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注意女王”
  • 北京国际机场巴士门上贴有“注意安全请勿倚靠”八个字。不知怎么一回事,其中一辆上“安全”二字的上半部缺损了,成了“女王”。“注意女王”:可发一噱。
  • 到底是谁惹的祸
  • 多年来,都是外语热,汉语冷。今年情况似乎有了变化,暑假一过,汉语竞也成了热门话题。不久前,“汉字应用水平测试”在上海首次开考,应试者虽然只有一千多人,却反响热烈,议论纷纷。
  • 人生上网糊涂始
  • 古人说“人生识字忧患始”。70多年前,鲁迅翻造为“人生识字糊涂始”,告诫人们“把似识非识的字放弃”,“采取有生命的词汇”。今天,我也套用一下,改成“人生上网糊涂始”,是想对时下“网络语言”的状况说两点看法。
  • “预期万寿祝疆无”
  • 张恨水的补白诗
  • 我只是高大而已
  • 帕瓦罗蒂是音乐天才。在歌剧演唱技巧方面,对帕瓦罗蒂影响颇大的女歌唱家是萨瑟兰。两人都比较胖。萨瑟兰曾去观看帕瓦罗蒂在卡内基音乐厅的首演。
  •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十一)——菜是菜,粮是粮
  • 日前,从农贸市场买了一袋东北某地产的大米,名叫“御贡香”。袋子的两侧,印有宣传语一“昔日皇家贡米今日百姓家肴”。这两句话让人想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人寻常百姓家”的沧桑意味,可是仔细琢磨,发觉有点不对劲:“家肴”,字面解释就是家常的菜肴,
  • 如此“千古奇方”
  • 心脏病死亡率高,最怕反复发作。控制病情使之不再复发,是心脏病患者的一大期盼。可是,有一种心脏病药品的广告居然是“千古奇方三步停药专治心脏病不复发”。显然,最后一个分句有歧义:一种理解是“专治心脏病/不复发”,“专治”的宾语是“心脏病”,这样的理解当然是广告制作者所希望的,这样的药效也是患者们所期盼的;
  • 错位的“地板蜡”
  • 天津某公司生产的“金鸡牌鞋油”包装盒上,有一段产品介绍:“金鸡鞋油系列产品包括:金鸡膏体鞋油、金鸡液体鞋油、金鸡高级鞋蜡、金鸡皮革护理剂及金鸡地板蜡。”怪了,地板蜡是护理地板用的,怎么归属“鞋油系列”了呢?显然是放错了位置。
  • 前列腺“断根”不得!
  • 2007年7月11日《邢台广播电视》报有一则药品广告,黑体大标题煞是惊人——“神虫入药前列腺断根”。“断根”者,彻底除去之谓也。干吗要断前列腺的根呢?
  • 骇人的“肢溶性”
  • 最近买了几袋天府特产“酒鬼花生”。在其包装袋的背面介绍文字中,有一句“花生所含有的肢溶性维生素E与生育长寿关系密切”。“肢溶性维生素E”闻所未闻,其实应为“脂溶性维生素E”。
  • 肯德基汉堡“垂涎出世”?
  • 肯德基推出了新产品——黄金烤鸡腿堡,广告样品色泽诱人:两片烤得微黄的面包,中间夹着抹上酱汁的鸡腿肉,还有青椒、红椒和其他青翠欲滴的绿色蔬菜。喜欢肯德基的人见到这张广告大概都想去买一个尝尝。但是商家的广告词却让人费解:
  • “智囊”小考
  • 近年来,在报刊网络上,无论是政治、法律还是教育、财经等各大领域都频繁使用“智囊”一词,且常常以“智囊团”“智囊机构”“智囊人物”“智囊组织”等形式出现,其中又以“智囊团”一说最为常见。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智囊”比喻计谋多的人,特指为别人出谋划策之人。那么,“智囊团”就是指众多“智囊”组成的团体组织。然而事实上,“智囊”与“智囊团”的意义和关系并非如此简单。“智囊”这一现时流行的说法,从古至今有其不一般的使用轨迹。
  • 举足轻重的“收官”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收官”忽然成了媒体新宠。尤其是新闻标题中,它更是频频亮相。比如“青歌赛美声唱法收官选手表达能力欠佳导致失分”“全年大涨130%2006股市完美收官”,等等。不难看出,这里的“收官”,意思就是收尾、收局。那么,
  • 千万别“范怵”
  • 《北京晚报》2007年6月5日报道了新版电视剧《夜幕下的哈尔滨》开拍的消息,拟的标题是“赵宝刚一提偶像就范怵”。细心人一看就明白是同音致误:这里的“范怵”应为“犯怵”。
  • 汗可流,但不会“夹背”
  • 翻开2007年8月11日《重庆晨报》第12版,一则标题赫然入目:“一年四季汗流夹背求医五年不见好转”。此处“汗流夹背”令人不可思议。
  • “烫贴”妈妈的心?
  • 为了迎接母亲节的到来,2007年5月18日的《广州日报》旅游版载文号召人们陪伴妈妈出游,认为“把手同游,暖胃贴心”。可是一则标题“烫贴妈妈的心 亲水游 乐悠悠”却让人莫名其妙。什么叫“烫贴”?难道说妈妈的心被烫得贴起来?
  • 没有“克不容缓”
  • 《法治新报》2007年8月13日第16版刊有一篇报道,谈的是银川市“白色垃圾”污染问题。主标题是“银川年产‘白色’垃圾逾250吨”,副标题是“出台塑料袋使用办法克不容缓”。汉语中没有“克不容缓”这一说法,这里的“克小容缓”应写作“刻不容缓”才对。“克”与“刻”读音相同,但并不通用.
  • “关云长”的“长”怎么念
  • 不久前,有位朋友来看我,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三国时蜀汉名将关羽,字云长。这个“长”字,不少人包括他自己都念平声chang(常)。但他有一次听评弹,说书人把“长”字念成上声zhang(掌)。他事后问了一下,念zhang的根据是什么?回答说:不知道。他们是师徒口耳相传,历来都是这么念的。朋友于是问我:“关云长”的“长”究竟念chang还是念zhang?
  • “水獭”的“獭”不读lài
  • 2006年10月31日中央电视台3套《动物世界》栏目,播音员赵忠祥在说到动物“水獭”时,竟然将其念成了“水lài”。这是个错误的读音,正确的应该念成“水tǎ。
  • 口馋,双颊不会津津然
  • 200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登有一篇题为“别有一番滋味在腾冲”的文章。作者在描述自己看到一位老婆婆兜售松花糕时写道:“看着嫩黄的软糕我双颊津津然。实在馋得不行,我央求婆婆……”怪了,由“馋”而引起“津津然”的当是口腔才对,怎么可能是“双颊”呢?
  • 跳井怎称“自缢”
  • 2007年2月27日《人民日报》副刊登载的《春节的记忆》一文中,描述旧社会贫困的庆和嫂在年关时刻,因受到丈夫“无端”暴打之后自寻短见的事儿时说:“……庆和嫂不吵不闹,回家抱起才九个月的女儿跳井自缢。”这里“自缢”一词显然是用错了。
  • 不可以兄代弟
  • 《读三国,学做人做事》(中国物资出版社出版)第311页有这样一段话:
  • “宵小”非“屑小”
  • 2005年8月8H天津《今晚报》第21版载文《向谁倾斜》,其第2段首句为:“如果说,这些冷血行为全是‘屑小’所为,那么,在‘高雅’范围呢?”这里的“屑小”,实乃“宵小”之误。
  • “悬梁”“刺股”各有其人
  • 《视野》2007年5月B刊选载的《那些可怕的人啊》一文说:“苏秦大怒,将头发用绳子拴住,吊在屋梁上,瞌睡时,一点头,就被绳子挣疼而醒。可后来,他发现绳子吊着头发照样能睡着。怎么办?苏秦找来一把锥子,瞌睡的时候,照准大腿就扎。”这完全是自说白话。“刺股”是苏秦没错。《战国策·秦策一》:“(苏秦)读书欲睡,引锥白刺其股,血流至足。”可是“悬梁”另有其人。《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三引东汉班固《汉书》:“孙敬字文宝,好学,晨夕不休。及至眠睡疲寝,以绳系头,悬屋梁。后为当世大儒。”可见“悬梁”的是孙敬。
  • 出关无须“扶梓”
  • 《文史知识》2006年第1期刊登《肃顺与左宗棠弹劾案》一文,说到左宗棠的功业时,有“后来他扶梓出关、平定网疆”之语。这里的“扶梓”,应是“扶榇(chen)”之误。
  • 不丹何曾迁非洲
  • 2006年3月10日《北京晚报》第41版《幸福的公式》一文说:“上世纪60年代,非洲小国不丹制定出一套‘全国快乐指数’,并以此来衡量和指导国家的发展。”
  • “笑魇”并不动人
  • “为了这三次动人的笑魇,唐伯虎佯作落魄书生,自卖自身在华府做佣人。”这是《美术趣话》一书(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中的一句话。其中“笑魇”应为“笑靥”。
  • 究竟讨厌不讨厌?
  • 《新京报》2006年8月1日有一则题为“丰胸购物节目今起停播”的新闻,在小标题“整个世界清静了”下面有这样一段文字:
  • 后代≠孙子
  • 最近,读到一本《诸葛亮大传》(台湾九州出版社1995年8月第1版),里面这么介绍诸葛亮的出身:“诸葛亮出身官府世家,他的祖父诸葛丰曾任司隶校尉(京城警卫司令),以清廉勇敢著称,因而得罪了不少权贵……”
  • 苏冠陆戴
  • 《天津老年时报》2007年6月1日第5版的《人生没有红地毯》一文中,作者议论人世沧桑时说:“陆游更一言道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就是人生。”这就将苏东坡的著作权强送给了陆游。
  • “君子远庖厨”谁说的
  • “北大醉侠”孔庆东著的《匹马西风》是一本有思想有文采的好书。书中有一处说他吃到有生以来最美的鱼片,但是一想起杀鱼的场面,不禁非常内疚,“怪不得孔子说‘君子远庖厨”’。
  • 苏轼未曾牧羊
  • 《知识窗》2005年第8期《皇帝DE忌讳》一文中说:“慈禧属羊,她一生忌听‘羊’字,在听戏时带有‘羊’字的剧名,如《牧羊卷》《苏轼牧羊》等戏,都不许在宫里演出。”戏剧中根本没有《苏轼牧羊》。
  • 何来“蜇回”
  • 《南方周末》2007年3月29日A1版《重庆“钉子户”事件内幕调查》一文写道:“他甚至没有像前几天那样对‘雄起’声抱拳示意,便翻身蜇回了他的小楼。”其中的“蜇”当为“踅”。这两个字形近义殊。
  • “铜雀春深”属“小杜”
  • 李国文先生是茅盾文学奖得主,又是鲁迅文学奖得主,他的作品我很喜爱。《李围文说唐》(中华书局版)一面市,我就购得一册,先读为快。在《读(陋室铭)》一文中,李先生写道:
  • 莫将“小小”当“小妹”
  • 上海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中外书摘》2007年第9期《掼素质、劈情操、拗造型》一文中,提到这样一段话:
  • 冤枉了廉颇将军
  • 漓江出版社出版的《天下三国》(李国文著)第一辑“邪教与造神”中,引用了战国时代名将廉颇的典故。书中写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别人当然很想了解这位老将军的实际战斗力,结果,胃口还算不错,只是‘一饭三遗矢’,就让人有些扫兴了。老是一种生命运行的正常现象,老了就得服老,不服老是不行的。”(第176页)这就冤枉了老英雄。
  • 网络的“酒杯”?
  • 《经济观察报》2007年4月23日第23版刊登报道《邮储银行自查中间业务》,文章第二部分讲以邮政网点为基础的银行网络管理的脆弱性和操作风险。奇怪的是,这一部分的小标题却是“网络之觞”。觞,音shang。原指盛满酒的杯子,亦泛指酒器。“网络之觞”就是网络的酒杯,它和邮政储蓄有啥关系?
  • 央行要调整的是什么
  • 股市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之间,存在着一种博弈的关系。2007年5月31日的《京江晚报》A3版刊出一篇报道《股市放量暴跌市场恐慌弥漫》。其中有这么一段文字:“一遇到加息或是调整准备金利率,市场就像过年似的开心上涨,而且屡试不爽。”这里所说的“准备金利率”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 谁的《百年孤独》
  • 2007年8月23日《南方周末》E32版《第一争议》中,介绍的是关于语文教材改革的话题,有这样一句话:“一些经典作品如《阿Q正传》、《陈奂生上城》、《孔雀东南飞》、《过秦论》……被撤掉,而代之以金庸的《雪山飞狐》、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甚至出现了卡夫卡的《百年孤独》。”这里就犯了张冠李戴的毛病,《百年孤独》并非卡夫卡的作品。
  • 曹植并非“操次子”
  • 我爱读地方志,一册在手,一个地方的历史、人物、山川、风俗、物产、艺文等尽在一览中,别有一种收获与快感。近得乾隆《颍州府志》标点整理本(黄山书社2006年11月第1版),翻阅一过,发现尚有若干差错,这里仅就标点符号的误用举一个例子。
  • 引用“问渠那得清如许”,“那”要改为“哪”吗?——先“那(nǎ)”后“那(nà)”
  • 现在引用朱熹名句“问渠那得清如许”,常将“那”改为“哪”。有人批评这种改法是错误的。引用古诗文到底要不要按现在的通行用法改动呢?请发表高见。
  • 疑问代词“哪”的出现
  • 吕叔湘在《近代汉语指代词》(1985年版)中指出:“哪字在以前一直也写做‘那’,五四时期以后,为了要跟去声的指示代词分别,才提倡写作‘哪’。直到现在,还有时仍然写做‘那’。”
  • 以今律古不可取
  • 据今改古,早在明朝就经常发生。《论语·雍也》:“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朱熹《四书章句集注》说“知去声”,于是有人直接将“知”改成了“智”。可是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尚且只有“知”没有“智”,《论语》成书的时代(一般认为是战国时期)更不可能有“智”字,改“知”为“智”,于史不符。
  • 如果古诗文可以改动……
  • 如果古诗文用字定要与现在通用的写法一致,那么《三国演义》《红楼梦》中称代女性第三人称的代词“他”早该改为“她”了。
  • 中学教材如此处理
  • ①(林冲)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大喝一声:“泼贼那里去!”(《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语文》第四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 为莘莘学子说句话
  • 时下,各种语文考试(包括高考)中,“名句默写”往往不可缺少。对这种考题,学生最头痛的便是“一字之错”。“错一字扣一分”,这是评分标准.比如,试题要求写出“为有源头活水来”的上句,如果你小小心写成“问渠哪得清如许”,那么对不起,扣你没商量,你将失去宝贵的一分。
  • 小学课本为何用“哪”
  • 前几年有儿位初一的同学问:为什么同样一首《观书有感》,小学课本里是“问渠哪得清如许”,而初中课本里却是“问渠那得清如许”?
  • 将“那”留给学者,将“哪”送给大众
  • 在教学中,我常发现学生将鲁迅文章中用作疑问代词的“那”(nǎ)读作nà。朱熹的《观书有感》课本上也有。如果不强调,学生也会把“问渠那得清如许”的“那”读成nà。纠正了读音,但学生默写时又往往会写成“哪”。
  • 编者附言
  • 高僧并非“避”而不见
  • 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节目中所作的讲演“三藏法师西游记”,很是精彩,不过我对其中个别词语的解释有不同看法。
  • “义搏云天”?
  • 国产影片《落叶归根》讲述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善良朴实的农民老赵(赵本山饰演)南下深圳打工,好友老王意外死在工地上。为了一句承诺,了却老友归葬故土落叶归根的遗愿,老赵历尽艰辛千里背尸回故乡。影片上映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2007年1月14日晚,央视播出了一个“《落叶归根》首发式特别节目”,该片演职人员济济一堂,热热闹闹地谈论影片的拍摄过程及个人感受,
  • “转世头胎”是怪胎
  • 中央电视台一套最近播放的几部历史题材电视剧,字幕上的错别字不少,让人心中不快。试举一例。《尘世笑谈》第四集有何五、查理王、马老大三人在狱中为崔醒民送行跪地祷告的清节。何五说:“转世tou胎,还愿和崔大人交朋友。”出来的字幕竟然是“转世头胎”。这个“转世头胎”显然应该是“转世投胎”。
  • 此冯非彼冯
  • 2007年夏上海两家报纸都摘编了新书《何以为生:文化名人的经济背景》,其中关于章太炎“一笔”墨宝发了财的故事说:“一天,革命元老冯自由(冯玉祥)来访……”此处用括号,表明冯自由就是冯玉祥;下文尚有“冯玉祥要求他亲笔再各写一件,成为‘历史文献'”云云。
  • 谁是布鲁诺的后继者
  • 《藏獒生存法则:比狼更具控制力的强势生存秘诀》(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第74页有这样一段话:
  • 玉米、番茄何处来
  • 《李国文楼外说红楼》(作家出版社出版)第309页有这样一段话:“西汉张骞,出使西域,辗转十数年之久,东汉班超,率三十六骑,打通丝绸之路。诸多带‘胡’字的,如胡椒,胡琴,胡葱,胡芦,胡瓜,胡豆,胡桃,胡萝卜,乃至于菠菜,玉米,番茄,番石榴等等物品,都是他们引进中原,融入国人的生活,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可疑的“庚辰本”
  • 作家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的《王蒙活说(红楼梦)》第7页写道:“以庚辰本回目为例,第一回、第八回、第二十五回、第九十四回、第一百十六回,回目中都有通灵字样。”这种说法显然是弄错了版本。
  • 道光皇帝不是吓死的
  • 当代世界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通史》(新世纪普及版)第458页“洪秀全金田起义”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 “你好,我是64330669……”(12)——“拥入”与“涌入”
  • 问:我在批改学生的一篇作文时,发现其中有一句话:“上课铃声响了,大家都争着拥入教室。”这里的“拥入”是否要改成“涌入”?你们能告诉我吗?
  • 应为“风生水起”
  • 问:近来,在媒体的一些文章中,时有“风生水起”一词。查过几部词典,都没找到。不知它从何来。有的地方还写作“风声水起”。请问哪一个是正确的词形?
  • “鹳雀楼”还是“鹳鹊楼”?
  • 问:我在小孩的语文课本中看到了王之涣的五言绝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课本将诗题标作“登鹳鹊楼”。请问这里的“鹊”要不要改成“雀”?
  • “中秋”与“仲秋”
  • 问:今年中秋节买月饼的时候。我发现有的月饼盒上宣传文字是“中秋月饼”,而有的却写成“仲秋月饼”。请问“中秋”与“仲秋”有何不同?
  • 书法名词十二问
  • 一、书法上有些字帖被称为“法帖”。请问这里的“法”字是什么意思?
  • 《园林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 [卷首幽默]
    “注意女王”(胡君里 叶珺[画])
    [语林漫步]
    到底是谁惹的祸(陈必祥)
    人生上网糊涂始(叶光亚)
    [语丝]
    “预期万寿祝疆无”(艾玉)
    张恨水的补白诗(良玉生)
    我只是高大而已(南周)
    [众矢之的]
    商品文字体检报告(十一)——菜是菜,粮是粮(曹保路)
    如此“千古奇方”(张红品)
    错位的“地板蜡”(雷冰)
    前列腺“断根”不得!(杨宗文)
    骇人的“肢溶性”(马志强)
    肯德基汉堡“垂涎出世”?(詹颂)
    [词语春秋]
    “智囊”小考(郝玲玲)
    举足轻重的“收官”(魏正潮)
    [借题发挥]
    千万别“范怵”(刘曰建)
    汗可流,但不会“夹背”(刘盛嶷)
    “烫贴”妈妈的心?
    没有“克不容缓”(徐航)
    [正音室]
    “关云长”的“长”怎么念(金文明)
    “水獭”的“獭”不读lài(杨继艺)
    [一针见血]
    口馋,双颊不会津津然(孙绍文)
    跳井怎称“自缢”(少文)
    不可以兄代弟(谷士锴)
    “宵小”非“屑小”(田之雨)
    “悬梁”“刺股”各有其人(李灵志)
    出关无须“扶梓”(蒋伯浩)
    不丹何曾迁非洲(白京)
    “笑魇”并不动人(韩铁民)
    究竟讨厌不讨厌?(邹迎九)
    后代≠孙子(刘斌)
    苏冠陆戴(张治安)
    “君子远庖厨”谁说的(木子羽)
    苏轼未曾牧羊(刘迪安)
    何来“蜇回”(李大新)
    [语文门诊]
    “铜雀春深”属“小杜”(杨光)
    莫将“小小”当“小妹”(陆颖瑶)
    冤枉了廉颇将军(谷金)
    网络的“酒杯”?(欧得)
    央行要调整的是什么(吴导民)
    谁的《百年孤独》(宜修)
    曹植并非“操次子”(易亮)
    [百家会诊]
    引用“问渠那得清如许”,“那”要改为“哪”吗?——先“那(nǎ)”后“那(nà)”(王宗祥)
    疑问代词“哪”的出现(沙鸣)
    以今律古不可取(邓伟孝)
    如果古诗文可以改动……(李兴旺)
    中学教材如此处理(徐汶辉)
    为莘莘学子说句话(宋桂奇)
    小学课本为何用“哪”(侯甫白 玉文)
    将“那”留给学者,将“哪”送给大众(林稚莹)

    编者附言
    [追踪荧屏]
    高僧并非“避”而不见(孙汝江)
    “义搏云天”?(程贯珠)
    “转世头胎”是怪胎(单永玉)
    [百科指谬]
    此冯非彼冯(李光羽)
    谁是布鲁诺的后继者(村友)
    玉米、番茄何处来(士金)
    可疑的“庚辰本”(吴全鑫)
    道光皇帝不是吓死的(一言)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2)——“拥入”与“涌入”(姚博士)
    应为“风生水起”
    “鹳雀楼”还是“鹳鹊楼”?
    “中秋”与“仲秋”
    [向你挑战]
    书法名词十二问(张锦秋)
    《园林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