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改行当方丈
  • 陈老师在批改作文《我的老师》时,发现一学生这样写道:“敬爱的陈老师每天辛勤地工作,送走了一庙又一庙学生,现在又在送我们这一庙……”他不禁笑了起来,加上批注:“果真如你所说,等送走你们这一‘庙’,我得改行当方丈了!”
  • 尊重我,器重我,我都高兴
  • 2007年4月9日,《文汇报》出了个杂文专版,其中刊有《尊卑有别的无意识》一文。作者发现在词语运用中,隐藏着等级差别,比如,对领导用的词语是“尊重”,而“上级对下级,最多也只能称之为器重”。“器重”意味着什么呢?
  • “救火”和“救人”
  • 房子失火了。有人叫喊:“救火啊!”有人叫喊:“救人啊!”在这种场合,“救火”和“救人”在含义上有相通之处。观察诸如此类的语言现象,可以得到多方面的启发。
  • “心喜欢生”
  •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与新婚丈夫华生在镇江金山寺旅游,金山寺有一个匾,篆刻着四个字“生欢喜心”。铁凝觉得倒过来读成“心喜欢生”也很有意味——你的心喜悦了,欢乐就生出来了,而生命本身就是欢乐之所在。
  • 陈布雷调侃张道藩
  • 已故国民党政要张道藩,在抗战前曾历任交通、内政、教育三部次长(相当于副部长)。一九三八年秋,国民党在武汉召开战时全国代表大会,有蒋介石文胆之称的陈布雷曾戏撰一联赠之:
  • “见新鬼应思故鬼”
  • 奕是道光帝的第六子,封恭亲王,因担任总理大臣,输外交事务,有“鬼子六”的诨号。一八九八年,奕去世时,适值德国亨利亲王访华,那一年因内还有翁同龢罢相与夏同龢殿试中状元两件大事。有人因此戏作一联:
  • 薄熙来妙语如珠
  • 薄熙来曾任大连市市长,他的睿智幽默,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 人大代表的“约见”
  •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就人民币银行卡境内跨行查询收费问题,想询问国家发改委有关官员。在下榻的酒店里,她写了一个便笺,交给发改委工作人员,其中有“约见发改委负责人沟通情况”的句子。“约见”一词颇为得体。
  •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七)——“鬆韵”压茶香
  • 到一家超市买东西,在茶叶专柜,看到有一款龙井茶——“古韵茶香”,外包装盒上印着两句诗:“茶香秋萝後,鬆韵曉吟时”。两句引诗,竟有两个别字:将“松”误作了“鬏”,将“晚”误作了“晓”。这两句诗出自唐代诗人许浑的《溪亭二首》的第二首:“暖枕眠溪柳,
  • “坑人”的水饺?
  • 北京市西城区有一家餐馆,餐馆的门楼招牌上有“家常菜”三个红底黄字,其下有“大陷手工水饺”六个略微小些的字。“大陷”显然是“大馅”之误,“大馅”即馅大,意谓水饺皮薄馅多。
  • “振憾”让我“震撼”
  • 这张照片拍摄于广西柳州市某家具市场。一套“皇室风范富贵典雅”的香港中信家具,在以16600元的“特价”销售,商家在标价牌上还特意加注了几个醒目大字——超值振憾价。显然,“振憾”两个字都弄错了,应该是“震撼”。
  • 联通公司“锁”不定
  • 这是联通新时空CDMA的一幅大型户外广告。广告语是“琐定目标精彩无限”,其中的“琐定”说不通,应该是“锁定”。
  • “七匹狼”何时清仓
  • 去年年尾,笔者曾在一家名为“七匹狼”的品牌服装店前,看到这样一则广告:“七匹狼岁未清仓全场6折起”。我想就是小学生也可看出:“岁未”应作“岁末”。
  • “老撑柜”,下柜!
  • 商品社会,商家为了促销,什么法儿都用,尤其是搭车、沾光的伎俩,更是纯熟。辽宁义县生产的“老撑柜”酒,就是一例。“老撑柜”酒,常让人误为“老掌柜”酒。爱喝点酒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贵州茅台集团有种酒就叫“老掌柜”。“老撑柜”,其品牌用字与“老掌柜”何其相似!
  • “你好,我是64330669……”(9)
  • 什么叫“动车组”,“1980年代”能说吗,“官方网站”都是政府主办的吗,“不知所踪”?“防治”与“防制”
  • “三寸金莲”始于何时
  • 袁阔成先生为我国评书界泰斗,他的表演堪称炉火纯青。听他的评书,算得上超级的艺术享受。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2007年1月3日,央视1套播出了袁老先生的评书小段:“姜子牙火烧琵琶精”。他在为琵琶精“开脸”时说:
  • 且说姜昆的条幅
  • 2006矩12月1日晚,央视《艺术人生》栏目邀请姜昆等三位艺坛名人谈他们各自的艺术人生。在他们谈论书法方面的有关内容时,荧屏上也展现了他们的一张张书法作品。其中有姜昆的一个条幅:“不管风吹浪打,胜自闲庭信步”。“胜自”二字,显得格外刺眼,让人遗憾。
  • 故乡不称“桑子”
  • 2006年12月22日晚间江西卫视播映电视剧《武陵山剿匪记》。剧中,解放军石营长和龚区长正在冉家塘群众大会上宣讲政府购买大户粮食,设法救济贫困农户一事。这时反动乡绅冉文通假惺惺地恭维道:“人民政府和二位官长为民作主,真乃百姓有福,桑梓有幸啊。”字幕出现了“桑子有幸”。
  • 提前面世的《全唐诗》
  • 近来在全国各大电视台热播的连续剧《大明王朝》气势恢宏,情节扣人心弦,但在第22集却有一处硬伤。在这一集中,海瑞去拜见当时的重臣胡宗宪,见面之后,胡宗宪对海瑞说:“听见你来,我把所有的案卷文书都搬走了,特意找来了一部《全唐诗》在这里等你。”
  • “软肋”和“阿喀琉斯之踵”
  • “软肋”不是新词,可近年来却颇受青睐。好像谁找到他人的“软肋”,谁就是目光深邃,真能看到谁谁的骨子里去了似的。翻翻手边的报纸,“软肋”俯拾即是:贪官的软肋、平价药店的软肋、农业的软肋、21世纪中国的软肋……
  • “怪圈”探源
  • 每逢黄金周将至,不少商家就会举办各式各样的促销活动。对此,中国消费者协会提醒广大消费者:“高额返券只是商家玩的数字游戏,消费者要抵御返券式打折,避免陷入循环购物的‘怪圈’。”(《新民晚报》2005年9月29日)
  • “领”族词的新军“绿领”
  • 这世界变化快。近几年,“白领”“蓝领”等“领”族词中,又悄然增添了一个新生力量——“绿领”。
  • 大鳄往哪里游
  • 2007年4月23日《经济观察报》的“上海车展”专题中,有一个专访,说的是世界第三大汽车零配件公司麦格纳“把财富的目光聚焦到了中国”,“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态度,有计划地进入中国的汽车市场”。专访的标题是“大鳄正溯流而下”。“大鳄”是一个新词语,喻指某一行业的龙头企业或重量级的人物。
  • 谁接受“育儿指导”
  • 2006年9月29日《新闻晚报》A3版“今日综合”栏刊登了一篇关于上海市学前教育工作会议的报道,标题是“3岁前幼儿每年接受4次育儿指导”。笔者看后,大惑不解:3岁前的幼儿竟然被要求接受“育儿教育”,难道这些幼儿智商这么高,
  • 此“婺”非彼“骛”
  • 《讽刺与幽默》总第696期(2007年3月16日)载有张德林的文章《好高婺远者》。标题中的“婺”应改为“骛”。
  • “巴西人气”如何“冠中国”
  • 《体坛周报》2007年2月28日B7版有一个醒目的通栏标题“小罗巴西人气冠中国!”。虽然是一个球迷,懂得不少足球知识,我看到这个标题还是不得其解:是说小罗在巴西人气高,还是说小罗带动着巴西队成了中国人气最高的足球队?抑或是以小罗为代表的巴西人在中国人气最高?
  • 地狱岂是“炼狱”
  • 2007年4月18日,辽宁省铁岭市清河特殊钢有限公司发生了一起特大事故:一个正在平移的钢包整体脱落,钢包里装着的1500摄氏度高温的30吨钢水,无情地扑向交接班室,正在里面开会的32条生命,顷刻间灰飞烟灭。4月19日的《羊城晚报》以突出版面报道了这一消息,
  • 崇祯惩办严嵩?
  • 2006年12月8日的《今晚报》刊载了刘征同志的一篇文章,题目叫“金书玉饼为何来”。其中有句话说“然而金碗又可以做刑具,传说崇祯帝惩办严嵩,抄了他的家却没将他处死,给他一只金碗讨饭”。这就说差了。
  • 陆冠陶戴
  • 《北大名师告诉你——这样学习最有效》(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第204页有这样的话:
  • 误用“釜底抽薪”
  • 《文汇报》2006年8月17日刊有《中学教师收入差别大》一文,文中说:“收入差别过大,造成骨干教师‘跳龙门’,对那些师资力量本不厚实的普通学校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必然影响到该校的生源质量与数量。”这里的“釜底抽薪”用错了。
  • 莫把老人当小孩
  • 最近,某省级电视台播出了一则公益广告,大意是这样的:一位82岁的吴姓老人,自从退休以来,二十多年一直致力于风力发电机的研制。目前,已有成果问世。公益广告说他“有志不在年高”。这就将老人当小孩来称赞了,很不妥当。
  • 如何“框正”
  • 2006年12月25日《北京晚报》第19版的《纪事:2006年学界万象要览》一文中,有一个小标题:“‘中国10大最具影响力经济学家’评选揭晓:框正经济学家形象”。初一看笔者以为是手民之误,却不料正文中仍然这样“框正”:
  • “皇帝”与“三黄五帝”
  • 2006年11月7日《新民晚报》有一篇短文《倾听历史的回声》,第三节前两句是:“曲阜历史悠久,古籍中有炎帝、少吴徙都于曲阜,皇帝生于寿丘(曲申城东8里处),舜于寿丘作什器的记载。可见,
  • 干吗“墨化”学生
  • 2006年第12期《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第43页有这样一句话:“教师对文本的解读、领悟,往往通过教师语言的表达、描述,使学生潜移墨化,熏陶感悟。”
  • 女性岂有“准岳父岳母”
  • 《重庆晨报》2006年12月25日30版一则报道说:12月24日,在美国休斯敦,姚明所在的火箭队和快船队进行比赛,“姚明女友叶莉陪着‘准岳父岳母’出现在了丰田中心……”作为一个女性,叶莉怎么会有“准岳父岳母”呢?
  • 貌美儿童怎么说
  • 蓝天出版社出版的《速读中国现当代文学大师与名家丛书·梁实秋卷》中,有《喝茶》一文,其中有这么一句:
  • 裕仁当时非天皇
  • 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血染巨流河——张学良与郭松龄》(杨景华、柴永杰著)第94-95页,有这样—个情节:张作霖1918年当上东三省巡阅使兼奉天督军,授镇武上将军衔后,教导张学良说:“你看人家日本天皇和你是同岁,可他已是强国之君了,你若想出息得跟人家学嘛。”
  • 温度怎能“扩散”
  • 2007年3月4日《新京报》A24版“今日供暖指数”中将“四级”注解为“寒冷。室内温度向外扩散迅速,全天需加大供暖量”。其中的“温度向外扩散”是不科学的表述。温度无论在物理学中还是气象学上都是指“表征物体冷热程度的物理量”,作为一个物理量,是无法“向外扩散”的。向外扩散的,
  • 费解的“一语成纖”
  • 2007年1月6日《现代快报》A3版上,刊有一篇小评论,其标题为“搞清楚,教育可不是办企业”。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是这样,那么,王旭明‘教育就像买衣服’的高论,也就一语成纖了。”其中的“纖”字写错了,应作“谶”。
  • “服首贴耳”?
  • 长征出版社新近出版的小说《“双规”行动》,是一部很好的反腐力作。该书首页的“内容简介”中有这样一句话:“青云农民任厚根擅长跟踪盯梢,在拿住一些领导干部的隐私后肆意要挟,使之一个个服首贴耳。”这里的“服首贴耳”应为“俯首贴耳”。
  • 营、赢、盈:花落谁家?——“非营利机构”——来自海外的术语
  • 随着社会的发展,“非yíng利机构”也在发展壮大。但是媒体上有的将这个名称写为“非营利机构”,有的写成“非赢利机构”,还有的写作“非盈利机构”。这三种写法到底应该选哪个?请发表高见。
  • 抓住定义选定“营”
  • 2004年财政部发布的《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第二条规定:“本制度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依法成立的各类民间非营利组织(简称非营利组织,下同),包括社会团体、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这些非营利组织应符合以下三个条件:
  • 非“营”莫属
  • 如果把“非yíng利”理解成客观上的“不赚钱”,营、赢、盈就可能被混用。然而,“非yíng利机构”不是“赔钱赚吆喝”的造势部门,而是不谋求经济利润的公益组织。要从这三个字里选一个能准确表达“谋求”的字,非“营”莫属。
  • 分属两个阵营
  • “营利”“赢利”“盈利”是一组同音词,都与利有关,使用时很容易混用。其实,“赢利”和“盈利”音义皆同,是一组异形词;而“营利”则只与它们同音,意义完全不同。
  • 一个是目的,一个是结果
  • “营利”与“赢(盈)利”的区别是目的与结果的差别。把握它们的区别,关键是要分清营、赢、盈的不同含义。
  • 营利:主观上想赢
  • 营利性机构,指主观上谋求利益的组织机构,如各种商业机构,都是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非营利性机构,则指主观上不谋求利润的组织机构。如著名的“宋庆龄基金会”。还有各地都有助学基金会,它们也是非营利性机构,主观上不谋求利润,目的是帮助有困难的孩子完成学业。
  • 编者附言
  • “候诊”对象
  • 1.“戴上紧箍咒”,对吗? 2.现在引用朱熹名句“问渠那得清如许”,是否应将“那”改为“哪”? 3.“首当其冲”能当作“首先”用吗?
  • 荧屏“倾听”咬嚼声
  • “陈蓉博客”和“可凡倾听”是上海电视界的两个品牌栏目,无论是节目的内容还是主持人的气质。都堪称电视媒体中的佼佼者。《陈蓉博客》触觉敏锐.灵气四溢:《可凡倾听》厚实沉稳,有浓浓的书卷气。
  • 何以“诫燥诫睹”
  • 这张横匾拍摄于云南省西双版纳的某大饭店内。“诫”即警告、劝勉。“燥”即缺少水分,“睹”即看见:饭店内干吗要“诫燥诫睹”呢?揣摩书写者的用意,正确的写法应该是“戒骄戒躁戒赌”。
  • 贡院街上“专卖店”
  • “卖”字头上多一横,成了一个蹩脚的错字。这样的差错。出现在南京夫子庙地区的贡院街上,恐怕是有辱斯文的吧。
  • 为苏学士讨著作权
  • 《北京晚报》2006年7月31日《五色土》副刊刊载冬炎先生关于艺术生活的文章,其题为“李智纲:创造平凡之美”。文章开篇云:
  • 屈原投江与楚庄王何干
  • 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小故事大智慧》(儿童成长好故事丛书)里有一个故事叫“纪晓岚跳河”。内容讲的是乾隆皇帝同纪晓岚开玩笑,乾隆以“君要臣死,臣不死为不忠”的理由,要纪晓岚自尽。
  • “武门”和“紫金城”
  • 2007年第3期《美文》,有崔济哲《杀人杀在菜市口》一文,其中有一句:“戏文中唱道‘推出武门斩首’……”一般旧戏、旧小说里每每提到的是推出“午门”斩首,何来“武门”?
  • “令狐淘”是唐朝宰相吗
  • 《安徽商报》2007年1月4日有一篇文章《想起温八叉》,文中说唐代著名文人温庭筠(绰号温八叉)“和令狐淘的私人关系不错”。乍一看,笔者以为这个“令狐淘”是温的一个普通朋友,但接下来看到文章又说“唐宣宗的时候令狐淘当上了宰相”,这就不免令人生疑了。
  • “自食其言”不是信守诺言
  • 2006年12月21日《文萃》有一篇文章《向睡在屋顶的美国校长鞠躬》。文章结尾处说:“据报载,美国新泽西州一名小学校长为遵守对学生的承诺,12月7日爬上校舍屋顶,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
  • “了了数笔”是几笔
  • 2005年8月21日《燕赵都市报》第21版《废画三千老甲不假》一文,在介绍画家老甲作画时说:“几团焦墨宣泄直下,了了数笔,一只个性张扬、不可一世的公鸡已然报晓打鸣。”这里的“了了”应是“寥寥”。
  • 谁是守财奴
  • 2007年3月21日《新民晚报》登有作家从维熙的文章——《文化与财富的新解》。文中写道:
  • 衣袖露两寸
  • 股市词语十二问
  • 一、股市前景看好,股票价格持续上升的行情,叫“牛市”;股市前景看淡,股票价格普遍持续下跌的行情叫“熊市”。你知道为何选取“牛”和“熊”这两个意象来描述股市的行情吗?
  • 《江河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黑龙江最古老的名字叫“黑水”。东北是我国著名的黑土地,江水在黑色的河床中流淌,远远望去乌黑一片,故名。又因为“乌黑的江水”在弯曲的河床中奔流不息,矫若游龙,所以人们又称之为“黑龙江”。
  • [卷首幽默]
    改行当方丈(高映 叶珺[画])
    [语林漫步]
    尊重我,器重我,我都高兴(曹青林)
    “救火”和“救人”(邢福义)
    [语丝]
    “心喜欢生”(欧得)
    陈布雷调侃张道藩(尚古)
    “见新鬼应思故鬼”(陆阳)
    薄熙来妙语如珠(王尚)
    人大代表的“约见”(南周)
    [众矢之的]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七)——“鬆韵”压茶香(莫非)
    “坑人”的水饺?(汪绍铨)
    “振憾”让我“震撼”(石苏城)
    联通公司“锁”不定(李涛)
    “七匹狼”何时清仓(姚中巍)
    “老撑柜”,下柜!(张若牧)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9)(姚博士)
    [追踪荧屏]
    “三寸金莲”始于何时(肖步淼)
    且说姜昆的条幅(青晖)
    故乡不称“桑子”(缴世忠)
    提前面世的《全唐诗》(朱琪)
    [词语春秋]
    “软肋”和“阿喀琉斯之踵”(刘欣荣)
    “怪圈”探源(王晓红)
    “领”族词的新军“绿领”(魏正潮)
    [借题发挥]
    大鳄往哪里游(韩超)
    谁接受“育儿指导”(董金明)
    此“婺”非彼“骛”(胡君里)
    “巴西人气”如何“冠中国”(刘稀月)
    地狱岂是“炼狱”(迟洋)
    [一针见血]
    崇祯惩办严嵩?(刘耀祥)
    陆冠陶戴(谷士锴)
    误用“釜底抽薪”(叶才林)
    莫把老人当小孩(古桥)
    如何“框正”(刘艳)
    “皇帝”与“三黄五帝”(朱力生)
    干吗“墨化”学生(亓明国)
    女性岂有“准岳父岳母”(刘盛嶷)
    貌美儿童怎么说(马义煊)
    裕仁当时非天皇(何培刚)
    温度怎能“扩散”(云起)
    费解的“一语成纖”(李荣先)
    “服首贴耳”?(周敏学)
    [百家会诊]
    营、赢、盈:花落谁家?——“非营利机构”——来自海外的术语(霍剑山)
    抓住定义选定“营”(应学凤)
    非“营”莫属(盛祖杰)
    分属两个阵营(林利藩)
    一个是目的,一个是结果(张怡春 谢仲礼)
    营利:主观上想赢(潘新华)

    编者附言
    “候诊”对象
    荧屏“倾听”咬嚼声
    何以“诫燥诫睹”(唐勇康)
    贡院街上“专卖店”(张燕)
    [文章病院]
    为苏学士讨著作权(辜良仲 叶桂珍)
    屈原投江与楚庄王何干(谷士锴)
    “武门”和“紫金城”(杜伟国 杨亚平)
    “令狐淘”是唐朝宰相吗(庶凡)
    “自食其言”不是信守诺言(刘精盛)
    “了了数笔”是几笔(王德彰)
    谁是守财奴(郝景鹏)
    [南腔北调]
    衣袖露两寸
    [向你挑战]
    股市词语十二问(张锦秋)
    《江河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