  • “登陆”的“登”意思是登上,“登录”的“登”意思是登记,两个“登”意思本不同。本来“登录”的意思就是注册,用户是要提供用户信息和密码的。但受到“登陆网站”的影响,“登录”也有了进入网站的用法。“登录”词义扩大,着实让人烦恼。因为“登录”的“登”不是“登上”的意思,用“登录”表示进入,也是个勉为其难的事。
  • 譬如访问图书馆
  • 有时,我们访问图书馆,但并不借书,不需要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如果我们在图书馆借书了,那就一定是访问了图书馆,而且提供了自己的信息。
  • 请正确“登lù”
  • 在作为计算机网络用语之前,“登陆”与“登录”泾渭分明,从不混淆。其区别有三点。
  • 编者附言
  • “登录网站”和“登陆网站”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降临而出现的。它们的产生有先后之分。“登录网站”先出现,其中的“登录”译自英文login,含义就是注册;“登陆网站”出自前者,是前者的“创造性讹误”,但比前者更加生动形象,更加容易理解。两种用法出现的时间都不长,彼此有混用的现象是正常的。但经过了一个阶段的使用观察,现在有必要对它们作精密分析了。
  • “候诊”对象
  • 1.“拷问历史”还是“考问历史”? 2.“伸出橄榄枝”能表示友好吗?
  • 冬天里的一把火(一):全国部分期刊经验交流会
  • 2006年12月22日“品质·特色·发展——全国部分期刊经验交流会”在上海锦江饭店召开。
  • 冬天里的一把火(二)
  • 12月23日,央视《新闻联播》以“走专业化道路 小刊物赢得大市场”为题报道了我刊。12月27日,郝铭鉴主编走进央规《新闻会客厅》,幅谈《咬文嚼字》十二年来的发展之路。新华社文章《小刊物 大影响》报道我刊的成功经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南方周末……都以突出位置作了相关报道。
  • 应是“明信片”
  • 沈阳市某邮局门前曾挂出一条横幅,上面出现“名信片”字样。明信片:一种专供写信用的礓纸片,因为在付邮时不用另加信封,故称“明”信片。“名”即名字、名声、名誉,“名”和“信”不能搭配,显然没有什么“名信片”。
  • 谁敢“刨腹产”
  • 辽宁盘锦市街头有一广告,其中的“刨腹产”无疑应是“剖腹产”。剖,切开。剖腹产,医生用手术刀切开产妇的腹壁和子宫壁,取出胎儿。刨,用镐、锄等挖掘。“刨腹产”,真是吓死人!
  • 《省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辽宁横跨辽河两岸,在清末属奉天省,是我国抗击外国列强入侵的前沿阵地,战乱频仍,民生凋敝。1929年,国民政府改奉天为辽宁,取辽河流域永久安宁之意。
  • 佛原词语十二问
  • 一、“刹那”表示极短的时间,你知道大约是多长时间吗? 二、比喻没事不上门,我们常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请问“三宝殿”是什么意思?
  • [卷首幽默]
    一天一妻制(文静 叶珺[画])
    [特稿]
    “冬天里的一把火”——全国部分期刊经验交流会在沪召开(钟初)
    定位、特色和品牌(石峰)
    特色期刊的共同特性(张小影)
    期刊“蓝海” 大有作为(宋超)
    [众矢之的]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二):且看雪碧“拉郎配”(林宏)
    如此“坐怀不乱”!(王安安)
    “豆鼓丁香鱼”?(何明延)
    纠缠不清的“渊源流长”(宜修)
    有“圣诞”没有“圣旦”(管樟木)
    何人食“庶糖”(楚生)
    [语丝]
    “一流”和“二流”(林季昆)
    林语堂笔下的“烟云”(楚融)
    留学生过海关(穆文)
    陈独秀狱中联(陈自)
    神探妙语(裘圭林)
    [借题发挥]
    没有灾祸,何需“冲喜”(晓晨)
    “艾滋作家”莫乱封(康伟)
    谁“入主”了国家博物馆(吴令华)
    [一针见血]
    相思“红豆”岂可进补(刘曰建)
    纪晓岚与“牙签”(章仲鳄)
    灾祸怎能“扣人心弦”(徐有修)
    “其鸣亦哀”?(李荣先)
    玄奘何曾“东渡”(村友)
    活着就能叫“健在”?(毕兆祺)
    “年迈”“高龄”连用不妥(向五爱)
    斡旋与周旋(李培安)
    “空前”无需“未有”(孙果哲)
    “太子洗马”的“洗”不读xǐ(罗金科)
    “圭臬”误为“圭镍”(梅荣槐)
    为“韩复渠”正名(王飞)
    “雪泥鸿爪”的误用(柴舟)
    “叶公”不姓“叶”(白京)
    [汉字神聊]
    狩猎的不如种田的(倪木兰)
    不要轻信段老先生(邱艳)
    [文章病院]
    “淮山药”还是“怀山药”?(赵义章)
    喜讯传来,怎会“一片哗然”(李伟涛)
    “碑”的量词(李景祥)
    都拿《木兰诗》说事(田秭援)
    “拾人牙慧”的误用(马义煊)
    老舍的“舍”应读shě(周德懋)
    马克思何曾“流放英国”(村友)
    彭加木“请樱”干吗(张志达)
    [追踪荧屏]
    活着的“炀帝”不称“炀帝”(谢玲玲)
    “暗渡陈仓”计出何处(谷士锴)
    “利犬枪”是什么枪(孤闻)
    鲁迅并非原作者(花启清)
    [百科指谬]
    这事儿不是段祺瑞干的(凯风)
    莫把拼音当英文(苏培成)
    “厨房辩论”的主角是谁(谷一凡)
    是合祀,不是合葬(吴导民)
    “大巨博物馆”之名不宜再用(蒋小勇)
    [百家会诊]
    “登陆网站”还是“登录网站”?:网络时代的混乱(丰雪映)
    计算机行业用语——“登录”(洪万旭)
    英语用“登录(login)”(刘应红)
    从“登录”到“登陆”:网语讹变一例(应学凤)
    登陆网站=上网(聂晓轩)
    不妨“登入网站”(孙其雍)
    譬如访问图书馆(林夕然)
    请正确“登lù”(刘冬青)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冬天里的一把火(一):全国部分期刊经验交流会
    冬天里的一把火(二)
    应是“明信片”
    谁敢“刨腹产”(陶凯龙)
    [向你挑战]
    《省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佛原词语十二问(若木)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