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菜场一景
  • 向字典鞠躬
  • 据《今晚报》的一篇文章透露,大型电视剧《采桑子》拍摄现场“出现了一道好风景”:剧组中不少人都随身带着字典,一遇到吃不准的问题,就立刻向“老师”请教。主演陈小艺小姐说:“《采桑子》是一部历史剧,文化含量是很高的,自己深感才疏学浅,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这道“好风景”本人虽未能目睹,但还是有眼睛一亮之感。
  • 闲话“唠叨”
  •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褒耶?贬耶?似乎有点难说。其中应当不乏赞赏的成分,承认女人生性是活泼的;但更多的恐怕还是调侃,所谓“一台戏”云云,不过是唧唧喳喳的文雅说法而已。
  • “清香濃鬱”错!错!错!
  • 友人送我绿茶,包装设计素雅,但包装上的文字却差错频出,尤以其宣传语“清香濃鬱”四字为最。
  • 吃不着的“奈李肉”
  • 2007年2月初,在南昌市第二届新春食品展销会上,有一种冠名为“江西传统特产”的消闲食品“柰李肉”,很受消费者的欢迎。可惜的是,笔者发现无论是在食品的包装袋上,还是在展销会的宣传招贴上,“柰李肉”都被误写成了“奈李肉”。
  • 孙悟空何处吃仙桃
  • 市场上有一种小饰品,叫“佛缘珠链”。商家在包装说明中讲,它的来历非比寻常:“桃木……传说是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在潘桃园吃下的仙桃核落到了峨眉山上……”且慢!读过小说《西游记》的读者都知道,孙悟空偷吃仙桃的地方,叫“蟠桃园”,而不是什么“潘桃园”。
  • 谁会“发誓”和自己过不去
  • 春节期间,一位老同学送我一套精品男装。精致的包装盒上有这样一句豪言壮语:“矢志不愉,追求完美,释放绅雅气质。”
  • “百合干”岂是“百合斡”
  • “今年过年不收礼”,但碍于情面,还是收下了来自甘肃兰州的一位学生带来的土特产。我指着包装盒上“百合斡”三字问学生:“这是什么?”学生回答:“百合干,写的繁体字。”我又问:“百合干”的“干”的繁体字真是这样写的吗?学生一时拿不定主意,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上来。
  • 摩卡,你说的我不懂
  • 慕名去买“摩卡炭烧咖啡”。多年来养成了习惯,凡买吃的东西,总要认真看一看保质期。凑近摩卡瓶贴,我看到的是——“保质期:36个月”。这时间可够长的。然而,且慢,后面还有一个括号:(未开封)。
  • “你好,我是64330669……”(8)
  • 李湘的“辣手”辨;“树起”和“竖起”;“人工受精”能与“人工授精”通用吗;“我司”≠“我公司”;“薄壳结构”的“薄”怎么念。
  • 应是“奈河桥”
  • 《姑苏晚报》2006年4月16日《亿万富翁为什么》一文有这样一句话:“最能刺激富翁好胜心的《福布斯》在2001年用‘已故名人富豪榜’证明,这事儿连死亡都挡不住,虽然隔着奈何桥,死人跟活人一样,可以用金钱来证明得分能力。”句中的“奈何桥”应作“奈河桥”。“奈河”是佛教所传地狱中的河名,河上有桥名奈河桥。桥极险窄,恶人魂过时堕入河中,便为虫类所食。“奈何”是疑问词,相当于“怎么”“怎么办”,从无什么“奈何桥”!
  • 吸毒“蔚然成风”?
  • 《文摘报》2006年6月29日刊有一篇题为“新型毒品在陕晋之间游荡”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句话:“群众性的吸食毒品‘安钠咖’,在陕晋一些地方,已蔚然成风……”
  • 母亲怎能为儿子生子
  • 2006年6月20日山东《广播电视报》一篇题为“怀念大姨”的文章这样写道:
  • “大小臣公”?
  • 2006年7月26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栏目里讲纪晓岚时,字幕上两次打出了“大小臣公”字样。其中的“公”应该是“工”。
  • 别让李白侵权
  • 京华出版社出版的《向历史借IQ》(台湾刘灿荣著)第74页有这样一段话: 最天真的是李白,好不容易挨到了四十一岁,才因贺知章的推荐进了翰林院做供奉。玄宗很欣赏李白的才情,曾经为他“御床赐宴”、“御手调羹”,可李白就是不领情,还写了些“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大话。
  • 何来“郡长”
  • 2006年《老人世界》第3期刊有《刘表的追求》一文,文中说:“建安三年(公元198年),长沙郡长张羡因不满刘表态度倨傲,联合零陵、桂阳等三郡背叛刘表,归附曹操。”句中称张羡为“长沙郡长”有误。
  • 应是“峨冠”
  • 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麻辣百家》第94页有这样一句话:“原本蛾冠博带,此时一个个皆光了腚裸了背奔来跑去,仿佛浴室桑拿房着了火一般。”
  • 夜猫子是黄鼠狼吗
  • 人们常把喜欢在夜间活动的人比喻成“夜猫子”。《杂文报》2005年6月28日第2版刊有《拒绝“夜猫子”》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夜猫子’也就是黄鼠狼。”“夜猫子”真是黄鼠狼吗?
  • “云汉”不是云
  • 《新晚报》2006年5月20日《紫丁香》栏所刊《看云卷云舒》一文这样写道:“古诗中也多有关于云的佳句,如李白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张九龄的‘万乘华山下,千岩云汉中’,杜牧的‘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 还我酸菜来
  • 《现代教育报》2006年8月29日“读书”版中有一篇文章:《笨校长读书》。其中写道:“当了二十几年的教师,虽然生活常常处于‘白菜腌殂,红盐煮豆’的境地……”
  • 北宋时没有“北宋”之称
  • 电视连续剧《杨门虎将》中,杨业的军营里赫然挂着“北宋军营”四个字。这显然不妥。
  • “得兔忘筌”驴唇马嘴不相干
  • “庄子有云:‘得兔忘筌’……”这是《读书文摘》2007年第1期《茶道散记》中的一句话。
  • 此“乌江”非彼“乌江”
  • 《姑苏晚报》某期曾刊《乌江鱼》一文,开头写道:“没有想到我们看到的乌江居然是这样的,居然是这样的宁静、优美,江面平缓,水流不急,颜色不乌,几乎要怀疑楚霸王项羽是否真的就是在这里自刎,红军是否就是在这里强渡天险。”
  • 鱼龙何以“混珠”
  • 2006年3月16日《中国教育报》第5版有篇《教辅是条被污染的河》,文中写道:“教辅书籍存在着严重的鱼龙混珠状态。”句中“鱼龙混珠”应为“鱼目混珠”或“鱼龙混杂”。
  • 稗子?秕子!
  • 《人民日报》2006年5月27日“副刊”版刊登有《大风不识数》一文,文中说:“如同在农村风中扬场,重的沉甸甸落地,轻的空壳稗子飘飞远远。”句中的“稗子”应为“秕(bǐ)子”。稗(bài)子,是长在稻田或湿地里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叶子像稻,果实像黍米,是稻田害草。秕子,是不饱满的“轻的”或“空壳”农作物子实,如秕稻、秕谷等。在农村风中扬场的一般有稻、麦、谷子、菜籽等,而野生的稗子则根本不需扬场。
  • 错把“行拘”当“刑拘”
  • 2007年1月12日《扬子晚报》A9版刊有《砍倒8棵水杉被判7天刑拘》一文,文中说的是,砍倒同村村民家8棵水杉的村民王某,被该地公安局依法行政拘留7天。很明显,标题将“行政拘留”错成了“刑事拘留”(简称“刑拘”)。殊不知“行政拘留”与“刑事拘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 “无辜”殴打他人?
  • 2007年1月16日《东方今报》A05版刊登了一则消息,题为“邓州治安员无辜殴打外地老师省公安厅拿出了处理意见”。看了标题后不免生疑:治安员打人还“无辜”?
  • 应是“功亏一篑”
  • 《贵阳晚报》2006年3月14日第18版有条国际新闻的标题是“德魔术师‘冰室’挑战功亏一匮”此标题跳入跟帘,让人不觉一愣:成语“功亏一篑”如何竞成了“功亏一匮”?
  • “一里”是“一里地”吗
  • 大型文学期刊《十月》2005年第5期刊登了李亚平的散文《朱元璋往事》。文中有这样一段: 农民则被要求“不出一里之间,朝出暮入。作息之道,互相知晓”。就是说,农民只允许在一里地范围内活动,早出晚归;何时睡觉?何时起床?必须互相知道。
  • 琼瑶误说科举
  • 近读台湾作家琼瑶的中篇小说《禁门》,发现有一处关于明清科举制度的说法明显不当,特提出来探讨。
  •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谁说的?
  • 2007年1月2日《羊城晚报》曾刊《京、沪、穗,哪个城市“居更易”》一文,其中说:“当年自居易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如今,北京、上海、广州,哪个城市‘居不易’?哪个城市最好过日子?”自居易真说过这话吗?
  • “悠然见南山”的“南山”
  • 《新民晚报》“人与自然”版曾刊载长篇通讯《鼎力整治大气污染成绩斐然,西安重现陶渊明千古诗景》.文中引用了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并解释说:“南山即今西安南门外20多公里处的终南山。过去西安人一年之中难得有几天开门见山,现在终于又能经常见到南山了。”陶渊明诗中的“南山”真的是指“终南山”吗?
  • “有口皆碑”与“口碑”
  •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呆是不呆》一书里的《更名》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人之为恶,有口皆碑。”其中的“有口皆碑”显然用错了。
  • “持菊赏螯”
  • 每逢重阳节,人们都有赏赏菊花、吃吃螃蟹的习俗,称之为“持菊赏螯”。可是旧社会的时局动荡,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平民百姓根本吃不起昂贵的螃蟹。
  • 谁是“巨臂”
  • 2006年第2期《敦煌研究》刊《敦煌书法的文献学价值》一文,文中这样写道:“一是在传统书法的领域里继续发展,出现了沈伊默、沙盂海、启功等书法巨臂……”句中有三个问题,笔者要提出来讨论。
  • 黄庭坚自称“峪”?
  • 《汉语大字典》释“蠛”的第④个义项云: 淡黄如蜡的颜色。如蜡梅。宋黄庭坚《戏咏蜡梅二首》宋任渊注:“峪书此诗后云:‘京、洛间有一种花,香气似梅花,亦五出而不能晶明,类女功燃蜡所成,京、洛人因谓蜡梅。”’
  • “过江之鲫”该称谁
  • 近日,偶然看到罗耀宗先生的《Google成功的七堂课》(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该书将Google成功的案例分析得淋漓尽致,读后受益匪浅。其中有一段写道:
  • 冰心“刀枪不入”
  • 冰心晚年对死有一种无畏的达观与幽默。她身体不好,有人请来气功师为她发功治病。
  • 名家改句颂“黄昏”
  • 朱自清五十一岁时,把晚唐诗人李商隐的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反其意而用之,改成:
  • 征兵广告
  • 在美国,有一则出自心理学家之手的征兵广告,充满幽默和智慧。它的出现,竟然让许多青年踊跃报名当兵,改变了死气沉沉的征兵局面。广告词是这样写的:
  • “追月”和“赶路”
  • 传说苏格拉底五十岁时,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岁。然而,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却发疯似的爱上了他,并最终成了他的妻子。
  • “楚楚可怜”也可怜
  • 《咬文嚼字》2005年第7期刊有魏鉴文先生的一篇文章《“楚楚可怜”不可怜》,批评说下面句子中的“楚楚可怜”用错了:
  • 柏梁体用韵“可平仄通押”吗
  • 《咬文嚼字》2004年第8期载有张寓茗先生题为“苏轼是马大哈吗”的文章。 在说到古代诗体“柏梁体”时,张文说:“柏梁体有以下特点:七言,句句押韵,押韵要求较宽,可押相邻的韵,可平仄通押,没有平仄、对仗的束缚,也没有固定句数之要求。”这段文字说柏梁体“可平仄通押”不符合事实。
  • “啫”“咖”古已有之
  • 《咬文嚼字》2006年第8期刊有张百合先生的文章《找啊找啊找“啫”字》。文章认为应该把“啫哩水”的“啫”定为规范字,笔者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不过,笔者发现文章中有三处失误,特提出来,以期与张先生及诸位读者探讨。
  • 巧解“空前绝后”
  • 一九三七正在延安,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穿了双草鞋,鞋的前头用旧毛绒扎了两个漂亮的绒球,很是好看。
  • 贵阳没有“黄果树”
  • 《咬文嚼字》2005年第12期刊载《“捆绑”与“捆绑式”》一文。该文分析了“捆绑”一词的新义和“捆绑式”这个新词的产生缘由,是一篇好文章。
  • 伯夷与子牙无干
  • 《文艺理论与批评》2006年第2期刊有《臧克家与毛泽东诗词》一文,文中说:“古有伯夷子牙之交,如果把臧老对毛泽东诗词的神交拿来作比,也是毫不逊色的。”这句话有违背历史事实之处,因为古代根本没有“伯夷子牙之交”。
  • 杀错了人
  • 伍立扬先生《故纸风雪》(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开卷第一篇文章《智慧牵引卓见》中有这样的句子:“曹操杀害嵇康,司马懿杀害孔融,都加以不孝的罪名,实则曹操们何尝有半点的孝敬之心!”初读之下,不禁一愣:曹操杀嵇康?司马懿杀孔融?
  • 孔子只活七十三
  • 《益寿文摘》2005年8月26日第7版有这样一篇文章:《80岁运动不嫌晚》。文中说的是:人老了,别自我松懈,别偷懒,要勤用脑、多运动。读后,令人振奋。但文章说“孔夫子‘80岁学(做)吹鼓手’,被誉为勤奋好学的典范”。孔夫子能“80岁学做吹鼓手”吗?
  • 和坤不是太监
  • 《英雄皇朝》(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第367页有这样一段话: 十三衙门成立于顺治十一年,十八年撤掉。短短七年之中,干了这么多坏事,只好停止其活动,重建内务府管理朝廷日常事务。康熙以后的二百余年间,历朝皆如此,未见再有宦官专权的事。乾隆晚年虽有和坤,光绪朝虽有安德海、李莲英受到宠幸,但终不能干预朝政。
  • 李世民不识郭了仪
  • 《读禅学管理:感悟中国式管理的大智慧》(中国长安出版社出版)第70页有这样一段话: 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宽则得众”的著名典故和故事,诸如楚庄王绝缨尽欢,孟尝君不杀与自己夫人通奸的门客.汉高祖重用陈平,曹操下《求贤令》选拔那些虽然有这样那样缺点但确有才干的人,唐太宗不追究郭子仪的儿子的欺君之罪……
  • 宋徽宗“贬斥司马光”?
  • 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郑板桥全传》第76页有这样一段话:“据说北宋徽宗皇帝赵估,就曾在法源寺当过俘虏。这位迷信道教的皇帝;善画翎毛花卉,‘知百艺、通学问’,写得一手妇人气十足的‘瘦金书’。但他昏庸无能,在位二十六年,最大的‘建树’,除了宴乐冶游,就是重用奸臣蔡京、童贯,以及贬斥饱学而卓有见识的政治家司马光等栋梁之才。”
  • 谁说“当客人”不可用“作客”
  • 表示“访问别人,自己当客人”确实可用“做客”,如沈从文《一个妇人的日记》:“宋嫂子说:‘听说是回娘家做客去了,我怕呢不会回来的,你婆婆还留我做伴。’”又《绅士的太太》:“有时顶小的少爷,一定得跟到母亲做客,总得太太装作生气的样子骂人,于时姨娘才能把少爷抱走。”但沈从文也用“作客”表示“当客人”,如《凤子》:“不到一会,墙外那一个,便被主人请进花园里了。第一次作客,就是从那一道围墙跳进去的……”
  • “做客”和“作客”有区别吗?——“作客”“做客”两重天
  • 有人说“做客”和“作客”是一回事,两者之间是异形词的关系;也有人说是两回事,“做客”是“做客”,“作客”是“作客”,不能混为一谈。你说呢?
  • 异地经商也称“做客”
  • “作客”比“做客”出现得早。杜甫《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敦煌曲子词《长相思》三首之三:“作客在江西,得病卧毫厘。还往观消息,看看似别离。”两例中“作客”都指寓居异地。隋唐时期,“作客”是没有写作“做客”的。
  • “作”“做”本是同根生
  • 《现汉》中的“作客”与“做客”,其中“作”和“做”的意思其实是一样的,都指“充当、当成”,区别在于《现汉》中“作客”的“客”与“做客”的“客”其实是两个“客”。
  • 三本权威辞书三种说法
  • 《现汉》明确区分“作客”和“做客”,但同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华词典》却不收“做客”只收“作客”,释义为“旅居在外或到亲友家拜访”。这显然是将“做客”合并进了“作客”。
  • 刻意“引导”的结果
  • 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6月印行的六年制小学《语文》第十一册《爱因斯坦与小女孩》一课中说:“我打算请你到我那里作客。”有人写信给出版社问:以前课本上都印作“做客”,为何又用“作客”?
  • 妙改唐诗
  • 传说两位进士参加殿试,皇帝要他们先念错一句唐诗,然后再用第二句唐诗补救。
  • “候诊”对象
  • 1.非ying利机构:营、赢、盈,该选谁? 2.“年轻”等同于“年青”吗? 3.“制定”和“制订”如何区分? 4.“戴上紧箍咒”,对吗?
  • 雾里看花
  • “背判”?
  • 这是贴在某中学党支部活动室墙上的入党誓词,“永不叛党”被误成了“永不判党”。
  • 毒鸡谁敢动筷
  • 东北地区把不用饲料添加剂,而用“笨”方法饲养的农村土鸡称为“笨鸡”。笨鸡现已走俏全国各地的餐馆,但“笨鸡”万万不能写作“苯鸡”。
  • 茶名十二问
  • 一、普洱茶产于云南西双版纳等地,它的培育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你知道“普洱”的意思吗?
  • 《城市简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在五代十国时期,四川曾是后蜀国的领地。后蜀皇帝孟知祥“发民丁十二万修成都城”,“城周达四十二里”。其子孟昶命人在城墙上遍种芙蓉树(木芙蓉),一到秋天,花开如锦,绚丽动人,成都因此被称为“芙蓉城”。这就是今成都简称“蓉”的来由。
  • [卷首幽默]
    菜场一景(余晶 叶珺[画])
    [语林漫步]
    向字典鞠躬(薛景文)
    闲话“唠叨”(吕军)
    [众矢之的]
    “清香濃鬱”错!错!错!(李大新)
    吃不着的“奈李肉”(曹和澄)
    孙悟空何处吃仙桃(解志雄)
    谁会“发誓”和自己过不去(华松波)
    “百合干”岂是“百合斡”(杨衍绪)
    摩卡,你说的我不懂(赵朝文)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8)(姚博士)
    [一针见血]
    应是“奈河桥”(章悦)
    吸毒“蔚然成风”?(徐惠仁 徐冬梅)
    母亲怎能为儿子生子(李宁)
    “大小臣公”?(李景祥)
    别让李白侵权(一言)
    何来“郡长”(解志锥)
    应是“峨冠”(董鸿毅)
    夜猫子是黄鼠狼吗(韩平利)
    “云汉”不是云(刘恒)
    还我酸菜来(吕宏)
    北宋时没有“北宋”之称(潘传国)
    “得兔忘筌”驴唇马嘴不相干(李文巧)
    此“乌江”非彼“乌江”(章锡良)
    鱼龙何以“混珠”(孟繁超)
    稗子?秕子!(李新华)
    [借题发挥]
    错把“行拘”当“刑拘”(吴导民)
    “无辜”殴打他人?(张志良)
    应是“功亏一篑”(冉懋雄)
    [文章病院]
    “一里”是“一里地”吗(胡守贵)
    琼瑶误说科举(杨宏著)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谁说的?(徐新民)
    “悠然见南山”的“南山”(陶遂)
    “有口皆碑”与“口碑”(盛益民)
    “持菊赏螯”(李弗不)
    谁是“巨臂”(沙鸣)
    黄庭坚自称“峪”?(王宗祥)
    “过江之鲫”该称谁(张德平)
    [语丝]
    冰心“刀枪不入”(田心林)
    名家改句颂“黄昏”(二木)
    征兵广告(马仲全)
    “追月”和“赶路”(赵增民)
    [碰碰车]
    “楚楚可怜”也可怜(永诚)
    柏梁体用韵“可平仄通押”吗(王津成)
    “啫”“咖”古已有之(盛益民)
    巧解“空前绝后”(王培焰)
    贵阳没有“黄果树”(姚必强)
    [百科指谬]
    伯夷与子牙无干(陈福季)
    杀错了人(蒋伯浩)
    孔子只活七十三(陈正雅)
    和坤不是太监(谷士锴)
    李世民不识郭了仪(村友)
    宋徽宗“贬斥司马光”?(一言)
    [百家会诊]
    谁说“当客人”不可用“作客”(王宗祥)
    “做客”和“作客”有区别吗?——“作客”“做客”两重天(王应华)
    异地经商也称“做客”(项宗旺)
    “作”“做”本是同根生(曹晓燕)
    三本权威辞书三种说法(曹政)
    刻意“引导”的结果(朱文献)

    妙改唐诗(陈章)
    “候诊”对象
    雾里看花
    “背判”?(李像杨)
    毒鸡谁敢动筷(钱家鑫)
    [向你挑战]
    茶名十二问(宜修)
    《城市简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