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脸谱老爷”?
  • 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历史的抉择》某集中,毛泽东同志面对严峻的形势说道:“廉颇老矣,一饭三遗矢。……”荧屏上打出的字幕是:“脸谱老爷一翻三仪式”。本来是感叹英雄受困谗言,现在成了不知所云的“脸谱老爷”,真是太离谱了。
  • 2007年十大语文差错
  • 一、经常用错的称谓词是:家父。如在问候别人时说:“家父最近身体好吗?”在汉语词汇系统中,“家父”属于谦辞,只能用来称呼自己的父亲;称呼别人的父亲,习惯上用敬辞“令尊”。
  • 海峡两岸的语词互动
  • 2007年10月24日晚上8时30分,央视国际(CCTV4)播出《海峡两岸》,上节目的两位嘉宾,其中一位是台北大学公共行政暨政策学系专任副教授郑又平先生。
  • 别再冤枉乾隆爷了
  • 两年多前,《钱江晚报》都市版刊出过一篇题为“苏堤还是苏陧,乾隆爷写错字”的报道,说的是市民沈先生经过西湖苏堤时,发现御碑亭内石碑上刻的是“苏陧春晓”四字。“苏堤”因何写成“苏陧”?细心的沈先生向《钱江晚报》提出了疑问。记者随后就此请教了西湖景区花港管理处办公室的冯刚先生。
  • “登坛品酒”报告(一)——说说“庄子何其人”
  • “坛坛都是好酒”是《百家讲坛》的一个奇迹。一档宣讲传统历史文化知识的电视节目及相关图书,成为社会持续关注的热点,为文化知识的普及与创新撑起了一片别样精彩的天空。它使和谐社会流动着文化气韵。 多年来,我们致力于宣传语文规范、传播语文知识,深感文化知识的普及责任重大、过程艰苦。因此,我们视《百家讲坛》为同道、为榜样。今年应广大读者要求举办“登坛品酒”活动,意在“补天”而非“拆台”。但愿我们的努力能为这片绚丽的文化天空清除些许尘埃。让每一坛“酒”都能成为没有杂质的传世精品。 根据读者意见选定的12位“坛主”是:于丹、王立群、孔庆东、毛佩琦、刘心武、孙丹林、孙立群、纪连海、易中天、孟宪实、隋丽娟、阎崇年。本刊将依此顺序逐月刊登“品酒报告”,每月“品评”一位“坛主”在《百家讲坛》及相关图书中的语文差错。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百家讲坛》摆下了一桌文化盛宴,敬请各路品酒专家,及早登坛品尝,并将你的感受及时告诉我们,以不错过发稿档期。
  • 哪是“人生晚秋”
  • 于丹喜欢说故事。在她的《〈庄子〉心得》第二讲中,讲到了唐代大诗人李白和杜甫。她说:“(李白)一辈子谑浪笑傲,一辈子不服权贵,到年老的时候,杜甫去看他,问他,还有什么遗瞄的事。”李白说自己求仙问道不成,感到愧对葛洪葛神仙。杜甫就为他写了一首绝句《赠李白》:“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隗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 “间接”误为“直接”
  • 《于丹〈论语〉心得》第五讲《交友之道》中有这么一段话: 那个时候的人要想广视听怎么办呢?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结交一个广见博闻的好朋友,让他所读的书,让那些间接经验转化成你的直接经验。
  • 黑格尔说的是“正反合”
  • 《于丹〈论语〉心得》第七讲《人生之道》中引述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话来说明人生的三个阶段:小时候看到眼前一片光明,是为“正”;二十多岁看到社会一片惨淡,是为“反”;到三十岁,“既不像十来岁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也不像二十多岁时觉得一片惨淡”,是人生“和”的阶段。
  • 《论语》究竟多少字
  • 于丹女士在《于丹〈论语〉心得》之四《君子之道》中说: “君子”是孔夫子心目中理想的人格标准,一部短短两万多字的《论语》,“君子”这个词就出现了一百多次。
  • “三界”岂是“三生”
  • 《于丹〈庄子〉心得》的《境界有大小》一讲中说:“禅宗有这样一句话,叫做‘眼内有尘三界窄,心头无事一床宽’。眼睛里要是有事,心中就有事,人就会看得‘三界窄’。三界是什么?前生,此际,来世。只要你眼里的事化不开,心里成天牵挂着,你就会把前生来世、上辈子下辈子都抵押进去。”
  • 屈原故都非“颖都”
  • 战国时,楚国贵族屈原遭奸臣谗害,被楚顷襄王放逐沅湘之间。屈原空有一片赤诚之心,报国无门。当楚国的国都被秦军攻破的消息传来,他深陷无力挽救楚国的绝望之中,遂投汨罗江而亡。《于丹〈庄子〉心得》第六讲《谈笑论生死》中曾说到屈原的绝望:“屈原生当战国乱世之中,作为楚王的同姓贵族,作为一个士大夫,
  • “杀生”如何“取义”
  • 《于丹〈庄子〉心得》之六《谈笑论生死》中有这样一段话: 儒家与道家关于生死的观念,不尽相同。儒家追求“杀生而取义”,而道家强调“不知说生,不知恶死。”两者殊途同归,都是让生命获得价值。
  • 屁股比脑袋更聪明
  • 美国政治家霍勒斯·格里利创办了《纽约论坛报》。有一次,格里利在火车上看见邻座在读《太阳报》,便同他谈起报纸,还建议他买《纽约论坛报》,说这份报纸的内容比《太阳报》更丰富,消息也多。
  • “那是精神抖擞”
  • 程十发长期担任上海画院院长,是一位成就斐然的艺术家。
  • 黄炎培释“任之”
  • 一词多解是汉语的重要修辞手段。我国职业教育的奠基人黄炎培先生字“任之”。他曾解释说:一这“任之”有两个意思:其一是对自已该做的事,
  • 苹果妙喻
  • 有一次,国务院新闻办原主任赵启正陪同一位外国总统到乡下参观。乡长单纯以大量数字介绍当地的迅猛发展,客人们听了,不甚了了。接着访问了两个农户,两位家庭主妇讲的朴素的生活故事,倒让客人们兴致勃勃。
  • 说“意”道“文”
  • “意义”一词,古已有之。《三国志·魏书·王凌传》:“意义甚美。”记得小学时代,经常遇到的作文题目便是:“记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里的“意义”指的是事物所包含的思想、道理、价值。可是,“意”“义”二字若要分而析之,其难度便大大增加。欧洲国家“意大利”原译为“义大利”,为何要弃“义”从“意”呢?至今也没想明白。
  • 这“颗”和那“棵”
  • “颗”和“棵”本来都是古汉语用字,“颗”始见于《说文》,“棵”始见于《广韵》。
  • 商鞅是谁的CEO
  • 《四大名著看管理》(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第242页有这样一段话: 秦始皇是千古一帝。……但他是马背上的皇帝,他的才能表现在马上。他知道自己马背下的功夫生疏,就选了一个能干的CEO,叫商鞅。商鞅是一个有管理才能的人,他提出了一整套管理方略。主要是开阡陌、废井田、设郡县和统一度量衡,这就是后人所称的“商鞅变法”。
  • 错把曾孙当孙子
  • 卞毓方新作《季羡林——清华其神,北大其魂》(江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7月第1版),笔触轻灵,又有深度,颇能予人启发。但该书第79页说“俞平伯是晚清经学大师俞樾的孙子”,这是错把曾孙当成孙子了。
  • “三八大盖”与“王八盒子”
  • 《齐鲁周刊》2007年第36期《自行车的城市精神》一文中,有一句话是这样的: 许多人对早年电影中的一个镜头记忆犹新,一队腰里别着三八大盖的特务骑着自行车追赶游击队长,场面极其紧张,不过总是有惊无险,最后英雄把敌伪的自行车队搞得人仰马翻,成功脱身。
  • 不是“蓄发”,是“剃发”
  • 李国文先生在《文人的节操》(《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2期)中说:吴三桂“将关外八旗兵引进京城”,全城百姓“人人蓄发,个个留辫……”明明清朝是男人剃发,怎么成了“人人蓄发”?可能是李老先生一时失误,以为清朝人人拖着大辫子,不蓄发怎么能梳成辫子呢?殊不知满人的辫发是剃去脑前发,留颅后发编成辫。
  • 莫让儿媳背黑锅
  • 《〈论语〉的领导智慧》(九州出版社出版)第245页有这样一段话: 岳飞想直捣黄龙,迎回“二圣”,宋高宗却不想别人觊觎皇位,岳飞的命运便成定数;林则徐想虎门销烟,以断洋人财路,而太后却一味退让,苟且求和,林则徐的被贬就在意料之中。
  • 严子陵的“同窗”是谁
  • 2007年3月21日《天津老年时报》刊载《严六符撰对联》一文,其中说:“汉高祖刘邦与严光少时同窗,称帝后曾请严光为官,严光拒绝后每日仍在富春江之七里滩垂钓。”
  • “你好,我是64330669……”(13)——“春焐秋冻”还是“春捂秋冻”?
  • 问:“春wu秋冻”说的是,春天时衣服要慢点减,秋天时衣服慢点加。这是一种养生方法。我想问的是:是“春焐”还是“春捂”?
  • “馼”字怎么读
  • 问:2007年9月6日新上任的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叫马馼。“馼”字读什么?字典上怎么查不到?
  • “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还”
  • 问:《红楼梦》中的《葬花吟》有一句“质本洁来还洁去”,这里的“还”字,有人读hái,有人读huán。请问哪个读音正确?
  • 应是“堂吉诃德”
  • 问: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小说名字叫“堂吉诃德”还是“堂·吉诃德”?或者是两种写法都可以?
  • “好整以暇”是什么意思
  • 问:《文汇报》2007年6月22日有《怀郁风·忆苗子》一文,其中有一句话:“到了黄家府上,黄苗子郁风伉俪好整以暇地接待了我们。”请问,“好整以暇”是什么意思?
  • “橘子”是否可写作“桔子”
  • 问:我们平时吃的水果“橘子”,有许多地方都写作“桔子”;表示颜色的词语“橘红”“橘黄”,有人将它们写作“桔红”“桔黄”。请问“橘”和“桔”是一回事吗?
  • 孔子吻过南子的鞋吗
  • 近日翻阅《中国电视报》(2007年6月18日),在B7版读到了《人要活得有趣》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今天我们读《论语》,也许会觉得孔老夫子是一个无趣的人,可是,你若知道他和他的学生讲话是那样的幽默,见到美人南子时竞俯下身子去吻伊的鞋,就会明白所谓圣人者,却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一个有趣的人。”
  • 问君可识“真奢侈”?
  • 读者朋友.注意到了本期封面上的照片了吗?这是在郑州街头拍的.你大概已经看出来.它是一则房地产广告。广告中的一行大字十分醒目:零浪费才是真奢侈。我一连看了几遍,若要问我有什么感觉,那我只有一个字:晕!
  • “蒙师”并非自谦
  • 《笑府》与《广笑府》是冯梦龙编撰的两部笑话集,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将其收入“中国传统文化丛书”,并加了注释和现代译文。其中《蒙师识川》中的“蒙师”,译注者注释为:“蒙,自称的谦词,犹言愚。”此则笑话,明明是用第三人称记叙的,
  • “墒墒若水”是何意
  • 某市2007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报考指南》封底广告推介了一所中专学校。在展示该校形象的图片上,竞打出这样一句宣传语:“墒墒若水,厚德载物”。“墒墒若水”四字让人不知所云。
  • “戏曲”“曲艺”两码事
  • 2007年2月10日《现代快报》刊载的《2007年夫子庙灯会全景攻略》一文,在 介绍“玩”的部分时有个句子: 从正月初一到十六,将轮番上演南京白局、南京吆喝、昆曲、京剧、相声等传统特色的曲艺节目。
  • “共叔段”的得名
  • 《郑国史话》(中州古籍出版社2005年5月第1版)第87页,讲母亲姜氏喜爱小儿子叔段,厌恶大儿子郑伯(寤生),于是请国君给叔段封邑。“郑武公正想把叔段支出国都,以减少他对世子寤生的威胁,于是答道:‘我把共城(今河南辉县)封给他做食邑吧!’”
  • “夜雨”如何“煎春韭”
  • 《文汇报}2007年9月3日《葫芦架下》一文中有这么一句话: 记不清这首诗的题目和作者了,但我与叶倾城的看法相同:凡能入诗的植物都不俗,如“佳人雪藕丝”、“夜雨煎春韭”等等。
  • 李白是“八仙”之一吗
  • 2007年第9期《对联·民间对联故事》(上半月)发表了尹贤的《对联写作指导》(二十一),在“横批”一节中,有这样一段话: 例如清代王有才题“太白楼”酒家联: 我辈此中宜饮酒;先生在上莫题诗。
  • 劝学名言出自谁人
  • 2007年8月16日《国防时报》“国防纵横”栏目,刊登署名秦焰的文章《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需要把握的几个问题》。文中这样写道: 汉代著名学者刘向也说:“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
  • 莫让麻雀冒领功
  • “营造心灵沟通的雀桥”,是2006年3月31日出版的《上海大众卫生报》第16版的通栏大标题。题中的“雀桥”,显然是“鹊桥”之误。
  • 刘翔难遮谁的“百丑”
  • 2007年9月3日的《环球时报》娱乐与体育版有一文章:《刘翔一俊难遮百丑》。初看标题,笔者吃惊不小。难道在刘翔英俊、阳光的外表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缺点?
  • “释怀”乎,“忘怀”乎
  • 2007年8月9日《文汇报》第8版有一篇题为“她的微笑难以释怀——记浦东边检站优秀女民警冯雅茹”的短文题目使人有些不解:为什么“微笑”却“难以释怀”呢?
  • 一颠就破的“真理”?
  • 2007年8月16日《法制文萃报》第14版刊文《王大妈与镇政府的较量》,其引语中说“自古以来民不告官这旬带有专权而消极思想的古训,对我们的父辈来说,就是一条颠无不破的真理”。这岂不是说民不告官这样的“真理”一颠即破?“颠无不破”应改成“颠扑不破”。
  • 马不会“吠”
  • 《龙门阵》2007年第6期《贺龙与藏族喇嘛的一段情缘》有这样两句话: ①一封鸡毛信在长征队伍前面飞驰引导,一路上人不惊,马不吠。
  • 误说毕加索名画
  • 《时尚旅游》杂志今年第8期《跟着憨豆游法国》一文,巧借英国开心果“憨豆先生”的法国之旅,娓娓叙述沿途名胜的逸闻趣事。在“憨豆先生”来到“普罗旺斯著名的小镇亚维农”时,文中写道:
  • 此“盗”非彼“盗”
  • 2007年2月号《作家文摘·典藏》载文《法说(史记)》,文中说“有人告发陈平‘盗嫂受金’……居家时曾偷过他嫂子的东西,现在又收受诸将的贿赂”。如此望文生义让人大跌眼镜。“盗”可作偷东西解,但这里不是。《汉书·陈平传》:
  • “洋芋”就是“马铃薯”
  • 《中国电视报》2007年第33期A3版《共同关注·圆梦行动》一文报道了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一位贫寒学子的困境,文中说“因为天气干旱,地里的收成很差,除了少量的马铃薯和洋芋,今年基本就是绝收”。文章作者把马铃薯和洋芋当成两种农作物显然不妥。其实马铃薯就是洋芋。
  • 收音机用“三级管”吗
  • 《每周文摘》报2007年第64期第7版《30年后的回信寄往天堂》一文有6处提到半导体收音机用的“三极管”,文中都错成了“三级管”。
  • 发出“喷喷的称赞”?
  • 2007年4月5日《当代社区周刊》第4版(文明上海版),有一篇题为“丝竹古乐妙音绕梁迎世博——记三林镇江南丝竹演奏队”的文章,其按语中说:“只要一提起三林镇的江南丝竹演奏队,都会发出‘喷喷的称赞’”。显然,句中的“喷喷的称赞”改为“啧啧的称赞”才对。
  • “一摞”非“一撂”
  • 2007年9月24日《报刊文摘》转载了《一学者与剽窃者的十年较量》。文中说“冯佐哲的书桌上,堆着一撂有关清朝大贪官和坤的书籍,近半人高,书名各异……”此处“一撂”应为“一摞”。
  • 应是“李代桃僵”
  • 《杂文报》第1950期头版《从一幅楼盘广告的变迁说开去》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这幅曾让我有所思有所感的广告画已李代桃缰,换成了一幅风景画。”句中“李代桃缰”的“缰”,应是“僵”之误。
  • 错引《正气歌》
  • 2007年8月13日央视第8套播出《女子戏班》(31集),剧中出现这样一幕场景:班主郑世昌蒙受冤屈,被判死刑。在生离死别之际,彩云和小菊带上酒菜,前去探监,要陪伴郑班主吃最后一顿饭。此时,郑班主慷慨激昂地吟诵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的《正气歌》。荧屏上出现的文字却是“天地有正气,杂然复流形”。
  • 东郭先生与蛇何干
  • 《李国文楼外说红楼》(作家出版社出版)第288页有一段话: 生活中的事实证明,一些宅心仁厚的长者,对于小人之辈的任何同情,说项,安排工作,给予照顾,其实像东郭先生对待受伤的蛇一样,结果反遭其害。
  • 面对侵略,岂能“躬逢其会”
  • 2007年7月31日的《现代家庭报》第15版载有《影帝秦汉与将军父亲孙元良》一文,其中有秦汉的一句话:
  • “兢兢业业”说不通
  • 2007年9月7日《人民日报》第8版是为庆祝教师节而刊出的《教育时代》专版,介绍了几位教师的先进事迹。在“编者的话”中有这样一句话:“全国广大教师自觉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兢兢业业,教书育人……”这里的“兢兢业业”应该是“兢兢业业”。
  • 母校并非“诞生地”
  • 2007年9月17日《沈阳晚报》A3版以“《奥运英雄》昨日首发”为题,报道“大型奥运图书《奥运英雄——中国人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故事》首发式,在奥运英雄刘长春的诞生地——东北大学举行”这条新闻。说“东北大学是刘长春的诞生地”,是不正确的。
  • “怨天”“忧人”拉郎配
  • 《报刊文摘》2007年4月2日第1版刊有一文,标题为“北京市民看高收入,只要合理就公平”。文章末尾说:“北京居民已经从怨天忧人的平均主义转向绩效主义的公平认定标准。”成语“怨天尤人”在这儿被错成了“怨天忧人”。
  • 说“晒”
  • “晒”,在2007年,是一种潮流,一种时尚。 在网上,如果你把自己的个人隐私,从结婚照到化妆品、从新装修的房子到新买的衣服、从厨艺作品到育婴心得、从工资单到股票收益……反正所有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展示给公众,与人分享,由人评说,那么好了,你就是一个“晒客”,你的行为就是“晒”。
  • 股票何以论“手”买
  • 现如今,牛市利好,全民皆股,股市术语也随之进入寻常百姓的日常话语。“手”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交易的标准单位,“1手”代表100股,股票得以手的倍数买进,不允许几股几十股地购买。那么,股票论“手”买究竟是什么原因?
  • 敬辞十二问
  • 一、归还别人的东西,我们可以礼貌地称作“璧还”。这一说法和《史记》中的一则故事有关。你知道这个故事吗?
  • 一份旅游线路图
  • 面目全非元帅诗
  • 这是某市宣传反腐倡廉的瓷砖壁画。陈毅元帅的名诗《咏松》。被弄得面目全非。“青松挺且直”成了“青松挺洁直”,文理不通。最后一句“待到雪化时”,“雪化”竟成了“雪花”。如此粗疏。令人咋舌。
  • 何物“鲜肉棕”
  • 既有咸蛋黄,又有鲜肉,其味道鲜美、富有营养,是不必说的。但把“粽”称之为“棕”,让人莫名其妙。天下有谁吃过“鲜肉棕”呢?
  • [卷首幽默]
    “脸谱老爷”?(刘耀祥 叶珺[画])
    [特稿]
    2007年十大语文差错
    [语林漫步]
    海峡两岸的语词互动(汪惠迪)
    别再冤枉乾隆爷了(陈光照)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一)——说说“庄子何其人”(章和生 李大新)
    哪是“人生晚秋”(李景祥)
    “间接”误为“直接”(李荣生 汪明远)
    黑格尔说的是“正反合”(杨光)
    《论语》究竟多少字(曾史)
    “三界”岂是“三生”(张惠木)
    屈原故都非“颖都”(若木)
    “杀生”如何“取义”(蔡靖雯)
    [语丝]
    屁股比脑袋更聪明(王学勤)
    “那是精神抖擞”(曾昭安)
    黄炎培释“任之”(王昌铭)
    苹果妙喻(张燕)
    [辨字析词]
    说“意”道“文”(颜晴)
    这“颗”和那“棵”(金文明)
    [百科指谬]
    商鞅是谁的CEO(谷士锴)
    错把曾孙当孙子(汤浩然)
    “三八大盖”与“王八盒子”(丁建川)
    不是“蓄发”,是“剃发”(王万里)
    莫让儿媳背黑锅(白京)
    严子陵的“同窗”是谁(丁浩然 古文轩)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3)——“春焐秋冻”还是“春捂秋冻”?
    “馼”字怎么读
    “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还”
    应是“堂吉诃德”
    “好整以暇”是什么意思
    “橘子”是否可写作“桔子”
    [语文门诊]
    孔子吻过南子的鞋吗(王丽敏)
    问君可识“真奢侈”?(李军领)
    “蒙师”并非自谦(鸣弓)
    “墒墒若水”是何意(张斗和)
    “戏曲”“曲艺”两码事(吴宗尧)
    “共叔段”的得名(宁静)
    “夜雨”如何“煎春韭”(俞敦雨)
    李白是“八仙”之一吗(杰睿)
    劝学名言出自谁人(辜良仲 叶桂珍)
    [借题发挥]
    莫让麻雀冒领功(屠林明)
    刘翔难遮谁的“百丑”(顾永春)
    “释怀”乎,“忘怀”乎(徐莉莉)
    [一针见血]
    一颠就破的“真理”?(张陆贤)
    马不会“吠”(刘盛嶷)
    误说毕加索名画(陈青山)
    此“盗”非彼“盗”(刘曰建)
    “洋芋”就是“马铃薯”(文建)
    收音机用“三级管”吗(张德民)
    发出“喷喷的称赞”?(严志清)
    “一摞”非“一撂”(马玉岭)
    应是“李代桃僵”(萧忠柄)
    错引《正气歌》(江初祥)
    东郭先生与蛇何干(士金)
    面对侵略,岂能“躬逢其会”(裴承飞)
    “兢兢业业”说不通(徐乃和)
    母校并非“诞生地”(子京)
    “怨天”“忧人”拉郎配(金明)
    [词语春秋]
    说“晒”(蒋彩利)
    股票何以论“手”买(沈萍)
    [向你挑战]
    敬辞十二问(欧闻)

    一份旅游线路图
    面目全非元帅诗(刘全志)
    何物“鲜肉棕”(滕德银)
    《咬文嚼字》封面